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印度與中國的經貿關係

 

(一)1949年之前印度與中國的經貿關係

 

歷史上中國與印度之間的經貿關係開始得非常早。漢武帝時期張騫通西域,在中亞發現中國四川生産的竹仗、布匹。據當地人介紹,這些蜀地特産是經由印度傳入中亞的。可見,當時中國西南與印度早就存在比較密切的經貿關係。唐宋時期,印度出産的珍珠、象牙、色絲布和各種香料大量運到中國,受到中國人民的喜愛。中國的商品諸如瓷器、絲綢等則流向印度,同樣受到廣泛的歡迎。當然,印度地理位置處於絲綢之路中段,所購入的中國商品,相當一部分又轉售到更遠的西方。

 


 –>

元明時期,中國的商船與商人大量進入印度洋,鄭和下西洋就多次到達印度。當時印度西海岸的卡利古特,就是東西方經貿往來的重要樞紐。

 

英國統治印度之後,大力推進與中國的貿易。在從18世紀後半期到1840年鴉片戰爭前夕的這段時期裏,包括印度在內的中英貿易總額增加了10倍以上,從1760-1764年的144.9872萬銀兩增加為1830-1833年的1728.5308萬銀兩。英商輸入中國的貨物,來自英國本土和印度兩地,據有關統計資料顯示,在從1775-1779年到1830-1833年這段時間,來自英國本土的貨物佔對華輸出貨物總值的40%以下,而來自印度的貨物則佔對華輸出貨物總值的60%至70%以上。

 

19世紀末鴉片貿易衰退後,印度輸華商品主要有棉花、糧食(小麥)和黃麻。直到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日本取代中國成為印棉最主要的輸入國,棉花輸華才逐漸衰退,被印度棉紗所取代。

 

一次世界大戰後至二次世界大戰,中印貿易無顯著發展。二戰中,正常的貿易難以開展,中印之間的經濟往來主要表現為美英等國對華援助物資經印度運往中國。戰後,中印恢復了數額不大的棉紗貿易。

 

(二)中印經貿關係

 

1950年中印建立外交關係。這一時期中印兩國經濟均比較落後,經濟上相互需求較少。1950 年至 1962年 的13年當中,雙邊貿易額總共才2.6038億美元。由於中印邊界衝突的爆發,在此後的 15 年中印貿易幾乎處於停止狀態,直到 90 年代才開始逐步發展。中印貿易額在 1990 年的時候僅為 1.7 億美元,90年代中期達到 11.63 億美元。

 

1990年代中印恢復正常關係之後,中印雙邊經貿合作持續穩定發展。據中國海關統計,雙邊貿易從2000年的29億美元快速增長到2015年的716.54億美元,在全球經濟增長放緩的不利影響下仍延續增長態勢,累計15年間增長了25倍,年均增幅達24%。

 

據中國海關統計,2015年,中印雙邊貿易額為716.2億美元,同比增長1.5%,其中中國出口582.4億美元,同比增長7.4%,中國進口133.8億美元,同比下降18.2%。目前,中國是印度第一大貿易夥伴,印度是中國在南亞最大的貿易夥伴。

 

從1995年到2002年,中印雙邊貿易基本處於平衡,除1996年中國對印度逆差0.33億美元,其餘為中國略有盈餘。從2003年到2005年中國為逆差,逆差額分別為9.08億美元、17.42億美元和8.32億美元。從2006年開始到2016年,中國一直處於順差,而且貿易順差額越來越大。

 

中國對印度出口商品主要類別包括:電機、電氣、音像設備及其零附件、鍋爐、機械器具及零件、有機化學品、肥料、貴金屬及製品、鋼鐵、鋼鐵製品、塑膠及其製品等。

 

中國從印度進口商品主要類別包括:金屬及製品、礦産品、珠寶、化工産品、紡織品及原料、塑膠橡膠及植物産品等。

 

zhangqianxiyu

 

20112016nianzhongyinmaoyi

 

總體上,在中印之間的貿易中,中國的順差規模及比例都比較大。

 

【工程承包】在經濟合作方面,中國的優勢同樣得以發揮。截至2015年12月底,我在印承包工程累計合同額657.78億美元,累計完成營業額440.10億美元。據中國商務部統計,2015年中國企業在印度新簽承包工程合同128份,新簽合同額18.11億美元,完成營業額26.75億美元;當年派出各類勞務人員1087人,年末在印度勞務人員1640人。新簽大型工程承包項目包括山東電建鐵軍電力工程有限公司承建古德洛爾2*660MW燃煤電站;華為技術有限公司承建印度電信;中冶焦耐(大連)工程技術有限公司承建印度JSW鋼鐵公司年産300萬噸焦化項目等。

