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印度尼西亞與“一帶一路”的關係

 

“一帶一路”倡議的落地與推進,需要沿線國家尤其是關鍵大國的積極響應、支援和理解。作為世界上第四大人口大國,東盟最大的經濟體,“一帶一路”沿線的重要國家之一,印尼對“一帶一路”倡議的態度及利害關係尤為重要。

 

(一)印尼對“一帶一路”倡議的認知與反應

 

目前,印尼國內對“一帶一路”倡議的認知相當有限,各界的態度和反應呈現兩極分化。政府層面以支援和歡迎態度為主,但部分軍方和反對聯盟成員存在較大疑慮,“中國威脅論”仍有一定的市場。華人群體對“一帶一路”倡議較為支援,而印尼學界普遍持謹慎、懷疑甚至批評的態度。

 

印尼政府部委的官員對“一帶一路”倡議的關注和認知普遍較高,希望與中國加強在海洋和基礎設施建設方面的合作,其中雅加達—萬隆高速鐵路項目(以下簡稱“雅萬高鐵項目”)就是兩國在“一帶一路”倡議中重要的早期成果。

 

ea62d8881280405f8fcfde70977e133d

2016年1月21日印度尼西亞雅加達至萬隆(雅萬)高速鐵路開工儀式在西爪哇省瓦利尼舉行,標誌著中印尼鐵路合作取得重大成果,中國鐵路“走出去”在2016年實現良好開局

 

相比之下,印尼地方政府官員對倡議的認識較為模糊,甚至在中國外交人員提到“一帶一路”倡議時,仍表現出對這一概念的陌生和漠然。除少數經濟專員外,大部分官員幾乎不曾主動提及“一帶一路”倡議,只在口頭表達對經濟合作和投資的歡迎與支援。除反對黨聯盟和軍方外,政府層面的質疑聲音還來自部分地方政府,其中一些人對中國在納土納群島問題上的態度、“一帶一路”倡議和中國的動機存疑。

 

印尼學界也是反對聲音的主要來源。學者和智庫機構對中國推動“一帶一路”倡議的目的存在一定程度的疑慮和猜忌,擔心中國借“一帶一路”倡議重塑亞洲甚至全球秩序。

 

部分政治精英雖然並未明確建議印尼政府反對“一帶一路”倡議,但他們姿態強硬,多次要求印尼政府調查和反思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背後的動機,認為回溯“海上絲路”的歷史,古代絲綢之路是圍繞“中心—週邊”或“宗主—臣屬”間的朝貢關係設計的。

 

(二)“一帶一路”符合印尼的利益

 

“一帶一路”倡議,尤其是“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和印尼“海洋強國戰略”的契合為兩國未來海洋合作提供了更廣闊的空間。

 

印尼政府層面對“一帶一路”倡議以支援和歡迎的態度為主。以佐科總統為代表的執政聯盟對“一帶一路”倡議表達了積極合作的意願,希望借助中國的資金與技術發展印尼經濟。2013年,佐科所屬的政黨鬥爭民主黨就明確表示歡迎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反對聯盟領袖普拉博沃也曾公開支援“一帶一路”倡議。這充分説明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發展倡議符合印尼整體國家利益,所以得到執政黨與反對黨的同時歡迎。

 

佐科政府強調“海洋立國”戰略,提出打造“全球海洋支點”規劃,將印尼的國家發展重心從陸地逐步轉向海洋。該規劃希望促進印尼基礎設施建設,建立“海上高速公路”,有效聯通印尼上萬個島嶼,以將印尼打造成太平洋和印度洋的通衢。該戰略與中國首倡的“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基本構想和利益訴求高度一致。一方面,印尼因其獨特的地理優勢,在歷史上就是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集散和轉机樞紐;另一方面,兩者都強調以基礎設施的建設和完善來推動海洋相關産業的發展。此外,與菲律賓、馬來西亞等國相比,印尼與中國在南中國海不存在任何島嶼主權爭端,為兩國政府推動投資合作提供了很好互信基礎。

 

在此情況下,中國對印尼投資增長很快。自2012年起,印尼超過緬甸成為中國對東盟直接投資第二大國,僅次於新加坡。從印尼角度來看,來自中國的投資在2016年增長迅猛,直接從2015年的第9位,增長成為僅次於新加坡和日本的第三大投資國。同時,2016年中國也成為印尼最大的國際旅遊客源國。

 

