五、葉門與中國的經貿關係

 

(一)1949年之前葉門與中國的經貿關係

 

葉門與中國都是有著悠久歷史的文明古國,兩國雖遠隔千山萬水,但自2000多年前兩國間就已有了往來,而且多年來一直保持著良好的經濟文化聯繫。中國人民和葉門人民的友誼,可謂源遠流長。

 

1、漢魏時期的也中經貿關係

 

葉門位於東西方交通要衝,古代葉門人在阿拉伯半島開闢的陸路商道和在紅海、印度洋開闢的水上商道,成為葉門與外界溝通的兩大動脈。這兩條商道,特別是後者,在葉門與中國交往史上發揮了重要作用。

 

葉門盛産香料,素有“香料之國”美譽。其香料不僅暢銷西方,而且也銷往東方,中國人對於葉門的了解,最初就是緣于香料。古代葉門人善於經商,精於航海,有“南方腓尼基人”之稱。葉門人認為,早在馬因王國時代,葉門商人就揚帆東渡,抵達印度和中國。而我國有關最早中也往來的文獻,則追溯到漢武帝時代。東漢郭憲在《別國洞冥記》中列舉了漢武帝元封年間(西元前110年-前104年)焚燒天下異香,有沉光香(乳香)、涂魂香(蘇合香)。沉光香據説出在涂魂國,涂魂國的對音是葉門南部沿海著名的香料輸出地佐法爾港。涂魂香也稱蘇合香,得名于其産地葉門南方沿海地區的希赫爾,希赫爾古譯蘇合。西漢時期中國已知道葉門盛産乳香,因此也稱其為香國,譯作勒畢國。

 

7世紀以前,中也之間的貿易關係以海上間接貿易為主,葉門商人在中國與西方國家的貿易中發揮過重要的仲介作用。中國的絲綢等商品,首先運到斯里蘭卡,然後由葉門、衣索比亞和波斯等地的商人運到波斯灣、亞丁灣和紅海。到達葉門港口的中國商品或供當地需要,或沿海繼續北上抵達埃及,或轉由阿拉伯半島的香料之路北上,運到巴勒斯坦、敘利亞、埃及等地。

 

2、唐宋時期的中也經貿關係

 

自8世紀開始,中國與阿拉伯世界的交往日趨頻繁,特別是海上貿易出現了大發展。據唐貞元(785-805年)年間宰相、地理學家賈眈(730-805年)所錄的“廣州通海夷道”,中國帆船從廣州啟航,經馬六甲海峽和斯里蘭卡直至波斯灣。並由東非坦尚尼亞的三蘭國北上南阿拉伯半島亞丁、希赫爾、卡勒哈特、蘇哈爾到波斯灣頭烏波拉港,經營象牙、香藥、珠寶、玻璃、絲綢、棉布、瓷器貿易。唐人開闢了海上絲綢之路(或稱陶瓷之路),葉門的亞丁灣在中阿及中國與西方的貿易中佔有特別重要的地位。據伊本·霍伯達記載,9世紀時來自歐洲的猶太商人以及埃及和紅海沿岸的各種貨物,多在吉達換船出紅海東行。從紅海駛往東方的船隊,都以亞丁灣為主要港口,所以亞丁灣又有“去中國之門”稱號。

 

西元10世紀的地理學家馬克迪斯説,亞丁是個偉大、繁榮、熱鬧的地方,是個堅固而又活躍的都市。那裏是中國的走廊、葉門的碼頭、西方的貨棧,有一切商品設施。據説亞丁不僅有中國商品,而且有中國人的居留地。此時,來中國的阿拉伯商船日益增多,其中希木葉爾(葉門一個地區)船隻航行廣州更是時有所聞。廣州、泉州、揚州等港口城市成了阿拉伯客商的聚居地。

 

