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沙烏地阿拉伯與中國的經貿合作

 

2016年中沙雙邊貿易額達到423.6億美元,沙特繼續佔據中國在西亞非洲地區第一大貿易夥伴位置,中國也是沙特最大的貿易夥伴。目前,已有140多家中資企業進駐沙特,兩國初步形成了以能源合作為主軸,以基礎設施建設、貿易和投資便利化為兩翼,以核能、航太衛星、新能源三大高新領域為突破口的“1+2+3”合作格局。

 

(一)雙邊貿易發展歷程

 

1、中沙建交之前的貿易往來

 

中國同沙特在新中國成立前就有直接貿易往來。新中國成立後,由於沙特政府追隨美國的“封鎖”和“禁運”政策,于1951年與我國中斷直接貿易關係;後於 1954 年宣佈解禁,恢復與我國的直接貿易關係。1957 年 11 月,沙特與台灣建立了所謂的“外交關係”,但仍與我國保持直接貿易往來。1967 年,由於沙特政府發現我國某些對沙特出口商品上印有毛主席頭像和語錄,決定再次中斷與我國的直接貿易。

 

1980 年以後,我國有些貿易小組試圖通過關係去沙特訪問,但卻很難獲得簽證。 20 世紀 80 年代中期,中沙兩國開始了半官方往來。1988 年 11 月,中、沙兩國政府簽訂了互設商務代表處的備忘錄,並於 1989 年 2 月各自在對方首都設立了商務代表處。自此,我國每年在沙特舉辦一次中國出口商品展覽會,我國貿促會負責人每次都率團訪問沙特。

 

中沙貿易在20世紀70年代以前,我國只出不進,金額較小,出口額在幾百萬美元的範圍內徘徊。進入 80 年代後,我國開始從沙特進口商品,對沙特出口也有較大的發展。據海關統計,1980 年兩國貿易額約為1.5億美元;到1991年,兩國貿易額達5.26億美元。我國對沙特主要出口産品有:紡織品、輕工産品和糧油食品等,我國主要從沙特進口原油、化肥和化工原料等。

 

zhongshajianjiaozhiqiandemaoyiqingkuang

中沙建交之前的貿易情況

 

這一時期,兩國由於沒有建立正式的外交關係,經貿關係受到了很大的束縛。而沙特方面對我國人員入境、居住簽證的限制也給兩國經貿關係的發展帶來了阻礙。

 

2、中沙建交之後的貿易情況

 

建交後,由於中沙兩國在經貿和技術方面有較大的互補性,貿易交往和經濟合作迅速增長。90年代初期,中國先後在利雅德、吉達港和沙特東部城市達蘭市舉辦了3次中國出口商品展覽會。參展的中國公司第一屆只有60多家,第二界就增長至120家。在1991年5月舉行的第二次展覽會上,麥加省省長馬吉德·本·阿卜杜勒·阿齊茲親王説:這次展覽會是吉達國際會展中心開業以來所承接的最漂亮的展覽會,是發展兩國貿易關係的一個良好舉措。

 

1994年3月21日,兩國在北京舉行了一次中沙經貿研討會,兩國都派政府官員出席了會議。1996年2月,首次中沙貿易與經濟混合委員會會議在北京舉行。在兩國政府的大力支援下,中沙貿易額從1989年的7100萬美元躍升至1996年的15.88億美元。1999年,沙特政府開始同意將石油和天然氣能源市場向中國開放,中國也開始將石油産品市場向沙特開放,也逐步同意沙特對中國的石油製品和成品油零售市場進行投資,1999 年雙邊貿易額達到約18億美元。

 

自 2000 年開始,中沙貿易進入迅猛發展階段。這一時期,中國為應對1997年金融危機帶來的不利影響,積極推進國家的經濟現代化水準,加大了對各項基礎建設和投資的扶持力度;同時有意識的在國際上開拓市場,推行鼓勵中國企業“走出去”的發展戰略。這些都刺激了中國從沙特進口原油以及相關産品,中國向沙特的出口貿易也得到提高。

 

