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印度尼西亞與中國的外交關係

 

(一)歷史上與中國的關係

 

印尼群島自然資源豐富,又位於東西方世界交往的十字路口,地緣政治和經濟地位十分重要。在被迫捲入民族國家體系之前,中國與印尼在亞洲獨特的地區體系中建立並長期維持了多維度的互動關係。

 

東漢時期,印尼就進入以中國為中心、以朝貢貿易為紐帶的地區秩序。漢順帝永建六年(131年),爪哇西部的葉調國曾派遣使者到達洛陽,與中國修好。在此後的漫漫歲月中,雙方的友好往來不斷密切。

 

到5世紀時,由於開闢了直通中國的海路,使蘇門答臘東南海岸成為“受人歡迎的海岸”,幹陀利國隨之在這裡興起。幹陀利立國之後,對中國實行積極的外交政策,在南朝劉宋孝武帝(454-484年)和粱武帝時(502–549年)常遣使訪問中國。幹陀利國後被室利佛逝替代。

 

訶陵是7世紀初葉在中爪哇興起的國家,640年(貞觀十四年)曾遣使訪問唐王朝,贈送金花等禮物。

 

室利佛逝與中國的政治經濟關係相當密切。從鹹亨至開元(670-741年)70年間,室利佛逝王至少有6次派出使節訪問中國唐王朝,並在724年(開元十二年)和741年(開元二十九年)兩次接受唐王朝的封贈。據史載,從960-990年的30年當中,三佛齊的使者曾經13次訪問了中國。

 

zhigongtu

唐,閻立本(傳) 《職貢圖》 卷(局部),絹本,設色,台北故宮博物院藏。據台北故宮博物院學者李霖燦先生研究,畫中所繪是唐太宗時,爪哇國東南有婆利國、羅剎二國,前來朝貢,途中又與林邑國結隊,于貞觀五年(六三一)抵達長安

 

13世紀,元朝曾經介入爪哇的朝代紛爭。

 

明代在蘇門答臘建立的馬六甲國,在明史中稱為滿剌加國,其政治地位及經濟利益均得益於與明朝發生的朝貢關係和保護國地位。在馬六甲國為西方殖民者滅亡之後,其使臣來到明朝中央政府請求保護,明朝也以恢復馬六甲國為條件允許與西方國家的直接貿易。

 

近代,隨著資本主義世界體系的地理擴張,再加上朝貢體系自身的脆弱性,印尼群島被歐洲殖民體系統治長達300多年。現代中國和現代印尼都是20世紀非西方世界民族國家構建的産物。兩次世界大戰對歐洲殖民體系造成的巨大衝擊,為中國和印尼兩國獨立自主的民族國家構建創造了契機,印度尼西亞共和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相繼在1945和1949年成立,兩國關係的發展隨之進入新的時代。

 

(二)1949年之後與中國的外交關係

 

中國和印尼關係的發展經歷了一個跌宕起伏的過程。1950年4月13日兩國建交。1967年凍結外交關係。1990年8月8日恢復外交關係。

 

1950年,為了使新生的國家在內政和外交上擁有獨立自主性,並且獲得更多的外交承認和國際援助,印尼成為第一個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並試圖與中國建交的東南亞國家。

 

中國對亞非會議的召開和印尼收復西伊裏安給予了積極的支援與配合,兩國在爭取國家獨立自主以及共同反帝反殖的原則問題上,形成了基本的政治共識與互信。然而,印尼破裂分散的國土和多元種族文化的社會特性客觀上增加了國家治理的難度,再加上國內各種政治勢力起伏交錯、摩擦不斷,始終難以形成穩定的政治平衡與權力核心,使得印尼的經濟現代化與民主政治建設難以順利進行,外交政策也缺乏連續性。

 

16098573566452320145

1955年,周恩來率領中國代表團出席萬隆會議到達印尼萬隆機場

 

為了削弱軍隊權力,鞏固自身的政治地位,前總統蘇加諾(Sukarno)採取了親華親共的政策,這導致以軍隊為代表的右翼勢力和以印尼共為代表的左翼勢力之間的矛盾日益加深,而華僑華人問題與冷戰體系下的意識形態對抗相互交織,結合成推波助瀾的因素。這就為“9·30”事件的爆發以及印尼與中國關係的破裂埋下了禍根。

 

20世紀60年代,中蘇關係破裂,越南戰爭升級,中美蘇三大國在亞洲展開了激烈的冷戰對抗,意識形態競爭的狂熱壓過了現實政治的考量,亞洲地緣政治局勢高度緊張。面對中國國內的“文革”運動和“輸出革命”外交政策的相互強化,印尼國內的排華情緒與反共運動也相互強化,蘇哈托為了確保政權的穩定,最終在1967年10月單方面中斷了與中國的外交關係和直接貿易。

