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敘利亞歷史源流

 

敘利亞是一個具有悠久歷史和古老文明的國家,遠在舊石器時代早期,敘利亞就有了原始人類。

 

(一)史前時期

 

自20世紀初以來,新石器時代遺址在原古敘利亞地區陸續被發現。比較著名的是1935年在約旦河河口附近首先發現了耶利哥遺址。此後又相繼發掘了多處遺址。

 

ylgcyz

耶利哥城遺址

 

古敘利亞地區在西元前9000年至西元前7000年前陶文化時期開始栽培小麥、大麥,飼養狗、綿羊和山羊,但採集狩獵仍佔較大的比重,已形成半穩定性的小規模聚落。使用嵌鑲幾何形細石器的鐮刀,半磨制的刀斧,琢制的石容器,但還沒有發現陶器。西元前7000年至西元前6000年,農業、畜牧業逐步確立,成為主要的經濟來源,磨制石器普遍使用,開始製作深缽形圓底陶器。西元前6000年至西元前5000年新石器中期文化階段,發明瞭彩陶(發掘於今天土耳其安條克附近)和編織技術,作為家畜的牛也開始出現。西元前5000年至西元前4500年新石器後期文化階段,已形成大規模的聚落,以製作精美的彩陶和營建神廟為其特徵,社會分工顯著,階級分化萌芽。

 

銅石並用時代開始於西元前4000至西元前2000年。在這一階段銅器在本地區開始廣泛採用。銅石並用時代的文化遺存與遺物在今天敘利亞拉塔基亞附近的烏加裏特,以及敘利亞西北部其他地區及南部的巴勒斯坦地區都有發現。這些文化遺存和遺物證明西元前3000年至西元前2000年古敘利亞地區已進入青銅時代的繁榮時期,特別是古敘利亞北部地區是整個近東地區銅石並用時代文化繁盛的中心區域。同時,青銅技術也從此地向前王朝時期的埃及以及北部的美索不達米亞和安納托利亞傳播。

 

古敘利亞地區原住民的種族及民族淵源與構成至今仍然是一個爭論不休和不能破解的謎。

 

(二)塞姆文明時期

 

西元前3000至西元前1000年之間,阿拉伯半島遊牧的塞姆人(舊譯閃族),向敘利亞及其附近地區進行了3次大遷徙。

 

西元前3千紀的後幾百年中,來到在幼發拉底河中游的一支塞姆人部落由此又向西北進入敘利亞北部的平原地帶,歷史上他們被稱為亞摩利人。亞摩利人被認為是最早遷移到敘利亞的塞姆人,並在這裡建立若干個小王國,形成敘利亞的第一次塞姆人化。

 

亞摩利人最早的史料記載出現于薩爾貢創建阿卡德王國和統一巴比倫時期。薩爾貢在位期間曾征服亞摩利人的國都馬利以及敘利亞古國埃勃拉。亞摩利人不僅在幼發拉底河建立了國家並統治著整個敘利亞中部及北部地區,而且在美索不達米亞建立了亞摩利人城邦國家。西元前2100年至西元前1800年,他們在北起亞述(Assur)南至拉爾薩(Larsa)之間建立了巴比倫等王朝國家。巴比倫王朝的第6代國王漢穆拉比,即古代奴隸制社會第一部最為完備的法典制定者。

 

西元前2千紀前後,第二支大規模移入古敘利亞地區,即今天的敘利亞、黎巴嫩和巴勒斯坦的塞姆人為迦南人。迦南人在敘利亞沿海地區定居下來,並與當地的原住民融合後在沿海地區形成迦南人的活動區域。隨著歷史的演進,迦南人深受埃及文化的影響,但在語言與宗教上,迦南人與早期亞摩利人的區別並不明顯。迦南( Cannan)一詞據考證源於胡裏安語,原指相對黎巴嫩高原東南部的低地(即今天的巴勒斯坦、以色列地區)。迦南人在地中海東岸及內陸建立了一些各自為政的城邦,創造了迦南文化。西元前2千紀末葉,古敘利亞地區進入鐵器時代,居住在地中海東岸的迦南人,被希臘人稱為腓尼基人。後來在漫長的歷史中人們使用腓尼基人一詞遠比“迦南人”廣泛得多。迦南人生活的區域即腓尼基地區泛指古敘利亞的沿海地區,北起蘇克蘇、南至阿科、東起黎巴嫩山、西至地中海,大約相當於今天的以色列沿海、黎巴嫩及敘利亞西北沿海地區。最初在這裡居住的大概是胡裏安人。