2000年,中沙貿易總額為30.98億美元,佔我國對20多個阿拉伯國家貿易總額的20.31%。2000年中國從沙特進口石油573萬噸、液化石油氣84萬噸,總值11.7億美元。此後中沙貿易增長速度加快,2001為40.8億美元、2002 年為51億美元。2003年,這一數字則躍升至73.4億美元。2005年中國與沙烏地阿拉伯雙邊貿易總額為160.7億美元,同比增長56.1%。2006年中國向沙特出口貨物59.5億美元,已成為沙特第二大進口貿易夥伴。2006年雙邊貿易額為201億美元。2007年這一數字則變為260億美元。

 

2008年6月22日,在沙特進行正式訪問的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出席在吉達舉行的中國沙特經貿研討會開幕式併發表了題為“發展中沙友好,推動互利合作”的講話。此次訪問大力推動了兩國經貿關係的發展,據中國駐沙特使館經商處公佈的數據顯示:2008年中沙貿易首次突破400億美元,比2007年增長64.7%。

 

中沙兩國經濟互補性很強,沙特的輕工業不足,中國則是世界輕工産品出口大國,對沙特主要出口紡織品、服裝、機電和鋼鐵等商品,中國經濟的迅猛發展,汽車、化工市場的發展使中國對原油及其製品的需求不斷上升,沙特則是世界最大的原油出口國,礦産品、化工、塑膠橡膠等商品佔中國從沙特進口總額的99%以上。在2009年金融危機爆發期間,這種互補性的作用尤為突出。據海關統計,2009前三季度,中國與歐盟、美國的雙邊貿易額增速急速下降,出現了十年來最低的情況;與此相反,沙特從中國進口商品額增速明顯,總額為18.67億美元,中國一躍成為沙特第二大進口國,僅次於美國。同期,沙特對中國出口非石油産品達4.27億美元,中國也成為沙特非石油産品第二大出口國,僅次於阿聯酋。

 

20102016zhongguoyushatealabojinchukouqingkuang

2010-2016年中國與沙烏地阿拉伯進出口情況(單位:億美元) 數據來源:歷年《中國商務年鑒》

 

自2011年起,中國首次超過美國成為沙特最大貿易夥伴。而沙特則是中國石油進口最重要的出口國。2011年中沙雙邊貿易總額達到643億美元,同比增長48.8%。沙特成為我國在西亞非洲地區最大的貿易夥伴,全球第14大貿易夥伴,其中,我國對沙特出口總額達148億美元,同比增長42.3%;我國從沙特進口總額達495億美元,同比增長50.9%。

 

2012年中國與沙特雙邊貿易總額達到734億美元,同比增長14.2%,又創歷史新高。

 

2013年雙邊進出口額持續增長至722億美元。2015-2016年,雙邊貿易有所下滑,2016年雙邊進出口額為422.8億美元。

 

【商品結構】據中國海關統計,近年來,中國對沙烏地阿拉伯出口商品主要類別包括機械器具及零件,電機、電氣、音像設備及其零附件,針織或鉤編的服裝及衣著附件,鋼鐵製品,橡膠及其製品,陶瓷産品,非針織或非鉤編的服裝及衣著附件,皮革製品,旅行箱包,動物腸線製品,化學纖維長絲,傢具,寢具,燈具等。

 

中國從沙烏地阿拉伯進口商品的主要類別包括原油及其産品,瀝青等,有機化學品,銅及其製品,塑膠及其製品,鹽、硫磺、土及石料,石灰及水泥等,鞣料,著色料,塗料,油灰,墨水等,鋼鐵,生皮(毛皮除外)及皮革,無機化學品,貴金屬等的化合物,絮胎、氈呢及無紡織物,線繩製品等。

 

3、雙邊已簽訂的經貿合作協議

 

截至目前,中國與沙烏地阿拉伯已簽訂的經貿合作協議如下表:

zhongguoyushatealaboyiqiandingdingdejingmaohezuo

 

(二)雙邊投資合作

 

中沙兩國政府于2008年簽署了《關於加強基礎設施建設領域合作的協定》,促進雙方在基礎設施領域開展包括設計、安裝、施工、生産、處置、建材供應和設備製造等合作。截至2016年,中資企業在沙特註冊的合資、合作、獨資企業及分支機構160家,在沙特務工人員3萬多人。

 

20160711192040_50291

2016年7月沙特中資企業協會華商分會在沙特首都利雅得成立

 

據中國商務部統計,2015年,中國對沙烏地阿拉伯直接投資流量4.05億美元。截至2015年末,中國對沙烏地阿拉伯直接投資存量 24.34億美元。

 