 

20世紀70年代,中美關係實現了正常化,中國實施改革開放並逐漸放棄了“輸出革命”的外交政策,冷戰在亞洲率先結束,中國和印尼之間出現了有利於構建政治互信的共同利益基礎。儘管印尼當局對中國的政治疑慮不可能迅速徹底地消除,但在務實精神的指引下,兩國關係大體上還是朝著積極的方向發展。印尼在涉及中華人民共和國聯合國席位問題的表決中,都投了棄權票。1978年9月,參加國際林業會議的中國代表團訪問印尼,受到蘇哈托的熱情接待。1985年4月,時任外交部部長的吳學謙應邀出席萬隆會議30週年慶典,並與蘇哈托短暫會面,這是兩國斷交之後的第一次高層接觸。同年7月,兩國在新加坡簽署貿易諒解備忘錄,恢復了直接貿易。為了實現在全球市場經濟中的利益最大化,也為了在柬埔寨問題的解決和不結盟運動中扮演大國角色,印尼亟需得到國際支援,再加上中蘇關係的正常化,蘇哈托加快了與中國復交的進程,他甚至繞過貿易部和外交部直接領導復交事務。

 

20世紀80年代,兩國關係開始出現實質性改善。1989年錢其琛外長在日本分別與印尼總統蘇哈托和國務部長穆迪約諾就復交問題舉行會晤。同年12月,兩國就關係正常化的技術性問題進行會談,並簽署會談紀要。1990年7月印尼外長阿拉塔斯應邀訪華,7月3日,中國和印尼在北京共同發表《中國政府和印尼政府關於恢復兩國外交關係的公報(1990)》,決定自當年8月8日起恢復兩國外交關係。

 

1990年8月8日,李鵬總理訪問印尼期間,兩國外長分別代表本國政府簽署《關於恢復外交關係的諒解備忘錄》,宣佈自當日起正式恢復兩國外交關係。

 

近年來,中印尼關係快速發展。1999年底,兩國就建立和發展長期穩定的睦鄰互信全面合作關係達成共識。

 

隨著威權體制的瓦解和民主化的穩步推進,印尼建立起新的政治合法性基礎,族群關係趨於緩和,“中國威脅論”和華人問題成為政治整合消極力量的可能性大大降低。相比于美國、澳大利亞等國在東帝汶問題上干涉印尼內政的行為,中國恪守不干涉原則贏得了印尼的好感。為了培育更好的對華關係,印尼當局嚴格管控國內的反華排華勢力,積極擴大對華經貿合作以對衝其他大國的威脅。中國與印尼都將發展雙邊關係作為各自國家戰略的重要部分。

 

 

(三)21世紀以來的外交關係

 

2000年5月中印兩國兩國簽署《關於未來雙邊合作方向的聯合聲明》,成立由雙方外長牽頭的政府間雙邊合作聯委會。

 

2005年4月25日,時任中國國家主席的胡錦濤與印尼總統蘇西洛(Susilo)在雅加達共同發表了《中國和印尼關於建立戰略夥伴關係的聯合宣言》。

 

u=3003447756,1482622619&fm=27&gp=0

2005年4月,胡錦濤主席抵達雅加達受到熱烈歡迎

 

2006年兩國啟動副總理級對話機制。2010年兩國簽署中印尼戰略夥伴關係聯合宣言行動計劃。

 

近年來其他高層互訪主要還有:胡錦濤副主席(2000年)、朱鎔基總理(2001年)、李鵬委員長(2002年9月)、中紀委書記吳官正、國務委員唐家璇(2004)、胡錦濤主席(2005年)、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2006年)、外長楊潔篪(2007年)、中央軍委副主席、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長曹剛川(2008)、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2008)訪問印尼。梅加瓦蒂總統(2002年)、人協主席阿敏(2002年)、外長哈桑(2004、2006年)、蘇希洛總統(2005、2006、2008年)、國會議長阿貢(2005、2008年)、政治法律安全統籌部長維多多(2006年)、副總統卡拉(2007、2008年)、人協主席希達亞特(2007年)、國防部長尤沃諾(2007年)、地方代表理事會主席吉南加爾(2008年)訪華。

 

2009年3月,印尼經濟統籌部長斯莉訪華。同月,印尼央行行長布迪約諾訪華。7月,印尼外長哈桑對華進行正式訪問。11月,胡錦濤主席與蘇希洛總統在出席新加坡APEC會議期間舉行會晤。同月,楊潔篪外長在APEC會議期間會見了印尼外長馬爾迪。11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北京市委書記劉淇訪問印尼。12月,印尼人民協商會議主席陶菲克訪華。

 

