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沙烏地阿拉伯與中國的關係

 

(一)中沙建交之前的關係

 

1、新中國建立之前中沙關係

 

在石油發現之前,中國與沙特的關係主要是民間自發的宗教往來,附帶小規模的經濟文化交往。西元1432 年(宣德六年),鄭和第七次下西洋時,曾到達天方等國,即今沙烏地阿拉伯麥加。

 

自明代海禁之後,中國與阿拉伯半島的官方往來基本上處於停頓。進入20世紀後,直至60年代,中國與沙特的交往基本上仍限于宗教領域。1939年,應中國駐埃及留學生的請求,民國政府于沙特吉達設立副領事館,主要處理中國穆斯林赴麥加朝覲事宜。此後中國赴麥加朝覲的穆斯林逐年增多,並得到沙特政府的關心與照顧,但由於兩國相距遙遠,朝覲人數的增加並未推動兩國關係的進一步發展,雙方關係仍以宗教往來為主。“盧溝橋事變”後,日本帝國主義全面侵略中國,國民政府採取各種外交手段抗日救亡,1939年 11月14日,沙烏地阿拉伯新任駐英公使拜會中國駐英公使顧維鈞,明確表示沙特支援中國人民的抗日鬥爭,共同反對日本的侵略。但二戰期間,沙特奉行中立政策,雙方的關係並無多少實質性內容。反而,由於戰爭的原因,民國政府中斷了組織穆斯林前往沙特朝覲,兩國交往最主要的內容也被抽空。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兩國恢復來往,並於1946年11月15日簽訂《中國沙地阿拉伯友好條約》,建立領事級外交關係。1957年5月30日,“中華民國”與沙烏地阿拉伯王國升格為大使級外交關係。

 

2、新中國建立之初的中沙關係

 

1949年10月1日新中國成立後,得到廣大第三世界國家的歡迎和祝賀,承認並與新中國建立正式外交關係,但這些國家多為蘇聯領導下的社會主義國家。中東的大多數國家雖同為受壓迫的殖民地半殖民地國家,但此時仍受英美兩國主導和控制,在英美的壓力下它們沒有在第一時間承認新中國。沙特追隨美國,堅持不承認新中國,並與台灣當局加強了聯繫。

 

在1955年亞非會議期間,周恩來總理和穆斯林代表會晤了沙特首相兼外交大臣費薩爾。表示希望沙特允許中國穆斯林到沙特朝覲的要求,沙特政府同意中國每年安排20名穆斯林前往麥加朝覲。會議期間,中國代表團宴請了沙特代表。中國與沙特的第一次接觸邁出了成功的一步。亞非會議後,沙特代表團團員、沙特駐印尼公使薩伊德·哈桑·法齊約見中國駐印尼大使黃鎮,感謝周總理在亞非會議上對沙特及阿拉伯國家的支援。並表示,如受邀請,首相費薩爾將樂意訪華。是年7月,毛澤東主席致函沙特國王邀請沙特首相費薩爾訪華。表示沙烏地阿拉伯首相如來華做友好訪問,將促進兩國之間的了解和友誼。10月,沙特國王復函毛澤東主席,表示感謝和接受邀請。但因首相工作繁忙,訪問時間留待後議。1955年9月至10月,英國軍隊入侵盛産石油的布賴米地區,同沙特發生衝突,12月,阿盟照會中國外交部,送來阿盟委員會關於譴責英國侵略、支援沙特的決議。1956年1月,中國外交部復照,表示中國一向支援亞非各國人民反對殖民主義的鬥爭,對於阿拉伯各國人民近年來爭取民族獨立運動甚為關切。中國政府和人民密切的關注布賴米地區局勢的發展,深切同情沙特和阿曼兩國人民為維護民族主義、自由獨立、反對外來侵略所做的努力。

 

在亞非會議上得到沙特許可後,1955年-1964年,中國伊斯蘭教協會每年都派朝覲團赴沙特麥加朝覲,經常受到沙特國王或首相的接見,沙特由此開始對中國政府進行了解和交流。1956年中國伊斯蘭教協會主席包爾漢率朝覲團在麥加朝覲期間與沙特國王、首相和財政大臣進行了友好會晤。但由於此時的沙特對中國的戒備心理較重,嚴格限制中國朝覲人員的活動;加之台灣方面對中國朝覲團的挑釁、干擾,尤其是1963、1964兩年,台灣方面的破壞活動更為囂張,而沙特政府也未能提供應有的保護。1965年“文革”開始後,中國伊斯蘭教協會暫停派團朝覲。