 

【對印投資】兩國雙向直接投資也取得了積極進展。中國企業對莫迪總理大力倡導的“印度製造”戰略反應積極。據中國商務部統計,2015年當年中國對印度直接投資流量7.05億美元。截至2015年末,中國對印度直接投資存量37.70億美元。目前,中國的華為技術有限公司、比亞迪股份有限公司、特變電工、上海日立電器有限公司、中興通訊有限公司、三一重工、廣西柳工機械股份有限公司、海爾集團等企業在印度投資較大。主要投資領域包括電信、電力設備、家用電器、鋼鐵、機械設備、工程機械等領域。但總體而言中國對印度投資規模仍較小,缺乏集約式投資,投資模式和領域都較為單一,與兩國的經濟規模和經貿合作水準不相稱,提升空間較大。

 

【經貿合作區】習近平主席訪印期間宣佈的兩個産業園區建設取得積極進展,其中新疆特變電工集團開展的古吉拉特邦電力産業園部分廠家如特變電工已正式投産,北汽福田牽頭開展的馬哈拉施特拉邦汽車産業園計劃在原有基礎上擴大投資規模,正在調整園區設計方案。其中,特變電工産業園區已于2014年正式投産,入園企業4家,2014年銷售收入達8000萬美元,北汽福田産業園區正在推進中。此外,萬達集團、華夏幸福集團等企業均有意向在印度投資建設産業園區。

 

【雙邊機制情況】

 

(1)中印經貿聯合小組(JEG)。1988年,印度前總理拉吉夫·甘地訪華期間建立該機制,牽頭單位為中國商務部和印度商工部,旨在推動雙方經貿合作,討論雙邊貿易、雙向投資、基礎設施領域合作等共同關心的話題,迄今已經舉行了10次會議。

 

(2)中印戰略經濟對話(SED)。2010年,溫家寶總理訪印期間建立,牽頭單位為中國發展改革委和印度國家轉型委員會(原為印度國家計委),旨在推動雙方戰略與産業合作,迄今已經舉辦了4次會議。最近一次會議于2016年10月在印度新德里舉行。

 

zhongyinzhanluejingjiduihua

2014年3月第三次中印戰略經濟對話

 

(3)中印財經對話。2005年,溫家寶總理訪印期間建立,牽頭毫為雙方財政部,旨在推動雙方財政金融領域的政策交流和實質性合作,迄今已經舉行了8次對話。最近一次對話于2016年8月于中國北京舉行。

 

自莫迪政府上臺以來,對內著力提升政府治理能力,簡政放權,銳意改革,對外注重招商引資,大力發展外向型經濟,莫迪總理還指定專門官員,負責協調中國企業對印投資事宜。據企業反映,印政府辦事效率有所提高,基礎設施不斷改善,對華合作態度趨於積極務實,企業對印度的投資領域逐漸拓展。但受政治體制、特有的宗教文化,以及我企業“走出去”經驗欠缺等影響,我對印投資仍有大量問題需要解決。

 

一是營商環境仍不完善。據世界銀行新的2015年《營商環境報告》,印度在全球185個經濟體中列130位,與往年基本持平。2016進一步位列100位,提高了30位。雖然印度政府一再推動“Easy doing business”等改善營商環境的政策,但實際效果有限。徵地緩慢,工作簽證申請難、續簽麻煩,環評手續繁雜等情況仍存。

 

二是企業國際化經營能力有待提高。我企業在外投資注重效益,容易貪快求進,對法律、政策研究較少。此外,我企業習慣國內經營方式,勞工、文化等本地化工作重視不夠,宜發生勞資糾紛,導致投資風險加大。部分企業反映,公司內勞工管理較難,曠工現象時常發生,且對薪資等敏感性較強,罷工事件時有發生。

 

(三)與中國簽訂的經貿協訂

 

1984年,中國與印度政府簽署了第一個政府間貿易協定。

 

1994年,中印兩國簽署了《避免雙重徵稅協定和兩國銀行合作諒解備忘錄》。

 

2006年,中印兩國政府簽訂了《雙邊投資保護協定》。

 

2014年,中國與印度政府簽署了《經貿合作五年發展規劃》。

 

點擊進入:六、印度與“一帶一路”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