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新加坡與中國的關係

 

(一)新加坡與中國建交前的雙邊關係

 

1、推動發展

 

以歷史的眼光實事求是地講,有“新加坡國父”之稱的李光耀有著深厚的中華民族傳統文化底蘊,對中國懷有特殊的感情。新中國建國之後的一個時期內,李光耀對中國有一定的批評指責,一是出於對共産黨執政的中國政府不了解而産生的疑懼;二是昭告鄰國世人,新加坡不是“第三中國”,以示與中國“劃清界限”;三是中國當時在發揚國際主義、支援世界人民革命的政策方針下,未免有些不當的做法。

 

20世紀60年代,隨著國際形勢的變化,根據毛澤東“一條線和一個面”的戰略思想,爭取團結各國政府,遏制蘇聯在東南亞勢力擴張成為首要任務。這樣,打開與新加坡的關係,對中國開展東南亞國家的工作日顯重要。在周恩來的指示下,從1970年底,中國逐步調整了對新加坡的政策。他還指示中國駐外代表機構主動邀請新加坡的外交使節參加中國的國慶招待會。中國的積極姿態,得到新加坡的積極回應。雙方的第一次接觸,是在1971年通過李光耀所稱的“乒乓外交”進行的。新加坡首次派乒乓球隊應邀參加了在北京舉行的亞非乒乓球友誼賽。接著,中國提出建議,擬於第二年派遣一支乒乓球隊到新加坡進行友好訪問,新加坡方面欣然同意。

 

1974年5月馬來西亞總理拉扎克訪華,5月31日中馬兩國建交。這對新加坡在發展對華關係上起到了助推作用,雙方均認為已到中新建立正式外交關係的時候了。中方加大了對新加坡的工作力度。

 

4197487_336454

1972年7月8日至7月15日,中國乒乓球代表團應邀對新加坡進行友好訪問。訪問期間,中、新兩國運動員通過友好比賽,相互學習,交流經驗,增進了友誼。圖為中、新兩國乒乓球運動員再比賽場上

 

1975年3月,李光耀總理派外長拉賈拉南訪華,受到周恩來的接見。拉賈拉南訪華,既表明瞭友善,又充滿了疑慮。他對周恩來重申了新加坡的立場,並説明由於鄰國對新加坡以華族人口占絕大多數的情況特別敏感,新加坡只有在印尼同中國復交之後,才能同中國建立外交關係。周恩來圍繞新加坡關心的問題,闡明瞭中國的立場,為消除其政治疑慮深入地做了大量工作。他最後反覆申明,中國尊重新加坡是個獨立的國家。1975年6月,泰國首相剋立·巴莫訪問中國,7月1日中泰建交。具有高度政治智慧和策略藝術的周恩來抓住時機,請克立·巴莫向李光耀傳達口信,並邀請其訪華。周恩來沒有托在此之前訪華的馬來西亞總理拉扎克向李光耀傳話,而請克立·巴莫傳話,是經過縝密考慮的。睿智、持重的李光耀對周恩來的邀請沒有作出回應。

 

1975年9月李光耀訪問伊朗,伊朗首相胡韋達也應周恩來之托轉達對他的邀請,於是他決定於1976年5月訪華。遺憾的是,未等他成行,周恩來于1976年1月8日逝世。李光耀訪華,是周恩來的外交功力的推動。周總理用“潤物細無聲”的外交藝術,啟動了李光耀的政治思路。在李光耀之後的回憶錄中,他把與周恩來總理擦身而過看作是人生中的一大遺憾。

 

2、打破堅冰

 

李光耀的首次訪華,外交上堪稱“破冰之旅”。他希望充分利用這次經過長期醞釀才下定決心的訪問,儘量多了解一下中國。李光耀謹慎從事,為避免被人誤認為他是以炎黃子孫的身份“尋根問典”,特意在他率領的17人代表團裏安排了各族人士,其中有在斯里蘭卡賈夫納出生的泰米爾族的第二副總理拉賈拉南、馬來族的政務次長麥馬德和華族的外交部政務次長李炯才。他們跟隨李光耀出席所有會議,在各種場合一律講英語,以此表明他們與中國毫無私密接觸。

 

19408507_2015032307392443015200

1976年5月12日,首次訪華的李光耀與已經83歲的毛澤東會晤

 

