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匈牙利與中國的關係

 

(一)匈牙利與中國在歷史上的關係

 

1、與匈奴的親緣關係

 

匈牙利民族的歷史與匈奴族的歷史有著密切的關係,匈奴是夏之民族,于西元前六世紀在今河北建國。匈牙利人和匈奴人的經濟聯繫和文化聯繫是在西元五世紀開始的,匈牙利民族剛剛建立自己國家組織的這個時期內與匈奴所發生的這些聯繫,對當代匈牙利人祖先的社會、文化生活和語言等産生了極其深遠的影響。

 

匈奴于西元48年分為南北兩部,南匈奴附於漢朝,北匈奴居今外蒙古地區。至西元89年,漢朝攻北匈奴,北匈奴被迫離開蒙古草原,經西域(今新疆)伊黎西北,遷于巴爾喀什湖附近,至西元147年後又遷西,直至四世紀七十年代(374年)出現于東歐,據裏海以北之地建立昏國,而當地哥特人(Goths)因避匈奴而西遷到義大利。匈奴酋長阿提拉(Attila,433-45在位)佔據多瑙河,在西元436年建立匈牙利王國。這時匈奴的邊疆東起鹹海,西至大西洋岸,南至多瑙河,北至波羅的海。在這個廣大區域內,除居民直接受匈奴統治以外,各日耳曼和其他部落都臣屬於匈奴,史稱“匈奴帝國”。

 

2、近代歷史上的雙邊造訪

 

匈牙利人與中國的接觸,始於14世紀歐洲教會的來華潮。根據現有的歷史記錄來看,1341年抵京的蓋爾蓋伊教士是最早抵達中國的匈牙利人,他是當時的教皇本篤十二世于1338年向東亞派出的教會使團成員之一。14世紀後半葉,葡萄牙人費爾南多·孟德茲·平托的遊記中提到一位名叫埃斯坎蒂·馬岱的天主教教士出現在山東某城,後在當地殉道;1658年從海陸來華,陸路離開的傳教士白乃心則為傳教士開拓了一條安全、便捷的陸上來華通道。18世紀中葉,一位名叫葉爾基·安德拉什的裁縫搭乘荷蘭船隻從澳門登陸,遊歷了澳門、廣東等地,近距離接觸了中國的民風民情;同一時期,另一位名叫白紐夫斯基·莫裏茨的士兵從堪察加半島航行至台灣,並留下了在臺時期的大量日記和文件,是早期比較客觀的旅行手記。從文學上來看,早在1760年,莫爾納爾·亞諾什主編的《著名的古建築》一書中就提到了中國的情況。

 

到了晚清時期,在“師夷長技以制夷”的主張下,清王朝開始陸續派出駐歐洲各國的使節和一批志在西學救國的有識之士,他們前往歐洲各國,學習自然科學、軍事技能等一系列專業科目,這其中就有人在當時的奧匈帝國深造,主要學習陸軍武備。1910年,有滿清貴族前往匈牙利的兵工廠參觀,1912-1916年間,兩國政府簽訂了七項合作協議。

 

除了官方代表團外,康有為也曾在1904年和1905年兩度造訪匈牙利,寫下了《匈牙利遊記》,並撰詩描繪布達佩斯勝景和匈牙利人的特點。1919年,梁啟超在巴黎和會之後遊歷了歐洲,並用十二節、近一萬八千字的篇幅,對匈牙利愛國者噶蘇士(科蘇特·拉約什)其人、匈牙利政局形勢、奧匈帝國解體原因以及匈牙利的前途等問題做了詳細的介紹和分析。

 

匈牙利人至今仍是歐洲獨具特色的一個民族,他們雖然在體質形態,宗教信仰和風俗習慣上已與周圍民族差別不大,但處處仍可看到東方族源和文化所留下的痕跡。匈牙利人的古代信仰和匈奴的信仰是完全相同的,信奉薩滿教。匈牙利的民間音樂不同於歐洲各民族的音樂,有著單聲五聲音階等東方音樂的特點,匈牙利民族與甘肅裕固民族的民歌有許多共同點,同時匈牙利民族和維吾爾民族的民歌也有著共同因素。

 

(二)匈牙利與中國的現代關係

 

中國與匈牙利雙邊關係發展擁有傳統友好基礎,並經受了歷史的考驗,正步入新的發展階段。

 

1、中匈建交之後的風雨歷程

 

1949年10月4日,匈牙利宣佈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10月6日,兩國建立外交關係。50年代,中匈雙邊關係處於全面發展時期,兩國總理互訪,並簽署了“中匈友好合作條約”。60年代,受中蘇關係逆轉的影響,中匈之間出現一些摩擦乃至破裂。隨著1969年中蘇關係漸緩,70年代後,中匈雙邊關係有所緩和。整個80年代,是中國與匈牙利乃至整個中東歐國家關係逐步實現正常化階段。1981年後,中匈兩國、兩黨關係逐步正常化,雙邊往來級別提高,合作領域擴大。1987年,中匈關係進入新的發展階段,兩黨最高領導人實現互訪。

 

2、中匈關係從冷淡走向緩和

 

1989年東歐劇變,由於意識形態上的差異,中匈關係驟冷。在此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裏,匈牙利將加入歐盟北約作為其外交的首要目標,與此同時,匈國內還面對艱難的政治、經濟轉型期,對西方的資金、技術等多項支援的需求非常迫切,從而決定了其在外交上奉行以“西靠”、“回歸歐洲、跨大西洋聯盟”為主的政策,中匈關係難以取得積極提升。

