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新加坡與中國的經貿合作

 

※中新經貿合作已經成為雙邊關係的“壓艙石”和“推進器”

 

近年來,中新經貿合作取得長足發展,合作領域日益廣泛,合作機制逐步健全,合作層次不斷提高,合作內容與各自國家發展戰略的結合日趨緊密。

 

2009年至2015年,中新貨物貿易年均增長8.84%,我國對新加坡非金融類直接投資年均增長39.6%,吸收新加坡直接投資年均增長10.05%,在新加坡承包工程完成營業額年均增長9.99%。中新經貿合作已成為雙邊關係的“壓艙石”和“推進器”。

 

據新方統計,目前中國為新加坡第一大貨物貿易夥伴、第二大服務貿易夥伴、對外投資第一大目的國。據中方統計,2013年以來新加坡成為我國第一大外資來源國、第三大外派勞務市場。2015年新加坡成為我國第二大對外直接投資目的國。同時,以單個國家和地區統計,新加坡在我國全球貨物貿易和服務貿易夥伴中,均首次躋身前十位。

 

中新兩國建交雖晚,但兩國經貿關係發展迅猛,呈現以下特點:一是雙邊經貿合作規模遠超新加坡自身市場體量,新加坡在中國各類對外經貿合作夥伴中均名列前茅;二是中新各領域經貿合作具有前瞻性、創新性和引領性,對兩國企業實施國際化經營戰略和各自經濟轉型升級均發揮了積極作用;三是新加坡作為中國企業“走出去”的平臺優勢明顯,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在新加坡設立區域總部乃至國際總部,與新加坡企業“聯合走出去”,開展對“一帶一路”沿線第三國的投資合作;四是雙邊經貿合作機制多、層級高、領域廣,目前中新兩國已建立了3個副總理級經貿合作機制,以及涉及商務政策磋商、雙向投資、勞務合作、服務貿易等諸多領域的部際合作機制,另外中國7個地方省市還與新加坡相關部門間建立了省部經貿合作機制,為雙邊經貿合作發展創造了良好的環境;五是多邊合作作用突出,新加坡是東盟重要成員國,在國際經貿活動中表現活躍,中新加強在多邊領域的協調合作,對促進中國-東盟自貿區、APEC自貿區和RCEP的發展、維護自由貿易體制、促進區域和世界繁榮穩定等方面意義重大。

 

(一)雙邊貿易關係

 

1、新加坡與中國的早期貿易往來

 

早在1819年,佔領新加坡的英國人就已經意識到,要想將新加坡開闢成一個自由港,必然要依賴於中國的商船和商人,全力拓展與中國的直接貿易通商。據估計,在1820年前後,往來于東南亞各地諸如暹羅、馬六甲、爪哇、馬尼拉以及越南等地進行貿易的中國帆船約有295艘,總噸位85200噸。與此同時,在1805至1816年間,英國東印度公司從事中英之間貿易的船隻總噸位,最高的是1816年的29572噸,最低的是1807年的16073噸,平均每年是21432噸。這意味著在當時從事東南亞地區貿易的中國帆船的總噸位是英國從事對華貿易船隻總噸位的4倍以上。除了有眾多的中國帆船在從事與東南亞各地的貿易往來之外,在馬六甲海峽地區還有大量的中國商人和華僑從事各島嶼之間的貿易、承擔當地的稅款包收業務以及其他經濟活動。所以,在新加坡開埠之初,最先前來新加坡經商貿易的就是那些僑居於海峽地區諸如檳榔嶼、馬六甲、蘇門答臘、爪哇以及廖內群島的中國商人和航行于該地區的中國帆船。

 

