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與中國的經貿關係

 

(一)中伊貿易關係

 

中伊兩國建交比較早,中伊貿易往來始於1950年,但是雙方經貿關係遲遲沒有進展。

 

在1970-1980年代,兩國政治上友好,經貿交往卻相對滯後,這是因為當時雙方經濟缺乏互補性。一方面是中國經濟發展尚未提速,石油消費較少,仍是石油出口國;另一方面則是伊朗面臨西方制裁和封鎖並陷入近8年的兩伊戰爭,外匯極度短缺。

 

20世紀90年代初,中國經濟開始高速發展,能源消耗量逐漸增長,1990年到1995年間,中國年均石油消費增長率為6.4%,從石油出口國轉變為石油進口國。與此同時,中伊兩國共同面臨著西方國家的經濟封鎖,雙方在經濟領域的互相合作、幫助的需求尤為急迫,兩國經濟交往迅速發展。

 

zhongyimaoyitongjibiao

 

zhongguoyilangmaoyi

 

從2008年到2015年,中國連續七年保持伊朗第一大貿易夥伴國地位,同時也是伊朗最大的石油及非石油産品出口市場。

 

2015年,由於國際原油價格下跌,中伊貿易規模有所下降,雙邊貿易額338.4億美元,同比降低34.7%。其中我對伊出口貿易額177.9億美元,同比降低26.9%;自伊進口貿易額160.5億美元,同比降低41.7%。據伊朗海關數據,2015年中國繼續維持伊最大出口目的地國和最大進口來源國地位。中伊能源合作是雙邊經貿合作的“壓艙石”。

 

2015年,伊朗在中國海外原油進口來源地排名第6位,原油貿易佔中伊雙邊進口貿易額一半以上。根據中國海關統計數據,2015年中國進口伊朗原油2660萬噸,同比降低3.1%,價值107億美元,同比降低48.4%。

 

中國對伊朗出口以機械設備、電子電氣産品、運輸工具、化工、鋼鐵製品及輕工産品等為主,從伊朗主要進口石油、化工産品、礦産、建築石材、乾果及藏紅花,伊朗已成為中國第六大原油進口來源地,約佔中國原油年消費量的12%。

 

中伊兩國經貿互補性很強,未來兩國經貿合作有很大發展空間。

 

(二)中伊經濟合作

 

中伊兩國經濟合作領域廣泛,成果豐碩。中國在伊朗工程承包和技術合作始於1982年,受兩伊戰爭影響,到1988年兩伊戰爭停火,6年當中雙方僅談成12個小項目,合同金額為2500萬美元,均執行完畢。

 

近年來,兩國經濟互補性日益增強,為兩國經貿關係的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隨著中國改革開放的深入,中國經濟發展迅速,國內一大批具有國際先進技術和管理經驗的企業為實現自身的進一步發展,亟須積極參與國際合作。同時,伊朗加快資源開發和基礎設施建設的需求也日益迫切。伊朗雖然擁有豐富的人力和自然資源,但先進技術、設備及管理人才相對匱乏,為中資企業在伊朗拓展業務提供了潛在的機遇。中伊在“一帶一路”建設和國際産能合作上取得了積極進展。

 

截至2015年底,中國對伊直接投資存量達29.5億美元。工程承包領域是中伊經貿合作的一大亮點。根據中國商務部統計,2015年中國企業在伊承包工程新簽合同15.2億美元,完成營業額15.9億美元。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15年底,中資企業在伊朗跟蹤、在建和已完成的承包工程項目共計341個,合同金額1646億美元。其中,已建項目67個,總金額83億美元;在建項目58個,合同金額275億美元;跟蹤項目216個,合同金額1288億美元。其中,投資合作類有2項,合同金額約60億美元,包括中石化雅達油田一期項目和中石油北阿扎德甘油田一期項目;工程承包類有近40項,合同金額約100億美元,涉及鋼鐵、煤礦、地鐵、水泥、污水處理、發電及電網改造、城鎮基礎設施建設等領域。貿易類主要包括奇瑞、江淮、長城、北汽、一汽、中國重汽、華晨、力帆、吉利、眾泰等合資生産線和CKD生産線。

 

