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土耳其與“一帶一路”的關係

 

(一)土耳其在“一帶一路”倡議中的地位和優勢

 

“一帶一路”倡議契合了土耳其當前的地緣政治戰略,並且能夠推動土耳其在歐亞大陸尤其是中東歐地區的經濟、政治、文化等地位的提升。同時,土耳其對於“一帶一路”倡議而言,也具有獨特的地位和優勢。

 

1、地理位置優勢

 

土耳其是巴爾幹、中東和高加索地區的交集點,處於歐亞的中心,位於從地中海到太平洋的邊緣地帶的中間。著名戰略家布熱津斯基將土耳其稱為撬動歐亞大陸地緣戰略的支軸國家。

 

土耳其處於歐亞大陸連接點,與巴爾幹、中東、北非、高加索等重要地區緊密相連的同時也連通了黑海與地中海,擁有獨特的地緣政治和地緣經濟地位。博斯普魯斯海峽和達達尼爾海峽橫貫土耳其西部,隔離小亞細亞半島和巴爾幹半島的同時,把黑海和地中海連成了一片,成為溝通黑海與地中海的大動脈,通常人們也將它們合稱為“黑海海峽”。因該海峽地形險要,歷史上素為兵家必爭之地。正因為如此,土耳其成為“一帶一路”建設中地理上的關鍵橋梁位置,素有“歐亞橋梁”之稱,全球地緣戰略地位是無可取代的。

 

土耳其是一個擁有多種身份和影響力的關鍵性地區大國,處於地緣政治和經濟交匯中心,既是中東地區與伊斯蘭世界的重要國家,又是西方式的世俗化主義民主國家。在地理上,作為歐洲和亞洲的橋梁和交匯處,土耳其東臨伊朗,東北部與年輕的亞塞拜然共和國為鄰,在東南方向同敘利亞和伊拉克接壤,它的歐洲部分同保加利亞、希臘毗連。

 

土耳其在地理上的這種特殊性,使其成為東西合璧、南北薈萃之地,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向西則擁有明顯的西方與歐洲特點,在中東、巴爾幹地區和國際事務中有著重大的影響;向東則主要面對中東國家和伊斯蘭國家,對內則具有突厥國家的身份,是一個多元文化交匯的地方。就空運而言,土耳其是世界眾多重要航線的交匯處,實現了伊斯坦布爾直飛中東、歐洲以及非洲等。可以説,土耳其重要的貿易地位和區域作用,正是源於其獨特的空間地理區位和卓越的物流能力。土耳其作為歐亞大陸能源軸心上的一個重要的轉机國,集中力量將裏海的石油和天然氣輸送到西方市場,打造出一條東西方能源走廊。土耳其顯著的地理優勢是周邊國家在中國“一帶一路”倡議實施上無法比擬的,更是不可忽視的。

 

2、經濟優勢

 

正是因為土耳其位於歐洲和亞洲的接合部,1996年土耳其加入歐洲關稅同盟,成為世界商品的轉机站,為土耳其帶來了豐厚的轉机利潤。隨著本國工業的發展,土耳其利用關稅協定,使本國的商品在歐洲各國家自由流通。中國與土耳其兩國的貿易額不斷增加,經濟貿易合作範圍也不斷擴大。中土兩國貿易額從1990年的2.83億美元增加到2012年的282.89億,兩國經貿合作持續深化發展,交通、冶金、電力與電信是雙方合作的重點。2010年,中國和土耳其簽署了一系列合作文件,包括雙邊經貿合作、第三國基礎設施與技術諮詢合作、文化交流、資訊通訊技術合作、海事合作以及鐵路合作。中國是土耳其第二大進口來源地、第三大貿易夥伴和19大出口市場,土耳其已然成為中國貿易、投資、工程承包的要地,也是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重要發展對象。

 

3、文化優勢

 

土耳其歷史文化在古代即與絲綢之路密切相關。古代絲綢之路在促進土耳其經濟發展的同時也為絲綢之路的進一步發展創造了條件,更重要的是留下了絲綢之路的文化印記。土耳其憑藉其在中亞地區密切的歷史文化聯繫,在歐亞大陸心臟地區架起了不同文化之間對話和互動的重要橋梁。中國和土耳其人民創造了璀璨的歷史文化,不但促進了兩國文化的傳播與交流,而且更加注重各國文化的開發與利用。

 

在“一帶一路”沿線的國家裏,大多在歷史和宗教方面與土耳其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多次表達了要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發展友好關係的強烈願望,同時也表示土耳其非常願意為這些國家之間的溝通合作架起橋梁。2014年12月12日,“共建‘一帶一路’:歷史啟示與時代機遇國際研討會”在土耳其伊斯坦布爾召開,共200多位代表出席研討會。 “一帶一路”倡議為歐洲各國帶來了新的合作機會,而土耳其處在“一帶一路”的關鍵節點,承擔著復興絲綢之路的歷史使命。

 

(二)土耳其對“一帶一路”倡議的總體認知

 

中國政府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得到了土耳其各界的積極響應。中國與土耳其的歷史淵源可以追溯到我國漢代的絲綢之路時期,都是有著古老文明和強勁經濟發展活力的新興發展中國家,是落實“一帶一路”倡議的重要國別。

 

1、土耳其官方的態度

 

