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敘利亞與中國的外交關係

 

(一)敘利亞在歷史上與中國的關係

 

歷史上,敘利亞是“一帶一路”沿線的重要節點國家,與中國具有悠久的外交聯繫。

 

中國最早了解到西亞的敘利亞是中國漢代的漢武帝時期,當時中國稱之為條支,也就是塞琉古王國,其首都在今天敘利亞地區,地中海海濱、奧朗特河畔的安條克城(又譯安提阿克),中國人因此稱之為“條支”,也就是在發音時省去了開唇音的第一個音節。塞琉古王國是從亞歷山大帝國分裂出來的,一度統治了整個亞歷山大帝國的西亞部分,也就是除埃及之外的波斯帝國的剩餘部分,美索不達米亞、敘利業和阿拉伯北部都歸入它的版圖。

 

塞琉古王國強盛時間不長,不久之後一分為三,東部的巴克特裏亞和帕提亞(安息)相繼獨立,敘利亞附近一帶地區則繼續歸塞琉古王國(安條克)統治。張騫奉漢武帝劉徹的命令出使西域,于西元前126年從巴克特裏亞歸國後,向漢武帝報告説,帕提亞(安息)是西域最大的國家,條支在它以西。張騫還彙報説“安息長老傳聞條枝有弱水、西王母,而未嘗見。”(《史記·大宛列傳》)

 

西元前30年前後,羅馬併吞敘利亞地區,取代安條克統轄地中海東部領土。但是這一帶多數時候普遍處於自治狀態。

 

東漢時期,西元94年前後,班超平定西域,蔥嶺交通暢通,“其條支、安息諸國,至於海瀕,四萬里外,皆重譯貢獻”(《後漢書·西域傳》卷八八)。班超派甘英西行出行大秦國(即羅馬帝國),“九年,班超遣掾甘英窮臨西海而還。”“和帝永元九年,都護班超遣甘英使大秦,抵條支。臨大海欲度,而安息西界船人謂英曰:‘海水廣大,往來者逢善風三月乃得度,若遇遲風,亦有二歲者,故入海人皆赍三歲糧。海中善使人思土戀慕,數有死亡者。’英聞之乃止。”甘英到西海,為商人所阻,未能西行。這裡的商人,一般認為即為安條克商人。這裡的西海,一説是波斯灣,一説是地中海。研究當時的歷史地理狀況,可能後者更為準確。

 

後來到阿拉伯帝國建立之初,奧斯曼哈裏發就曾派出使團遠赴長安,開創了中阿建交的歷史。倭馬亞王朝統治時期,定都敘利亞的大馬士革,中國史書稱之為白衣大食。倭馬亞王朝的哈裏發葉齊德一世曾派出使者出使長安。此後阿拉伯帝國的阿拔斯王朝時期,中阿雙方也頻頻交聘。阿拔斯王朝旗幟多為黑色,故中國史書稱該王朝為黑衣大食。

 

阿拉伯帝國興起後,不斷向四面擴張,與當時正處於強盛期的唐朝在中亞地區展開的多次爭奪。西元751年,在位於今天哈薩克南部的重要城市怛羅斯,爆發了非常重要也非常著名的怛羅斯之戰。戰鬥的結果是剛剛興起的阿拉伯帝國的阿拔斯王朝的軍隊,擊潰了與之對壘的大唐王朝安西四鎮的軍隊。

 

就怛羅斯之戰本身而言,只是一場遭遇戰, 無論勝負,對唐與大食(阿拉伯)的關係沒有顯著影響。但是怛羅斯之戰之後不久,唐朝“安史之亂”爆發,唐朝從此退出了中亞,而伊斯蘭教就此在中亞地區進行了廣泛的傳播。怛羅斯之戰還導致了中國的文化及技術進一步向西方傳播。因此,怛羅斯之戰本身雖然規模並不大,影響也不大,但是對於世界歷史影響卻極為深遠。

 