 

隨著匈牙利國家轉軌進程日益推進,政治轉型日益成熟,經濟形勢走向好轉,外交上也開始逐步調整,對華政策趨於緩和。與此同時,在中國改革開放取得日益矚目成就的吸引下,匈發展對華關係的願望不斷增強。1991年3月,錢其琛外長應邀訪匈,這是匈劇變後中國外長首次訪匈,對中匈關係發展具有重要意義。20世紀90年代中期開始,通過一系列政府高層之間的交流,中匈關係出現了重大改善。特別是1994年和1995年匈牙利總統根茨·阿爾巴德成功訪華與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對匈牙利的訪問,有力地推動了中匈政治關係的發展,並帶動了經濟領域的合作勢頭,中匈貿易額從1993年的1.2億美元逐年遞增,到2000年,升至9.79億美元。

 

3、中匈關係步入新的發展階段

 

2003年8月,匈牙利總理邁傑希成功訪華,簽署了《兩國政府聯合宣言》和6個政府間合作協議,兩國關係邁上新臺階。

 

2004年5月1日,經過十餘年“回歸歐洲”的努力,匈牙利終於成為了歐盟正式成員。作為首批歐盟北約雙料新成員,在加盟入約目標即將實現的過程中,匈牙利已經開始了外交政策的總體調整,從單純“西靠”逐步走向以美為重點、依託歐盟、重視周邊及亞洲大國的多元外交均衡發展。

 

2004年6月,時任國家主席胡錦濤訪問匈牙利,兩國元首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與匈牙利共和國聯合聲明》,一致同意將雙邊關係提升為友好合作夥伴關係。這是繼1995年江澤民主席訪匈後中國國家主席再次訪問匈牙利,表明兩國關係順利發展,也顯示了雙方進一步擴大友好合作的願望。

 

2011年6月24日,溫家寶總理對匈牙利進行正式訪問。溫家寶總理此訪是24年來中國總理首次訪問匈牙利。中匈關係傳統友好,新形勢下雙方對進一步發展合作有著強烈的願望和高度共識。溫家寶説,中國對匈牙利的經濟抱有信心,願購買一定數量的匈牙利國債。為促進相互投資,中方決定提供10億歐元專項貸款資金,用於兩國企業合作項目。

 

wenfangwenxiongyali

2011年6月25日上午7時許,正在匈牙利訪問的國務院總理溫家寶,身著便裝與匈牙利總理歐爾班在沃羅什馬蒂廣場會合,一起到多瑙河邊散步,在輕鬆氣氛中進行交流

 

2012年4月,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在出席中國-中東歐國家領導人華沙會晤期間同匈總理歐爾班舉行雙邊會晤。

 

2013年11月,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出席中國-中東歐國家領導人布加勒斯特會晤期間同匈總理歐爾班舉行雙邊會晤。

 

2014年10月,中匈兩國領導人及外長就兩國建交65週年互致賀電。2014年12月,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出席中國-中東歐國家領導人貝爾格萊德會晤期間同匈總理歐爾班舉行雙邊會晤。

 

2015年11月,匈牙利總理歐爾班·維克托訪華,並參加了11月24-25日在蘇州舉辦的第四次中國-中東歐國家領導人會晤。會議期間,中匈多家企業在北京簽署了總價值約合20億美元的合同。

 

除了高層領導人的互訪交流之外,中匈之間還建立了副部長級定期磋商機制、人權對話、反恐與安全合作等多項政治交流渠道。這些機制化政治合作有利於中匈關係穩定、深入地發展。

 

匈牙利人追求自由的個性,不僅聞名于歐洲,也一度影響過中國。柔石翻譯的裴多斐的詩句“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二者皆可拋”經過魯迅《為了忘卻的紀念》一文的引用在中國可謂廣為人知。從此,裴多菲的名字就一直和魯迅聯繫在一起,以至於上海的魯迅公園、北京的魯迅故居都安放著裴多菲的塑像。

 

suxiangjiemu

2007年9月5日,正在上海訪問的匈牙利總理久爾恰尼為魯迅公園內裴多菲塑像落成揭幕,這尊裴多菲塑像是匈牙利教育與文化部為2007年9月至2008年4月在華舉辦的“匈牙利節”,由匈牙利雕塑家製作,專程運至中國、送給上海的一個特殊禮物

 

兩國地方間交往不斷擴大,截至2017年,雙方結好省州、城市已發展到36對。2008年2月,首屆中匈友好省市大會在匈召開,全國對外友協會長陳昊蘇出席,16個中國省市派代表團與會。2013年4月,第二屆中匈友好城市大會在匈召開,中方有37個省市,匈方有近90個州市派代表與會。

 

兩國人民友誼不斷加深。“5.12”四川汶川特大地震後,匈總統壽尤姆、國會主席西裏、總理久爾查尼第一時間致電我國領導人表示慰問,國會主席西裏、總理久爾查尼、外長根茨赴我國駐匈使館弔唁地震遇難者。2008年8月4至25日,應匈政府邀請,四川地震災區50名中小學生在匈度假療養。2013年,4.20四川省蘆山地震後,匈總統阿戴爾和總理歐爾班分別致電我國領導人表示慰問。
 

點擊進入:五、匈牙利與中國經貿合作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