伊核達成全面協議,為伊朗經濟發展帶來了新的機遇。目前,伊朗經濟已走出低谷,吸引外資力度加大,各行業均呈現積極增長態勢。中國企業來伊投資考察和合作規模不斷增加,領域也逐漸拓展。當前中伊兩國企業界的重中之重是要紮實協同推進中伊“一帶一路”建設和國際産能合作落地見效,著重開展基礎設施、鋼鐵、電力、鐵路等項目建設。中伊雙方正在商討共同建設中伊産業園區。中國將大力推動具有實力的中資企業參與伊朗高鐵、衛星、通訊、核電等高新産業建設,以“高標準、高技術、高價值”打造中伊合作新模式,推動中伊共建“一路一帶”和國際産能合作取得實質進展。

 

zhongyishuangbianmaoyiyutouziqingkuang

 

20112015zhongyishuangbianmaoyie

 

與雙邊貿易相比,雙邊投資規模很小,遠未達到應有水準。

 

【承包勞務】中國在伊朗工程承包和技術合作始於1982年,初期受兩伊戰爭的影響,進展緩慢,至1988年8月兩伊戰爭停火,6年時間雙方僅談成12個小項目,合同金額2500萬美元,均執行完畢。兩伊停戰後,中國在伊工程承包和兩國技術合作有了較大發展,尤其在近年增長顯著。目前,伊朗已成為中國在海外工程承包、技術和成套設備出口最主要的市場之一。中國在伊工程承包項目主要涉及領域包括能源、交通、鋼鐵有色、電力、化工、礦業、通訊、和汽車、摩托車、家電組裝等。據中國商務部統計,2015年中國企業在伊朗新簽承包工程合同251份,新簽合同額15.2億美元,完成營業額15.9億美元;截至2015年末,中國企業在伊朗簽約合同額451.1億美元,完成營業額198.9億美元。當年派出各類勞務人員1620人,年末在伊朗勞務人員2257人。新簽大型工程承包項目包括中國水電建設集團國際工程有限公司承建伊朗北部三省105000公頃農田改造及平整項目;中信國際合作有限責任公司承建伊朗艾瑪克斯商業文化中心項目;中國石油集團海洋工程有限公司承建中油海15號平臺伊朗鑽井服務項目等。

 

(三)與中國簽訂的協訂

 

1、與中國簽訂的經貿協訂

 

2000年6月,中國和伊朗簽署《關於相互促進和保護投資協定》。

 

2002年4月,中國和伊朗簽署《關於對所得避免雙重徵稅和防止偷漏稅的協定》。

 

2016年1月,習近平主席率團訪問伊朗,中國政府與伊朗政府簽署17個雙邊協議,其中包括“一帶一路”建設、産能合作、加強兩國投資領域合作、人力資源合作、德馬線高鐵電氣化升級改造項目融資等的諒解備忘錄。此外,中國與伊朗建立了部長級中伊經貿聯委會溝通機制,每年召開會議進行交流。

 

【“一帶一路”建設】2016年1月,習近平主席訪問伊朗期間,中伊兩國簽署了《中伊兩圍政府關於共同推進“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建設的諒解備忘錄》。

 

【産能合作協議】2016年1月,中伊兩國簽署了《關於加強産能、礦産和投資合作的諒解備忘錄》,擴大在交通運輸、鐵路、港口、能源、貿易和服務業等領域的相互投資和合作。

 

【加強投資領域合作的協議】2016年1月,中伊兩國雙方同意加強兩國貿易和投資交往,以《關於加強兩國投資領域合作的諒解備忘錄》為指導,深化雙方在經濟、銀行、相互投資、金融、礦産、交通、通信、航太、製造業、港口開發、鐵路網線改造和建設、高鐵、農業、水利、環保、糧食安全、防治荒漠化、海水淡化、和平利用核能以及可再生能源等領域的務實合作,並在上述領域開展經驗和技術交流、人員培訓等合作。

 

【基礎設施合作協議】2016年8月,伊朗財經部與中國國家開發銀行簽訂合作協議,為經濟項目、基礎設施項目提供融資。雙方同意在未來三個月內達成並落實最終協議。

 

【雙邊經貿磋商機制】中伊雙邊經貿磋商機制是中伊經濟貿易合作聯合委員會。2016年8月16日,商務部部長高虎城與伊朗財經部長塔布尼亞在北京共同主持召開中伊經濟貿易合作聯合委員會第16次會議。雙方就落實兩國領導人在經貿領域達成的共識,共建“一帶一路”,擴大雙邊貿易投資,深化能源、基礎設施、互聯互通、金融等領域合作深入交換了意見。