在中國與新加坡的早期貿易往來中,華僑的地位與作用可謂舉足輕重。實際上,早在英國人據有馬來半島以前,中國帆船與馬來半島等地的貿易往來已持續了好幾個世紀,其結果之一就是馬來半島的許多地方諸如馬六甲、北大年以及檳榔嶼等地逐漸成為海外華僑的聚居地。這些華僑大多來自福建、廣東沿海地區,他們與其祖籍地保持著頻繁的貿易往來。早在新加坡開埠之初,就有許多來自馬六甲、檳榔嶼以及廖內群島的華僑商人前來開設貨棧及從事與中國帆船貿易有關的經營活動。

 

新加坡開埠初期所採取的“自由貿易”政策,以及其所處的特殊地理位置,吸引了眾多來自中國的帆船和移民前來新加坡貿易對於早期僑居在新加坡的中國移民來説,中國帆船與新加坡的貿易往來是他們社會經濟生活中的頭等大事。在每年的1、2月或3月的東北季風時節,來自中國東南沿海各港口的帆船揚帆南下駛往新加坡,給當地的中國居民帶來了日常生活所需的各種中國貨物,諸如絲綢、茶葉、磚瓦、石條、石板、紙傘、蜜餞、鹹菜、中草藥材、衣服、鞋帽、煙草等等。這些貨物通常價值不菲。當西南季風時節來臨的時候,中國帆船便準備啟航回中國去。貿易與移民活動的相互促進,在中國與新加坡早期的貿易往來中得到了充分的體現。中國與新加坡的早期頻繁貿易往來,不僅為開埠初期的新加坡帶來了貿易上的繁榮,同時也帶去了大量勤勞刻苦的中國移民,從而為中國與新加坡經貿關係的持續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在國內抗日戰爭期間,由新加坡華人組成的新加坡中華總商會為支援抗戰,採用多種形式大力倡用國貨、推銷國貨,推動了中新貿易發展。歷史資料顯示,自1931年至1936年五年間,中華總商會先後召開數十次大大小小的各種籌備會,分別於1935年10月和1936年10月先後成功舉辦兩屆“國展會”。第二次更是盛況空前,在“滬、港、閩、粵、津、漢”等內地城市商會和廠商會的大力協助下,最終吸引了208家來自國內及海外華商單位的國貨商品報名參展。此外,抗戰期間,新加坡中華總商會還積極歡迎並協助國內到訪的商會商品展。1931年底,天津商會派代表到南洋考察商務,期間在新加坡中華總商會協助安排下,成功舉辦了天津商會帶來的90多個中國國貨精品的展覽會。

 

2、新加坡與中國的現代貿易往來

 

現代貿易中,新加坡是首個同中國簽署全面自貿協定的東盟國家。為了搭上中國經濟增長的便車,進入中國龐大的市場,新加坡積極尋求和中國簽署自由貿易協定。經過了兩年之久的八輪艱苦而坦誠的談判,《中國-新加坡自由貿易協定》于2008年9月圓滿結束談判,于2009年1月1日開始生效。該協議是新加坡-中國雙邊關係的重要里程碑,標誌著中新雙邊經貿合作進入了更為密切和成熟的新階段,也是中國和亞洲國家簽署的第一個全面雙邊自由貿易協定,涵蓋貨物貿易、服務貿易、原産地、貿易救濟、衛生措施、技術性貿易壁壘、海關程式、經濟合作和爭端解決規則等。

 

雙方在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的基礎上,進一步加快了貿易自由化進程,拓展了雙邊自由貿易關係與經貿合作的深度與廣度。新加坡政府當時表示:“中國是世界上最大和增長速度最快的市場之一。這項協議將幫助新加坡企業進入龐大的中國市場,進一步提高雙邊貿易和投資關係。”

 