2016年,中國對沙烏地阿拉伯直接投資流量0.23億美元,下降了94.3%。截至2016年末,中國對沙烏地阿拉伯直接投資存量26.07億美元。

 

2014年沙烏地阿拉伯對華投資3061萬美元,2015年對華投資大幅增長至27774萬美元,2016年對華投資1345萬美元。

 

20062016zhongguoduishatealabozhijietouzi

2006-2016年中國對沙烏地阿拉伯直接投資情況(單位:萬美元) 來源:中國商務年鑒(2017)

 

(三)雙邊能源合作

 

在中沙建交之前,沙特就開始對華供油,是海灣六國中對華供油最早的國家。早在20世紀80年代,沙特就開始審慎地與中國進行石油合作,沙特的基礎工業公司(薩比克公司,SABIC)曾通過香港向中國內地出口石油和石化産品。

 

中沙建交以後,為了促進能源領域的合作,兩國在跨國合資經營方面取得了長足的發展。一方面,中國擴大從沙特進口的石油,另一方面,沙特石油公司也開始積極地進入中國的市場。但是,由於沙特的石油含硫量高,中國原有的設備在脫硫技術上還達不到要求,所以中國與沙特這個世界上最大的産油國的石油合作在起初階段並沒有得到快速的發展。

 

由於中國經濟的快速增長,也由於國內大慶等傳統油田的日漸枯竭,中國國內的石油産量增加越來越緩慢,中國的原油蘊藏量已經遠遠滿足不了其經濟發展的需要,而隨著能源需求的不斷上漲,中國對國際市場的依賴日趨加大。在這樣的背景下,以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為代表的中國石油大企業以及一些背景深厚的企業,甚至包括某些財力較雄厚的民營企業也紛紛實施“走出去”戰略,拓展海外的新油源。中國在能源領域實施的“走出去”戰略,對中沙兩國的能源合作産生了深遠的影響。自中國企業實施“走出去”戰略以來,兩國的能源合作變得更加緊密。

 

【産能合作協議】1999年,兩國建立起戰略中沙石油合作夥伴關係,並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與沙烏地阿拉伯王國政府石油領域合作諒解備忘錄》。

 

2006年1月,中沙簽署了《關於石油、天然氣和礦産領域開展合作的議定書》。

 

2006年4月,胡錦濤主席對沙特進行回訪,雙方簽署了一系列合作協議,其中包括中石化與沙特國家石油公司簽訂的能源框架合作協議,雙方承諾將加強合作共同開採天然氣,並計劃合作開採石油。

 

2016年1月,習近平主席訪沙期間,與沙特簽署《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與沙烏地阿拉伯王國商工部關於産能合作的諒解備忘錄》。根據該文件,雙方將提升在石化、汽車、家電、物流、石油裝備、清真食品等領域的合作。

 

dig

2017年8月24日中沙産能與投資合作論壇在沙烏地阿拉伯吉達順利舉行。圖為國家發展改革委副主任寧吉喆在開幕式致辭

 

2017年8月24日中沙産能與投資合作論壇在沙烏地阿拉伯吉達順利舉行。本次論壇由國家發展改革委和沙烏地阿拉伯能工礦部聯合主辦,工商銀行承辦,中沙相關政府部門以及能源、基建、科技、金融等領域重點企業近300位代表參加了論壇。中國國家發改委和沙特能工礦部在中沙高委會框架下成立了中沙“一帶一路”、重大投資合作項目和能源合作分委會,著力推動兩國重大領域務實合作。目前,雙方共同確定了第一批産能與投資合作30個重點項目,總金額約550億美元,其中已有8個項目開工建設,22個項目正在開展前期工作。

 

【石油貿易情況】2001年,中國從沙特進口的原油數量佔中國當年總原油進口量的14.57%,2002年,中國從沙特進口的原油數量佔中國當年總原油進口量的16.41%,2006年穩定在16.44%,儘管2016年比重下降至13.4%。自2002年以來,沙烏地阿拉伯一直保持著對華出口原油數量第一的位置。

 

20012016zhongguozishatejinkoushiyouliang

2001-2016年中國自沙特進口石油量(單位:萬噸)

 

【産能合作】在油氣投資方面,一系列重大能源合作項目取得實質性進展。2004年,中石化集團與沙特阿美公司組建了中沙天然氣公司,中標沙特B區塊天然氣勘探開發項目,雙方對該項目的累計投資已經超過5億美元。