怛羅斯之戰後不久,唐朝放棄了中亞,阿拔斯王朝的注意力也向西轉移,吐蕃的力量向中亞地區伸展,與阿拉伯王朝展開了長期的對峙。阿拔斯王朝與唐朝脫離了直接的接觸。

 

(二)1949年之後與中國的外交關係

 

敘利亞於1956年8月1日與中國正式建立外交關係,是阿拉伯世界乃至整個西亞北非地區第二個正式承認新中國,並正式建交的國家。建交後不久,敘利亞經歷了1958年同埃及合併,又在1961年同埃及分離的重大政局變化,一度使敘中關係受到波及。在敘埃兩國合併時期,中國撤銷了駐敘利亞大使館,設立駐大馬士革總領事館。但是敘埃兩國分離後,中國立即同敘利亞恢復了正式外交關係並互派大使。

 

60年代,敘利亞政局動蕩不已,政權屢次更疊,敘中兩國均保持了正常的友好關係。這一時期中敘兩國領導人相互訪問,雙方關係不斷發展。

 

1963年7月,周恩來總理在接見敘利亞駐華大使時説:“敘利亞是一個富有民族獨立意識和民主傳統的國家,建交以後,中敘兩國關係很好。我們希望敘利亞的民族獨立、民主傳統得到鞏固,希望阿拉伯國家團結,這有利於反帝事業。不管敘利亞是哪一派政府,我們希望友好關係繼續下去。”

 

1965年3月,敘利亞外長哈桑·穆拉維德曾率友好代表團訪華,受到中國政府隆重接待。1965年6月9日,周恩來總理訪問坦尚尼亞途經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時,同敘利亞總統委員會主席阿明·哈菲茲舉行了會談。雙方都表示願意進一步發展兩國關係。

 

“六·五”戰爭後,敘利亞執政黨復興社會黨地區領導機構成員、勞動和社會事務部長塔維勒于1967年7月訪華,周恩來總理和陳毅副總理分別會見。1969年5月,敘利亞國防部第一副部長兼武裝部隊參謀總長穆斯塔法·塔拉斯訪華,周總理與他會見。

 

1971年3月,阿薩德擔任總統執政後,調整敘利亞內外政策,但阿薩德政府仍然堅持與中國發展友好關係,並依然堅持恢復中國在聯合國合法席位的一貫立場。在第26屆聯大會議上,敘利亞作為恢復中國在聯大合法席位的提案國之一,在促進恢復中國的合法席位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而中國方面則一如既往地支援阿拉伯國家的正義事業,支援敘利亞的反帝反侵略鬥爭。特別是在十月戰爭中,中國堅決站在敘利亞、埃及等阿拉伯國家一邊,支援它們維護國家主權、恢復失地的鬥爭。

 

1967年“六·五”戰爭中,敘利亞、埃及等阿拉伯國家戰敗。為了實現與以色列在軍事上的戰略平衡,敘利亞積極發展同蘇聯的關係,敘利亞從蘇聯獲得大批軍事和經濟援助,特別是在70年代,蘇聯勢力在埃及遭到驅逐,蘇敘關係更加密切,直到1980年10月,敘蘇簽訂《友好合作條約》。在這一背景下,敘中雙方重要互訪明顯減少,僅有的兩次重要互訪是1972年敘利亞副總理兼外長阿卜杜勒·哈利姆訪華和1978年7月中國人大副委員長姬鵬飛訪敘。從1976年6月起,敘利亞就沒有派大使來華,直到80年代初。

 

80年代中期,敘中雙方一度較為冷淡的關係開始升溫。1985年12月,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吳學謙訪問敘利亞是雙方關係改善的重要標誌。吳學謙外長訪敘期間受到阿薩德總統的親切接見,並進行了長時間的會談。1986年3月,敘利亞復興社會黨與中國共産黨正式建立黨際友好關係,兩國關係在原有基礎上又有進一步發展。

 