當時,毛澤東年事已高,且多病纏身,會見來訪外賓均不作預先安排,而是臨時視情況而定。5月12日,外交部禮賓司官員突然到釣魚臺18號樓通知李光耀,説毛主席將會見他,這給他幾分意外欣喜。禮賓車隊來到中南海毛澤東的住處,李光耀和拉賈拉南下車後被引導入內。毛澤東身穿淺灰色中山裝,靠坐在客廳正面的沙發上,見李光耀進來,由張玉鳳和護士長扶起來與其握手。落座後,李光耀收起他慣常自如灑脫的坐姿,極力保持政治的矜持和儀態的鄭重,以顯示其對毛澤東的尊重。會見持續了約一刻鐘,華國鋒和時任外長的喬冠華陪見。這次簡短的會見,給李光耀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象。後來,李光耀回憶説,毛澤東當時已是83歲的高齡,無論是精神或者體力都很虛弱,已不像在1972年會見尼克松和基辛格時,思維敏捷,言談自如,縱論天下。但他看到的仍是領導過長征,建立了強大武裝,堅持抗日遊擊戰,打敗國民黨的軍隊,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巨人;看到的仍是把中國從貧困潦倒和饑餓中解放出來,並向世界宣告“中國人民站起來了”的偉人。

 

109641518

1976年5月,新加坡總理李光耀與夫人遊覽長城

 

3、冰雪消融

 

1978年對於中國和新加坡來説是重要的一年。11月12日,74歲高齡的國務院副總理鄧小平訪問過泰國、馬來西亞後,續程訪問了新加坡,同新加坡總理李光耀就國際形勢、地區形勢、雙邊關係及共同關心的問題,廣泛深入地交換了意見,增進了彼此了解。這次會見,成為李光耀的“一次難忘的經歷”。雙方在越南、柬埔寨問題上會談多時,鄧小平同志鮮明的表示了對於越南問題的看法,明確了中國的態度,稱“如果越南進攻柬埔寨的攻勢過了湄公河,中國就不可能再按兵不動。”

 

12315614545465123456454513212154546

1978年11月,鄧小平訪問新加坡,在機場與新加坡總理李光耀親切握手

 

針對李光耀對中國外交政策的擔憂,鄧小平強調,中國心口如一。在外交政策上,中國人怎麼想就怎麼説。鄧小平離開新加坡前,與李光耀在總統府別墅話別時,高度稱讚新加坡的發展。鄧小平説,與他旅法留學途經新加坡時相比,新加坡的改變實在太大了,並表示了由衷的祝賀。這次訪問,使鄧小平在李光耀心中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在談到治國理政的方法上,鄧小平驚人的謙虛、坦誠和敢於正式批評的勇氣充分顯示出他偉大的品格和卓越的領導能力,贏得了李光耀的敬重和信任。從這個時候開始,一個更加開放的中國出現在國際外交舞臺上,這一東方大國的潛力和能量也被李光耀等新加坡領導人敏銳的觀察到,經歷了多年的阻隔和敵對,兩國的步伐開始向正式建交邁去。

 

鄧小平訪問新加坡的巨大成功和中國對新加坡政策的調整,增加了李光耀對中國的信任度。隨著新加坡民間訪華人數的增加,中新貿易迅速增長,新加坡成為中國除香港之外的最大轉口貿易站。1979年12月29日,兩國政府在北京簽訂了貿易協定。1980年8月14日,兩國簽署協議,以執行貿易協定的名義,互設有使館主要功能和外交地位的商務代表處。這使新加坡既滿足了建立官方聯繫渠道的需要,又恪守了在印尼之後與中國建交的諾言。

 

1980年11月,李光耀攜夫人柯玉芝和女兒瑋玲第二次訪華。此時,中國已經進入了一個改革開放的新時代。李光耀一行參觀了週口店北京猿人遺址,遊覽了承德皇家避暑山莊,乘遊輪從重慶沿江而下,直至宜昌,飽覽了長江三峽秀麗風光,又訪問了武漢、廈門等地,盡情地遊覽了中國的壯麗河山,留下了難忘的印象。

 

3b87e950352ac65c8acbe89ef0f2b21192138a15

1985年9月13日至25日,應中國政府邀請,新加坡總理李光耀和夫人對中國進行了正式友好訪問。圖為9月13日,李光耀總理和夫人乘飛機到達上海時,上海少先隊員向新加坡貴賓獻花

 

李光耀回國後,徹底開放對華旅遊,鼓勵商人利用中國的優惠政策,大力開展新中經貿,促進新加坡經濟發展。此後,李光耀成為中國的常客,來訪不下30次。兩國在經貿、科技、文化等領域合作發展順利。1981年中新互設商務代表處。1985年兩國實現通航。1986年我在新設新華社分社。

 

(二)新加坡與中國建交後的關係

 