 

2、中國與伊朗簽署的其他協定

 

《中國機械電子工業部與伊朗重工業部諒解備忘錄》(1991年12月12日);《中國鐵道部和伊朗道路與交通部鐵路合作諒解備忘錄》(1996年5月);
  《中國農業部和伊朗農業部合作諒解備忘錄》(1999年9月);
  《中國人民對外友協與伊朗伊中友協合作諒解備忘錄軼2001年3月);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伊朗伊斯蘭共和國政府航空運輸協定》(2001年8月);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伊朗伊斯蘭共和國政府關於在石油領域開展合作的框架協議》(2002年3月);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伊朗伊斯蘭共和國政府關於植物保護和檢疫合作協定》(2002年3月);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伊朗伊斯蘭共和國政府商船海運協議》(2002年4月);
  《中華人民共和國資訊産業部與伊朗伊斯蘭共和國郵電部關於郵政電信資訊技術合作諒解備忘錄》(2002年4月20日);
  《中國國際貿易促進會委員會與伊朗工商礦業商會關於成立伊中聯合貿易理事會的協定》(2002年4月);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伊朗伊斯蘭共和國政府原油貿易長期協定》(2002年3月);
  《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同伊朗合作社部合作諒解備忘錄汊2005年4月10日)。
  《中國國家品質監督檢驗檢疫總局與伊朗標準與工業研究院合作諒解備忘錄》(2011年12月23日)。
  《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與伊朗伊斯蘭共和國工業、礦業和貿易部關於開展中伊産業園區合作的諒解備忘錄》(2014年2月);
  《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與伊朗伊斯蘭共和國工業、礦業和貿易部關於展會合作的諒解備忘錄》(2014年2月);
  《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與伊朗伊斯蘭共和國工業、礦業和貿易部關於電子商務合作的諒解備忘錄》(2014年2月);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伊朗伊斯蘭共和國政府關於共同推進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建設的諒解備忘錄》(2016年1月)
  《中國國家原子能機構和伊朗原子能組織關於和平利用核能合作的諒解備忘錄》(2016年1月)
  《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伊朗伊斯蘭共和國關於刑事司法協助的條約》(2016年1月)
  《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伊朗伊斯蘭共和國關於民事和商事司法協助的條約》(2016年1月)
  《中華人民共和國科技部和伊朗伊斯蘭共和國總統科技辦公室關於科技園區合作的諒解備忘錄》(2016年1月)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伊朗伊斯蘭共和國政府應對氣候變化物資贈送的諒解備忘錄》(2016年1月)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與伊朗伊斯蘭共和國工業、礦業和貿易部關於加強工業、礦業産能與投資合作的諒解備忘錄》(2016年1月)
  《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資訊化部和伊朗伊斯蘭共和國通信和資訊技術部技術合作諒解備忘錄》(2016年1月)
  《中國進出口銀行與伊朗道路與城市發展部關於德黑蘭·馬什哈德高鐵電氣化升級改造項目融資的諒解備忘錄》(2016年1月)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伊朗伊斯蘭共和國政府2016年至2019年文化與教育交流執行計劃》(2016年1月)
  《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部與伊朗伊斯蘭共和國國家監察組織諒解備忘錄》(2016年1月)
  《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和伊朗伊斯蘭共和國經濟事務和財政部關於加強兩國投資領域合作的諒解備忘錄》(2016年1月)
  《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和伊朗伊斯蘭共和國經濟事務和財政部關於人力資源開發合作諒解備忘錄》(2016年1月)
  《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總署與伊朗伊斯蘭共和國海關總署關於執行雙方政府間海關合作協定的戰略合作安排》(2016年1月)
  《中國科學院和伊朗總統科技辦公室關於設立絲綢之路科學合作基金的諒解備忘錄》(2016年1月)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新聞辦公室和伊朗伊斯蘭共和國伊斯蘭文化指導部友好交流與合作諒解備忘錄》(2016年1月)
  《中國(廣東)自由貿易試驗區和伊朗格什姆自由貿易園區關於促進合作關係的諒解備忘錄》(2016年1月)
 

點擊進入:六、與“一帶一路”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