基礎設施建設是本屆印尼政府的三大優先發展領域之一。過去三年中,佐科政府制定了一整套的方案,確認了印尼基礎設施發展的優先項目,希望通過加快基礎設施建設來提供更多就業機會,推動減貧和縮小地區間差距。印尼官方編制的“2015—2019中期建設發展規劃”中計劃在2020年之前建設2650公里公路、1000公里高速公路、3258公里鐵路、24個大型港口、60個輪渡碼頭、15個現代化機場、14個工業園區、49個水庫、33個水電站,併為約100萬公頃農田建立灌溉系統,預計所需資金約4245億美元。

 

yinwangaotiequanmiankaigong

印尼雅加達至萬隆高鐵項目5公里先導段實現全面開工

 

中印尼全面合作的印尼雅加達至萬隆高鐵作為印尼和東南亞地區的首條高鐵,是中國高速鐵路從技術標準、勘察設計、工程施工、裝備製造、物資供應,到運營管理、人才培訓、沿線綜合開發等全方位整體走出去的第一單,是國際上首個由政府搭臺,兩國企業對企業進行合作建設、管理、運營的高鐵項目,是對接中國提出的建設“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倡議和印尼“全球海洋支點”構想的重大成果,創造了中印尼務實合作的新紀錄,樹立了兩國基礎設施和産能領域合作的新標桿。

 

儘管印尼政府在基礎設施投資領域預算增長很快,但仍遠遠無法滿足規劃建設需要。2017年印尼政府預算中有920億美元專項撥款用於基礎設施建設,是預算增速最快的領域,相比2014年增長了117.7%。但是,世界銀行研究顯示,目前印尼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基建支出僅佔國內生産總值的2.4%,印尼需要在2020年前將該比率提高到4.7%;未來五年印尼基礎設施建設資金缺口達5000億美元。如此龐大的資金缺口對政府的吸引外部資金參與、落實相關政策規劃的能力提出了巨大挑戰。因此,印尼政府大力提倡PPP(公私合營)等模式,希望引入以中國企業為代表的外部資金和技術合作方。對照中國提出的國際産能合作相關規劃或材料,可發現印尼的優先發展項目與中國期望輸出的鋼鐵、有色、建材、化工、輕工、汽車、農業等富餘優勢産能,工程機械、船舶與海洋工程等優勢裝備,以及交通、能源、通信等基礎設施,産業可對接匹配的程度極高。

 

印尼在“一帶一路”倡議,尤其是“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建設中與中國的合作較全面。據《2015年“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五通指數報告》,印尼在63個國家與地區中排名第五。這説明中國和印尼在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和民心相通方面,總體取得了不俗的成績。

 

(三)印尼對於“一帶一路”的推進非常重要

 

無論是古代海上絲綢之路,還是我們正在建設的“21 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印度尼西亞都是重要的地理節點。明代鄭和七下西洋,爪哇是必經之地。在國際關係研究的語境下,印尼是二戰後尤其是冷戰後在亞洲乃至全球地緣政治經濟中扮演著日益重要角色的“中等強國”、“地區大國”和“新興經濟體”。更重要的是,建設“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中國-東盟命運共同體的戰略構想,是習近平主席在印尼首次提出的。

 

現任印尼總統佐科·維多多( Joko Widodo)上臺後,迅速提出了“全球海洋支點”戰略。兩國的國家戰略由此形成了前呼後應的對接。

 

2015年6月23日,習近平主席應約同印度尼西亞總統佐科通電話。他強調,中國和印尼是真誠相待的好朋友、好夥伴。中方建設“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構想同印尼方打造“全球海洋支點”規劃高度契合。雙方要加快發展戰略對接,儘快確定經貿合作優先項目,實現互利共贏。中方願同印尼方加強在産能、電力、鋼鐵、造船、建材、光伏、金融等領域合作。中方對印尼的發展潛力和前景充滿信心,願繼續擴大對印尼投資。

 

佐科表示,印尼高度重視發展同中國的關係。我同習近平主席多次會晤,就發展兩國關係達成重要共識。我很高興,兩國政府有關部門正在共同努力,有條不紊落實這些共識。印尼正處在發展的重要時期,期待著同中方進一步加強各領域合作。

 

佐科執政以來,兩國高層政治互訪頻繁,中國企業對印尼的直接投資明顯增加,中國與印尼副總理級人文交流機制的建立是中國與發展中國家建立的首個高級別人文交流機制,成為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人文交流的典範。這些事實表明,中國與印尼關係在“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建設背景下出現了新的互動方式。在新的互動方式推動下,中國與印尼新型互動關係的構建既充滿契機,也面臨著難以避免的挑戰。總之,中國是否能夠處理好與印尼的關係影響到“一帶一路”倡議的成敗。

 

