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與“一帶一路”的關係

 

中國和伊朗的交往歷史悠久,“絲綢之路”正是兩國古代交往的重要通道。“絲綢之路”不僅僅是中國的歷史遺産,更是伊朗的歷史遺産。在當前中國“一帶一路”的倡議框架下,伊朗重要的地理位置、相對穩定的政治環境、中伊雙方自古友好的歷史積澱和經濟互補特徵,使得伊朗可以成為“一帶一路”在中東地區重要的支點國家。

 

(一)伊朗的戰略地位十分重要

 

伊朗是“絲綢之路經濟帶”與“海上絲綢之路”的交匯點之一,控制著波斯灣北岸全部長達990公里的海岸線以及霍爾木茲海峽以東480公里的阿拉伯海海岸線,是中亞各國通向印度洋的唯一陸路通道,是歐亞大陸四大板塊地緣戰略的交匯點,東鄰南亞次大陸,西鄰阿拉伯世界,南鄰波斯灣、印度洋,北鄰高加索中亞。歷史上,伊朗一直是兵家必爭之地。一個明顯的例證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蘇聯取得史達林格勒戰役勝利、美國對德日宣戰後,1943年美、英、蘇三巨頭在伊朗首都德黑蘭會晤,制訂了最後戰勝德日法西斯的戰略步驟。

 

伊朗在未來也將成為南北交通的樞紐所在。俄羅斯于2000年提出融合中亞、南亞和西伯利亞區域經濟發展的構想,即南北交通走廊項目(NSTC),將伊朗納入其中。伊朗往北經土庫曼通往中亞和北亞的鐵路業已連通,俄羅斯媒體于2016年報道,俄伊雙方計劃在伊朗境內開通一條沿伊朗西部地區南北連通裏海和波斯灣的運河,這條運河已于2016年開始建設。未來,伊朗將成為東西交通和南北交通的匯合點,其在“一帶一路”合作框架中的樞紐地位將進一步得到強化。

 

(二)伊朗與中國在國際政治上具有共同利益

 

伊朗是中東地區少有的不依附於大國的、獨立的地區大國。它掌控了世界60%的石油運輸通道;掌握了核技術及彈道導彈技術;對伊拉克、阿富汗、敘利亞及阿拉伯心臟地帶擁有非常大的影響力。

 

在當前的國際政治鬥爭中,中伊兩國基本上處於同一陣營當中。

 

美國國務卿希拉裏·克林頓曾在2011年提出了一個絲綢之路戰略框架下的地區合作計劃。在美國的計劃中,提出了所謂的地區合作關鍵行為體的概念,但此概念將伊朗和俄羅斯排除在外,顯然是以伊朗和俄羅斯作為對手。

 

伊朗是中國維護自己戰略利益的重要平衡器,一個獨立的伊朗是美國的心腹之患,卻有利於制衡美國的全球霸權,符合中國的戰略利益。美國當前的國際戰略是“分而治之”,在其敵視國家,如中國、俄羅斯及伊朗等國之間製造矛盾。一方面在東亞圍堵中國,一方面又試圖利用中國制裁伊朗。中國作為一個獨立自主的發展中國家,在伊朗又有重大的經濟利益,不可能和美國一道與伊朗為敵。因此,在當前的國際政治競爭中,中國必然與伊朗開展更加深入的合作。

 

(三)中伊在經濟上具有互補性

 

促成伊朗“一帶一路”合作框架支點地位的最重要因素就是中伊雙方的經濟互補性。

 

伊朗身為石油輸出國組織主要成員國,其油氣探明儲量和出口量均位居世界前列。然而,由於長期以來對石油經濟的依賴,以及常年的西方制裁,伊朗工業發展相對落後,工業設備和工業技術尚待升級,對開發建設的需求極為迫切,有賴於其他先進工業國家的支援。另外,號稱“世界礦産博物館”的伊朗的各類礦産探明儲量達370億噸,而2010年礦石開採量僅2.9億噸。

 

另一方面,中國工業迅速發展,具有完備的工體體系、較為先進的工業設備和工業技術,大批企業成長起來,亟須走出國門參與國際合作。與此相伴的則是2011年中國超越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石油能源消費國和進口國,2015年中國石油消費則高達5.43億噸,對外依存度突破了60%。正是由於中伊雙方的經濟互補特徵,兩國近年來經貿合作迅速發展,涉及油氣、礦業、水電、化工、家電、機械製造、電子産品、軌道交通、勞務承包、農業等諸多領域。2005年,雙邊貿易額為100.84億美元,2007年雙邊貿易額增長至約200億美元,到2013年,雙邊貿易額達到395.42億美元,2014年雙邊貿易額又增長至518.50億美元,同比增長31.13%。

 

伴隨著雙方經貿合作發展,中國已成為伊朗最大貿易夥伴、最大原油出口地和主要外資來源國。

 

(四)伊朗在政治上比較穩定

 

伊朗是中東地區國內政治相對穩定的大國。自1979年伊斯蘭革命後,伊朗建立起法基赫形式下的共和政體,並以憲法的形式賦予其合法性,保障了其政治發展的穩定。

 

