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敘利亞與中國歷史上的經貿關係

 

(一)1949年之前與中國的經貿關係

 

與中敘之間的外交關係相比,中敘之間的經貿往來歷史要更加悠久得多。絲綢之路是世界歷史上貫通東西方陸路交通的大動脈,古老的敘利亞地區和中國剛好處於這一文明交往大動脈的兩端,正是絲綢之路將相隔萬水千山的敘利亞地區與中華文明連接起來。

 

1、唐代以前中敘之間的絲綢貿易

 

1877年,最早使用“絲綢之路”這一名稱的德國地理學家李希霍芬(Ferdinand Von Richthofen,1833-1905)在他的名著《中國》一書中,把“從西元前114年到西元127年間,中國與中亞河中地區以及中國與印度之間,以絲綢貿易為媒介的這種西域交通線”,稱之為“絲綢之路”。但是後來,德國另一位著名的東方學家阿爾巴特·赫爾曼(A.Hermann)在其《中國與敘利亞之間的古代絲綢之路》一文中進一步擴大了“絲綢之路”的涵義,使之延長至敘利亞。他在文中説:“我們應把該名稱(絲綢之路)的涵義進而一直延長到通向遙遠西方的敘利亞。總之,在與東方的大帝國進行貿易期間,敘利亞始終未與它發生過什麼直接關係。但是,正如我們首次了解到夏德研究的結果,儘管敘利亞不是中國生絲的最大市場,但也是較大的市場之一。而敘利亞主要就是依靠通過內陸亞洲及伊朗的這條道路獲得生絲的。”

 

zgyxlyzjdgdszcl

民國30年影印阿爾巴特·赫爾曼著《漢代繪絹貿易路考》又名《中國和敘利亞之間的古代絲綢之路》

 

赫爾曼的這一主張得到歐洲一些漢學家的支援。19世紀末20世紀初,一些西方的探險家們到中國西北邊疆進行考察探險。他們發現了古代中國與包括敘利亞在內的西方交往的遺址和遺物,用實物證實和説明瞭絲綢之路的存在和發展。“絲綢之路”實際上就是把古代絲綢貿易所達到的地區,都包括在絲綢之路的範圍之內,而古老的敘利亞地區不僅是絲綢貿易在西亞的重要地區,而且正是敘利亞的帕爾米拉、杜拉歐羅巴、哈萊比等地作為絲綢之路的中繼站和分水嶺,向西北延伸到歐洲,向西南通往古埃及。

 

西元一、二世紀時,中國的縑帛已從幼發拉底河渡口經紅海涌向利凡特(黎巴嫩等地區)和敘利亞地區。利凡特的羅馬人城市貝魯特、西頓(又譯賽達)、提爾將中國縑素重新拆解,按羅馬式樣織成“胡綾”。同時,中國絲織品也以適應西亞式樣的紋飾,製作美觀大方的布料,運銷阿拉伯、敘利亞和小亞細亞地區。

 

帕爾米拉是中國絲貨在西亞敘利亞地區最重要的集散地之一,是絲貨運銷地中海地區及埃及地區的必經之地。這個位於敘利亞東部沙漠的綠洲國家,因中國絲綢而聞名天下。1933年和1937年在當地出土的織有漢字的綾錦與繒絳,據考古學家普菲斯特(法國著名考古學者)在其撰寫的《帕爾米拉織物》和《帕爾米拉的漢代絲織品》等文章中考證,是西元一、二世紀的遺物,其圖樣與20世紀初樓蘭出土的絲絹相倣。這些出土的絲綢引起人們的極大關注。其先進的紡織技藝被普菲斯特命名為“漢式組織”。可以説中國和敘利亞之間正是由於這種絲綢貿易,獲得了阿爾巴特·赫爾曼等學者賦予的“絲路”之美名。

 

pemlgc

帕爾米拉古城遺址

 

中國絲貨的輸入,給當時包括敘利亞在內的羅馬世界帶來了不可估量的影響。西方學者M.R.查爾斯沃恩就曾描述道:“絲服之盛行于敘利亞境中,尤其是在貝魯特及提爾兩地,殆有多年,各地之絲商亦必如過江之鯽,逐利而來者;敘利亞中安提阿地方有一人名希烈異多士( Heliodorus)者,在那不勒斯從事此類事業,名傳史冊。而在加比( Gabil)地方,有一敘利亞種之希臘人名衣非利迭打(Epaphrodifus)者,在本鎮中從事貿易,獲利甚巨。”西元4世紀羅馬帝國屬下的敘利亞杜拉歐羅巴北面的哈萊比和西南的帕爾米拉都曾有豐富的中國絲織物出土。當然,亞洲大陸兩端的中國人和敘利亞人因關山阻隔,相互之間並不熟知。西元1世紀羅馬博物學家普林尼曾説,將絲綢“由地球東端達至西端”的,不是中國人,而是多國多民族參與的國際性交易。