2017年5月14-15日,“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在北京召開,這是“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以來最高規格的論壇活動,也是向全世界展示“一帶一路”階段性成果的盛會。來自100多個國家的領導人和高級官員齊聚北京,共商“一帶一路”建設的大計。其中,印度尼西亞總統佐科也率代表團出席高峰論壇。

 

MAIN201705230943000162848243437

2017年5月14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會見來華出席“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的印度尼西亞總統佐科

 

(四)印尼對“一帶一路”的挑戰

 

雖然中對印尼基於“一帶一路”的合作符合雙方利益,但是當前對印尼投資合作仍存潛在風險。

 

1、政策穩定性、連續性和政府的實施能力仍需時間檢驗

 

印尼實施的是總統內閣制;總統作為國家元首,通過全國選民直選産生;國會也由選舉産生,是制衡總統行政權力的重要工具。這種源於西方的競選體制在印尼的運作受政黨和專業集團的影響很大。

 

印尼34個省級行政區擁有較大的自主權,地方政府對“海上絲路”的態度是雙方合作能否順利實施的關鍵因素之一。

 

2、面臨與更早進入印尼的跨國資本和企業的激烈競爭

 

地處海上十字路口的東南亞歷來是全球大國戰略的必爭之地,作為東南亞核心地帶的印尼更是如此。中國的積極參與挑戰了現有的勢力範圍分佈,來自中國的投資必須直面與歐、美、日等在印尼市場深耕多年的傳統投資大國的競爭。根據印尼官方統計數,2016年新加坡對印尼投資92億美元,佔印尼吸收外資的32%;日本投資54億美元,約佔19%;中國投資約27億美元,佔9%左右。日本自二戰後就與印度尼西亞保持廣泛而深入的合作;兩國官方關係密切,往來頻繁。近幾年日本一直穩居印尼外資來源國前兩位,在2013年還一度超過新加坡,成為印尼的最大外資來源國。日本與中國均積極參與印尼基礎設施建設相關項目,印尼很多重大的基礎設施項目的主要投標方都是來自中國和日本的企業。日本企業也積極佈局參與印尼的港口通道建設、城市排水系統建設、高速公路建設等項目,與中國企業構成最直接的競爭關係。

 

3、活躍的激進宗教勢力和特殊的排華傳統帶來潛在隱患

 

印尼信仰伊斯蘭教的穆斯林佔全國人口的80%,是全球穆斯林最多的國家。強硬派穆斯林和伊斯蘭激進組織在全國的影響力一直很大,其中不乏極少數組織嚴密、破壞力極強的宗教極端主義組織,這是導致印尼恐怖襲擊事件頻發的主要原因。激進的伊斯蘭學者甚至把中國對印尼的投資行為,稱為“新殖民主義”或“中國式經濟霸權”。

 

佐科上臺後,堅定維護世俗化和多元主義,並下令解散激進組織“伊斯蘭解放黨”,向強硬派穆斯林組織“伊斯蘭捍衛者陣線”領袖裏齊克發出通緝令,情況才相對好轉。因此,中國企業到印尼投資時,必須特別警惕部分組織或地區潛存的反華排華傳統。

 

4、領土爭端

 

納土納群島問題成為“一帶一路”倡議在印尼推進的障礙之一。雖然印尼稱自己並非南海的主權聲索國,但中國和印尼卻因納土納海域的專屬經濟區和漁船作業而屢發衝突。印尼方面,尤其是反對黨聯盟和軍方態度強硬,認為納土納海域是印尼專屬經濟區,堅稱“中國提出的傳統漁場並不被國際法所承認”;印尼將堅決打擊包括中國在內的、涉嫌非法捕撈的外國漁船。漁業糾紛、納土納問題等海上爭議將使中印尼關係發展面臨壓力測試,這一定程度增加了政府層面對“一帶一路”的質疑。

 

5、民意考驗

 

“一帶一路”倡議在印尼的民意基礎也有待提高。由於“排華”歷史、極端伊斯蘭組織和域外勢力的影響,印尼社會長期存在一種“反華情結”,部分民眾對“中國”及其相關的事物本能地反對。

 

據2016年關於印尼對“中國文化印象調查”,受訪者對中國的總體印象亟待提高,“中國不斷發展”、“中國有創新力”和“中國富強”得分最高,而“中國可靠可信”得分最低。日本是印尼人最喜歡的國家。相比起長期深耕于印尼的日本,即使越來越多中企在“一帶一路”的背景下投資印尼,印尼民眾對中國的好感度和認同度仍較低。

 

(五)中國的應對

 

在分析印尼各界對“一帶一路”倡議的認知和反應後,中方採取準確及時的應對措施,有利於進一步推進中印尼在“一帶一路”上的合作。面對印尼國內的複雜形勢,我可採取多種措施予以應對。