 

腓尼基人發展了航海貿易,促進了地中海沿岸各國的經濟、文化交流;同時創造了有22個輔音字母的腓尼基文字,對世界文化做出了巨大貢獻。

 

西元前2千紀到西元前1千紀中葉,出現了第3次塞姆人進入敘利亞的大遷徙。他們是阿拉米人和希伯來人。阿拉米人進入敘利亞內陸地區,並定居下來。他們建築的哈馬和大馬士革等古老的城市和廣泛使用的阿拉米文字是古敘利亞文化的寶貴遺産。

 

在西元前第2千紀中期,阿拉米人已經在幼發拉底河中段定居下來,並逐步形成了自己民族的語言——阿拉米語。“阿拉米人”一詞大約在亞述國王提格拉特帕拉沙爾一世時期(約西元前2000年末前後)開始流行開來並被廣泛接受。從亞述國王的年代記及一些銘文中推斷,在西元前14、13世紀,美索不達米亞西北部地區和敘利亞北部和中部地區的塞姆人已顯現出阿拉米人的特徵。亞摩利人、胡裏安人以及赫梯人聚居的奧淪河河谷地帶以及以北地區逐漸被阿拉米人所佔居,或被阿拉米人所同化。黎巴嫩山阻礙了阿拉米人的西進。而在黎巴嫩山區的亞摩利人等社區繼續存在,沿海地區的迦南人(即腓尼基人)也未受到阿拉米人的衝擊。阿拉米人在他們新的家園逐漸吸收了亞摩利人和迦南人的文化,但是保持他們的文化特徵,尤其阿拉米語一直保留下來。

 

在塞姆人歷時兩千餘年的大遷徙過程中,先後進入和爭奪敘利亞的民族還有喜克索斯人、胡裏安人、埃及人、赫梯人、亞述人和迦勒底人等民族,其中亞述人建立的亞述帝國及迦勒底人建立的新巴比倫帝國在世界歷史上都比較重要。西元前586年,新巴比倫帝國國王尼布甲尼撒二世攻破耶路撒冷城,大部分居民被俘後押往巴比倫尼亞,史稱“巴比倫之囚”。這在當時只是諸多戰爭中非常普通的一次,但卻是影響後來西方歷史的重大事件。古老的敘利亞地區成為各民族交往融合的大熔爐,形成了舉世注目的古敘利亞文化,為世界文明的發展做出了重要的貢獻。

 

(三)波斯及希臘化時期

 

由於新巴比倫帝國的內部矛盾,波斯帝國建國後,國王居魯士二世率軍于西元前539年兵不血刃佔領了堅固的巴比倫城,並通過正確的政策輕而易舉地征服了新巴比倫王國。新巴比倫王國包括古敘利亞地區臣服於波斯帝國,不僅宣告了一個奴隸制帝國結束,同時還標誌著塞姆人時代的終結。從此,印歐語系人開始統治西亞地區。古敘利亞地區也進入了波斯人、希臘人、羅馬人等印歐語系人的統治時期。

 

被波斯征服後,敘利亞與巴勒斯坦、腓尼基地區和塞普勒斯一同被劃為帝國的第五行省,史稱阿巴爾·納哈拉省。波斯人的統治方式是對被征服地區的社會、經濟等制度並不過多干預,而是維持現狀,其社會結構也未改變,社會生活未發生大的變化。而且,波斯統治者力圖為該地區經濟生活創造條件,如發展過境貿易等。正是這一背景下,敘利亞地區的經濟發展和國際商貿活動變得活躍和興旺起來。

 

波斯帝國統治時期與東地中海區域的希臘文明爆發了長達2個世紀的衝突,先後發生過三次希波戰爭,波斯漸處劣勢。西元前334年,希臘—馬其頓國王亞歷山大入侵波斯帝國,西元前333年擊潰波斯帝國的軍隊,佔領敘利亞及整個波斯帝國,並向東方更加深入亞洲。亞歷山大大帝于西元前323年染疾而亡,他所建立的龐大帝國迅速解體。經長期混戰,形成了以托勒密王國、塞琉古王國和馬其頓王國為主體的一批希臘化國家。其中塞琉古王國是希臘化國家中版圖最大的國家,曾領有西起小亞細亞、敘利亞、美索不達米亞,東達印度的廣大地區。塞琉古王國以敘利亞為其統治中心,歷史上又稱敘利亞王國,中國史書稱為條支。塞琉古王國的締造者是塞琉古一世(號稱“勝利者”,西元前312 -前280年在位)。亞歷山大死後,他任巴比倫總督(西元前321年),西元前312年塞琉古一世據巴比倫而自立,7年後正式稱王。