宋朝十分重視對外貿易,並採取了一些促進中阿貿易往來的措施。如在阿拉伯世界開闢了航期可以縮短一年的麻離拔航線,派人去阿拉伯地區,招引外商;指定廣州、杭州、泉州等處為國際港口,並在以上各地設市舶司,掌蕃貨、海舶、徵榷、貿易之事,以來遠人,通遠貨;保護來華外商的合法權益,對非法勒索、打劫外商者辦罪等。中阿貿易蓬勃發展,來華外商日益增加。宋代,中國商船常航行到波斯灣、亞丁灣等地進行貿易,中國運到阿拉伯的商品,有瓷器、絲綢、金、銀、銅錢、鐵、刀劍、鮫革、天鵝絨及其他棉麻紡織品。《伊本·白圖泰遊記》記載,中國瓷器是世界上最好的,遠銷印度、葉門、摩洛哥。亞丁是華瓷外銷阿拉伯的重要港口。葉門人酷好華瓷,在一份1151-1153年亞丁統治者財産清單中,有來自中國精美的瓷器。葉門作家阿布·馬克拉姆記述了一個曾在中國經商的阿拉伯富豪,後回國定居亞丁,在他的財寶中,最受人稱羨的便是中國瓷器。在現代考古發掘中,亞丁及其附近地區出土的中國瓷器十分豐富,有9世紀的白瓷、9世紀以後的越窯、12-13世紀的龍泉瓷和定窯瓷,以及耀瓷碗和瓷壇。在希赫爾及葉門北方的扎哈蘭發現了14世紀以後的青瓷和青花瓷。

 

阿拉伯到中國的商船,大抵從葉門的亞丁和蘇啥爾啟航,運來的商品有乳香、蘇合香、龍涎香、沒藥、龍腦、薔薇水、象牙、犀角、玻璃器皿、珍珠、瑪瑙等。在輸入中國的貨物中,葉門的乳香常佔第一位。據神宗熙寧十年(1077年)的外貿統計,廣州一處所收乳香就達34萬多斤。這主要是由於自唐末以來,焚香、薰香之習,甚為普遍。除聞香流行以外,舉行葬儀時必用香料之風也擴大了,因此消費量劇增。乳香貿易備受宋朝廷重視,幾乎全部成為政府的專賣品。除“茶、鹽、礬之外,惟香之為利博”。此外,南阿拉伯番藥的輸入,對中國的醫藥學産生了很大影響。在阿拉伯香藥商人的宣傳、指教下,乳番、沒藥、蘇合香、血碣、蘆薈、葫蘆巴、河黎勒、龍腦等各種香藥,為中國醫藥界廣泛採用,出現了不少以香藥為主的藥劑,如乳香丸、沒藥散、蘇合香丸等,對許多病症有明顯療效,頗受中國人民喜歡。以蘇合香丸為例,《蘇沈良方》卷五雲:“此藥大能安氣血,卻外邪。凡疾自內作不曉其名者,服此往往得救。唯治氣疾、氣厥……尤有神功。”從而更加豐富了中國醫學寶庫,併為中醫藥學發展提供了十分重要的借鑒。

 

3、鄭和下西洋與也中經貿關係的發展

 

明朝建立後,為恢復和建立中國與亞非各國邦交,促進相互間的經濟文化關係,以鄭和下西洋為中心,中國政府進行了聲勢浩大的對外友好交往活動。此時,葉門正值拉蘇勒王朝盛世,經濟繁榮,文化教育、商業、農業和手工業空前發展,明朝使團對葉門的多次友好訪問,將中也關係推向一個新的高潮。

 

永樂十九年(1421年),鄭和船隊一支分遣船隊,在內官周(滿)的率領下抵達亞丁。當地那思兒國王聞報,敕令格底的守備吉多魯丁陪同中國使團來京城塔茲。中國使者首先向國王及文武百官饋贈各種禮品,暢敘友誼,然後開展貿易活動。國王對此全力支援,“即諭其國人,但有珍寶,許令賣易”。葉門人紛紛把自己的珍寶拿來交易。中國使團或以金幣直接購買,或以當地人喜歡的中國絲綢、瓷器等物産以物易物,船隊在此買得重二錢許大塊貓眼石,各色雅姑等異寶,大顆珍珠,珊瑚樹高二尺者數株,還買得金珀、薔薇露、麒麟(長頸鹿)、獅子、花福鹿(斑馬)、金錢豹、鴕雞(鳥)、白鳩之類而還。永樂十九年(1421年)至永樂二十一年(1423年),阿丹國連續3年遣使團來華,貢方物,參加明政府經辦的印度洋官方貿易,成為中國重要的貿易夥伴。宣德五年六月(1430年6月),鄭和再次奉命赍詔往諸香國。船隊到達佐法爾,受到當地人們的歡迎,開讀賞賜畢,佐法爾王差頭目遺諭國人,皆將乳香、血碣、蘆薈、沒藥、安息香、蘇合油、木別子之類,來換易纻絲、瓷器等物。宣德七年一月(1432年1月),鄭和船隊抵達亞丁港,拉蘇勒國王扎希爾(1428-1440年在位)親率百官去亞丁迎接,參觀了來自中國的大型寶船,後“遍諭其下,盡出珍寶互易”。並派使節普巴等攜重禮來華回訪。

