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新加坡與“一帶一路”的關係

 

新加坡是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積極支援者,新加坡政府、商界、媒體和學界精英在多邊場合以及各種論壇正面談及“一帶一路”倡議並作出正面評價。新加坡總理和政府官員在多個場合積極評價“一帶一路”戰略,認為這一戰略是促進東南亞、南亞、中亞和歐洲國家間合作的積極方案,並希望這個戰略會持續下去,也希望新加坡能在中國“做得更多”。在中新建交25週年之際,兩國政府將雙邊關係正式定位為“與時俱進的全方位合作夥伴關係”,凸顯兩國延續並提升良好關係的期望。新加坡領導人還就“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提出了具體建議。

 

2017年6月12日,新加坡外長維文在來華訪問表示,“一帶一路”倡議具有歷史意義,新加坡從一開始就全力支援。新方認為,“一帶一路”倡議將為亞洲各國提供亟需的基礎設施建設和互聯互通支援,把亞洲、歐洲以及大洋洲國家聯接在一起,最終為全世界人民帶來和平與繁榮。新加坡處於獨特的地理位置,是“一帶一路”沿線的重要一站,新方可以依託地區金融中心地位為“一帶一路”的融資要求提供支援。還可以通過新中雙方在重慶開展的互聯互通項目把海上和陸上絲綢之路聯接在一起。新方願與中方共同努力,更好對接各自經濟發展戰略,造福兩國和兩國人民。

 

W020170612702160639613

2017年6月12日,來華訪問的新加坡外長維文在與中國外長王毅共同會見記者時,回答了中方媒體關於新方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提問

 

新加坡在我國建設“一帶一路”特別是“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中發揮了積極作用,是重要的戰略支點之一。首先,新加坡在“一帶一路”倡議中具有明顯的區位優勢。在克拉運河修建無進展、瓜達爾港風險大的情況下,地扼馬六甲海峽、位於太平洋和印度洋交接的新加坡,繼續發揮著中國海上能源物資運輸核心轉机站的作用,在當下甚至未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這一作用不會有所動搖。新加坡的地理位置決定了它是“一帶一路”尤其是海上絲綢之路的必經通道和重要節點。其次,新加坡的經濟實力和區域影響力將助力新加坡在“一帶一路”倡議中起到有效的引領作用和協調作用。新加坡是東盟的創始國之一,1960年至1984年間新加坡經濟飛速發展,GDP年均增長9%,成為“亞洲經濟四小龍”之一,以開放的姿態和迅猛的發展贏得了世界的矚目。再次,新加坡突出的創新發展理念會助力“一帶一路”倡議的深入開展。作為一個城市規模的國家,新加坡的繁榮發展主要依靠的是先進的制度和開放包容的創新理念,這種創新的理念在新加坡投資修建的蘇州工業園區、天津生態城和廣州知識城中得到了最好的展示。這些項目的成功正是中新第三個政府間合作項目“中新(重慶)戰略性互聯互通示範項目”順利開展的重要基礎。最後,新加坡乃至東南亞的華人華僑構成了推進“一帶一路”倡議的人文基礎。華人是新加坡的最大族群,佔總人口的70%以上,是新加坡社會主體組成部分。廣大的華人華僑群體擁有資本優勢和密集的商業網路,極大地推動了新加坡經濟的發展,同時也是中國與新加坡之間重要的人際紐帶。近年來中新兩國在金融、文化、社會管理、教育、科技、環保與民間交流等多領域加強合作。為擴大人文交流,雙方決定定期舉辦兩國間青少年和大學生交流等合作項目,探討開展兩國文化産業合作,舉辦中新領導力論壇,開闢人力資源培訓的新內涵和新途徑。由此,在中新建交25週年之際,互訪人員增長了25倍之多。另外,積極謀求拓展生存空間和利用自身優勢謀求自身發展是新加坡參與“一帶一路”倡議的另一個考量,也是其參與“一帶一路”倡議的最大推動力。

 

據中方統計,2015年新加坡對華投資佔“一帶一路”沿線64個國家對華投資總額的80%以上,中國對新加坡投資佔中國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投資總額的33.49%,中新貿易額佔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貿易總額的8%,新加坡的地位和作用凸顯。新加坡在中國“一帶一路”的投資中,一方面為中國企業提供專業和先進的服務及管理理念,一方面也得到了擴展市場,拓寬領域的大量機會,能進而將其被動等待國際市場關注和進入的服務型經濟模式轉變為隨著“一帶一路”建設主動將服務和管理輸送出去,深入到國際市場的腹地去發展的新模式。
 

(馬林靜 編撰)

 

參考文獻:

 

[1]慶梓.南洋華僑抗戰救國與新加坡中華總商會的貢獻[J].重慶社會科學,2013(4):106-110.
  [2]聶德寧.中國與新加坡的早期貿易往來[J].近代史研究.1997(01)
  [3]王虎,李明江. 支援、參與和協調:新加坡在實施“一帶一路”倡議中的作用[J]. 南洋問題研究,2016,(04):43-52.
  [4]林錚淩. 新加坡對外直接投資戰略研究[D].雲南財經大學,2014.
  [5]王勤,許鋆. 中國的區域經濟發展與新加坡在華投資[J]. 東南亞研究,2009,(01):41-45.
  [6]劉一斌.中國與新加坡漫長的建交歷程[J].黨史博覽,2012,(10):33-37.
 

點擊進入:七、雙邊關係與重要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