 

在塞琉古王國時代(西元前312~前64),希臘文化和塞姆人文化互相滲透,形成一種希臘化的敘利亞文化,從而為阿拉伯文化的形成提供了一個重要的源泉。塞琉古王國的統治者們繼續奉行亞歷山大大帝的希臘化政策。塞琉古一世在世時,在亞洲修築了30余座城市。他的後代也步其後塵,進一步推行亞歷山大的希臘化殖民政策,繼續建築城市,興修軍事塢堡或移民地。對一些塞姆人的古城及鄉村逐步實行同化。在眾多的城市與塢堡中,安條克是最重要的政治、文化中心,並成為王國國都。由於內外貿易的增長,手工業的繁榮,農業生産的進步以及貨幣的使用和官方統一的度量衡制度的推行,在塞琉古王國統治時期,敘利亞地區的經濟經歷了相對繁榮的時期,敘利亞人普遍享有較高的生活水準。儘管政治動蕩和外族入侵頻繁,但敘利亞的人口不斷增長,到羅馬人統治初期,敘利亞的人口數量大約已增加到500萬至600萬之間。

 

西元前64年,羅馬征服塞琉古王國,地理上和傳統上的敘利亞地區被納入羅馬人的統治之下,統稱敘利亞省。羅馬帝國的統治客觀上使敘利亞免除了外族的侵擾和內部的動蕩,也為擅長商業貿易的敘利亞人開闢了更為廣闊的商業市場。在帝國統治的第一個世紀中,敘利亞從內外戰爭中逐步恢復。帕提亞人和阿拉伯人的入侵被阻止,敘利亞地區經歷了近百年的繁榮與發展時期。社會的安定促進了人口的增長,西元1世紀中期,敘利亞地區人口增長至7百餘萬。羅馬統治時期,基督教開始在敘利亞地區逐漸發展起來。

 

這一時期羅馬與東方諸帝國之間衝突不斷,影響到其對當地的統治。此一時期,敘利亞曾出現帕爾米拉人建立的強大國家,幾與羅馬分庭抗禮。西元2世紀至西元3世紀,帕爾米拉人在東西方貿易中起了活躍的仲介作用。272年,帕爾米拉為羅馬帝國所滅。

 

(四)阿拉伯時期

 

敘利亞鄰近阿拉伯地區,一直以來阿拉伯人不斷向富饒的敘利亞地區進行持續的滲透,並先後建立過多個國家。

 

大約西元3世紀末期,阿拉伯半島南部葉門的馬利卜大壩決口,當地人民四流逃散,一支南阿拉伯人(艾茲德人)部落,沿著葉門通往敘利亞地區的商道,遷徙到大馬士革東南地區定居下來,建立了自己的加薩尼王國。加薩尼王國以大馬士革附近的季裏格為首都,其版圖大致包括大馬士革周圍地區、敘利亞東南部、約旦和西奈半島部分地區。5世紀末葉,加薩尼人逐漸被納入拜佔庭帝國的勢力範圍,成為拜佔庭帝國防禦來自沙漠地區貝都因人侵擾的緩衝國和打擊為波斯人效力的萊赫米人的同盟國。加薩尼人來到敘利亞後,接受了基督教,後來在被阿拉伯穆斯林人征服之後又皈信伊斯蘭教。

 

阿拉伯帝國興起後,很快就向敘利亞地區擴張。636年,第二任哈裏發歐麥爾一世征服了敘利亞。阿拉伯人對敘利亞統治權的確立,是敘利亞歷史上的一個重大轉捩點。從此敘利亞開始阿拉伯化和伊斯蘭化。

 

661年阿拉伯帝國的敘利亞總督穆阿維葉奪取政權,定都大馬士革,以敘利亞為中心建立阿拉伯帝國的倭馬亞王朝(661~750),又譯作伍麥葉王朝,先後經歷了14任哈裏發,共存在了89年。其統治時期敘利亞的封建生産關係進一步發展,各種文化源流開始匯合。

 

倭馬亞王朝是以敘利亞為中心建立的龐大帝國。在倭馬亞王朝近一個世紀的歷史中,敘利亞地區真正成為一個統一與完整的地區載入敘利亞史冊之中。雖然在希臘化時代,塞琉古王國曾統一了敘利亞地區,塞琉古王國也曾被後人稱之為敘利亞王國,但是政治上的統一從未達到倭馬亞王朝時代的程度,其版圖更不能與倭馬亞王朝同日而語。倭馬亞王朝之前乃至此後直至現代敘利亞形成之前,敘利亞長期處於分裂、混亂和無政府等交替輪迴的狀態中。因此,對敘利亞地區來説,倭馬亞王朝統一敘利亞地區無疑在數千年的歷史中具有重要意義。

