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伊拉克與“一帶一路”的關係

 

伊拉克是世界文明的起源地之一,在世界歷史上發揮過至關重要的作用。到今天,中東雖然衰弱了,伊拉克也雄風不再。但是伊拉克的地理位置仍然非常重要,以伊拉克為核心的中東是陸上絲綢之路與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交匯點,其局勢的變化仍然牽動著“一帶一路”的進展,關係到“一帶一路”倡議的成敗。

 

(一)伊拉克局勢關係到“一帶一路”建設的推進與深入

 

在中國的“一帶一路”發展倡議中,伊拉克是重要的組成部分。

 

伊拉克能成為倡議的一部分,有以下幾個原因:

 

首先,伊拉克在絲綢之路中具有重要的戰略位置,伊拉克是中東的重要樞紐,是陸上絲綢之路與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交匯點。自古以來,中國商品向西方運輸,伊拉克都是重要的轉机地點之一。中國國家發展改革委、外交部、商務部三部委聯合發佈《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中提到:“絲綢之路經濟帶重點暢通中國經中亞、俄羅斯至歐洲(波羅的海);中國經中亞、西亞至波斯灣、地中海;中國至東南亞、南亞、印度洋。”這其中的西亞、波斯灣和印度洋,都與伊拉克有著密切的關係。

 

第二,伊拉克有著豐富的能源。隨著經濟的發展,中國未來對於能源的需求必將越來越大,保障海外能源安全,事關中國發展前景。而伊拉克有著豐富的能源資源。伊拉克已探明石油儲量為1431億桶,佔全球石油總儲量的12%,佔歐佩克儲量的15%,僅次於沙烏地阿拉伯和伊朗,居世界第三位。天然氣探明儲量3.6萬億立方米,佔世界總儲量的1.7%,居世界第12位。

 

第三,伊拉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有著密切文化聯繫。一帶一路強調民心相通,而宗教是最能深入人心深處的。世界上信仰某種宗教的人佔人口的絕大多數,不懂他們的宗教,就不懂得他們的心理。作為神教的鼻祖(猶太教就是發源於伊拉克),伊拉克在世界宗教發展史中擁有重要地位。其他重要宗教,如基督教、伊斯蘭教、祆教等,與伊拉克也有著密切的聯繫,因此伊拉克是理解世界宗教格局及發展,引領世界文化繁榮和諧的重要組成部分。

 

最後,伊拉克是一個有著幾千年曆史的文明古國。“一帶一路”不僅僅是一個經貿發展倡議,也不限于政治—經濟發展框架,它也是一個文明交融問題,要建設人類文明共同體和命運共同體。西方歷史學家認為:伊拉克這塊土地是世界文明的曙光,世界最早的文明即起源於此,並且對於中國早期文明的發展有著重要的影響。在“一帶一路”沿線分佈著人類社會的大多數文明,假如“一帶一路”的推進過程中,不能取得文明的互信與交融,那麼 “一帶一路”的建設與合作就不可能穩固。在文明的意義上,而不僅僅是在經貿發展的意義上,伊拉克是關係到“一帶一路”成敗的重要文化因素。

 

以上這些因素使伊拉克成為這一倡議的重要組成部分。

 

(二)伊拉克需要“一帶一路”

 

伊拉克的發展與安全需要“一帶一路”。

 

伊拉克可以借助一帶一路合作框架得到經濟與政治方面的發展,同時也獲得更大的國家安全與和平發展環境。

 

伊拉克是資源大國,但是資源相對比較單一化,主要依賴於石油和天然氣的出口來交換本國發展所需要的各種資源,伊拉克出口的90%以上是油氣來自這一領域。
正是在這一領域,伊拉克需要中國和中國公司的大力支援。中國是伊拉克最大的石油進口國,為伊拉克石油作出巨大的貢獻。而且由於經濟危機,如果沒有其他國家的幫助,伊拉克無法完成石油工業的基礎設施重建,因此伊拉克歡迎中方與伊拉克政府合作,投資石油領域的基礎設施建設。

 

伊拉克資源儲量居世界第五,但多年的戰亂、制裁,限制了儲量的開發,油田基礎設施亟須整修改善。鋻於油氣對於伊拉克的重要性,更新油田的基礎設施顯得異常重要。中國政府和中國石油企業通過投資,積極參與到這個領域,讓伊拉克有能力繼續開發豐富的油氣資源。這意味著,伊拉克和中國油氣基礎建設的合作,其影響是不可低估的。伊拉克出口石油最多的國家是中國。2016年,伊拉克對中國的石油出口額達到100億美元。相信在中國企業的幫助下,伊拉克能夠更好地改善基礎設施,進一步增産,加大出口,不斷供給包括中國在內的各石油消費國。

 

0234901006

中國石油在伊拉克的首個項目——艾哈代布項目,也是伊拉克政府在戰後恢復的第一個石油合作項目

 

