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印度與“一帶一路”的關係

 

印度是南亞第一大國,也是印度洋上的大國,是“一帶一路”上的重要節點國家。對於“一帶一路”,無論是絲綢之路經濟帶還是海上絲綢之路,印度都存在很大的影響。

 

(一)印度與“一帶一路”的淵源

 

“絲綢之路”不是一條路,而是聯繫亞歐大陸東方至西方商貿道路網路的總和。“絲綢之路”的幾條主要通道,與印度都存在密切的聯繫。

 

北方草原絲綢之路對於印度歷史發展具有至關重要的影響。歷代入侵印度的遊牧民族,都穿越過這條道路。最早入侵印度的雅利安人,後來的塞人、嚈噠人、匈奴人和蒙古人,都是通過這條道路進入印度。大月氏人則是通過第二條絲綢之路——“沙漠絲綢之路”進入印度,草原絲綢之路和沙漠絲綢之路可以統稱為“北方絲綢之路”。

 

通過東南沿海連接中國到印度的交通要道也是早已有之。早在漢朝之前,印度文明就通過這條道路廣泛進入東南亞乃至中國東南沿海地區。隨著科技和航海術的發展,及北方絲綢之路漸漸阻塞,“海上絲綢之路”獲得了很大的發展,中華文明的因素越來越多借助這條道路與印度發生聯繫。西歐殖民者和西方文明也可以説是借助這條絲綢之路進入印度。

 

除了上述兩條絲綢之路之外,在中國西南地區,還有第三條絲綢之路——西南絲綢之路。這條絲綢又分為兩個部分:一條以四川成都為起點,經雲南、緬甸,通達印度,另一條則穿越西藏高原,到達印度,這條道路又稱為“茶馬古道”。西南絲綢之路成為中印之間進行經貿文化往來的第三條重要商路。

 

三條絲綢之路都以印度為前進的方向。但是,印度只是一個轉机點,更遠的目標在歐洲和東非、北非。歷史上印度與絲綢之路關係密切。既受其益,也受其害。

 

絲綢之路是中國的,因為絲綢産自中國。絲綢之路也是伊朗的,因為路在波斯人的控制之下。絲綢之路也是印度的,因為印度是前進的方向,也是重要的轉机站。

 

(二)印度與中國在“一帶一路”發展中的競合關係

 

印度與中國在“一帶一路”的兩個方向上都存在既競爭又合作的關係。

 

1、印度希望借助“一帶一路”加速發展

 

印度需要利用“一帶一路”與中國開展各方面的合作。

 

印度首任總理尼赫魯曾在《印度的發現》一書中,對印度在世界中的地位做出明確闡述:“印度以他的地位,是不可能在世界上扮演二流角色的。要麼做一個有聲有色的大國,要麼就銷聲匿跡。”印度是一個有雄心的國家,但是其國力與其雄心並不完全相稱。中國推進“一帶一路”,可以幫助印度發展經濟,尤其是增加投資,發展工業,這是印度所缺乏的,印度對此求之不得。

 

基於“一帶一路”發展框架,中印兩國存在諸多合作之處。

 

2014年9月14-19日,習近平主席展開了對馬爾地夫、斯里蘭卡、印度南亞三國的國事訪問。在此次訪問中,印度總理莫迪認同將自身經濟發展戰略同中方的“一帶一路”深入對接,將中國優勢和印度的發展需求緊密結合,承諾將積極研究推進“孟中印緬經濟走廊”,此後,兩國一直就孟中印緬經濟走廊倡議進行成功合作。如果印度在未來能獲得該經濟走廊倡議所承諾的收益,它將受到鼓舞而傾向擴大合作關係。

 

印度的中亞戰略離不開中國。歷史上,印度和中亞便有著深厚的淵源,印度一直以來把中亞國家視為其力量的延伸。冷戰結束後,印度不斷推進與中亞國家的外交關係,希望在中亞地區擴展自己的影響。中亞地區既是印度實現其大國夢的重要區域,也是我國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的必經區域和關鍵區域。兩國在中亞地區存在一定競爭,但是在政治、經濟、能源、文化方面也存在共同的目標,需要開展合作。

 

印度也越來越重視生態環境。隨著恒河的污染嚴重,印度制定了“清潔恒河”計劃,在新能源的開發利用方面也有一定舉措。印度重視與周邊國家開展生態合作,與我絲路經濟帶中提倡的“綠色絲路”理念相切合。

 

在推進地區聯通方面,新德里與北京有共同的長遠利益。從經濟與商貿角度看,印度明白順暢的海上互聯互通將給本國的經濟發展帶來機會。印度對港口、公路、高速公路、電信和電力等基礎設施建設的需求非常迫切,也亟需大量投資來改變疲弱的製造業,為日益增多的失業年輕人提供就業機會。

 

印度洋對於印度具有重要的利益。作為其新推出的“棉花之路”的一部分,印度正在進一步推進其海上互聯互通計劃,加強基礎設施建設和互聯互通建設,旨在增強其與印度洋地區其他國家的經濟合作與戰略夥伴關係。但是,印度雖然高度重視,也多次試圖解決這一問題,卻無力推進較大的實質進步。相反,中國已經成為世界上重要的海上強國,正在向友好國家提供海上基礎設施。因此,“一路”可以看作是印度的重要發展機遇。

 

“一帶一路”的推進離不開金融發展。印度積極配合中國在國際金融機構建設方面的努力,成為亞投行與金磚國家銀行的創始成員之一,與中國開展了深入的合作,是中國重要的夥伴。

 

2、印度對“一帶一路”充滿警惕

 