 

wmydqzs

倭馬亞大清真寺

 

倭馬亞王朝存在不足百年,加之內戰與對外征服運動,帝國的政治、經濟及社會並不穩定,因此倭馬亞王朝時期的敘利亞文化成就並不顯著。但是倭馬亞王朝卻是阿拉伯文明蓬勃發展的醞釀時期,而敘利亞則是這個醞釀時期各種不同文化交往與融合的搖籃,是溝通古希臘、羅馬文明與阿拉伯文明的橋梁。

 

由於內部的持續激烈衝突,倭馬亞王朝的統治長年陷於不穩定狀態之中,數位倭馬亞王朝哈裏發死於刺客之手。而且,幾乎所有倭馬亞王朝哈裏發的在位時間都極短。國內的政治敵對最後葬送了倭馬亞王朝,阿拔斯王朝取代了倭馬亞王朝在阿拉伯帝國的統治。

 

阿拔斯王朝時期(750~1258),帝國中心轉移到巴格達,對於敘利亞來説,這標誌著敘利亞在歷史上輝煌的時代就此結束,敘利亞在阿拉伯伊斯蘭世界的中心地位就此終結,淪為阿拔斯王朝的地方行省。但敘利亞在創造輝煌的阿拉伯-伊斯蘭文化方面,仍然佔有重要地位。在阿拔斯王朝期間,敘利亞進一步伊斯蘭化了。阿拔斯人的統治,是敘利亞迅速伊斯蘭化和阿拉伯化的時期,在這一時期敘利亞人與帝國其他地區的居民大部分改奉伊斯蘭教。

 

9世紀下半葉,阿拔斯朝衰微。此後,土倫王朝、伊赫什德王朝、哈姆丹王朝、法蒂瑪王朝、塞爾柱帝國、十字軍、讚吉王朝、阿尤布王朝(1171~1260)、馬木留克王朝(1250~1517)和伊兒汗王朝先後侵佔或統治敘利亞,有時候處於多個勢力的同時佔領或者角逐當中。

 

11世紀至13世紀,敘利亞人民積極參加了遏止十字軍侵略和打退蒙古人進攻的戰爭,在歷時近200年的十字軍東侵過程當中敘利亞是最重要的戰場,成為當時東西方勢力拉鋸的重要節點,在影響世界歷史進程方面作用很大。

 

(五)奧斯曼時期

 

14世紀下半葉,蒙古-突厥係的帖木兒帝國興起,並於1400年入侵敘利亞,多個敘利亞城市被夷為平地,給當地造成了極大的損害。

 

15世紀後半葉,屬於突厥民族一支的奧斯曼帝國征服東歐,1453年佔領拜佔庭首都君士坦丁堡(將它定為新國都時,更名為伊斯坦布爾),成為一個強大的伊斯蘭帝國。1516年,奧斯曼帝國大敗當時統治敘利亞的埃及馬木魯克軍隊,佔領敘利亞,並順勢南下佔領埃及。1516年奧斯曼帝國謝攻佔阿勒頗時,還俘獲阿拔斯王朝最後一位名義上的哈裏發穆臺瓦基勒。1543年當傀儡哈裏發穆臺瓦基勒獲准返回開羅前,將哈裏發職權移交奧斯曼土耳其統治家族,至此麥加古萊什家族佔據哈裏發職位800餘年的歷史徹底結束。從此,奧斯曼帝國素丹開始使用哈裏發稱號,並兼有素丹國(君主國)與哈裏發國(教長國)雙重職能,統治橫跨歐、亞、非三洲的奧斯曼帝國達4世紀之久。

 

敘利亞被納入奧斯曼帝國版圖之後,奧斯曼政府對敘利亞人民政治上專橫壓迫,經濟上無情掠奪,文化上實行愚民政策。

 