 

zhongshatianranqigongsi

中沙天然氣公司大樓

 

沙特阿美公司、福建石化有限公司與埃克森美孚公司在中國福建合資建設了福建煉油一體化項目。中國石化集團和沙特基礎工業公司合資興建的天津煉油化工一體化項目已于2009年建成投産。2014年8月,中石化集團正式決定參股沙特阿美石油公司在沙特延布年産2000萬噸的紅海煉廠項目。該項目廠址位於沙特西部延布市工業區,毗鄰沙特阿美現有煉廠及天然氣廠,佔地面積487萬平方米。項目設計原油加工能力為40萬桶/日(約 2000萬噸/年),以沙特重油作為原料,于2016年1月投産。

 

(四)雙邊金融合作

 

隨著中國和沙特經貿業務往來的增加,雙方之間的銀行業投資已經開始,並成為近年來快速發展的合作領域。2013年12月,沙特國家商業銀行在上海開始代表處,成為阿拉伯國家在中國開始第一家銀行代表機構,並且計劃在以後發展為分行或與中資銀行成立合資銀行。

 

中國宣佈發起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以後,2015年1月,沙特就正式宣佈成為中國發起創立的亞投行意向創始成員國,並最終確定在亞投行出資250億美元,居各成員國第八位,也是成員國中出資僅次於土耳其(260 億美元)的中東國家。2015年,沙特開始以發行國際債券的方式融資,也給中國購買國際債券提供了新的機會。2015 年6月,中國工商銀行利雅得分行正式開業,這是沙特境內第一家中資銀行。隨著雙方經貿合作的進一步發展,銀行和金融合作的機會將進一步增加。

 

(五)雙邊勞務合作

 

在兩國政府基礎設施建設領域合作協議的助力下,沙特已經成為當前中國最具增長潛力的海外工程承包市場之一。據中國商務部統計,2015年中國企業在沙烏地阿拉伯新簽承包工程合同116份,新簽合同額60.1億美元,完成營業額70.2億美元;當年派出各類勞務人員25417人,年末在沙烏地阿拉伯勞務人員37977人。

 

新簽大型工程承包項目包括山東電建沙特阿美MGS二期EPC項目合同金額約7億美元、中石油BGP項目合同金額約2.52億美元,中國鐵建阿美達赫蘭別墅項目合同金額約1.74億美元,中建材沙烏地阿拉伯水泥廠拉比格七線擴建項目合同金額約3.2億美元,中石化煉化Maaden公用工程項目合同金額約4.48億美元,中國通信服務沙特公司通信工程項目合同總額約1.33億美元。

 

(六)其他領域合作

 

1、宗教往來

 

1991 年 12 月,中國國家宗教事務局副局長宛耀賓帶領一個中國穆斯林代表團訪問沙烏地阿拉伯,這是兩國建交後首個穆斯林訪問團。此後,中國穆斯林經各種途徑前赴麥加朝覲的人數不斷增長,1990 年為 1480 余人,1991 年為 1517 人。1993年朝覲人數達 6000 余人。1995 年以來,政府有關部門進一步規範朝覲工作,中國穆斯林朝覲的組織工作,由中國伊協統一負責,政府不鼓勵穆斯林零散朝覲。此後幾年朝覲人數一直保持在3000人左右。2000年為2000人,2004年中國朝覲人數為 3700 人。隨後的每一年都以2000人左右的速度增加,2005年5100多人,2006年為 6944人。同年 5 月 11 日,在北京閉幕的中國伊斯蘭教第八次全國代表會議修改該會《章程》,《章程》同意增設朝覲工作辦公室,以服務中國穆斯林赴沙特朝覲。中國伊協新當選的副會長楊志波表示,朝覲辦的主要職能是負責中國穆斯林朝覲的國內組織、國外服務。朝覲辦負責為朝覲做好各項準備工作;指定地方進行行前培訓,加強在國外的組織管理、服務工作,使有組織的朝覲活動逐步進入規範化、有序化的軌道。自一九八五年中國穆斯林開始自費赴麥加朝覲以來,中國已有十萬多名穆斯林到沙特朝覲。

 

2、文化教育合作

 