 

首次接觸雖然取得不錯的效果,但隨後兩國的政治環境都發生變化,影響了中沙關係改善的進程。中國在1950年代一邊倒向蘇聯,同社會主義國家的外交接觸佔了很大日程;朝鮮戰爭爆發後,台灣海峽局勢一直緊張,中國壓力巨大,難以專注發展同沙特的外交關係;1966年,中國又陷入狂熱的“文革”,內政外交工作都陷入混亂,極左的思想也嚴重影響了外交工作,之前確立的外交指導方針被否定,中國鼓吹“世界革命”思想,在中東地區支援各種反對王室統治和伊斯蘭傳統的革命運動,被沙特政府視為嚴重威脅;“文革”期間中國嚴厲地對待國內穆斯林,更使沙特政府反感。此時,美蘇在中東地區的爭鬥加劇,沙特緊隨美國抵制蘇聯;中東地區的局勢也發生變化,埃及受到重創,反以鬥爭受挫;伴隨美蘇的爭霸,中東地區的大國競爭加劇,使沙特不得不加強注意周邊局勢;同時國內的改革也進入重要的階段,無力關注與中國的關係。因而,1970年代,沙特與中國的往來主要是經濟方面。1976年初,沙烏地阿拉伯允許商人同中國進行直接貿易,當年,中國出口沙特總額為675萬美元。1977年,中國向沙特出口達1479萬美元。但直到1978年,中國均未從沙烏地阿拉伯進口貨物。

 

沙特對紅色新中國政權在國際舞臺上一直採取敵視態度,反對中國恢復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1971年10月,在聯合國通過關於恢復中國合法席位的提案時,15個中東國家中只有沙特一國投了反對票。究其原因,是沙特對新中國的認識、台灣與沙特的傳統關係、美沙關係、中東地區局勢的變動、冷戰等因素共同作用,使得這一時期的沙烏地阿拉伯採取了緊跟美國走,反對社會主義新中國的外交道路。

 

中國與沙特意識形態的對立,又缺乏實際往來,這種互不了解的狀態使得雙方很難進行有效的溝通和認識。加之兩國各處不同的力量陣營,各國的首要任務都是維持本地區的穩定,兩國也都處於國內建設的重要時期,對遠在萬里之外的國家沒有發展關係的要求。這些都使得中沙建交之路充滿曲折和變數。

 

3、中沙關係走向緩和

 

1978年,中國召開了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全國的工作重心轉移到經濟建設上。對國際局勢也有了新的認識,確定了“和平與發展”的時代主題。外交上,放棄針對蘇聯的“一條線”戰略,實行真正的獨立自主和不結盟外交。在維護世界和平,反對霸權主義,加強與第三世界的團結與合作的外交總方針的指導下,中國加快了與中東國家發展友好關係的步伐。中國公開表示了與沙特建交的願望,但整個80年代,沙特仍然反對和中國建交。中國政府此時表現出極大的誠意,採取耐心等待的策略。同時通過宗教和貿易途徑,加深沙特對中國的了解。

 

1978年中國轉變外交政策,重新尋找與沙特修好途徑時,中國伊斯蘭教徒再次成為開路先鋒。1979年,中國恢復了派團赴麥加的朝覲活動。1981年5月至6月,中國接待了一個由沙特支援的世界穆斯林代表團。代表團訪問了中國伊斯蘭教協會,向中國穆斯林協會捐贈了50萬美元。儘管中國法律禁止各類組織接受外國的捐款,但這次卻例外的被准許。1984年9月,中國伊斯蘭教協會副會長沈遐熙率中國穆斯林朝覲團出席了沙特國王舉行的國宴。雖然沒有資料顯示這次會晤談及了政治話題,但這顯然是兩國關係改善的信號。

 