土耳其人統治初期,西方勢力開始滲入,特別是17 -18世紀,西方勢力利用通商特惠條約和治外法權侵入敘利亞、黎巴嫩地區。歐洲商人在一些大城市建立貿易機構,進行不等價交換,並在西頓、貝魯特設立領事館。在阿勒頗還逐漸形成了以經商為主的歐洲僑民區。18世紀後,法國人在阿勒頗及其他城市的商業活動日益普遍。英國人隨後也進入敘利亞。歐洲人逐漸在奧斯曼帝國的貿易中佔居優勢地位。這種優勢地位的取得,首先是他們有較好的“經商素養”,擁有大量的資本、較好的業務及商品運輸組織,經濟實力等超過當地的阿拉伯商人。但是更重要的是,不平等的特惠條約為歐洲商人提供了有利條件。早在14世紀,奧斯曼帝國就向義大利商人單方面提供優惠條件並允許他們遷居帝國城市經商,保持他們的宗教信仰和財産。 1535年,蘇裏曼一世和弗朗西斯克一世簽訂了雙邊特惠條約,授予法國商人一系列特權。1604年,又與英國人和威尼斯人簽署類似條約。直到20世紀前,這種條約被歐洲列強作為對阿拉伯國家殖民奴役的手段。地方商人無力與享受特惠條約的歐洲商人競爭,加之國際商路的改變,阿拉伯地區商品貿易難以再現昔日的繁榮。另外,各個城市又有各自的習俗和貿易法規,度量衡也不盡統一,各類關卡稅收更是名目繁多,凡此種種都對城市商業手工業發展産生著阻礙作用。在這一背景下,敘利亞城市中阿拉伯人工商業呈現出衰落的景象。

 

18世紀中葉之後,敘利亞、黎巴嫩處於混亂狀態。其原因,一方面是土耳其人統治無序,本地區內部紛爭不已;另一方面也與阿拉伯地區反對土耳其人統治的獨立活動有密切關係。實際上自奧斯曼帝國土耳其人統治之初起,包括敘利亞、黎巴嫩在內各阿拉伯地區起義和暴動始終連續不斷。在帝國其他地區如巴爾幹及帝國本土小亞細亞地區也是如此,加之封建統治者內訌不斷,各地方封建主之間紛爭不已,到18世紀末,奧斯曼帝國已嚴重削弱。在帝國的統治區域內到處籠罩著封建無政府狀態,敘利亞、黎巴嫩也不例外。人民運動和獨立解放鬥爭,震撼著帝國腐朽的封建統治,奧斯曼封建制度已瀕臨于崩潰的邊緣。

 

19世紀20 – 30年代,奧斯曼帝國素丹麥哈邁德二世開展西方化改革,經濟狀況惡化,對改革的抵觸情緒上升,加之托缽僧的宣傳,引發了席捲奧斯曼帝國各地的騷亂。敘利亞的阿勒頗和大馬士革等地騷亂的規模更大。1831至1840年,名義上屬於奧斯曼帝國藩屬的埃及總督穆罕默德·阿裏佔領敘利亞長達10年之久。

 

19世紀下半葉,敘利亞的民族資産階級知識分子領導的阿拉伯民族文化復興運動在敘利亞和黎巴嫩蓬勃發展。代表人物有布斯塔尼、阿卜杜勒·拉赫曼·卡瓦基比等。文化復興運動激發了阿拉伯人民的民族意識,為阿拉伯的民族解放運動鋪平了道路。一些秘密的民族主義組織相繼建立,如“青年阿拉伯協會”和“盟約社”。大馬士革成為阿拉伯民族運動的中心。

 

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敘利亞人民蒙受更加深重的災難。奧斯曼帝國軍事當局強迫敘利亞人民充當炮灰,殘酷鎮壓愛國分子。1916年6月,麥加的謝裏夫·侯賽因舉行反土起義,侯賽因的第三子費薩爾率軍由阿拉伯半島北上,與英軍協同作戰,大批敘利亞人參加了戰鬥。1918年10月費薩爾攻佔敘利亞,在大馬士革成立阿拉伯政府,結束了奧斯曼帝國在敘利亞長達500多年的封建軍事統治。此後,黎巴嫩和敘利亞沿海地帶由法國控制,從亞喀巴到阿勒頗的敘利亞內地由費薩爾的軍隊控制。

 

(六)法國統治時期

 

一戰結束後,奧斯曼帝國瓦解。1919年7月,第一次敘利亞國民大會在大馬士革召開。大會要求承認包括巴勒斯坦在內的敘利亞為獨立的主權國家,拒絕賽克斯-皮科協定和貝爾福宣言,拒絕擬議中的委任統治。巴黎和會對此置若罔聞。

 