根據協定,新加坡已于2009年1月1日起取消全部自中國進口商品關稅;中國也于2010年1月1日前對97.1%的自新進口産品實現零關稅。兩國還在服務貿易、投資、人員往來、海關程式、衛生及植物檢疫等方面進一步加強合作。2011年7月,雙方簽署兩份補充協議,加強危機管理方面的合作,為雙方企業辦理關稅優惠手續提供更多便利。《中國-新加坡自貿區協定》的簽署是中新雙邊關係發展歷程中新的里程碑,進一步全面推進了中新雙邊經貿關係的發展,也對東亞經濟一體化進程産生了積極影響。同時,在全球共同應對金融動蕩的時刻,《協定》的簽署有利於維護兩國經濟與貿易的穩定和增長,為維持世界經濟穩定和促進貿易自由化做出積極貢獻。

 

根據中國海關統計數據,2011-2016年,中國與新加坡雙邊貨物貿易進出口呈現先上升後下降趨勢。2016年中國與新加坡雙邊貨物進出口額為704.23億美元,下降11.4%。其中,中國對新加坡出口444.75億美元,下降11.4%;中國自新加坡進口259.47億美元,下降14.4%。

 

20112016zhongguohexinjiapohuowumaoyiqingkuang

 

機電産品一直是新加坡對中國出口的主力産品,2016年出口額為237.5億美元,下降13.9%,佔新加坡對中國出口總額的55.4%。塑膠橡膠、化工産品和礦産品是新加坡對中國出口的第二至第四大類商品,2016年出口額46.2億美元、43.0億美元和32.5億美元,佔新加坡對中國出口總額的10.8%、10.1%和7.6%,下降1.2%、5.9%和13.7%。

 

xinjiapoduizhongguochukouzhuyaoshangpingoucheng

 

xinjiapozizhongguojinkouzhuyaoshangpingoucheng

 

機電産品也是新加坡自中國進口的首位商品,2016年進口額為244.2億美元,下降5.5%,佔新加坡自中國進口總額的60.5%。機電産品中,電機和電氣産品進口157.7億美元,下降3.1%;機械設備進口86.5億美元,下降9.5%。礦産品和賤金屬及製品是新加坡自中國進口的第二和第三大類商品,2016年進口額為38.5億美元和28.3億美元,佔新加坡自中國進口總額的9.5%和7.0%,礦産品增長3.8%,賤金屬及製品下降10.8%。除上述産品外,光學鐘錶醫療設備、化工産品和紡織品及原料等也是新加坡自中國進口的主要大類商品,2016年合計佔新加坡自中國進口總額的9.7%。中國是新加坡機電産品、賤金屬及製品、紡織品及原料和傢具玩具的首位進口來源地,佔其市場份額的19.2%、26.1%、29.1%和35.5%,中國産品競爭者主要來自中國台灣省、馬來西亞和日本等。

 

(二)雙邊投資合作

 

優越的地理位置和良好的投資環境吸引了眾多中資企業到新加坡投資,新加坡已成為中資企業“走出去”的首選目的之一,也成為中資企業國際化的一個重要平臺。
1994年,中新兩國的第一個政府間合作項目落戶蘇州。蘇州工業園區這一合作項目在20年的時間裏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2016年,蘇州工業園區實現地區生産總值2150.6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7.2%。

 

d250cb1b-e52f-4d66-8aa3-ee808278a476_size40_w600_h396

1994年2月26日,中國政府和新加坡政府關於合作開發建設蘇州工業園區的協議在北京釣魚臺國賓館簽署。李嵐清副總理和新加坡內閣資政李光耀分別代表兩國政府在協議上簽字

 

2007年,中新兩國設立了第二個政府間合作項目——中新天津生態城,體現了兩國政府在應對全球氣候變化、加強環境保護、節約資源和能源方面所作出的共同努力。

 

tianjinshengtaicheng

2012年9月4日,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右一)在中新天津生態城永定洲文化主題公園與中方共同植下一株象徵合作與友誼的雲杉樹

 

中新第三個政府間合作項目以“現代互聯互通和現代服務經濟”為主題,面向中國西部地區,項目運營中心落戶重慶市,目前項目已啟動實施,致力於開發通過重慶和新加坡連接中國西部和東南亞的“南方交通走廊”,該走廊將連通“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