中國穆斯林的朝覲以及與沙特宗教團體的互訪,成功的展示了中國和平友好的國家形象。使沙特重新認識了中國,在相互了解上邁出了重大的一步,是中國外交政策巨大的成功。到90年代時,中國每年前往麥加朝覲的穆斯林已達到 2000人以上。

 

zhognguomosilinfushate

2009年9月30日,在蘭州市中川機場候機大廳內,當地政府為朝覲團舉行了簡短而隆重的送別儀式

 

除宗教往來外,中國利用體育交流推兩國往來,1981年11月15日,中國國家體委副主任徐寅生在馬來西亞會晤沙特社會事務大臣兼沙特足球聯合會副主席時,雙方都表達了希望改善彼此關係的願望。

 

有了宗教交流的第一步,中沙間的貿易往來隨之展開。1984年9 月,沙特銀行代表團訪華,受到榮毅仁副委員長接見。1985年4月至5月,寧夏回族自治區政府主席黑白理訪問沙特。稍後,沙特貿易代表團在11月回訪銀川,探索與寧夏回族自治區開展經濟技術合作的道路。1985年12月至1986年1月,沙特商人和銀行代表團訪問寧夏,表示願意在寧夏建立一個金融學院。

 

1985年,中沙開闢達曼至上海新線,這條航線的開通,其政治意義遠大於經濟意義。

 

1986年11月,沙特中央銀行前總裁阿卜杜·阿齊茲·庫拉希率領一個企業代表團訪華,受到中國總理趙紫陽的接見。

 

1987年11月,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會長賈石應庫拉希的邀請,率中國企業家代表團回訪沙特,受到沙特第二副首相兼國防和航空大臣蘇丹·本·阿卜杜勒·阿齊茲等的接見。這是訪問沙特的第一個中國企業代表團。雙方就進一步發展兩國經濟貿易關係進行友好交談。據報道,這次訪問後,沙烏地阿拉伯基礎工業公司(SABIC)向中國出售了價值6000萬美元的34萬噸的塑膠、化肥和其他化工産品。1987年12月,沙特向中國出口量30萬噸小麥。該年兩國的貿易額達3.5457億美元。中國主要進口化肥,化工産品和食品;出口輕工、紡織、糧油等産品。

 

鋻於兩國的經貿往來日漸頻繁,1988年11月,中國和沙特決定在對方首都互設商業代表處,以便在“經濟和商業領域裏進一步發展兩國的友好關係”。這項決定由中國駐美大使韓敘與沙特駐美大使班達爾·本·蘇爾坦王子在華盛頓簽署,也是班達爾王子1988年10月中旬訪問中國時的成果。貿易代表處的設立標誌著兩國關係進入到實質性階段。

 

宗教和貿易交往的成功展開,有力的推動了中國與沙特的政治交往。三者互相促進,産生了良好的互動效果。1982年12月,沙特外交大臣沙特·本·費薩爾親王作為阿拉伯國家聯盟代表團成員訪華時,表示兩國關係的發展將會“水到渠成”。1981年11月17日,中國總理趙紫陽在北南首腦會議上與沙特王儲法赫德握了手,這也是雙方領導人自1955年後的首次會晤。1985年,中國副總理姚依林訪問阿聯酋,在機場發表講話表示,表示“我們也希望發展與沙烏地阿拉伯王國的關係”。中國的一系列表態也得到沙特的友好回應,1985年,沙特駐美國大使班達爾親王三次作為特使來華進行工作訪問。

 

1990年7月20日至23日,中國外交部長錢其琛應沙特外交大臣沙特·本·費薩爾親王的邀請對沙烏地阿拉伯進行正式友好訪問,就中、沙建交問題舉行會談。7月21日,錢其琛和費薩爾親王在利雅德簽署《中華人民共和國和沙烏地阿拉伯王國建交公報》,宣佈:“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沙烏地阿拉伯王國政府決定,自1990年7月21日,伊歷1410年2月29日,正式建立大使級外交關係。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支援沙烏地阿拉伯王國政府所奉行的捍衛國家安全、穩定和民族利益的政策。沙烏地阿拉伯王國政府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全中國人民的唯一合法政府。兩國政府同意在互相尊重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內政、平等互利、和平共處的原則基礎上發展兩國之間的友好關係。”

 

36385

1990年7月21日,中國外長錢其琛和沙特外交大臣沙特·費薩爾親王在利雅得簽署中沙建交公報

 