土耳其官方對於“一帶一路”為土耳其帶來的經濟機會,特別是基礎設施建設的機遇充滿期待。土耳其通過完善基礎設施建設,修建鐵路、公路、機場,擴建地中海港口等,積極向中亞國家推銷“土耳其模式”,大力發展經貿合作,但由於自身經濟實力欠缺、中亞國際特殊國情等原因導致土耳其與中亞經濟合作沒有達到預期效果,因此迫切需要融入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從而進一步提高了與中亞國家的經濟貿易合作水準,並擴大影響力。

 

土耳其是亞投行的創始成員國,在籌建過程中發揮了積極作用,出資規模為26億美元,份額為2.48%。土耳其已經提出了“中間走廊”的倡議,可以跟“一帶一路”倡議進行很好的對接。“中間走廊”的目標是通過土耳其將歐洲、中亞和中國連在一起,起點在土耳其,沿途經過喬治亞、亞塞拜然、裏海、土庫曼、哈薩克、烏茲別克、阿富汗、巴基斯坦,最終到達中國。

 

2017年5月14日,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在“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開幕式上表示土耳其會不遺餘力地參與並支援“一帶一路”建設。土耳其非常高興能與中國一起來共同實現這個具有歷史意義的偉大計劃。

 

aedazcydyl

2017年5月14日,“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開幕式在北京國家會議中心舉行。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在開幕式上致辭

 

2、土耳其商界的態度

 

土耳其商界認為,雖然中國與土耳其存在貿易逆差,在某些産業上也存在著一定的競爭,但是中國是一個巨大的商品出口國和資金投資國。“一帶一路”帶來的巨大的投資額度在促進土耳其産業結構優化的同時,也能夠帶動土耳其經濟增長。從2012年開始,中國在土耳其的投資呈現飛速上升的趨勢。同時,為了更好的減少中間産品進口,降低貿易逆差,調整産業架構,平衡地區發展,吸引外商投資,2014年4月5日,土耳其總理埃爾多安在首都安卡拉公佈了新的投資計劃。這對加強土耳其“一帶一路”土耳其段的建設不得不説是一次大好機會,未來兩國將進一步加強在礦産開發及輕紡製造、航運、能源等傳統領域的投資合作。

 

3、土耳其學界的態度

 

土耳其學界也對“一帶一路”表達了較明顯的渴望。土耳其既有璀璨博大的文明,又有豐富的文化資源。早在2000多年前,古老的絲綢之路就將土耳其與中國相連。由於複雜的歷史和民族宗教關係,作為連接歐亞的土耳其與新疆的維吾爾、哈薩克等民族也有著很深的友誼。中國“一帶一路”倡議不僅是經濟發展戰略,更是社會、文化等全方位的合作與交流,為文化交流提供了重要的路徑和平臺。土耳其需要積極融入中國“一帶一路”倡議,通過深化經濟文化交流,加深彼此文化的了解和認知,更好地服務於經濟合作和發展,同時也可以加深中國民眾與土耳其民眾的精神交流,更好的促進民心相通。

 

(三)土耳其在“一帶一路”倡議中的風險與挑戰

 

1、中、土民間直接交流不足

 

絲綢之路的核心是“民心相通”,兩國民間的交流意願很重要。但是據調查在中國和土耳其的民眾中會兩國語言的人並不多。土耳其關於中國的消息往往是轉載自西方媒體和在土耳其的維吾爾人,不少帶有政治偏見,而中國人也較少通過土耳其媒體直接獲得有關土耳其的消息,這就造成了中土兩國的交流存在誤會。2015年,少數土耳其媒體和社交平臺發佈所謂“新疆禁止部分穆斯林封齋”和“中國警方毆打、殘害維吾爾族婦女兒童”的不實報道,引發了多起反華示威活動。2015年,受“東突”勢力煽動以及當地媒體炒作等因素影響,土耳其多次發生反華活動,威脅到華人華僑的安全,增加了中國企業投資合作的風險。2016年之後,土耳其與西方關係惡化,與美國日益對立,無暇顧及中國,故未再發生類似情況。

 

因此,未來雖然在能源、基礎設施建設等具體議題上,中土合作的共同利益大於衝突,但也不排除民族、宗教問題阻礙兩國在“一帶一路”上的合作。如果兩國民間交流不能發展起來,就無法實現“一帶一路”倡議“五通”中“民心相通”目標,也影響其他目標的實現。中資企業在土耳其開展投資合作時,要積極與媒體溝通,以免因誤會造成不必要的麻煩。

 

2、“雙泛主義”對我國的影響

 

在中土雙方共同建立戰略性夥伴關係過程中,也還經常存在著激化中土雙邊關係的一些消極因素。當前,“泛突厥主義”和“泛伊斯蘭主義”是中亞和中東面臨的最棘手的問題。受土耳其境內泛突厥主義的影響,在中國西北地區具有突厥血緣的少數民族中,發生了所謂的“東突厥斯坦”的民族分離主義活動。土耳其雖然也是恐怖主義的受害國,但其在東西方之間一直搖擺不定,而中國的“東突”恐怖勢力一直都是影響中土關係的敏感問題。恐怖主義在中國特別是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的盛行確實為中土關係蒙上了陰影。土耳其要正常與中國合作發展,正視中國國內的恐怖主義問題是必須的。

 

恐怖主義問題是歷史的、文化的和意識形態的,中國和土耳其兩國都應該以新的觀念對待“雙泛”主義問題和新疆問題。新疆既然在文化、語言和歷史上與土耳其有著極大的共性,我們需要做的是利用這種共性努力促進雙方交流。以中土合作取代敵對是解決意識觀念衝突的最佳辦法,“一帶一路”倡議的實施為此提供了基礎和切入點。

 

點擊進入:七、中土關係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