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印度尼西亞與中國的經貿關係

 

(一)歷史上印尼與中國的經貿關係

 

印尼地處太平洋和印度洋之間,地理位置十分重要,一直以來都是海上貿易的樞紐。由於地緣關係,中國與印尼之間早就有貿易關係。上古時期中國南方的百越就駕駛小船往來于中國與印尼群島之間,開展貿易活動並往來移居。

 

中國與爪哇之間的貿易往來在漢代就已經相當頻繁,與中國開展的朝貢貿易及其所帶來的利益,是影響印尼國家興亡及政治變遷的重要因素。中國人民也不斷移民東南亞及印尼,五代的後唐時期開始出現中國人在爪哇聚居的歷史記載。甚至在漢語中,“爪哇國”早就成了固定慣用詞,其詞義解釋為“古國名。即今南洋群島的爪哇島。因遠在海外,迷迷茫茫,故多借指遙遠虛無之處。”明代初期施耐庵的《水滸傳》第二四回中就有“那怒氣直鑽過爪哇國去了”句。

 

zhaowaguociyi

“爪哇國”一詞在《漢語大詞典》中的釋義

 

印尼歷史上重要的古國室利佛逝(闍婆)自南北朝至明代(約西元5至14世紀)一千多年的時間中,都是古代海上絲綢之路的一個重要節點。

 

中國與印尼各國之間的朝貢貿易對於印尼的發展也起到相當重要的作用。與中國在朝貢體系中的地理交通、官方交往和民間聯繫,是塑造現代印尼多元化國家特性的重要歷史因素之一。

 

明代鄭和七下西洋,爪哇是必經之地。鄭和從中國帶去大批絲綢、藥材、金銀錢幣、瓷器等,換取印尼當地的土特産品,如象牙、燕窩、香料等。到近代,中國和印度尼西亞的貿易往來己十分繁榮,在蘇門答臘建立的馬六甲國家的建立與發展伴隨著明朝的外交及外貿政策變遷。

 

(二)1949年後與中國的經貿關係

 

在蘇加諾統治初期,中國與印尼的經貿關係沒有任何進展,這是由於印尼追隨和依賴西方國家,參與美國主導的聯合國貿易“禁運”政策。1953年8月阿裏內閣上臺後,開始加快發展同我國的關係,印尼經濟代表團于1953年11月首次訪問我國,與中國正式簽訂《印度尼西亞與中國貿易協定》。

 

W020070910382977662969

1953年10月28日,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澤東接受印度尼西亞共和國駐中國首任特命全權大使莫諾努圖遞交國書,並與使館人員合影

 

在這段時間,兩國經貿關係呈現一種起伏的狀態。從1950年到1955年,我國同印尼的貿易額只有3431萬美元。1955年亞非會議後,兩國外交關係逐漸改善,進出口貿易額也大幅度增長。但是由於1959年印尼發生排華事件,兩國關係又陷入困境,經濟交往也受到一定的影響,1960-1962年兩國貿易額又有所下降,此後由於中國和印尼積極修補友好關係才使得1963-1965年間兩國貿易額又有所回升。兩國領導人之間的不斷互訪使得兩國之間的雙邊經貿關係達到了當時的一個高潮,1965年中國成為印尼第二大貿易夥伴,在印尼對外貿易總額中的比重達到11%。總的來説,這段時間我國同印尼的貿易量非常小,貿易結構也比較簡單,印尼主要從我國進口大米和紡織品原料,我國主要從印尼進口橡膠。

 

1967年,蘇哈托擔任印尼第二任總統,印尼開始進入蘇哈托統治時期。1967年10月,印尼單方面宣佈中斷與我國的關係,並要求中國關閉駐印尼的大使館和領事館。此後一段時間裏,我國與印尼的關係一直呈惡化狀態。由於兩國政治關係的惡化,我國與印尼的貿易關係也受到影響而中斷了很長一段時間。

 

雖然我國與印尼的直接貿易中斷了,但是兩國的間接貿易沒有中斷過,兩國主要通過香港及新加坡等第三方進行轉口貿易。70年代,印尼從香港的進口中大約有30%的商品原産于中國,而印尼對香港的出口中大約有14%轉口到中國。

 

中國與印尼的經貿交往自1985年恢復直接貿易特別是1990年恢復外交關係後得到了全面的恢復和發展。首先,兩國的貿易額不斷增長。1985年我國同印尼進出口總額達4.5705億美元,這一年印尼在我國與東盟國家的貿易中排名第二。1990年兩國貿易額突破10億大關,達到11.8226億美元,然後以較快的速度增長,1992年就突破了20億美元。此後的幾年裏,除了1998年兩國進出口總額有所下降外,其他的年份都一直保持著增長的勢頭。1998年,兩國進出口總額同比下降19.64%,其中印尼從我國進口減少35.38%,我國從印尼進口減少8.11%,這主要是由於受金融危機的影響,同時印尼為應對金融危機採取限制進口鼓勵出口的政策導致我國從印尼進口遠遠大於我國對印尼出口。這段時期,印尼出口到中國的主要商品是木材、三合板、棕櫚油、藤、煤、紙漿等,中國出口到印尼的主要商品是機械、化工原料、紡織品、五金、家用電器等。

