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印度與中國的關係

 

(一)印度與中國在歷史上的關係

 

中國和印度同為文明古國,有著兩千多年甚至更長時間的友好交往歷史。

 

從西漢開始,兩國人民在宗教、政治、經濟、哲學、科技和文藝諸多方面都有著廣泛的交流與合作,起源於印度的佛教廣泛進入中國,中國僧侶不斷到印度取經。
中國古代的“絲綢之路”通過中亞地區通達南亞次大陸,成為當時中國經西北地區與印度進行經濟交往的一條主要通道。隨著科技和航海術的發展,中國東南沿海地區經海路通達印度東海岸的文化經貿往來也發展起來,被稱之為“海上絲綢之路”。在中國西南地區,著名的“西南絲綢之路”以四川成都為起點,經雲南、緬甸,通達印度,成為中印之間進行經貿文化往來的第三條重要商路。明代著名的鄭和下西洋,曾多次到達印度東西海岸,這是中國封建社會後期最後一次大規模有影響的王朝官方往來活動,其中也包含了互通有無的經貿交往內容。在長達2000多年的中印文化交流史中,兩國的經貿往來成為這種文化交流的重要內容,對促進兩國社會經濟發展也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這一時期中國與印度遠隔萬水千山,沒有實際利益方面的衝突,總體上關係是友好的,在感情上也是比較親密的。

 

聖雄甘地曾説:“中國和印度是同舟共濟、患難與共的同路人”。現任印度總理莫迪也説,中印兩國是“兩個身體,一種精神”。2014年9月,習近平主席正式訪問印度,就中印兩國間傳統文化的相似性,習近平指出:“中國太極和印度瑜伽、中國中醫和印度阿育吠陀有驚人的相似之處,兩國人民數千年來奉行的生活哲理深度相似。”這些話道出了中印兩大文明和平向善的共同本質和心靈相通的內在聯繫。

 

gandi

聖雄甘地

 

(二)中印友好關係的黃金時期(20世紀50年代)

 

1947年和1949年印度和中國先後獲得獨立和解放。1950年4月1日兩個年輕的共和國建立了外交關係,印度是與中國建交的第一個非社會主義國家。

 

這一時期中印友好關係最突出的表現是,1954年兩國共同倡導了舉世聞名的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為了解決中國西藏地方與印度的關係問題,中印雙方從1953年底在北京舉行談判。周恩來總理在會見印度代表團時説:“從新中國成立之後就確定了處理中印兩國關係的原則。那就是互相尊重領土主權、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內政、平等互惠(後改為平等互利,含義相同)和和平共處的原則。”這是周恩來第一次完整地提出和平共處五項原則。

 

zhouzonglifangwenyindu

1954年,周恩來總理訪問印度時在機場受到尼赫魯總理的歡迎

 

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為中印關係奠定了新的基礎,迎來了中印友好合作的第一個高潮。1954年6月,周恩來總理訪問印度。中印兩國總理髮表的聯合聲明中重申了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同年10月,印度總理尼赫魯訪問中國,這是新中國成立之後接待的第一位非社會主義國家政府首腦。在4個月內實現了中印兩國總理互訪,意義非同尋常。

 

中印友好關係在20世紀50年代末發生逆轉。1959年3月西藏發生了達賴集團組織武裝叛亂,當時,達賴及其追隨者的活動得到了印度官方的協助和配合。這些做法顯然是對中國內政的干涉,違背了中印共同倡導的和平共處五項原則,中印關係由熱變冷。

 

(三)中印交惡(20世紀60-70年代)

 

隨著中印關係的惡化。邊界問題也開始突出起來。眾所週知,中印雖然是鄰國,但由於相距遙遠,邊界從未劃定,西方殖民主義者炮製的“麥克馬洪線”是非法的,歷屆中國政府從未承認。印度獨立後,繼承了大英帝國的侵略立場,堅持以“麥克馬洪線”為劃定的邊界線,並在軍事上推行“前進政策”,蠶食中國領土,挑起邊境流血衝突。1960年4月周總理親赴新德里與尼赫魯會談,中方合情合理的意見和建議都被印方拒絕。印方一意孤行,甚至越過非法的“麥克馬洪線”,侵佔更多的中國領土。印度領導人竟然下令要把守衛中國領土的中國軍隊“清除掉”。1962年10月20日。中國軍隊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被迫進行了一場自衛反擊戰。11月21日。在中國軍隊取得節節勝利之際,中國政府宣佈從次日起全線停火。12月1日起中國邊防部隊從實際控制線後撤20公里。

 

邊界武裝衝突對兩國關係的影響是深遠的。中印雖未斷交,但雙方撤回了大使,關閉了總領事館,經貿關係基本中斷,文化交往以及民間交流都無法進行。中印關係進入了漫長的僵冷時期。

 

(四)中印關係的恢復時期(20世紀70-90年代)

 

1976年中印恢復互派大使。1977年兩國恢復直接貿易和人員互訪。1979年2月印度外長瓦傑帕伊訪華,鄧小平副總理對他説:“我們應該求同存異,邊界問題不應妨礙雙方在其他領域進行友好交往”。但是由於印度領導人堅持所謂“平行政策”,即把解決邊界問題同中印關係完全正常化掛鉤,因此,中印關係的發展步履艱難。

 

1988年12月印度總理拉吉夫·甘地訪華,這是時隔34年後第一位印度總理訪華。鄧小平與他進行了親切友好的談話,雙方達成了中印關係要“向前看”的共識,雙方同意以“互諒互讓,相互調整”作為解決邊界問題的原則,邊界問題不應成為發展兩國友好合作關係的障礙。拉·甘地改變了以往印度領導人的“平行政策”,終於使中印關係取得突破性進展。中印兩國的輿論普遍認為。拉·甘地的成功訪問是中印關係的“轉捩點”和“里程碑”。