(二)中沙建交之後的關係

 

1990年7月21日,中國和沙烏地阿拉伯建交。7月22日,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楊尚昆和國務院總理李鵬聯名致電沙烏地阿拉伯王國國王兼首相法赫德·本·阿卜杜勒·阿齊茲,熱烈祝賀兩國建交。指出“中、沙建交是我們兩國關係史上具有重大意義的事件,不僅符合兩國人民的根本利益,而且有利於亞洲乃至世界的和平與穩定。中、沙關係從此進入一個嶄新的階段。”同日,沙烏地阿拉伯國王法赫德就沙中建交致電中國國家主席楊尚昆和總理李鵬,感謝他們的祝賀及中國政府和人民的友好感情,並向他們祝賀及致以良好的祝願。

 

與此同時,沙特政府斷絕同台灣當局的官方往來,經歷了風風雨雨的中沙關係從此揭開了新的篇章。建交以來,兩國友好合作關係全面、快速發展,雙方交往頻繁,合作領域不斷拓寬。

 

1991 年 7 月 9 日至 11 日,中國國務院總理李鵬對沙烏地阿拉伯進行正式友好訪問。這是中沙兩國 1990 年建交後中國領導人第一次訪問沙特。旨在“推進兩國友好合作關係的進一步發展”。訪問期間,李鵬總理同沙特國王兼首相法赫德舉行了正式會談,雙方在海灣危機、巴勒斯坦問題以及共同關心的其他國際問題上達成了廣泛共識。

 

1998年10月14日至21日,沙烏地阿拉伯王儲兼第一副首相阿卜杜拉親王對中國進行正式訪問。江澤民主席會見了阿卜杜拉王儲。雙方就發展中沙關係和共同關心的國際與地區問題交換了意見,並取得共識。中沙簽署了關於在兩國經貿混委會內成立4個工作小組的諒解備忘錄。雙方同意鼓勵兩國企業家建立聯合理事會,以促進兩國的貿易與投資。

 

1999 年10月31日至11月3日,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對沙烏地阿拉伯進行國事訪問。訪問期間,江澤民主席與法赫德國王和阿卜杜拉王儲進行了會談和會見。雙方對兩國建交以來的友好合作關係的長足發展表示滿意,重申願將兩國在政治和經濟領域的友好合作關係提高到戰略性合作水準。中沙還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廣播電影電視總局與沙烏地阿拉伯王國新聞部廣播電視合作協議》、《新華通訊社與沙特通訊社新聞交換和合作協議》、《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與沙烏地阿拉伯王國政府教育合作協定》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與沙烏地阿拉伯王國政府石油領域合作諒解備忘錄》。

 

2000年10月11日至17日,沙烏地阿拉伯王國第二副首相兼國防和航空大臣蘇丹·本·阿卜杜勒—阿齊茲親王訪華,中沙雙方發表了新聞公報。公報強調,雙方對建交10年來兩國的友好合作關係取得巨大發展表示滿意,並表達了在經貿、工業、科技和安全等各個領域繼續加強這一關係的強烈願望。公報強調,雙方決心加強貿易往來、促進相互出口,增加聯合投資,擴大合作領域,鼓勵建立工業、石化和技術合作項目,以及在電力方面進行合作。雙方還就互相關心的中東問題和國際問題展開討論。

 

2006 年 1 月 22 日至 24 日,沙烏地阿拉伯國王阿卜杜拉對中國進行國事訪問。訪問期間,胡錦濤主席同阿卜杜拉國王舉行了會談。兩國元首共同出席了兩國政府關於石油、天然氣和礦産領域開展合作的議定書,第三屆中沙經濟、貿易、投資和技術合作混委會會議紀要,以及中沙職業培訓合作協議等合作文件的簽字儀式。這是中沙兩國建交以來,沙特國王首次對中國進行訪問,也是阿卜杜拉國王繼位後首次正式出訪。中沙簽署了《關於石油、天然氣和礦産領域開展合作的議定書》等 5個合作文件,及經貿、教育和基礎設施建設等合作項目。

 