當前,伊朗國內政治明顯地體現出宗教政治與世俗政治的二元特徵,隨著伊朗選舉政治的日益發展和成熟,體現出明顯的常態性、多元性、競爭性和民眾參與性。在此框架下,伊朗不同政治派系之間對選票的競爭則更多地表現為體現民眾意志,官方意志與民眾意志趨於吻合,進而有助於國內經濟社會的發展與政治穩定。伊朗政治體制無疑仍存在諸多不完善之處,但是其進一步的發展和改善大概率將會在穩定的政治框架內進行,出現革命性政治驟變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五)伊朗需要“一帶一路”合作框架

 

由於戰略位置的重要性和在該地區安全、經濟、政治和交通等方面扮演的重要角色,伊朗發現自己是中國提出的陸上和海上絲綢之路倡議中的一個獨特夥伴。伊朗的官員高度重視經濟發展的地區合作,從這一點上來説,他們對新絲綢之路計劃有著積極的態度,並準備在安全、能源和交通三個主要方面扮演建設性的角色。
與此同時,伊朗官方多次表示渴望中國投資、希望與中國尋求更廣範圍的戰略合作、政治合作和經濟合作。伊朗財經部長塔布尼亞在中伊經濟貿易合作聯合委員會第16次會議中也指出,新的形勢下,伊朗對外合作的空間不斷擴展,伊朗政府則繼續將發展中伊關係、對華合作置於優先地位。

 

伊朗對“一帶一路”倡議的積極態度,根源於此倡議符合伊朗自身的政治利益和經濟發展需求。

 

伊朗方面對“一帶一路”倡議的積極態度是雙方實現合作共贏的首要前提,其巨大的發展潛力則為雙方進一步的交往奠定了良好基礎。

 

(六)伊朗的“絲綢之路”

 

中國通常認為“絲綢之路”是中國的驕傲,因為絲綢原産自中國。但是在伊朗人看來,“絲綢之路”其實是伊朗的,“絲綢”産自中國,而“路”卻是伊朗的。在歷史上,“絲綢之路”的貿易的確長期于波斯商人的控制之下。

 

多年來,伊朗政府通過一系列舉措有效地推高了國民對古代絲綢之路歷史符號的認知。伊朗曾大力宣傳且積極參與1988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啟動的“綜合研究絲綢之路一對話之路”項目及2008年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發起的“絲綢之路復興計劃”,且于2011年提出了自己的“鐵路絲綢之路”計劃,擬將本國境內的鐵路經阿富汗、塔吉克、吉爾吉斯斯坦與中國鐵路連通。早在“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之前,伊朗拍攝了“海上絲綢之路”故事片,並與中國國際廣播電臺合拍了“重走絲綢之路”第一季。

 

因此,從歷史的角度看,伊朗人在感情上對於“一帶一路”是非常親切的。

 

(七)中伊合作中的不足之處

 

中伊兩國在經濟、科技、文化等領域已有交流合作,包括油氣領域在內的雙邊商貿和投資是其中的重點所在。然而,中伊雙方在諸多領域的合作仍有不足之處,兩國未來在“一帶一路”倡議下的合作將有更加廣闊的提升空間。

 

伊朗官方對“一帶一路”的態度十分積極,但是對戰略對接仍持謹慎和觀望態度,對“一帶一路”倡議內容的認知也存在差異。這種狀況的存在並非因為雙方之間存在根本性的衝突與矛盾,很大程度上只是由於“一帶一路”實踐內容具體細節並未明確。

 

(八)中伊合作前景展望

 

當前,隨著雙方的積極努力和媒體的廣泛宣傳,伊朗對“一帶一路”倡議的認識漸趨豐富、深入。伊朗政府部門一直在努力收集“一帶一路”倡議的相關資訊,用波斯語全文翻譯了《願景與行動》,諸多伊朗媒體對“一帶一路”倡議的報道也加深了伊朗民眾對此倡議的了解。在此基礎之上,伊朗對“一帶一路”倡議的態度漸趨積極,尤其是在2016年初習近平主席訪伊之後。兩國政府聯合發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伊朗伊斯蘭共和國關於建立全面戰略夥伴關係的聯合聲明》稱,伊方對中方提出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倡議表示歡迎。雙方將依託自身優勢,以簽署《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伊朗伊斯蘭共和國政府關於共同推進“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還是絲綢之路”建設的諒解備忘錄》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與伊朗伊斯蘭共和國工業、礦業和貿易部關於加強産能、礦産和投資合作的諒解備忘錄》為契機,擴大在交通運輸、鐵路、港口、能源、貿易和服務業等領域的互相投資和合作。

 

伊朗也擁有巨大的發展潛力,進而為“一帶一路”倡議下的中伊經濟合作提供了豐富的發展空間。伊朗資源豐富,擁有近8000萬人口的巨大市場,將給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各國提供一個極佳的投資機會,也為中國企業和中國商品提供一個巨大的市場。

 

上合組織峰會和亞信上海峰會期間,兩國領導人就雙邊關係等多個問題達成共識,兩國的經濟貿易合作也穩步向前推進,尤其是在能源、交通、通訊、汽車、建材等領域。在“一帶一路”框架下,中伊合作並不僅僅局限于經濟領域而給人以“利益至上”的誤解,它需要推動雙方多領域的開放合作,達到互利共贏,進而真正實現民心相通和雙方互信,最終保障雙方交往的持續發展。

 

點擊進入:七、中伊未來合作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