1920年3月,第2次敘利亞國民大會宣佈敘利亞獨立,立費薩爾為國王。4月,協約國最高委員會召開聖雷莫會議,決定敘利亞和黎巴嫩(當時為敘利亞的一部分)由法國委任統治。7月14日,法軍司令H.-J.-E.古羅向費薩爾發出最後通牒,限期無條件接受法國的委任統治。接著,法軍便向大馬士革推進。敘利亞軍民在麥塞隆與法軍激戰。25日法軍進入大馬士革,廢黜費薩爾,敘利亞和黎巴嫩落入法國之手。

 

為了分割反法力量,法國殖民當局把敘利亞、黎巴嫩分為幾個各自為政的獨立區,並分別稱為“國家”。法國高級專員主宰一切,地方政權完全掌握在高級專員代表和親法分子手裏。殖民當局挑起宗教、民族糾紛,取締政黨,嚴厲鎮壓愛國者,同時強迫敘利亞人學法語,有些地區禁止學阿拉伯語。法國資本控制敘利亞的國民經濟命脈,榨取大量利潤,導致生産衰退,民生凋敝。敘利亞人民與法國殖民者展開了英勇鬥爭,各地武裝起義不斷。特別是1925~1927年阿特拉什和阿卜杜·拉赫曼·沙赫班德爾領導的全國大起義,給予法國統治者沉重打擊。為了緩和敘利亞人民的反法鬥爭,法國統治者多次玩弄承認敘利亞獨立、實施憲法、建立自治政府等欺騙伎倆,如1936年簽定的“法敘條約”。

 

1939年法國利用第二次世界大戰即將爆發的緊張局勢,廢除憲法,恢復了對敘利亞的軍事統治。1940年,法國維希政府投降,敘利亞和黎巴嫩一帶地區受德國控制。1941年6~7月,英軍和戴高樂的自由法國的軍隊進入敘利亞和黎巴嫩,趕走了德國法西斯勢力。9月,法軍總司令G.卡特魯宣佈敘利亞獨立。

 

1943年7月,敘利亞恢復憲法,舉行議會選舉,成立了自己的政府。儘管敘利亞於1946年才真正實現獨立,但從憲法的意義上講,敘利亞自此已成為獨立的共和制國家。1946年4月17日,英、法軍隊被迫全部撤出敘利亞。敘利亞把這一天定為獨立日和國慶日。

 

(七)獨立建國

 

敘利亞獨立後,在修正後的憲法及憲政體制下,敘利亞政治發展進入了資産階級議會民主體制動蕩與漸變的過程。由於面臨複雜的國內局勢和帝國主義侵略的威脅,執政的地主資産階級政治聯盟民族集團軟弱無力,所以內外局勢長期不得安寧。第一次中東戰爭後,國內政局更加動蕩。僅1949~1951年,敘利亞就發生了得到美、英支援的4次軍事政變,其中1949年一年內就發生了3次政變。1954年2月,靠政變奪取政權的施捨克利被軍隊推翻。接著,全國舉行議會選舉,民族民主力量在選舉中居於優勢,阿拉伯復興社會黨取得很大勝利,並參加了以庫阿特利為總統的聯合政府。

 

1958年2月,敘利亞與埃及合併為阿拉伯聯合共和國。1961年9月28日,敘利亞宣佈脫離阿拉伯聯合共和國,成立阿拉伯敘利亞共和國。1963年3月8日,復興社會黨發動政變成功,執政至今。1966年2月23日新復興黨人發動政變,建立一黨專政體制,廢除1964年憲法,重組國家政權機構,將國家權力完全置於復興黨地區指揮部控制之下,使其享有任命國家元首、政府總理和內閣成員的充分權力,並行使立法權和行政權。在這次政變當中,空軍司令哈菲茲·阿薩德發揮了關鍵作用,在新政權當中,阿薩德繼續擔任空軍司令並兼任國防部長。

 

1967年6月爆發的第三次中東戰爭中,敘利亞失敗,以色列侵佔了敘利亞的戈蘭高地。1970年11月13日,哈菲茲·阿薩德發動“糾正運動”,改組復興社會黨的地區領導和政府,自任總理,重建國家政治體制。次年,當選為總統,並開始推行總統制。

 

阿薩德本人于1970年和1971年分別開始擔任復興黨敘利亞地區指揮部和阿拉伯民族指揮部總書記。 1973年憲法規定:“阿拉伯復興社會黨是社會和國家的領導黨”。因此,憲法確定了復興黨一黨執政的地位,是國家政權的統治基礎。至此,敘利亞一黨制總統共和制政體確立起來,並延續至今無任何變動。作為復興黨總書記和全國進步陣線主席,阿薩德自1971年直到2000年6月病逝一直是歷次總統選舉的唯一候選人和當選人。

 