2008年5月,四川汶川特大地震災害發生後,沙方第一時間向災區捐款5000萬美元現金並提供1000萬美元物資援助,是我國收到的最大一筆海外單項援助。7月,沙方追加捐贈了1460套活動板房。8月,沙方又向聯合國為四川地震災區重建開展的救援計劃緊急項目認捐150萬美元。

 

2008 年 6月 21日,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訪問沙特,習近平對沙特援助中國四川汶川大地震表示衷心感謝,認為這一舉動充分體現了沙特國王和沙特人民對中國人民的深厚友誼。習近平與蘇爾坦共同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和沙烏地阿拉伯王國關於加強合作與戰略性友好關係的聯合聲明》,以進一步加強兩國在政治、經貿、財政、人文等領域和國際事務中的交流合作。

 

2009年新年伊始,沙烏地阿拉伯是胡錦濤主席出訪的第一個國家,是胡主席亞非 5國之行的第一站和唯一的阿拉伯國家,也是胡主席 2006年4月訪沙後第二次對沙烏地阿拉伯進行國事訪問。這也充分體現了中國領導人對中沙戰略友好合作關係的高度重視。沙特各大報紙、電視臺、網站等主要媒體高度關注胡錦濤此次的訪問,紛紛對此進行了充分報道和積極評價。沙特發行量最大的阿文報紙《利雅得報》11日在頭版頭條詳細報道了胡錦濤的訪問活動,並配以大幅彩色圖片。該報還在頭版發表題為《中國·朋友·夥伴》的社論,指出沙特和中國的友誼源遠流長,近年來兩國戰略性友好關係開端良好,相信今後的合作道路將越走越寬廣。兩國有關部門簽署了能源、檢疫、衛生、教育、交通等領域5項合作文件。

 

2012年1月,溫家寶總理訪沙,兩國決定在戰略框架下進一步提升雙邊關係水準。

 

2010年,沙特投入1.5億美元修建世博會沙特館,該館被評為上海世博會“最受歡迎展館”。沙方已將該館贈送中方。2013年4月,文化部長蔡武率團出席了沙特“傑納第利亞文化遺産節”開幕式暨中國主賓國活動;8月,沙特高教大臣安卡利出席了第二十屆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開幕式。

 

KIAPvy

上海世博會沙特館

 

2013年5月,沙特外交大臣費薩爾親王訪華。2014年3月,應國家副主席李源潮邀請,沙特王儲兼副首相、國防大臣薩勒曼訪華,國家主席習近平、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長常萬全分別會見,李源潮副主席同薩勒曼舉行會談。雙方簽署了涉及質檢、航太、投資等領域4項合作文件,併發表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和沙烏地阿拉伯王國聯合公報》。

 

2016年1月,習近平主席對沙特進行國事訪問,和沙特國王薩勒曼共同宣佈建立中沙全面戰略夥伴關係,標誌著兩國關係步入新階段,並決定建立兩國高級別聯合委員會。雙方簽署了涉及共建“一帶一路”及産能、能源、通信、環境、文化、航太,科技等領域14項合作文件。

 

W020160120286469960743

2016年1月19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利雅得同沙烏地阿拉伯國王薩勒曼舉行會談。會談後,薩勒曼國王向習近平授予阿卜杜勒-阿齊茲勳章

 

2017年3月15日至18日,沙特國王薩勒曼對中國進行了國事訪問,此訪是沙特國王時隔11年再次訪華,是薩勒曼國王2015年1月就任後首次訪華,也是對習近平主席2016年1月對沙特進行國事訪問的回訪。此次訪問對增進兩國領導人友誼,鞏固中沙戰略互信,促進雙邊各領域務實合作具有重要意義。薩勒曼國王此次到訪中國,除了1500名隨從外,還另外帶了506噸重的行李,行李中包括2部自動舷梯與2輛賓士S600轎車。訪問期間,兩國元首見證了經貿、能源、産能、文化、教育、科技等領域雙邊合作文件的簽署,備忘錄和意向書籤署金額約650億美元。兩國元首還共同出席了在國家博物館舉行的“阿拉伯之路-沙特出土文物展”閉幕式。

 

W020170317297854461244

2017年3月16日,習近平在人民大會堂舉行儀式歡迎沙特國王薩勒曼訪華

 

點擊進入:五、沙烏地阿拉伯與中國的經貿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