“一帶一路”與印度具有重大利益關係。但是,印度對於“一帶一路”的推進又是充滿了警惕性。

 

印度視“一帶一路”為中國對印度在印度洋區域“權威的挑戰”,認為“一帶一路”將大規模地加強中國在商業上、經濟上、政治上以及安全上對印度鄰國的影響力,在北京主持下,中國對外輸出資金、勞力、技術、工業標準、商業規範、人民幣國際化、發展港口、工業園區、經濟特區以及軍事設施等等,從而使新德里的區域優勢被邊緣化。

 

在南亞,印度是一家獨大,主導南亞格局。中國介入印度洋,將會增加南亞各國相對印度的離心力,諸如斯里蘭卡與孟加拉國這樣較小的國家,可能會認為中國是機遇之源,甚至在某種程度上視為降低其對印度依賴的平衡力量。

 

大多數印度戰略學者強調“一帶一路”倡議對印度在印度洋主導地位的“戰略威脅”,使得中國勢力從北方(巴基斯坦)、東方(孟加拉和緬甸)、南方(斯里蘭卡)將印度“包圍”起來,從而嚴重限制了印度的影響範圍。

 

在具體項目當中,印度對於“一帶一路”的疑慮較多。例如,印度外交部發言人宣稱,中國與巴基斯坦共同規劃的“一帶一路”的“中巴經濟走廊”項目,穿越了印度聲稱擁有主權的克什米爾部分地區,“沒有國家能接受一個無視其主權和領土完整核心利益的項目”,因此遭到印度的反對。

 

面對“一帶一路”的推進,印度面臨兩難抉擇。一方面需要與中國在相關領域全面深化合作,另一方面卻需要長期限制中國在中亞、南亞和印度洋海域的影響力。這兩者之間的協調是考驗印度政治智慧的艱難工作。

 

具體而言,中國在印度洋的基礎設施建設,對於印度有利有弊,利大於弊。中印在中亞及孟中印緬經濟走廊方面的合作對於印度存在重大利益,中印兩國在安全方面的合作也是印度非常需要的。但是中國在“中巴經濟走廊”的建設可能極大損害印度的利益。

 

出於各種顧慮,2017年5月在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印度就沒有參加。

 

(三)中國與印度應基於“一帶一路”推進相互了解與合作

 

困境的解開在於加強中印之間的相互了解與合作的深化。

 

1、中印之間需要加強相互了解

 

從長遠來看,中印關係是中國最重要的對外關係之一。但是,自改革開放以來,中國關注的對像是美國及西方世界,對印度等第三世界國家漠不關心,中國對印度的認識仍然非常膚淺。導致中國的很多對印政策都停留在戰術領域,缺乏明確長遠的戰略意圖。

 

相應的是,印度同樣是眼睛朝向西方,無論是政策圈還是學術圈,普遍不了解中國,媒體人士和公共知識分子熱衷於發聲,卻缺乏深入研究中國的積累。

 

在這種情況下,中印兩國很容易因為相互不了解而産生誤會,很難有正確的外交政策,也很難確立有效的中印關係,影響深入合作。

 

印度對於“一帶一路”的疑慮同樣很大程度上正在於對其不了解。印度認為,中方的“一路”缺乏戰略透明度,需要告知印度中國倡議包括什麼,做什麼,如何做。印度外交部長認為:印度並不需要給中國的計劃開個“空頭支票”,但是會與中國在利益匯合的地方進行合作。印度官方的立場仍舊是等待中方提供更加詳細的具體細節。而印度外交部發言人阿克巴魯丁在面對媒體提問時,也著力表明,不論是印度的“季風計劃”還是“香料之路”都不是和中方的“一帶一路”相對的,二者並非平行或互相取代的關係。

 

“一帶”提出之初,俄羅斯也頗為謹慎,國內各方都表現的相當冷淡,甚至持質疑的消極態度。隨著“一帶一路”的推進,在中國和中亞國家的“一帶”建設中,俄羅斯獲得了一定意義上的知情權、發言權和決策權,俄羅斯的態度就從消極轉變為積極參與。

 

俄羅斯的態度轉變可供借鑒。因此,為促進印度與中國在推進“一帶一路”問題上的合作,可以就其具體項目開展更加深入細緻的交流,以打消顧慮,促進合作。

 

2、中印需要在合作中深化相互信任

 

雖然中國在印度洋上日益頻繁的活動可能會被認為是謀求主導印度洋,並對印度的國家安全構成威脅。但是中印兩國同時存在諸多共同利益,這就給中印兩國基於“一帶一路”框架開展深入合作創造了條件。

 

當前印度莫迪政府在其整體對外政策中,非常重視中印合作的發展空間。自就任以來,莫迪一直推行具有六項特徵的外交政策:優先發展經濟,以周邊鄰國為重點,爭取解決邊界緊張局勢問題,擴大印度與亞洲國家的接觸,加強與大國的合作,向中國學習如何應對多邊問題。

 

modi

印度首相納倫德拉·莫迪

 

莫迪希望將中國的發展經驗引入印度。莫迪政府明確提出,印度任何經濟戰略都涉及中國的重要作用。印度重視經濟增長,並承認中國的作用,有可能打造兩國經濟夥伴關係,從而積極影響印度對海上絲綢之路的政策。印度參與中國的多邊努力,與中國一道,在亞洲建立另一種新的金融秩序,是可能使印度與中國不斷靠近的一個重要因素。中印之間通過持續的接觸與合作,並在合作當中不斷取得早期收穫,將能夠有效強化雙方之間的信任,鼓勵雙方在越多越多的領域開展深入合作。

 

點擊進入:七、中印關係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