阿薩德執政後,在經濟方面實行比較開放的經濟政策,積極尋求外援,鼓勵外國投資,國有化措施基本停止下來。外資投入增加,民族私營資本開始活躍,經濟一度出現較大發展。1975-1979年每年增長率13.4%,純國民收入增長8.6%。同時通過增加在政府部門的就業機會,提高工資,對物價進行補貼等措施,人民生活得到明顯改善,進而促進了政局的相對穩定。此外,在國際關係方面也取得了一些進展,外部環境不斷改善。20世紀後期,敘利亞由於國防開支擴大、農業歉收等原因,經濟發展緩慢,貧富分化也日益嚴重,階級矛盾與宗教矛盾交織,並且不斷激化。前蘇聯的解體,對於敘利亞的政治經濟局勢也造成了較大的衝擊。

 

2000年6月10日阿薩德去世,長達30年的阿薩德時代結束。阿薩德次子巴沙爾·阿薩德于同年7月10日繼任總統。

 

(八)敘利亞危機

 

2010年,“茉莉花革命”從突尼西亞首先開始發動,北非西亞各世俗阿拉伯國家紛紛出現政局動蕩。從2011年年初開始,爆發了敘利亞政府與敘利亞反對派之間曠日持久的衝突。

 

2011年1月26日開始,敘利亞爆發反政府示威活動並於3月15日升級,敘利亞反對派要求總統巴沙爾·阿薩德下臺,巴沙爾·阿薩德同意通過和談解決敘利亞國內的矛盾,但遭到敘利亞反對派的拒絕。隨後反政府示威活動演變成了武裝衝突,敘利亞反對派的武裝與敘利亞政府軍及親政府的民兵組織之間爆發衝突,導致敘利亞內戰。反對敘利亞政府的代表性政治組織為2011年9月15日在土耳其伊斯坦布爾組建的敘利亞全國委員會,敘利亞反對派的主要武裝為敘利亞自由軍和敘利亞解放軍。敘利亞反對派和反政府武裝致力於推翻現政府。

 

不滿總統巴沙爾的原政府軍官兵開始攜帶輕武器離隊,成立“自由軍”,調轉槍口與政府軍作戰。隨著衝突的愈演愈烈,大量遜尼派官兵選擇叛變,僅2012年3月幾天時間裏就有多名將軍及上校加入自由軍並進入土耳其境內,一年內自由軍人數已發展到約5萬人。

 

極端武裝分子包括伊斯蘭國(ISIS)和基地組織隨後介入,教派之間的衝突越發明朗。2012年6月26日,總統巴沙爾·阿薩德宣佈敘利亞進入戰爭狀態。 2012年9月起,大量的敘利亞人為躲避戰爭變成了國際難民。

 

聯合國報告稱敘利亞政府軍及敘利亞反對派均犯下了包括謀殺、法外處決、酷刑等侵權行為在內的戰爭罪行。2012年4月,在聯合國-阿盟敘危機聯合特使安南斡旋下,敘衝突雙方初步停火,聯合國向敘派遣監督團,敘局勢一度有所緩和。但5月底之後再度升溫。7月中旬,首都大馬士革發生爆炸襲擊,包括國防部長在內的敘多名軍事、安全高官遇襲身亡。此後,敘局勢更趨惡化,政府軍與反對派武裝在全國多地持續激戰,並蔓延至首都大馬土革等中心城市。6月,巴沙爾總統任命農業部長希賈布(Riad Hijab)為新任總理,並命其組閣新政府。8月,希賈布叛逃;瓦伊勒·哈勒吉(Waelal-Halki)繼任總理。

 

2013年1月,巴沙爾總統提出分階段解決敘危機的倡議,但遭到主要反對派組織的拒絕。2014年1月,敘政府和反對派代表團參加美、俄倡議召開的敘問題第二次日內瓦會議,雙方在會議框架下已經進行兩輪談判,但立場對立嚴重,談判無果而終,日內瓦談判進程陷入僵局。6月,敘舉行第一次有多名候選人參加的總統選舉,現任總統巴沙爾以88.7%的得票率連任。敘主要反對派和美國、英國和法國等歐洲國家以及部分阿拉伯國家予以反對,不承認選舉結果。

 

2014年9月,美國等國組建打擊極端組織“伊斯蘭國”的國際聯盟,並多次對“伊斯蘭國”目標實施空襲。敘利亞政府認為此舉未經聯合國安理會授權,並指責美國主導的空襲行動導致大量敘平民死傷。此舉進一步加劇了敘利亞問題的複雜化。