進入90年代後,雙方關係進一步鞏固和加深,雙方高層互訪日趨頻繁。1990年6月,敘利亞副總統、全國進步陣線副主席莫沙拉克訪華。楊尚昆主席、李鵬總理、王震副主席分別會見了莫沙拉克一行。全國政協副主席谷牧同莫沙拉克舉行會談,雙方分別代表中國政協和敘利亞全國進步陣線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和阿拉伯敘利亞共和國全國進步陣線友好合作協議》。

 

1991年5月,喬石同志率領中國共産黨代表團訪問敘利亞,受到敘利亞復興社會黨和政府領導人的接見。1991年7月,中國政府總理李鵬訪敘,這是中國政府首腦首次正式訪敘,敘中關係從此進入一個新的階段。90年代中期以前,敘方黨政領導人多次訪問中國。

 

1996年9月,敘利亞人民議會議長卡杜拉率敘利亞議會代表團參加在北京召開的第96屆世界議聯大會。同年12年,敘利亞政府總理祖阿比正式訪華,這是中敘建交以來敘總理首次訪問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人大委員長喬石分別會見了祖阿比總理,李鵬總理與他舉行會談。雙方簽訂了《經濟技術合作協定》、《相互鼓勵和保護投資協定》和《科學技術合作協定》等。祖阿比總理訪問中國之後,中敘雙方領導人互訪更加頻繁。

 

1997年4月,敘利亞副總統哈達姆訪華,5月敘環境國務部長曼傑德、6月敘住房福利部長薩法迪分別率團訪華。中方領導人錢其琛副總理兼外長于同年12月訪敘。1998年5月,敘復興黨民族領導機構副總書記艾哈邁爾,同年12月,敘副總統莫沙拉克再度訪華。1999年4月,李鵬同志又以全國人大委員長的身份出訪敘利亞。至此,敘中雙方高層互訪不斷,雙方關係保持了繼續發展的勢頭。90年代初期以來,敘中雙方除簽訂了一系列經濟、技術等協定之外,還簽署了新聞交換和合作協議,中敘1995 -1997年文化合作執行計劃,以及1995年至1996年兩黨合作議定書,中敘兩黨1998 – 2000年合作議定書等合作協定,雙邊關係得到進一步加強和鞏固。

 

(三)21世紀以來與中國的外交關係

 

2001年巴沙爾總統執政後,實現敘利亞總統首次訪華,雙邊關係進一步發展。2007年7月,敘利亞副總理阿卜杜拉·達爾達裏訪華。2008年4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長春訪敘。2010年10年,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主席賈慶林訪敘。2011年敘利亞發生內亂以來,中方為緩和敘利亞局勢做了大量工作,呼籲有關各方停止暴力,通過對話協商解決分歧和矛盾。中國政府代表多次赴敘利亞進行訪問、斡旋,並出席聯合國主持召開的敘利亞問題磋商。敘利亞政府和反對派也派代表到中國訪問,聽取中方的意見。中方主張聯合國在敘利亞問題上發揮主導作用,並堅持政治解決,反對軍事干預和衝突。

 

zzjcwlcchjylyztbsr

2008年04月04日,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長春會見敘利亞總統、復興黨總書記巴沙爾·阿薩德

 

2017年4月,敘利亞問題進一步惡化,王毅外長強調中方基本立場和主張:第一,中方堅決反對任何使用化學武器的非法行徑,對此予以強烈譴責。第二,敘利亞的主權和領土完整應當得到維護和尊重。第三,在敘利亞問題上,政治解決仍然是唯一可行的正確途徑。2017年4月19日,國務委員楊潔篪在第七輪中歐高級別戰略對話後共見記者時,針對敘利亞問題闡述中方立場。中方堅決反對任何使用化學武器的非法行徑,認為政治解決仍然是敘利亞問題唯一可行的正確途徑,主張敘利亞自身的問題應本著敘利亞人主導的原則,由敘利亞人民自主作出選擇。2017年6月17日,中國政府敘利亞問題特使解曉岩訪問敘利亞,分別會見敘利亞總統政治與新聞顧問、常務副外長等,就雙邊關係和共同關心的國際地區問題深入交換意見。

 

點擊進入:五、敘利亞與中國歷史上的經貿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