 

不難看出,以鄭和下西洋為主線的中也友好往來,對於加強兩國間的友好關係,增進兩國人民之間的友誼和相互了解,促進雙方經濟文化交流,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鄭和七下西洋之後,明政府採取不務遠略的海禁政策,中國對西洋地區的貿易往來受到很大影響。16世紀初葉,葡萄牙人闖入印度洋,武裝佔領波斯灣人口霍爾木茲及紅海入口附近的索科特拉島。其他西方殖民國家也紛紛從海上侵入亞非兩洲,破壞了太平洋與印度洋原有的貿易體系,中國與葉門的往來受到了阻礙。

 

(二)1949年後與中國的經貿關係

 

中也外交關係的建立和雙方高層領導的互訪,推動了兩國在經貿技術及文化領域的合作不斷發展。

 

1958年1月中國與北葉門簽訂了第一個商務條約《中華人民共和國和葉門穆塔瓦基利亞王國商務條約》,雙方開始了商品貿易活動。10年後中國與南葉門簽訂了第一個商務條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南葉門人民共和國政府貿易協定》。中國向葉門出口的商品主要有:食品、紡織品、五金建材、機電産品。從北葉門進口棉花,從南葉門進口藥材。為了使葉門了解中國的産品,中國曾分別在南北葉門舉辦中國商品展覽會。中國商品物美價廉,經濟實用,很受葉門人歡迎。

 

由於中、也兩國經濟基礎都比較薄弱,加之葉門8年內戰和中國10年“文革”的影響,在最初的20年間,中也貿易發展相對緩慢,70年代中國與南北葉門的貿易總額僅為6000萬美元。

 

80年代後,隨著雙方經濟形勢的好轉,雙邊貿易迅速發展,僅1980年雙方貿易總額就達1.04118億美元,中國對葉門出口額為1.024億美元,從葉門進口額為171.8萬美元。1985年至1990年,雙方貿易額雖有所回落,但年平均額仍在5000萬美元以上。不過在這個時期,在雙邊貿易中主要體現在中國對葉門的單方面出口上。

 

進入90年代以後,隨著葉門石油産量的提高和中國對石油需求的增加,中也雙邊貿易總額大幅度上升。1992年雙方貿易總額達1.4831億美元,其中葉門出口7390萬美元,進口7440萬美元,也中貿易史上第一次出現雙方貿易額基本平衡的局面。1993年雙方貿易額又一躍為3.67億美元,其中葉門出口額為2.55億美元,進口額為1.12億美元。葉門首次出現貿易順差。此後,雙方貿易額持續提升,至2000年中也貿易總額高達9.12億美元,其中葉門出口額為7.36億美元,進口額為1.76億美元。葉門成為中國在中東地區的主要貿易夥伴。

 

中也在經濟技術領域中的合作始於1958年。1957年12月31日-1958年1月13日,葉門穆塔瓦基利亞王國王太子、副首相兼外交大臣巴德爾訪華中也締結友好合作條約。根據巴德爾王儲訪華期間雙方達成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和葉門穆塔瓦基利亞王國科學、技術和文化合作協定》(1958年1月12日),1959年1月26日,中也兩國簽訂了在葉門修建薩那-荷臺達柏油公路和建立薩那棉紡、印染工廠的兩個協議書。

 

根據中也兩國科學技術和文化合作協定,一批中國專家遠涉重洋來到了紅海之濱的葉門國土上,開始了薩那—荷臺達公路的勘測工作。中國工程技術人員與葉門人民合作,最終圓滿完成了總長231.46公里的雙車道柏油公路,這是葉門當時距離最長、路面品質最好、戰略地位最重要的一條公路, 讓首都薩那和最大的港口荷臺達之間的距離拉近了。這是葉門有史以來的第一條公路,薩荷公路也被稱作“中國路”。

 

這條公路所經過的地區山高路險,地形非常複雜,最高地段海拔達3000多米,是一項極為艱苦的工程。為此,中國政府當時派出一支參加過康藏公路建設的隊伍來到葉門。在1959年2月至1962年1月的3年時間裏,中國專家組和修路大軍克服種種困難,出色地完成了任務。在施工過程中,中國工程技術人員工作認真負責,精益求精,吃苦耐勞,不畏艱難的精神,博得葉門人民的好評。中國工程師張其弦為修建荷薩公路獻出了自己寶貴的生命。其遺體被葬在薩那西山腳下,荷薩公路北側一個小山崗,並樹碑建亭永做紀念。1964年,陳毅外長為其親筆題寫了碑文。