 

2015年,敘國內戰事激烈,恐怖極端勢力坐大,人道主義形勢嚴峻。與此同時,國際社會促和努力復趨活躍。

 

2015年5月,中國外交部長出席聯合國主持召開的敘問題第二次日內瓦會議。中方主張聯合國在敘利亞問題上發揮主導作用,推動儘早政治解決敘問題。此次磋商在三個方面取得成果,一是堅持政治解決的方向,軍事手段沒有出路。二是儘快啟動敘利亞衝突雙方的和談進程,並堅持談下去。三是共同努力緩解目前的人道主義狀況,幫助敘難民減輕痛苦。為使和談進程持續、不間斷地進行,聯合國有必要考慮建立後續支援機制。

 

2015年9月,應敘政府邀請,俄羅斯空襲敘利亞境內IS目標。10月以來,敘利亞國際支援小組先後召開三次外長會,確定政治解決敘問題的主要原則、時間框架和路線圖。2015年11月,安理會一致通過決議,授權“有能力的會員國”採取一切必要措施打擊IS的恐怖主義行為。12月18日,安理會一致通過關於敘政治進程的第2254號決議,強調由敘人民決定敘未來,支援在6個月內開展由敘人民主導的政治進程,18個月內根據新憲法舉行自由公正選舉。聯合國將推動敘政府和反對派舉行對話談判。

 

2016年初,聯合國安理會一致通過一項由美國和俄羅斯草擬的臨時停火決議案,停火對象不包括被多國定為恐怖組織的伊斯蘭國和努斯拉陣線。敘利亞政府與大約100個反政府武裝團體同意遵守該項停火決議,停火于大馬士革時間2016年2月27日0時開始生效。根據聯合國2016年4月的估計,敘利亞包括軍隊和平民人員在內的死亡總人數已達40萬。截至2016年1月,在敘利亞有1350萬人需要人道主義援助,其中650萬人流離失所。

 

xlyjnyjzp

衛星圖像顯示的2011年(左)和2015年(右)敘利亞境內夜晚的燈光

 

2016年9月,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敘利亞問題高級別會議上表示,解決敘利亞問題,要切實執行安理會涉敘利亞問題相關決議,特別是第2254號決議政治解決路線圖,從實現停火、政治談判、人道救援和合力反恐四條軌道平行推進。

 

2016年12月上旬,美國向敘利亞增派包括特種部隊、排雷專家和軍事顧問在內的200名士兵,同已在敘利亞的300名美軍士兵共同協助當地的庫爾德武裝發動針對“伊斯蘭國”的軍事行動。美軍在庫爾德控制的敘利亞北部地區廣泛部署。

 

2016年12月16日,俄羅斯國防部正式向媒體宣佈,敘利亞政府軍已完全解放敘第二大城市阿勒頗東部地區。

 

2017年4月7日,美國向敘利亞空軍基地發射了50枚戰斧式巡航導彈。

 

2017年10月。IS“首都”、北部城市拉卡被反對派收復,IS在敘利亞的潰敗成為定局。

 

2017年10月8日,土耳其跨境向敘利亞境內極端組織目標發射炮彈,同時大批軍車在土敘邊境地區集結。

 

2018年1月18日,土耳其軍隊越過土敘邊界進入敘利亞境內,在阿夫林地區發動代號為“橄欖枝”的大規模軍事行動。3月18日,土耳其軍隊控制庫爾德據點阿夫林。

 

2018年4月13日晚,美英法三國以“敘利亞政府使用化學武器”為由對敘實施“精確打擊”,對大馬士革和城外目標發射了約110枚導彈。

 

2018年9月8日,《華盛頓郵報》引述美國國務院高官的話稱,不久前宣稱打算從敘利亞撤軍的美國總統特朗普,批准了敘利亞新戰略,將美國駐敘境內美軍的停留期限無限延長。

 

2018年11月29日晚,以色列無視俄羅斯軍隊和敘利亞政府軍的警告,對敘利亞進行空襲。敘利亞當局直接下令啟動俄羅斯支援S-300防空導彈,並且擊落了一架以色列的F-16戰鬥機和4枚導彈。不過隨後便被以色列方面否認。

 

2018年12月2日,以美國為首的國際聯軍對敘利亞政府軍在古拉卜山嶺地區的陣地方向發射了數枚導彈。有關消息人士透露,這次行動沒有造成人員傷亡,只是損壞了一些財物。

 

2018年12月20日,美國宣佈從敘撤軍。

 

點擊進入:三、敘利亞經濟狀況與投資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