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與中國的外交關係

 

中伊兩國自古就通過“絲綢之路”交往密切,長期友好。建交45年來,兩國高層互訪頻繁,雙方在政治、經濟、文化等各領域開展了富有成效的交流合作。

 

(一)1949年之前的中伊關係

 

在半殖民地時期,中國和伊朗兩國人民忙於民族解放事務,無暇開展實質性的對話與合作。1920年,民國政府和伊朗愷加王朝簽訂了《中波友好條約》,但是徒具虛名,雙方並無實質性的關係發展。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中國與伊朗均屬於同盟國陣營。1945年9月,伊朗在中國“陪都”重慶建立公使館,象徵同屬一個陣營。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中國國民政府還都南京。1946年2月伊朗公使館提升為大使館,伊朗駐重慶公使賽義德·阿裏·納斯爾晉陞為大使,並隨國民政府遷至南京,直至1949年。

 

(二)中伊建交前的中伊外交關係

 

伊朗巴列維君主政權的對華政策具有鮮明的親美反共色彩。從1949-1971年長達22年的時間裏,伊朗拒不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與台灣當局保持所謂“外交關係”,並互派“大使”;在歷屆聯合國大會上均投票支援美國阻撓新中國恢復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1950年,支援聯合國關於朝鮮問題的決議,譴責中國為“侵略者”;1958年,巴列維“正式訪問”台灣;1962年,中國與印度發生武裝衝突時,伊朗在聯合國支援敵視中國的“西藏提案”,譴責中國“侵略印度”。這個時期,中國與伊朗之間除少量貿易外,幾乎沒有任何交往。冷戰將中伊兩國又一次隔絕了22年。

 

(三)中伊建交後的中伊關係

 

1971年,尼克松訪華,當時作為美國盟友的伊朗迅速跟進並與中國建交。1971年4月13日,巴列維國王派遣其孿生妹妹阿什拉芙公主訪問中國。自此以後,總體上和平友好一直是兩國關係的基調。

 

faedab64034f78f03b9ab03a72310a55b2191c61

周恩來會見阿什拉芙公主

 

1973年6月,中國外長姬鵬飛首次出訪,訪問國家的名單中有英國、法國、伊朗和巴基斯坦。1976年11月,中國人大代表團訪問了伊朗和科威特。這是中國粉碎“四人幫”後出國訪問的第一個高級別代表團。1973年6月30日,伊朗議會代表團訪華。同年9月5日,當時巴列維國王的胞弟古拉姆·禮薩·巴列維親王和夫人訪華。1975年4月李先念副總理應邀訪問伊朗。1975年5月阿什拉芙公主再次訪華,病中的周恩來總理在醫院會見了阿什拉芙公主。1976年7月,阿什拉芙公主第三次訪華,還專程去了西藏。1977年11月,中國人大副委員長鄧穎超訪問伊朗,伊朗給予鄧穎超元首級的禮遇隆重接待,以彌補已故周恩來總理未了的訪伊夙願。巴列維國王不僅親自會見、宴請,還親自為鄧穎超副委員長駕車。

 

隨著政治關係的不斷深入,中伊兩國經貿關係也取得了較好的發展。1974年9月中國貿易代表團訪問伊朗。同年11月中國貿易代表團再次訪問伊朗。1976年6月中伊聯合貿易委員會在北京舉行協商會議。1977年11月中伊聯合貿易委員會在德黑蘭舉行第三次會議,簽訂了新的貿易協定,增加了許多新的出口産品。

 

(四)伊斯蘭革命後的中伊關係

 

1979年伊斯蘭革命爆發後,伊朗奉行“不要東方,不要西方,只要伊斯蘭”的外交政策,與中國關係曾一度疏遠。

 

1980年1月30日,美國向聯合國安理會提出對伊朗實行經濟制裁的決議草案,安理會15個成員國中,10個國家的代表投了贊成票;蘇聯和民主德國代表投票反對;墨西哥和孟加拉國代表棄權;中國代表沒有參加投票。伊朗迅速對中國釋放的善意作出了反應。伊朗領導層意識到,伊朗需要中國的幫助,包括在軍備採購和經濟上,以及在安理會為伊朗説話。

 

兩周後,伊朗現宗教領袖、時任議員的哈梅內伊以總理特別代表的名義訪華“澄清國際事務立場”。隨著中伊開啟高層互訪,兩國關係逐漸回暖。

 

hameineiyi

伊朗宗教領袖阿亞圖拉·賽義德·阿裏·哈梅內伊

 