 

sndsxbygl

1959年2月至1962年1月,中國幫助葉門修建荷臺達——薩那的雙行柏油公路。圖為休息時,中國專家和葉門工人交談

 

snzglsly

中國援也烈士陵園始建於上世紀60年代,是為紀念援建葉門荷薩公路時犧牲的中國工程師張其弦烈士而修建的,時任中國副總理兼外交部長的陳毅同志親筆題寫碑文“張其弦工程師之墓”。 葉門當地人都習慣性地稱整座陵園為“張工墓” 隨後40多年裏,又有幾十名援外專家以及中資機構工作人員長眠於此。2009年,在經商參處和中資企業協會的共同支援和努力之下,中國烈士陵園重新修繕一新

 

60年代中期修建的薩那紡織廠,是葉門當時最大的工業項目,也是當時中東地區最大的紡織廠,它的建成不僅使葉門的經濟作物棉花得到充分利用,促進國家經濟發展,而且給葉門國內創造了許多就業機會,尤其讓葉門婦女有機會走出家門,進入一個嶄新的生産領域。除此之外,中國還援建了塔茲革命綜合醫院、薩那婦産醫院、薩那初等工業技術學校、國際會議大廈、亞丁友誼醫院、馬赫菲德至穆卡拉公路等一大批項目。

 

1979年以後,根據形勢的變化,中國政府遵循平等互利、講求實效、形式多樣、共同發展的原則,開始在葉門開展工程承包、勞務合作以及建立合資企業等業務,開創了中也多渠道、多種形式的經濟技術合作新局面,改變了過去那種主要由中國政府向葉門提供經援的單一模式。近些年來,中國公司在葉門以承包的形式建成了一批大、中型項目,如薩那大學醫學院、工學院、亞丁環城路等項目。1996年6月24日,中、也兩國政府在薩那簽訂《經濟技術和貿易合作協定》,鼓勵兩國間開展多層次的經濟、技術和貿易合作,並相互承諾給予貿易最惠國待遇。1998年2月16日,兩國政府在北京簽署《關於鼓勵和相互保護投資協定》,承諾鼓勵和促進雙向投資並相互給予不低於最惠國的投資待遇。

 

截止至1999年初,雙方共簽訂勞務承包合同892項,累計合同額達10.4216億美元。中國與葉門興辦了5個合資企業,總投資達5.8349億美元,其中也方投資佔48.2%。應也方要求,1999年中國石化總公司和中國石油天然氣總公司進入葉門石油領域,參與葉門的石油勘探與開發。中國石化總公司下屬的石油公司的一口工作井于2000年出油。

 

(三)21世紀以來葉門與中國的經貿關係

 

2006年,為進一步促進葉門對華出口,中國政府單方面承諾向葉門對華出口的278類産品提供零關稅待遇。2010年5月,中也兩國政府就給予出口至中國的原産于葉門的95%産品免關稅待遇換文確認。2010年內,中國首先對葉門出口至中國60%的産品實施免關稅。中、也兩國政府間建立有貿易、經濟和技術聯合委員會機制。

 

2013年4月兩國在北京舉行了第9屆雙邊經貿聯委會,在加大對葉門經濟技術援助、促進雙邊貿易投資和開展油氣、漁業等資源開發等主要經貿合作領域達成廣泛共識,為進一步促進雙邊經貿關係發展奠定了良好基礎。

 

為共同打擊進出口假冒偽劣商品的違法行為,便利雙邊貿易,維護兩國國家利益,2013年9月13日,中國國家品質監督檢驗檢疫總局同葉門標準計量與品質控制局簽署了“商品監督合作諒解備忘錄”。自2014年3月1日起,中國出口至葉門的工業産品(範圍包括《商品名稱及編碼協調製度的國際公約》第25章至29章和第31章至97章的産品)須經中國出入境檢驗檢疫機構實施檢驗,並出具裝運前檢驗證書,檢驗證書是在葉門進口監管部門提取貨物的有傚法律文件。自2014年6月1日起,葉門標準計量與品質控制局對從中國進口的工業産品開始查驗中國檢驗檢疫機構出具的裝運前檢驗證書。如果進口商不能提交相關證書,葉門標準計量與品質控制局有權退運該批貨物。

 