 

(三)21世紀以來印尼與中國的經貿關係

 

2000年以後,中印尼關係不斷改善。在兩國政治關係越來越緊密的情況下,兩國良好的政治關係在一定程度上推動了雙方經貿關係的向前發展。雙方高層領導人的不斷互訪,不僅使兩國的政治互信不斷加強,而且雙方每次都把經濟貿易合作放在重要的地位來探討,簽訂了一系列有利於促進雙方經貿合作的協定,建立了一些對話交流機制,使得兩國在經濟交往的政策層面有正確的指引方向,同時也實實在在地促進了雙方在經貿各個方面的發展。在雙邊貿易方面,2000年我國與印尼雙邊貿易額還只有74.64億美元,隨著我國和印尼經貿互惠合作的穩步推進,到2014年雙邊貿易總額達到635.86億美元,14年間增長8.5倍。

 

【雙邊貿易】據中國海關統計,2015年中國與印度尼西亞雙邊貿易總額為542.3億美元,同比下降14.7%,其中,中國對印度尼西亞出口343.42億美元,同比下降12.1%;自印度尼西亞進口198.88億美元,同比下降18.8%,中國順差144.54億美元。中國對印度尼西亞出口的主要産品分別為核反應爐、鍋爐、機械器具及零件、電機、電氣、音像設備及其零附件、鋼鐵、鋼鐵製品、車輛及其零附件、船舶及浮動結構體、貴金屬的化合物、棉花、化學纖維長絲、針織物及鉤編織物、有機和無機化學品、塑膠及其製品、塗料、油灰、傢具、燈具、活動房、蔬菜、食用水果及堅果、煙草、煙草及煙草代用品的製品、礦物燃料、礦物油及其産品瀝青、鋁及其製品、光學、照相、醫療等設備及零附件、橡膠及其製品、肥料、紙及紙板;紙漿、紙或紙板製品、陶瓷産品、玻璃及其製品;等等。自印度尼西亞進口的主要産品分別為礦産品、動植物油脂、塑膠、橡膠、化工産品、纖維素漿及紙張、木及製品、紡織品及原料、機電産品、賤金屬及製品、活動物及動物産品、食品、飲料、煙草、植物産品、鞋靴、傘等輕工産品、光學、鐘錶、醫療設備、運輸設備等等。

 

近年來雙邊投資呈快速上升的趨勢。2003年我國對印尼直接投資額僅為2680萬美元,到2014年時己達到12.7198億美元。中國企業在印尼的投資集中在能源、通訊、電力、礦産、交通等諸多領域。通訊領域的華為和中興、電力領域的華電和水電、能源領域的中石油、中海油等為代表的一大批中國企業打入印尼市場,為當地的經濟社會發展做出了積極貢獻。

 

65262130

2017年3月27日上午,PT華為技術投資有限公司(華為印尼)與印尼7所高校簽署合作備忘錄,正式啟動華為在印尼推出的企業社會責任項目——SmartGen(智慧一代)。中國駐印尼大使謝鋒(後排中)到場見證

 

【投資】據中國商務部統計,2015年當年中國對印度尼西亞直接投資流量14.51億美元。截至2015年末,中國對印度尼西亞直接投資存量81.25億美元。到印尼尋求投資合作的中國企業不斷增多,涉及領域日益廣泛,大型投資項目不斷涌現。

 

【承包勞務】據中國商務部統計,2015年中國企業在印度尼西亞新簽承包工程合同432份,新簽合同額74億美元,完成營業額48.2億美元;當年派出各類勞務人員8240人,年末在印度尼西亞勞務人員13775人。新簽大型工程承包項目包括中國水電建設集團國際工程有限公司承建巴丹托魯水電站項目;中鐵國際集團有限公司承建印尼中加運煤鐵路特許經營權項目;中國交通建設股份有限公司承建印度尼西亞泗水-馬都拉海峽大橋項目等。

 

badantuolushuidianzhanxiangtmu

中國水電建設集團國際工程有限公司承建印尼巴丹托魯水電站項目

 

1014929_978886

中國交通建設股份有限公司承建印度尼西亞泗水-馬都拉海峽大橋項目

 

【重要合作項目】中國企業在印尼主要投資和承包的項目有:風港電站、達延橋項等工程項目,爪哇7號、南蘇1號等一大批電站建設項目,以及青山鎳鐵工業園、西電變電器生産項目等。

 

中國一東盟自貿區已于2010年1月1日全面啟動,雙邊貿易投資自由化和便利化程度進一步提高,中印尼經貿關係發展面臨著歷史性機遇。根據《中國—東盟全面經濟合作框架協議貨物貿易協議》,中國和印尼逐步削減貨物貿易關稅水準。中國—東盟自貿區在2010年初建成後,中國和印尼90%以上的進出口産品實現零關稅。

 

(四)與中國簽訂的經貿協訂

 

中國與印尼政府在1994年簽署《促進和保護投資協定》。
  中國與印尼政府在2001年簽署《避免雙重徵稅和防止偷漏稅協定》。
 

點擊進入:六、印度尼西亞與“一帶一路”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