 

另一方面,敘利亞、利凡特的毛織工藝十分精湛,也受到包括中國商人在內的東方世界的青睞。據記載,敘利亞的亞麻式野繭絲與羊毛混紡的氍毹錦帳,早在西元2世紀時已受到中國人的推崇。亞麻和棉布是中國最為矚目的阿拉伯産品。《魏略》中列舉了3世紀中銷往中國的三種敘利亞亞麻織物:一種叫緋特布,是希臘、羅馬時代亞麻業中心貝魯特織造的麻布,“緋特”為“腓尼基”的音譯;一種叫度代布,因帕爾米拉的阿拉伯語名稱臺德穆爾(Tadmor)得名;一種叫阿羅得布,由安條克的奧朗特河(又譯奧淪河)命名,産自安條克。

 

絲綢之路如同一條大動脈,將中國與西亞兩個互不熟知的地區連接起來;而敘利亞又是這條大動脈延伸到西亞地區的端點。

 

2、唐以後中敘瓷器及香料貿易的興起

 

唐代及其之後的中國、敘利亞文化交流不斷發展。西元7世紀初,阿拉伯帝國崛起,包括敘利亞在內的廣大西亞地區被納入強大而統一的帝國之中。阿拉伯帝國與中國唐王朝的文化經濟等關係秉承以往中國和伊朗、敘利亞、埃及關係的傳統,尤其在8世紀中葉,唐朝和阿拉伯帝國阿拔斯王朝的關係在政治上由於彼此和平相處而顯得十分融洽,在經濟上更因加強了海上聯繫,展開了以中國外銷陶瓷和阿拉伯香藥成批東運為標誌的文化交流的嶄新時代。

 

在9世紀時中阿之間的海上貿易,成為雙方主要的貿易途徑。其代表性的歷史事件,就是經久不衰的中國外銷陶瓷世紀的到來。它以華瓷的世界性輸出,在阿拉伯世界贏得了信譽。

 

宋、元、明三代,中國瓷器銷往阿拉伯地區的數量十分可觀。在歷史文獻中及其大量的考古發現中,都證明華瓷在敘利亞地區以及其他阿拉伯地區十分盛行,在黎巴嫩巴勒貝克羅馬時代遺址附近就出土過華瓷。其中一片被證明是宋代龍泉窯蓮花瓣青瓷碗,另一片被認為是元代花草紋飾的青華瓷碗。這些華瓷瓷片現保存在柏林貝爾雅門博物館東方部。在敘利亞哈馬古城,1931年至1938年經丹麥國家博物館調查發掘,在西元950年至1400年的地層中找到了青瓷、白瓷和青花瓷片。其中有些被認為是宋代德化窯白瓷片,有些被認為是南宋官窯浮牡丹紋青瓷缽殘片。還發現了內側貼花的元代青瓷缽碎片以及元代青花瓷片。在大馬士革博物館的現存藏品中,可以見到15世紀仿製青花白地藍釉彩畫陶器。

 

中國的造紙術傳入西亞後,敘利亞地區成為主要的造紙業中心。敘利亞的大馬士革、特裏波利、哈馬和第比利斯等在造紙術傳入阿拉伯世界不到兩個世紀的時間內,都擁有了自己的造紙廠。大馬士革以製造的紙張長期供應歐洲而聞名遐邇,拉丁文中稱之為大馬士革紙。

 

唐代時及其之後,隨著絲織品大量輸往阿拉伯地區,以及唐代工匠僑居阿拉伯,中國的紡織工藝受到當地工匠藝人的借鑒。特別是宋、元以來織金技術在敘利亞、伊拉克廣泛流行。《諸蕃志》稱,大食生産的織金軟錦、異緞,都係伊朗和艾尤卜王朝統治下的敘利亞與下埃及産品。異緞正是享譽歐洲的“大馬士革緞”,而這種異緞的紡織技術借鑒了中國的紡織技藝。

 

(二)1949年之後與中國的經貿關係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後,敘利亞和中國在經濟、貿易、農業、工業、交通、運輸和文化領域進行了廣泛友好的合作。

 