此外,伊拉克從2003年開始遭受電力短缺問題,儘管政府投入大量資金和力量,直到現在也無法滿足國民的電力需求。中國公司的投資和合作在發電廠建設、為伊拉克各地供電方面提供了巨大幫助。中國公司為伊拉克道路、橋梁和房屋建設作出了貢獻,伊拉克缺少兩百萬套住房,這是中國公司投資的巨大機遇,伊拉克歡迎中國公司,並會為其提供便利。雖然在伊拉克有一些中國公司,但兩百萬套房屋建設是巨大的工程,需要大量時間。此外,伊拉克也受益於中伊關係,能夠借鑒中國在經濟建設、教育、醫療等多領域的經驗。

 

“一帶一路”倡議與傳統國際秩序安排不同,是一種新的不同國家地區合作的模式,伊拉克方面認為,“一帶一路”倡議對伊拉克所在的中東地區非常重要。

 

伊拉克是“一帶一路”倡議的重要參與者。除了中國之外,對於倡議中的其他國家,伊拉克也是重要、穩定的油氣資源供應國。

 

具體到油氣領域,這一倡議將緊密聯繫伊拉克與倡議中的各個國家合作,進一步開發伊拉克的油氣資源,提升伊油田的基礎設施,讓油氣資源優勢得到充分發揮。在這一倡議下,我們和中國的油氣合作會進一步深化,也會吸引更多合作夥伴來到伊拉克發掘新的合作機遇。

 

同時,伊中兩國油氣領域合作為“一帶一路”倡議注入新的活力,是倡議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這個倡議是一個願景,也是一個系統工程。經貿的密切合作是這一倡議的物質基礎。正因有了中國經濟高速增長,才有伊中兩國油氣貿易的繁榮,乃至其他人文合作。而且,伊拉克和中國歷史都十分悠久,厚重的文化、豐富的文化遺産要求我們兩個國家肩負起時代的責任,共同應對全球面臨的挑戰。

 

(三)伊拉克歡迎“一帶一路”倡議

 

“一帶一路”倡議提出後,由於符合伊拉克的利益,所以受到伊拉克各界的普遍歡迎。

 

2015年6月,伊拉克外長易卜拉欣·賈法裏在訪華期間接受採訪時説,“一帶一路”建設將使沿線各國從中獲益,伊拉克將在現代絲綢之路建設中發揮積極作用。,古絲綢之路曾是中國與阿拉伯世界開展貿易、文化交流的重要通道,伊拉克是古絲綢之路上的重要一站,如今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建設構想將使包括伊拉克在內的各國從中受益。他説:“我們認為在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過程中,許多國家包括伊拉克在內都會積極參與,同時也將在貿易、技術等領域獲益,相信建設項目開始實施後,伊拉克一定、也希望能夠在其中發揮重要的、建設性的作用。”

 

賈法裏表示,伊拉克在基礎設施建設等方面有著巨大的需求,而中國既有能力也有豐富的經驗來幫助伊拉克實施戰後重建。他説:“中國有多元的能力,而伊拉克有潛力,也有很大的需求。伊拉克經歷了包括三次海灣戰爭在內的多次戰爭,基礎設施遭到很大破壞,但是伊拉克有能力在盡可能快的時間內實現經濟和社會的發展。中國有經驗,也有很高的工業能力。我們雙方在能源、石油、電力、天然氣等領域都有好的合作前景,而經濟、貿易上的友好往來也會成為兩國間政治關係穩固的基礎。”

 

2015年12月23日,伊拉克總理海德爾·阿巴迪23日在北京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時表示,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給伊拉克和中國的合作帶來新機遇。伊拉克將同中方共同努力,加強兩國戰略夥伴關係,拓展雙方合作領域。阿巴迪説,中國在國際舞臺上有著重要影響力,發展與中國的關係對伊拉克十分重要。他指出,在“一帶一路”倡議推進過程中,伊拉克和中國在多項領域具有廣闊的合作前景。

 

76a6c3f98af34a4f819024e460aa5ba7

2015年12月22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會見伊拉克總理阿巴迪

 

阿巴迪表示,在伊拉克經濟多元化發展過程中,伊拉克和中國不僅在石油領域需要加強合作,雙方在電力、通訊、基礎設施、服務業和農業等領域也具有巨大合作潛力。他希望更多中國企業到伊拉克投資。阿巴迪説:“隨著伊拉克和中國建立戰略夥伴關係,伊拉克將進一步簡化投資手續,消除各種障礙,向中國企業開放各投資領域,不斷拓展雙邊關係。”。他説:“伊拉克政府推出了一系列改革措施,旨在實現經濟發展多元化。伊方希望通過不斷改善國內投資環境,吸引更多中國投資。”

 