2010年1月,國務委員戴秉國對印尼進行正式訪問並主持兩國副總理級對話機制第二次會議。4月,印尼經濟統籌部長哈達和貿易部長馮慧蘭來華出席上海世博會開幕式。5月,印尼社會部長沙裏姆·塞加特訪華。7月,印尼政治法律安全統籌部長蘇延多來華參觀世博會。8月,人民福利統籌部長阿貢來華參觀上海世博會。10月,印尼總統蘇希洛來華參觀世博會,同月,印尼副總統布迪約諾出席第七屆中國-東盟博覽會並進行工作訪問。11月,吳邦國委員長訪問印尼。

 

2011年4月,溫家寶總理對印尼進行正式訪問。

 

2012年3月,印尼總統蘇希洛訪問中國。4月,中國領導人李長春訪問印尼。8月,中國外長楊潔篪訪問印尼並與印尼外長馬爾迪共同主持召開中印尼政府間雙邊合作聯委會第二次會議。

 

2013年10月,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印尼並出席亞太經合組織第二十一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2013年10月3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印尼總統蘇西洛于在雅加達共同發表《中印尼全面戰略夥伴關係未來規劃》,並簽署了多項政府間合作文件和約100億美元的經貿協議。

 

2013年10月3日,習近平主席在印尼國會演講,首次提出建設“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 2013年商務部長高虎城、交通部長楊傳堂、安徽省委書記張寶順、廣西區委書記彭清華、雲南省省長李紀恒、國家開發銀行行長鄭之傑、北京市副市長張廷昆、湖南副省長何報翔、全國工商聯副主席莊聰生、中國貿促會副會長王錦珍等省部級領導先後訪問印尼。2014年1月和8月,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分別在瑞士和緬甸會見印尼外長馬爾迪。

 

MAIN201310070228000380622310476

2013年10月3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印度尼西亞國會發表題為《攜手建設中國-東盟命運共同體》的重要演講

 

2014年11月佐科總統出席北京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並與習近平、李克強分別舉行了雙邊會談。

 

1113174426_15015109110701n

2014年11月9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會見印度尼西亞總統佐科

 

2015年1月,印尼經濟統籌部長索菲安來華主持召開兩國高層經濟對話首次會議。2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訪問印尼。3月,印尼總統佐科來華進行國事訪問並出席博鰲亞洲論壇2015年年會。4月,習近平主席赴印尼出席亞非領導人會議和萬隆會議60週年紀念活動。5月,國務院副總理劉延東訪問印尼並主持召開中印尼副總理級人文交流機制首次會議。7月,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訪問印尼。

 

(四)與中國簽訂的外交協議

 

1990年7月,錢其琛外長與阿拉塔斯外長在北京簽署《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印度尼西亞共和國政府關於恢復兩國外交關係的公報》。
  2000年5月,唐家璇外長與阿爾維·希哈布外長在北京簽署《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印度尼西亞共和國關於未來雙邊合作方向的聯合聲明》及《關於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與印度尼西亞共和國政府雙邊合作聯合委員會的諒解備忘錄》。
  2005年4月,胡錦濤主席與蘇希洛總統在雅加達簽署《中華人民共和國與印度尼西亞共和國關於建立戰略夥伴關係的聯合宣言》。
  2005年7月,印尼總統蘇希洛對華進行國事訪問。兩國發表《中華人民共和國與印度尼西亞共和國聯合聲明》。
  2007年11月,中國國家海洋局局長孫志輝訪問印尼。雙方簽署《中華人民共和國與印度尼西亞共和國海洋領域合作諒解備忘錄》。
  2007年11月,印尼國防部長尤沃諾訪華。雙方簽署《中華人民共和國與印度尼西亞共和國關於防務領域合作的協議》。
  2008年12月,李克強副總理訪問印尼。雙方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全國青年聯合會和印度尼西亞共和國青年事務和體育部就青年事務合作的諒解備忘錄》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印度尼西亞共和國政府體育合作諒解備忘錄》。
  2009年3月,印尼央行行長布迪約諾訪華。兩國簽署了金額達1000億人民幣的雙邊本幣互換協議。7月,印尼外長哈桑訪華。雙方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印度尼西亞共和國引渡條約》。
  2010年1月,國務委員戴秉國對印尼進行正式訪問。雙方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印度尼西亞共和國政府關於落實戰略夥伴關係聯合宣言的行動計劃》。
  2011年4月,溫家寶總理對印尼進行正式訪問。雙方發表《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印度尼西亞共和國政府關於進一步加強戰略夥伴關係的聯合公報》。
  2012年3月,蘇希洛總統對中國進行國事訪問,雙方發表《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印度尼西亞共和國聯合聲明》。
 

點擊進入:五、印度尼西亞與中國的經貿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