2002年12月23日至26日,應中國文化部邀請,沙特高教大臣哈立德·本·穆罕默德·安卡裏率政府文化教育代表團對中國進行友好訪問。國務院副總理李嵐清會見了沙特代表團一行。李嵐清首先祝賀兩國正式簽署文化教育合作協定。他強調指出,文化交流在兩國關係中起著不可替代的作用,不同民族、不同信仰,通過文化領域的交流能夠得到互相理解和尊重。中國高度重視與沙特和其他阿拉伯國家發展友好關係,中沙文化協定的簽署將在原有基礎之上,進一步推動兩國關係在政治、經濟、科技、文化和教育等領域的全面發展。安卡裏強調,中國與沙特和整個阿拉伯世界有著悠久的文化交流歷史,對世界歷史的發展起著積極的作用,希望將來能夠加強兩國的文化合作與交流,為世界文明間的對話打下基礎。2006年,沙特文化代表團參加了在中國舉行的“阿拉伯藝術節”。2007年,中國——阿拉伯國家合作論壇第二屆中阿關係暨中阿文明對話研討會成功舉行。

 

兩國互派留學生規模也在逐年擴大,沙特啟動阿卜杜拉國王獎學金項目,已有約350 名沙特留學生赴華深造。兩國衛生部簽署了《衛生合作諒解備忘錄》。

 

2008年,中國“5·12”汶川特大地震發生之後,沙特捐助中國兩億多美元,用於災區學校和醫院的重建工程。

 

2008年11月10日到12日, 由西北大學中東研究所和沙烏地阿拉伯沙特國王大學聯合主辦、西安外國語大學阿拉伯語系協辦的“中國- 沙烏地阿拉伯王國學者論壇”在西北大學舉行。來自沙特國王大學、蓋西姆大學的4位沙特學者和30多名國內學者與會。會議談論了中沙文化交流的各方面內容。沙烏地阿拉伯的穆罕默德·阿裏·謝赫( “Mohammad A1 A1 Aleshaikh”, 為沙特著名的宗教世家謝赫家族成員) 博士在開幕式上致辭。表示中沙文化交流將取得更多的成就。

 

2008年8月29日,沙烏地阿拉伯國王阿卜杜拉和王儲兼副首相、國防和航空大臣、軍隊總監蘇爾坦日前分別致電胡錦濤主席,祝賀北京奧運會取得圓滿成功。

 

2009年4月12至13日,中國國家體育總局局長、中國奧委會主席劉鵬率體育代表團訪問沙特。訪問期間,劉鵬局長一行還應邀觀看了沙特足球職業聯賽比賽,參觀了阿卜杜勒-阿齊茲國王歷史中心、費薩爾親王運動醫學醫院。

 

2009 年 6 月 9 日,中國、沙特代表在京簽署兩國大學間13項教育合作交流協議,兩國高等教育領域合作邁上新臺階。中國教育部長周濟、沙特高等教育大臣安卡裏共同出席了簽字儀式。 簽字儀式前,周濟部長與安卡裏大臣就加強兩國間高等教育、科學研究合作交流舉行了會談。雙方就加大兩國互派留學生的力度,建立年度高等教育界會晤、協商機制,探討在能源、社會等領域的科學研究合作等交換了意見。

 

5f8e9746-f155-4486-90fa-aa59d44d3f28_size158_w600_h358

2016年12月20日,“阿拉伯之路——沙特出土文物展”在京開幕

 

2013年,沙特舉辦“傑納第利亞民族文化遺産節”,中國作為主賓國參展,中方30余項傳統技藝、600余件精美藝術品的展演令沙特民眾震撼。2016年12月,“阿拉伯之路”——沙特出土文物展成功在中國國家博物館舉行,466件(組)沙特珍貴文物吸引大批民眾參觀,其中幾件在沙特發現的中國瓷器更是雙方通過古絲綢之路交往的明證。2017年2月,由中沙兩國聯合製作的首部動畫片《孔小西與哈基姆》在沙特舉行首映式,這是中沙雙方在影視領域的首次合作。

 

在衛生領域,兩國衛生部簽署了《衛生合作諒解備忘錄》。兩國在科技領域的合作也是潛力巨大。到目前為止,中沙簽署的椰棗基因組研究計劃,是中沙科技合作框架協議簽署後開展的第一個科研合作項目,這也是沙特政府資助的規模最大的生命科學領域研究項目。
 

點擊進入:六、沙烏地阿拉伯與“一帶一路”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