1983年伊朗交通部長內賈特·侯賽尼揚和外長韋拉亞提先後訪華,後者還會見了中國國家主席李先念等國家領導人。

 

1984年,時任中國外長的吳學謙正式訪問伊朗,徹底掃清了籠罩在中伊關係上空的陰霾,為兩國關係掀開了新的一頁。

 

1985年2月,中國經濟代表團訪問伊朗。同年6月伊朗議長拉伕桑賈尼訪華,受到元首級的高規格接待,拉伕桑賈尼在此次訪問中首次會見了鄧小平,開啟了兩國領導人之間的高層接觸。伊朗在人權、台灣等問題上給中國以寶貴的支援,中國也尊重伊朗人民的選擇,在伊朗遭遇國際孤立時,中國與伊朗保持了正常的友好交往。兩國的政治關係完全走上了正軌。

 

1988年7月8日,伊朗接受聯合國安理會第598號決議,兩伊戰爭結束。當年9月,中國人大委員長率團訪問兩伊。

 

1989年5月,哈梅內伊以總統身份訪華,也在北京會見了鄧小平。

 

1991年,柏林墻倒塌及蘇聯瓦解後,西方對中國施加了更強大的外交、經濟和貿易壓力;伊朗在霍梅尼後實現了權力的平穩交接和過渡,同時在國際上繼續處於孤立的處境。這一時期,中伊兩國在“反對霸權主義”問題上相互同情、相互支援。

 

1991年7月和10月,中國國務院總理李鵬和國家主席楊尚昆相繼訪問伊朗,當年11月,伊朗伊斯蘭議會議長卡魯比訪華,雙方高層互訪頻繁。

 

1992年,美國宣佈向台灣出售F-16軍用飛機後,中國在北京高調接待了伊朗總統拉伕桑賈尼。繼1992年拉伕桑賈尼總統訪華後,雙方高層互訪不斷。

 

從1996-2002年,胡錦濤副主席、江澤民主席等多位中國高層領導人先後訪問伊朗。

 

(五)當前的中伊外交關係

 

當前的中伊外交關係總體友好,在國際政治關係中相互支援。

 

伊朗奉行獨立、不結盟的對外政策,反對霸權主義、強權政治和單極世界,反對西方國家以民主、自由、人權、裁軍等為藉口干涉別國內政或把自己的價值觀強加給他國。倡導不同文明進行對話及建立公正、合理的國際政治經濟新秩序。認為國家的主權和領土完整應得到尊重,各國有權根據自己的歷史、文化和宗教傳統選擇社會發展道路。這些都與中國的主張相契合,因此在國際關係中具有較大共同語言。伊朗外交獨立,堅持反美反霸立場,是中國為數不多可以倚重的重要戰略力量之一。另外,伊朗國內安全形勢較為平穩,對維護中東及中亞地區的和平與穩定能夠發揮積極的作用,有利於保護中國的後方及“一帶一路”建設的穩定推進。

 

在地區政治方面,伊朗主張波斯灣地區的和平與安全應由沿岸各國通過諒解與合作來實現,反對外來干涉,反對外國駐軍,表示願成為波斯灣地區的一個穩定因素。2014年6月,魯哈尼在當選伊朗總統後表示,願同國際社會進行“建設性互動”,改善伊朗同國際社會的關係。

 

達成伊核全面協議之後,伊朗政府與西方關係快速升溫,但仍然將中國當作重要夥伴。兩國之間開啟前所未有的高層密集互訪,習近平主席和伊朗魯哈尼總統多次會晤,確定了新形勢下兩國關係未來的發展方向。

 

2016年1月,在習近平主席訪問伊朗期間,兩國領導人一致同意將雙邊關係提升為全面戰略夥伴關係,推動中伊關係進入新的歷史階段,加強和深化雙邊各領域的務實合作,以增進政治互信和豐富戰略關係內涵,並且在“一帶一路”框架下重點推動基礎設施和互聯互通項目,擴大在鐵路、公路、鋼鐵、汽車製造、電力、工程機械、高新技術、環保等領域的合作,以及優先推進能源和金融合作。

 

juxinghuitan

2016年1月23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同伊朗總統魯哈尼在德黑蘭薩德阿巴德王宮舉行會談

 

點擊進入:五、與中國的經貿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