 

1、加強頂層設計和溝通交流,協商解決問題

 

兩國政府應繼續積極推動高層互訪與交流,形成良性互動格局。中國應積極邀請印尼領導人參加中國主辦的各種活動,進一步夯實政治共識,加強頂層設計。完善中印尼人文交流高層磋商機制、中印尼副總理級對話機制和中印尼高層經濟對話等溝通機制,在政治互信、經貿投資、人文交流三大領域做好謀劃,擴展合作空間。兩國應加快商議並簽訂《關於落實中印尼全面戰略夥伴關係的行動計劃》,細化兩國在“一帶一路”倡議下各領域合作的路線圖,就“一帶一路”倡議的定位和內涵加強溝通,明確“一帶一路”倡議與所謂的政治或軍事意圖脫鉤。同時,應穩步推進已簽訂的雙邊與多邊協議,加強中印尼海上合作,確保“一帶一路”倡議與印尼“全球海洋支點”的整體規劃相契合、相補充。

 

2、適當調整中國對印尼的宣傳重心和方式方法

 

長期以來,中國對印尼的宣傳重華人而輕原住民,重形式而輕內容,套用或照搬“放之四海而皆準”的中華文化符號。在“一帶一路”倡議的背景下,這使得佔人口絕大多數的非華人群體對中國的認同感和“一帶一路”倡議的認知度非常有限,而且一定程度上加劇了印尼社會對中國和“一帶一路”倡議的誤解和偏見。因此,在中印尼未來的對外交流和合作工作中,應將宣傳重點逐步轉向佔人口多數的原住民,優先選擇印尼語宣傳和推廣“一帶一路”倡議,研究並尊重印尼各族群的文化和信仰,了解印尼核心關切的內容,尤其是易引起原住民共鳴的對外宣傳內容,以多種形式進行有針對性的表達,提高受眾的認可度。

 

3、積極開展公共外交,切實加強人文交流與溝通

 

長期的研究和調查表明,加強貿易和投資並不一定能直接提升中國在對象國的國家形象,兩者並不是簡單的線性關係。因此,積極開展公共外交,切實加強人文交流與溝通,增進中印尼兩國的互信,是最優選擇之一。人文交流已與政治互信、經貿合作,成為中印尼關係發展的三大支柱。中印尼已建立副總理級人文交流機制,至今已召開兩次會議,階段性成果包括設立交流專項獎學金、共建聯合實驗室、青年科學家互訪交流、舉辦科技創新合作項目推介會等,覆蓋教育、科技、衛生、文化、旅遊、體育、青年、媒體八個領域。中國政府應繼續審視與研究制定對印尼的公共外交政策,以開放包容的態度,繼續在全方位推動人文交流,深入開展文化、旅遊、科教、地方合作等友好交往的同時,抓住機遇,增進中國與印尼的相互了解、友誼和感情。

 

ce4ff9bc90064b7c9305376e643384e9

2016年8月1日,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延東與印尼人類發展與文化統籌部長普安在貴陽共同主持中印尼副總理級人文交流機制第二次會議

 

4、中企應重視項目品質,積極承擔社會責任

 

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持續推進,目前在印尼已有1000余家中資企業,2萬餘名中方員工。中印尼日益密切的合作,為中資企業前往印尼謀求發展創造了良好的條件。同時,進入印尼的中國企業在項目的投資和承建過程中也應該意識到,他們在印尼的一切行動不僅是企業行為,也代表了國家形象。印尼作為“一帶一路”沿線重要國家,對中國企業吸引力巨大,但在進入印尼市場前,企業應做好充分的市場調研,了解印尼的國情民情,選擇符合當地需求、與當地發展水準相契合的項目,切勿盲目追求遠超當地負荷的項目,造成後續推進困難。在項目進行過程中,中國企業應深入了解並嚴格遵守各項法律法規,依法開展項目、推進工程,保質保量,樹立企業良好形象。投資與建設不僅應重視項目本身,也需中企承擔社會責任,爭取更多的社會認同。

 

5、引導社會輿論

 

過去,中企大多較重視與政府溝通的上層路線,對爭取印尼社會的認可不夠重視,對印尼的伊斯蘭力量、非政府組織的輿論引導缺乏細緻的評估。而這恰是項目順利推進的關鍵。因此,中企應尋求與印尼政府、社會機構(宗教團體和非政府組織)和公眾的利益共同點,在承擔社會責任時,以印尼的核心關切為出發點,制定短期和長期的目標,引導印尼國內的社會輿論,減少印尼方面對項目的反對或阻撓,提高印尼方對中企和“一帶一路”倡議的認同度和好感度。
 

點擊進入:七、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