 

據中國駐新加坡大使館經商處提供的數據,2016年中國對新加坡非金融類直接投資為42.05億美元,佔中國對東盟投資流量的45.2%,佔中國向“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非金融類直接投資總額的28.9%。

 

2017年,中國共用單車公司ofo和摩拜先後進入新加坡市場。截至5月,僅ofo一家在新加坡的累計註冊用戶數就達到10萬,日訂單量達到2萬。

 

中國機械設備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旗下全資子公司騰新發展與新加坡星橋騰飛集團聯合“走出去”,共同開發了印度的工業園項目。騰新發展還將與新加坡太平船務成立合資公司,開發非洲港口及內陸地區物流業務,並共同建造4艘特殊散貨船以滿足相關航線運輸的需求。中化集團等企業以新加坡為平臺突破國際貿易投資壁壘,取得跨國並購的成功;中銀集團、海航集團等企業通過並購在新加坡的國際企業總部,迅速獲得了覆蓋全球的市場資源;中遠集團、振華重工等企業在新加坡設立區域總部,實現了資源整合和有效配置;五礦集團、中航油等企業充分利用新加坡作為國際大宗商品貿易中心的地位,積極打造全球貿易網路;中石油、中石化、廣西柳工、華為等企業在新加坡設立貿易、財務、研發、物流等各類功能中心,支撐企業在東南亞乃至全球的業務發展;京東商城等企業與新加坡企業進行戰略合作,聯合“走出去”,輻射東南亞乃至整個亞太市場,均取得較好的成效。

 

zhongyuanchuan

中遠海控與新加坡太平船務簽船舶期租協議 圖為2016年5月27日,太平船務公司的北部灣港-越南-新加坡航線首開航

 

中國投資對新加坡經濟的影響集中體現在兩方面。首先,新加坡的一些重要設施是中資企業承建的,如地鐵、組屋、公寓、路橋等。中資企業也大舉進入新加坡的服務領域,如餐飲業、零售業等,給新加坡本地民眾的生活帶來新的便利和選擇,惠及民生。其次,許多中資企業以新加坡為東南亞總部,開拓東南亞市場,如寶鋼、新希望、華能;金融機構如民生銀行甚至從新加坡開拓北美市場。中資企業在這些領域的投資,有助於新加坡維持東南亞商業和金融中心的地位。

 

新加坡對華投資從1992年起有了突破性的飛躍,投資規模持續增長,投資結構不斷優化。正如1993年新加坡吳作棟總理訪華時所説,新中兩國經貿關係迅速發展的一個重要標誌是“兩國的貿易關係已提升為投資關係”。目前新加坡已成為中國第二大外資來源地,僅次於香港。據中方統計,2015年新加坡在華直接投資762項,同比增長0.66%,實際投資69.04億美元,同比增長18.49%。截止2015年年底,新加坡累計在華直接投資22481項,實際投資額累計792.21億美元。新加坡對華投資主要集中在江蘇、上海、廣東等東部沿海省市,但對中西部投資增長較快。

 

(三)雙邊勞務合作

 

新加坡是我國重要的外派勞務市場。2008年10月,中新簽署了雙邊勞務合作諒解備忘錄。據中國商務部統計,2015年中國企業在新加坡新簽承包工程合同106份,新簽合同額16.79億美元,完成營業額35.41億美元;當年派出各類勞務人員38312人,年末在新加坡勞務人員102385人。

 

20052016zhongguotongxinjiapochengbaohetongqingkuangtongji

 

20112016zhongguotongxinjiapolaowuhezuoqingkuagntongji

 

(四)雙邊金融合作

 