中國與新加坡兩國于1990年10月3日建立外交關係。1995年,兩國外交部建立磋商制度。2008年8月,李光耀內閣資政來華出席北京奧運會開幕式,納丹總統來華觀看北京奧運會比賽。9月,王岐山副總理與黃根成副總理在天津共同主持召開中新雙邊合作聯委會第五次會議、蘇州工業園區聯合協調理事會第十次會議和天津生態城聯合協調理事會第一次會議。吳作棟國務資政赴天津出席第二屆“夏季達沃斯”年會。10月,李顯龍總理來華出席第七屆亞歐首腦會議並順訪,李光耀內閣資政訪華。

 

4197490_200195

1990年10月3日,中國外交部長錢其琛(左)和新加坡外長黃根成在紐約聯合國總部大廈簽署了中國新加坡正式建交公報。中國新加坡宣佈正式建交。這是兩國外長簽字後,相互握手錶示祝賀

 

2009年1月,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周鐵農訪問新加坡。3月,吳作棟國務資政訪問廣東。4月,劉延東國務委員訪問新加坡。5月,李光耀內閣資政、黃根成副總理來華出席蘇州工業園區開發建設十五週年慶祝活動並訪問浙江。6月,李顯龍總理訪問浙江、上海。

 

2010年兩國執政黨和軍事代表團也實現了互訪,兩黨兩軍關係正式建立。

 

2014年4月,新加坡榮譽國務資政吳作棟來華出席博鰲亞洲論壇年會並訪問山東。同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訪新。6月,新外交部長兼律政部長尚穆根訪華。7月,新加坡副總理兼國家安全統籌部長及內政部長張志賢來華舉行第二屆中新治理高層論壇。8月,新加坡總統陳慶炎來華出席南京青奧會開幕式,習近平主席會見。同月,楊潔篪國務委員訪新。9月,新加坡總理李顯龍來華出席中國—東盟博覽會並訪問廣東、廣西和香港。10月,新加坡副總理兼國家安全統籌部長及內政部長張志賢訪華並與張高麗副總理共同主持中新雙邊合作機制年度會議。11月,新加坡總理李顯龍來華出席亞太經合組織第二十二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

 

2015年是中新建交25週年,11月6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新加坡總統府會見新加坡總統陳慶炎。兩國元首一致同意將中新關係定位為與時俱進的全方位合作夥伴關係,並啟動中新自由貿易協定升級談判。

 

U610P4T8D7611017F107DT20151107101445

2015年11月6日,習近平在新加坡總統府會見新加坡總統陳慶炎

 

2015年3月,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逝世。習近平主席、李克強總理、張德江委員長、張高麗副總理分別向新加坡領導人發唁電。李源潮副主席作為習近平主席特使應邀赴新加坡出席李光耀國葬。4月,新加坡副總理兼國家安全統籌部長及內政部長張志賢來華出席第5屆中新領導力論壇。6月底7月初,新加坡總統陳慶炎對華進行國事訪問。8月初,王毅外長正式訪問新加坡。同月,李源潮副主席作為習近平主席特使赴新出席新加坡建國50週年慶典活動。9月,新加坡前副總理黃根成作為政府特使來華出席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70週年紀念活動。10月,張高麗副總理訪新並主持中新雙邊合作機制年度會議。11月,習近平主席對新加坡國事訪問。
2016年2月底,新加坡外長維文訪華。3月,新加坡榮譽國務資政吳作棟來華出席博鰲亞洲論壇2016年年會。5月,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赴新主持第三屆中新社會治理高層論壇。

 

新加坡于2015-2018年出任“東盟對華關係協調國”。南海問題是新加坡作為“協調國”所協調的多個議題中的一個,也是新加坡投入最多和最受關注的議題,新加坡與中國在南海問題上的協作前所未有地多起來。2016年6月,新加坡同中國主持“東盟-中國外長特別會議”——會議主題是“南海仲裁案”陰影下的南海問題,還多次與中國一起主持“東盟-中國落實《南海各方行為宣言》高官會”以及協商 “南海行為準則”,客觀上有助於推動新中關係。

 

但在新加坡出任“協調國”後,2016年8月,李顯龍總理訪問美國期間公開正面地表態支援“南海仲裁案”,引發了中國的不滿與批評,影響到了新加坡與中國的關係,雙邊關係進入“異動”的態勢。2016年下半年,新加坡官方公開穩定新中關係的行動逐漸多了起來。2017年5月,新加坡資深外交官許通美在新加坡主流媒體《海峽時報》發表了暢談新中友好關係的文章。同月,新加坡副總理張志賢在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成立20週年紀念會上的公開致辭中對新中關係進行了積極的正面定位。2017年9月19日,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對我國進行正式訪問,這是兩國關係在經歷數月的不確定後恢復發展的標誌,中新關係回暖跡象明顯。

 

1121690518_15058186973491n

2017年9月19日,李克強總理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東門外廣場舉行儀式歡迎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對我國進行正式訪問

 

點擊進入:五、新加坡與中國的經貿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