2017年3月,伊拉克駐華大使貝爾瓦利表示:“作為 ‘一帶一路’倡議的一部分,我們感到非常高興。當然,我們支援這一倡議,並竭盡全力積極參與其中。因為我們認為中國通過提出這一倡議,以友好、發展的方式加強各國聯繫,擴展各國關係,而不像一些國家一樣具有侵略性。這一倡議對世界和平,至少是對中東地區的和平有非常積極的作用。

 

倡議所涉各國之間存在經濟聯繫,如果這些國家及其領導人能夠理性思考,就應該好好地利用這個機會,加強國家間的聯繫。毫無疑問,‘一帶一路’倡議為我們這些沿線國家特別是中東國家提供的好處將會是巨大的,因此,伊拉克非常重視和支援這一倡議。作為中東國家的一員,為了我們的利益,也為了‘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共同利益,我們還會盡可能融入這一倡議。”

 

伊拉克參加了2017年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伊拉克認為此次論壇為“一帶一路”沿線各成員國之間充分合作、共同落實這一倡議提供了一個很好的舞臺。伊拉克與中國在內的其他夥伴國將一起互相了解、溝通需求,探討進一步開展合作的機會。

 

(四)伊拉克局勢對一帶一路的挑戰

 

伊拉克地理位置重要。但正因為如此,不可避免會陷入國際政治爭奪當中去,並因此而導致國內局勢出現重大不安。

 

伊拉克油氣資源豐富,但是也正因為如此,對於油氣價格的依賴很大。由於國際油價下跌、國內反恐戰爭持續、政局動蕩、腐敗等因素,伊拉克經濟陷入困境,國內安全形勢惡劣,政府效率低下,外國公司在伊拉克投資需考慮風險。

 

同時,伊拉克正在進行的政府改組激化了各黨派之間的矛盾,一度導致首都巴格達進入緊急狀態。各政黨為了維護自身利益,煽動支援者衝擊政府機構,使得中央政府幾近癱瘓。伊拉克經濟下滑使得長久存在的政治矛盾爆發,在經濟短期內無法改善的情況下,伊拉克政局未來一段時間還將處於動蕩期,這增加了我“一帶一路”倡議實施的難度。

 

伊拉克屬戰亂國家。隨著摩蘇爾收復戰役進入最後階段,反恐戰爭有望于短期內結束,伊拉克初現和平曙光。但恐怖分子窮途末路,在各地頻繁發動暴恐襲擊,整體安全形勢依然嚴峻。據聯合國統計,2016年伊拉克平民因暴恐襲擊死亡6878人,受傷12388人。巴格達、安巴爾、尼尼微、基爾庫克、迪亞拉等省是暴恐襲擊的主要受害地區。其中首都巴格達平民死傷人數佔一半以上。

 

shoufumosuerzhanyi

摩蘇爾收復戰役

 

在“一帶一路”倡議中,中資企業勢必要加入到伊拉克戰後重建中,摩蘇爾和基爾庫克豐富的石油資源也會是中資企業的潛在投資對象。但在“伊斯蘭國”被瓦解後,中資企業進入尼尼微省和基爾庫克省需考慮可能出現的風險,甚至軍事衝突。伊拉克中央政府和庫爾德自治區在這兩個石油産區的矛盾難以化解,而遜尼派勢力被邊緣化後也可能加入到爭鬥當中。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于2017年8月發佈《伊拉克經濟金融形勢評估:2017年第四條款磋商》(Iraq: 2017 Article IV Consultation)。該報告指出:伊拉克與ISIS的衝突對其石油生産的影響較小,2016年伊拉克石油産量增加了25%,實際國內生産總值(Real GDP)增長了11%。但是,油價下跌導致該國財政預算收入大幅降低,將財政赤字推向不可持續的水準。伊拉克國內政治環境仍然充滿挑戰。由於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達成協定削減石油産量到2018年第1季度為止,2017年伊拉克石油産量預計將收縮1.5%,2018年預計將反彈3.4%,此後一年將增加1%。

 

因此,伊拉克未來的安全局勢走向及國內政治鬥爭將會給中國“一帶一路”發展倡議及合作框架構成重大的挑戰。

 

總的來看,目前,伊拉克現政權維持脆弱的平衡和穩定,總體權力格局不會大變。近期亂局的爆發意味著伊拉克新一輪動蕩開始,預期伊拉克戰爭蔓延到南部油區和庫區的可能性不大,雖然安全風險趨於上升,但總體可控。長期來看,該國由教派、種族和部落相交織的矛盾以及地區和國際外部環境可能導致伊拉克動蕩長期化、常態化和複雜化。隨著石油産量的增長,該國的石油出口收入創歷史新高,仍面臨一定的經濟風險。油氣設施日益成為攻擊目標。法律法規不完善,配套法律體系未建立,未來發生變動的可能性很大,且與外國公司簽署的技術服務合同週期長,面臨較高的政策法律風險。石油收入未能惠及民眾,伊拉克民眾和石油公司工人罷工及遊行示威活動日益頻繁,影響大油田項目正常運營,社會文化風險較高。
 

點擊進入:七、未來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