在敘中兩國建交之前的1955年,雙方就曾簽訂貿易協定。1963年2月,敘中雙方簽訂政府間經濟技術合作協定,中國向敘利亞提供7000萬瑞士法郎的無息貸款,用於購買成套設備。此後兩國先後又簽署或續簽了經濟技術合作協定、貿易和支付協定、文化協定、航空以及水利合作協定等。1969年,中國方面在敘利亞開始援建第一個工程項目——敘利亞哈馬紡紗廠,此後其他援建和合作工程包括大馬士革體育館、德爾祖爾紡織廠、印德利布紡織廠、哈布爾水利工程及水電站和費依哈體育維修工程等。此外,應敘方要求,中國還向敘利亞提供過一定數量的軍事援助。

 

xlyhmfsc

敘利亞哈馬紡紗廠,包括30,192紗錠、6,080線錠。1969年2月開工,1973年3月竣工。項目的建成投産有力推進了受援國傳統産業的現代化,其産品遠銷歐亞10多個國家

 

1963年至1983年7月,雙方貿易實行記賬貿易。貿易額總體上呈上升趨勢。1970年,敘中貿易總額為2189萬美元,其中敘利亞出口額為1315萬美元,中國出口額為874萬美元。1978年,敘中貿易達到7319萬美元,其中敘利亞出口額為3298萬美元,中國出口總額為4021萬美元。進入90年代後,敘中經濟等交流不斷加強。1995年5月,首屆敘利亞中國經貿混合委員會會議在大馬士革舉行。敘中雙方討論了兩國政府積極推動兩國企業間合作和交流、鼓勵兩國企業投資辦廠、進一步加強兩國經貿合作等問題。在此前的1991年李鵬總理訪敘和此後的1997年祖阿比總理訪華過程中,敘中雙方簽訂多項經濟、技術及貿易合作協定,進一步推動了敘中之間經濟等領域的合作。其中主要成果之一是,1995年7月敘中汽車製造公司在敘利亞塔爾圖斯自由區建設汽車廠。敘中汽車製造公司總投資為1650萬美元,中方股份為31%,其餘部分為敘方所有,日本三菱公司負責生産的全部技術指導,60%的汽車製造工藝在敘利亞完成。初級階段生産1000至2000輛麵包車和卡車。

 

這一期間,中敘雙邊貿易額逐年增加,1991年為0.79億美元,其中中國出口額為0.75億美元,進口400萬美元。1993年為1.223億美元,其中中國出口1.21億美元,進口200萬美元。1994年雙邊貿易額達到1.71億美元,中國出口1.69億美元,進口197萬美元。1995年雙邊貿易有所下降,為1. 57億美元。1998年雙方進出口貿易額又達到1.7547億美元,其中中方出口額為1.74億美元,進口147萬美元。中國出口的主要商品為糧油食品、紡織品、輕工産品、五金礦産、機械設備、化工醫藥等。為了改善雙方貿易不平衡現象,中敘雙方經研究擴大了中國從敘利亞進口石油、石化製品以及大麥等。2000年中敘雙邊貿易額達1.74億美元,其中中國對敘利亞出口17398萬美元,進口僅9萬美元。

 

(三)21世紀以來與中國的經貿關係

 

2004年6月,巴沙爾總統首次對中國進行訪問,成為敘首位訪華的國家元首,為兩國關係發展注入了新的動力。2000年至2010年十年間,中敘年雙邊貿易額由1.7億美元增加至24.8億美元;中國數十家企業在敘境內從事油氣資源勘探、工程承包、基礎設施建設等業務,為促進敘經濟社會發展、增進敘人民福祉做出了重要貢獻。

 

近年來中國與敘利亞貿易、投資和承包勞務的基本情況如下:

 

zxsbmyylb20072017

 

【雙邊貿易】據中國海關統計,2017年,中敘雙邊貿易額為11.04億美元,主要為日用消費品、電器和機電設備。其中,中方向敘利亞出口額為11.03億美元,增長20.5%;從敘進口額為100萬美元,下降68.8%。

 

2017年,敘利亞駐華大使伊馬德•穆斯塔法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表示,“中國是危機前敘最大貿易夥伴。現在,由於實際缺少我們和西方國家之間的貿易關係,中國的作用更加提高,並繼續增長。中國不僅僅是敘最大的貿易夥伴,佔敘全國外貿的80%。當然,還有我們可以合作的其他領域”。敘大使指出,當前在敘向中國石油出口停止的環境下,中敘之間的貿易實際上是單向的。

 

【對敘投資】據中國商務部統計,2017年當年中國對敘利亞直接投資流量53萬美元。截至2017年末,中國對敘利亞直接投資存量1031萬美元。

 

【承包勞務】據中國商務部統計,2016年中國企業在敘利亞完成營業額254萬美元。

 

點擊進入:六、敘利亞與“一帶一路”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