 

lajifufanghua

1988年12月,新力婭和時任印度總理的丈夫拉吉夫·甘地訪華時登上長城

 

(五)中印關係的發展進入快車道(20世紀90年代)

 

1991年李鵬總理訪問印度,這是時隔31年後第一位中國總理訪問印度,恢復了中斷數十年的中印總理互訪。1992年印度總統文卡塔拉曼訪華,這是印度獨立以來第一位總統訪華。1993年印度總理拉奧訪華,雙方簽訂了“關於在中印邊境地區保持和平與安寧的協定”。1996年江澤民主席訪印,這是中印建交後第一位中國國家元首訪印,雙方達成了構建“面向21世紀的建設性合作夥伴關係”的共識,這是對中印關係首次明確定位,也指明瞭兩國關係的發展方向。同時,雙方還簽訂了“關於在中印邊境實際控制線地區軍事領域建立信任措施的協定”。此協定與上述1993年協定一起。對維護中印邊境的和平與安寧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lipengyindu

1991年12月,李鵬對印度進行正式友好訪問

 

但是,在1998年中印關係又遭遇了一次重大挫折。在印度進行核子試驗前後,印度國防部長費爾南德斯多次發表反華言論,稱中國是印度“潛在的頭號威脅”。印度領導人還寫信給美國總統,把“中國威脅”作為其發展核武的藉口。這次挫折的時間不長。一年之後,印方開始轉圜,1999年6月印度外長賈斯萬特·辛格訪華,與唐家璇外長達成兩點重要共識,即中印關係發展的前提是互不視對方為威脅;中印關係發展的基礎是兩國共同倡導的和平共處五項原則。中印關係從而回到了正確的軌道。

 

(六)快速和全面發展的新時期(新世紀以來)

 

新世紀以來,中印關係進入了快速和全面發展的新時期,高層互訪保持良好勢頭,而且富有成果。2000年5月是中印建交50週年,印度總統納拉亞南訪華。1998年後一度中斷的高層訪問得以恢復。

 

2003年6月印度總理瓦傑帕伊對中國的訪問是又一次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事件,兩國總理簽署了《中印關係原則和全面合作的宣言》,雙方確認這是一份推動中印長期建設性合作夥伴關係的綱領性文件。雙方同意各自任命一位特別代表,從兩國關係的大局出發,探討解決邊界問題的框架。

 

2005年4月,中國總理溫家寶訪印。兩國總理簽署聯合聲明,宣佈建立中印“面向和平與繁榮的戰略合作夥伴關係”。2006年11月,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訪問印度,雙方發表的“聯合宣言”中提出了充實和加強中印戰略合作夥伴關係的十項戰略。2010年是中印建交60週年,兩國互辦“中國節”和“印度節”等一系列慶祝活動。

 

進入21世紀以來,中印兩國已經搭建經營了十多種雙邊交流合作平臺。其中包括中印安全對話(2000)、中印名人論壇(2001)、中印邊界問題特別代表會晤(2003)、中印戰略對話(2005)、中印財金對話(2006)、中印跨境河流專家會議(2007)、中印防務與安全磋商(2007)、中印議會定期交流(2008),中印國家元首、政府首腦定期互訪機制(2010)、兩國總理熱線(2010),兩國外長年度互訪機制(2010),中印戰略經濟對話(2010),中印企業首席執行官論壇(2010),中印邊境事務磋商和協調工作機制(2012),等等。雙方關係日益密切。

 

在多邊舞臺上,中印兩國在金磚國家領導人會晤機制、上海合作組織、南亞區域合作聯盟、東亞峰會、東盟“10+1”、中俄印三國外長會晤機制、亞歐會議、亞太經合組織、二十國集團、世界貿易組織、聯合國等等多邊國際舞臺上也存在廣泛的合作空間和足夠的合作領域。

 

在中印關係快速發展的同時,也要看到:中印關係發展不完全是一帆風順的,還存在一些不容忽視的問題與障礙,需要雙方認真對待。

 

第一,邊界問題難以解決。邊界問題是歷史遺留的,中國方面願意抱互諒互讓的精神,友好協商解決。但是印度方面卻持步步進逼的態度,不利於邊界爭端的妥善解決。

 

第二,印方沒有完全放下西藏問題的包袱。印度繼承英國的外交政策,堅持干涉他國內政的外交策略,並且對西藏領土具有野心。在2017年6月爆發的“洞朗事件”中,印度邊防部隊非法越界進入中國境內,與中方軍事人員在洞朗地區對峙長達71日之久,引起了地區緊張局勢。這一事件體現了印度的地區霸權主義思維。

 

第三,經貿摩擦有增無減。中印貿易,印度曾經順差。但是近年以來,由於中國經濟發展較快,出口能力大為增強,導致中印貿易形勢出現逆轉,印度連年逆差,而且規模不斷擴大。這引起了印度的極大不滿。

 

縱觀67年來的中印關係,同時放眼未來,儘管期間出現過曲折,甚至嚴重曲折,但在大部分時間內兩國關係是好的,是向前和向上發展的。同時,中印之間的多方面、多層次深刻矛盾,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夠完全解決的。

 

因此,穩定成熟的中印關係應該是求同存異,在多方面尋找合作機會,逐漸消除矛盾,實現全面發展。

 

點擊進入:五、印度與中國的經貿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