中、也兩國政府簽有文化、教育、體育、漁業和醫療衛生等方面的合作協議及領事條約。此外,上海市同亞丁省、安徽省同哈德拉毛省分別於1995年和1998年建立友好省市關係。

 

zhognshihuayihaojing

中石化國勘葉門分公司投資的ABYE-1號鑽探井

 

中、也雙邊貿易發展迅速,中國已經成為葉門最大的貿易夥伴國。中、也雙邊貿易具有很強的互補性。2009年,受國際油價影響,雙邊貿易降幅較大,為24億美元。2010年,國際油價回升,葉門首次對中國出口天然氣,數量52.7萬噸,金額2.9億美元;中、也雙邊進出口貿易總額也相應大幅增長,達到40億美元,增長4.73%。

 

2011年葉門發生動亂,但中、也貿易仍同比增長5.9%。據中國海關統計,2016年,中也雙邊貿易額為18.58億美元,同比20.2%。其中,中國出口額為16.92億美元,同比增長18.3%;中國進口額為1.66億美元,同比下降81.5%。2017年,雙邊貿易額23.04億美元,其中我出口16.44億美元,進口6.6億美元,同比分別增長24%、-2.9%、297.5%;我從葉門進口原油156.69萬噸。我對也出口商品主要是紡織品、機電産品、賤金屬、糧油産品等,我自也進口商品主要是原油。

 

據中國海關統計,近年來,中國對葉門出口商品主要類別包括①電機、電氣、音像設備及其零附件;②機械器具及零件;③鋼鐵製品;④橡膠及其製品;⑤化學纖維長絲;⑥洗滌劑、潤滑劑、人造蠟、塑型膏等;⑦食用蔬菜、根及塊莖;⑧針織或鉤編的服裝及衣著附件;⑨其他紡織製品;成套物品;舊紡織品;⑩蔬菜、水果等或植物其他部分的製品。據中國海關統計,近年來,中國從葉門進口商品主要類別包括①礦物燃料、礦物油及其産品;瀝青等;②礦砂、礦渣及礦灰;③塑膠及其製品;④電機、電氣、音像設備及其零附件;⑤銅及其製品;⑥魚及其他水生無脊椎動物;⑦橡膠及其製品;⑧鋁及其製品;⑨生皮(毛皮除外)及皮革;⑩鋅及其製品。

 

zyjcktj20102017

 

【對也投資】據中國商務部統計,2017年當年中國對葉門直接投資流量2725萬美元。截至2017年末,中國對葉門直接投資存量61255萬美元。

 

mukalashuinichang

中材國際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承建葉門穆卡拉AYCC水泥廠項目

 

投資領域主要是資源開發、餐飲、建築工程和漁業捕撈等,其中,中資企業在葉門油氣和礦産資源開發領域的風險性投資較為活躍。截至2014年一季度末,中石化國勘公司葉門分公司已經擁有2個作業風險勘探區塊和1個參股生産區塊;中化勘探開發公司參股也10區塊經營;中水産公司在也開展捕撈和加工合作項目。2011年2月以來,由於葉門的安全局勢越來越差,經濟持續惡化,投資環境較差,大多數中資機構已撤離葉門。

 

【承包工程】2016年中國企業在葉門新簽承包工程合同7份,新簽合同額2319萬美元,完成營業額1591萬美元;年末在葉門勞務人員146人。新簽大型工程承包項目包括華為技術有限公司承建葉門電信;中國水産有限公司承建葉門漁業項目等。

 

【貨幣互換協議】中國尚未與葉門簽署貨幣互換協議。

 

(四)與中國簽訂的經貿協定

 

1998年2月16日,中也兩國政府在北京簽署《關於鼓勵和相互保護投資協定》,承諾鼓勵和促進雙向投資並相互給予不低於最惠國的投資待遇。

 

目前,中國尚未與葉門簽署避免雙重徵稅協定。

 

1996年6月24日,中、也兩國政府在薩那簽訂《經濟技術和貿易合作協定》,鼓勵兩國間開展多層次的經濟、技術和貿易合作,並相互承諾給予貿易最惠國待遇。

 

2006年,為進一步促進葉門對華出口,中國政府單方面承諾向葉門對華出口的278類産品提供零關稅待遇。

 

2010年7月1日,根據中也兩國政府2010年4月20日和5月10日換文規定,為促進葉門經濟發展並加強雙邊經貿關係,中國政府同意自即日起給予出口至中國的原産于葉門的95%的産品免關稅待遇。

 

點擊進入:六、葉門與“一帶一路”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