中新金融合作發展迅速,成為兩國互利合作新亮點。2012年6月,中國人民銀行批准新加坡金管局在華設立代表處。2012年7月,兩國簽署中新自貿協定框架下有關銀行業事項的換文。10月,新方授予中國銀行和中國工商銀行新加坡分行特許全面牌照。2013年2月,中國人民銀行授權中國工商銀行新加坡分行擔任新加坡人民幣業務清算行。4月,中國工商銀行新加坡分行在新人民幣清算業務正式啟動。5月,新加坡金管局北京代表處正式揭牌。

 

4197498_940201

2014年9月22日,中國人民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馬駿(中)在工行新加坡分行舉辦的人民幣國際化峰會上分享看法。當日,中新兩國金融及其他企業界人士、政府官員等數百人參加了舉行的人民幣國際化峰會,共同討論人民幣國際化的前景和路徑

 

2013年10月,中國人民銀行確定新加坡市場人民幣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RQFII)投資額度為500億元人民幣。2014年10月,兩國外匯市場正式推出人民幣和新加坡元直接交易。2015年11月,中方同意將新加坡RQFII額度提高到1000億元人民幣。2016年3月,中國人民銀行同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續簽雙邊本幣互換協議,互換規模擴大至3000億元人民幣/600億新加坡元,有效期3年。

 

近年來,中國金融機構在新加坡的投資合作多圍繞“一帶一路”的海外建設項目展開,為新加坡企業參與“一帶一路”建設提供了支援和便利。截至2017年5月11日,中國銀行新加坡分行已成功為“一帶一路”相關項目投放逾90億美元,開立約10億美元跨境擔保,投放與跨境擔保兩項合計超過100億美元。中國工商銀行則在2016年與新加坡國際企業發展局簽署了合作諒解備忘錄,為想參與“一帶一路”項目的新加坡企業提供金融支援。

 

(五)其他領域合作

 

中新兩國在科技、教育、文化、軍事等領域的交流與合作也日益密切。在文化領域,兩國之間簽有《中新文化合作諒解備忘錄》。近年來,雙方在文化藝術、圖書館、文物等領域的交流與合作不斷擴大和加深。兩國之間簽有《中新政府間科技合作協定》和中新科技合作聯委會。1998年3月,聯委會舉行第四次會議,雙方決定設立“中新聯合研究計劃”,以建立一種長期聯合研究機制,使兩國的研究院所、大學以及公營研究機構與企業共同開展産業方面的研究與開發工作,從而為兩國的企業提供可商業化的技術。

 

兩國在人才培訓領域的合作十分活躍。主要項目有中國赴新加坡經濟管理高級研究班、中央黨校中青年幹部培訓班赴新考察、兩國外交部互惠培訓項目等。2001年,雙方簽署《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關於中新兩國中、高級官員交流培訓項目的框架協議》,並分別於2005年、2009年、2014年和2015年四次續簽。2004年5月,雙方決定成立“中國-新加坡基金”,支援兩國年輕官員的培訓與交流。教育方面,兩國間有英語教師培訓項目、工商管理碩士班項目、本科和護理專業項目等多項合作計劃。1999年6月,新教育部長兼國防部第二部長張志賢率團訪華,雙方簽署了《中新教育交流與合作備忘錄》及中國學生赴新學習、兩國優秀大學生交流和建立中新基金等協議,中國15所高等院校在新開辦了20個教育合作項目。2015年,我在新留學人員10430人,新在華留學生4865人。

 

2007年7月,雙方簽署《關於借鑒運用新加坡園區管理經驗開展中西部開發區人才培訓合作的諒解備忘錄》。2009年以來,雙方已聯合舉辦5屆“中新領導力論壇”。2012年9月,首屆中新社會管理高層論壇在新加坡舉行,雙方簽署關於加強社會管理合作的換文。2014年7月,第二屆中新社會治理高層論壇在華舉行。2016年5月,第三屆中新社會治理高層論壇在新舉行。
 

點擊進入:六、新加坡與“一帶一路”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