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斯里蘭卡與一帶一路的關係

 

中國與斯里蘭卡有著深厚的傳統友誼,兩國在發展中具有共同的利益。“一帶一路”倡議提出後,斯里蘭卡作為“一帶一路”建設在印度洋的支點國家,戰略位置愈加重要。

 

(一)斯里蘭卡地理位置重要

 

進入21世紀以後,印度洋在全球的戰略地位不斷攀升。作為世界上最繁忙的海上航道之一,印度洋對海上貿易而言其重要性不言而喻。隨著亞洲在全球的戰略地位上升,就正如美國戰略家馬漢所説,誰控制了印度洋,誰就控制了亞洲。斯里蘭卡地處印度洋主航道附近,扼印度洋的戰略要道,是由太平洋向西進入印度洋的戰略前沿和門戶,在日後的發展中必將是大國在印度洋角逐的關鍵。

 

從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建設的選擇上看,斯里蘭卡佔據著重要的位置。它不僅處在海上絲綢之路的關鍵節點上,同時也處在“中巴經濟走廊”和“中印孟緬經濟走廊”的延長線和交叉點上。隨著我國“一帶一路”建設的不斷推進,斯里蘭卡的重要意義將日益突出。

 

對經濟高速發展的中國而言,海洋對中國的戰略意義十分重要。消費能力的提升與經濟的發展都需要有足夠的資源用以支撐其發展。其中,石油與天然氣資源的重要性尤為突出。中國的對外貿易對海洋運輸的依賴度已經達到70%,特別是從1996年中國成為石油凈進口國以來,中國從中東及非洲進口的石油80%經印度洋運輸到中國的南海地區。印度洋航線已經成為當今世界上最繁忙的航線,中國來往于印度洋的船隻約佔總船隻數量的60%,因此,印度洋上中國船隻運輸的安全與中國經濟發展密切相關,保護船隻的安全運輸,解決馬六甲海峽産生的困局是我們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斯里蘭卡位於亞歐國際主航線附近,是我國海上生命線的重要節點部位。斯里蘭卡作為地處印度洋戰略要衝的島國,是促使我國進入和影響印度洋其他國家的重要橋梁,依託和通過斯里蘭卡,中國可以更有效地開展與其他南亞和印度洋國家的交往。

 

(二)“一帶一路”符合斯里蘭卡的發展要求

 

中國提出“”一帶一路戰略構想之後,得到了斯里蘭卡的積極響應。

 

2009年,歷經30年的斯里蘭卡內戰結束,百廢待興,急需全面經濟建設。恰逢此時,2013年,習近平總書記提出建設“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倡議。在中國公佈的《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中,明確規定“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重點方向是從中國沿海港口過南海到印度洋”,而在這條線路上斯里蘭卡正處於要衝之地,是“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從東南亞到中東地區的“中間站”。斯里蘭卡是深度參與全球海上貿易往來的國家,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推進將使得斯里蘭卡能夠更加有力的發揮其至關重要的作用。

 

對於斯里蘭卡來説,加強同中國的雙邊關係,恰好可以搭上中國發展的“順風車”,推動斯里蘭卡國內社會經濟的發展,而中國政府也明確表示歡迎他國“搭順風車”。因為如此,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後,斯里蘭卡是首個以政府聲明形式支援中方倡議的國家。2013年5月,斯里蘭卡總統拉賈帕克薩來華進行國事訪問,雙方決定將中斯關係提升為真誠互助、世代友好的戰略合作夥伴關係。“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五通”,即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和民心相通,則成為中斯戰略合作夥伴關係的目標和路徑。

 

2014年9月,習近平主席出訪斯里蘭卡,並在斯里蘭卡報紙《每日新聞》上發表題為《做同舟共濟的逐夢夥伴》的署名文章,對中斯戰略合作夥伴關係的內涵進行了闡釋。基於此,可以將中斯戰略合作夥伴關係的內涵分為四個層次:

 

第一,兩國要同舟共濟,實現合作發展。為了追求國家發展,兩國都提出了各自的國家發展戰略:斯里蘭卡提出“馬欣達願景”,要實現強國富民夢;中國提出“中國夢”,要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兩國共同的發展願景在“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這一合作框架和橋梁下完全能夠得以實現。

 

第二,兩國要互利共贏,實現共同發展。中國對周邊國家一直非常重視,在外交佈局中有著“周邊是首要”的定位。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的發展能夠為斯里蘭卡人民帶來更多的“中國紅利”,中國通過戰略合作夥伴關係建設能夠持續為斯里蘭卡經濟社會發展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促進斯里蘭卡産業發展和人民生活的改善。

 

第三,兩國要加強戰略協作,做相互支援的堅強後盾。斯里蘭卡在涉及中方核心利益的問題上給予中國堅定的支援,中國也堅定支援斯方走符合自身國情的發展道路,堅定支援斯里蘭卡維護國家獨立、主權、領土完整的努力,堅決反對任何國家以任何藉口干涉斯里蘭卡內政。因此,中國一直被認為“對於向有利於斯里蘭卡政府方向終結泰米爾人叛亂的軍事僵持狀態起到了關鍵性作用”。

 

第四,兩國要推進雙方交流和認知,鞏固睦鄰友好,做到世代友好。中國與斯里蘭卡兩國之間有著真摯的友誼,在中斯共建戰略合作夥伴關係的背景下,兩國深厚的歷史人文積澱需要繼續發掘,兩國文化、教育、宗教等領域的交流與合作需要不斷擴大,從而推進雙方之間的相互了解,實現文化交融、民心相通,鞏固睦鄰友好,做到世代友好。

 

zhongsigangkouxiangmu

2014年9月17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斯里蘭卡總統拉賈帕克薩陪同下考察中斯港口合作項目。這是習近平和拉賈帕克薩為港口城奠基揭幕

 

在這次出訪中,兩國共同發表《中華人民共和國和斯里蘭卡民主社會主義共和國關於深化戰略合作夥伴關係的行動計劃》,提出加強高層互訪、啟動兩國自貿協定談判、加強投資合作、深化中斯文化交流與合作等17條具體計劃;對於中斯戰略夥伴關係,兩國元首認為,“中斯真誠互助、世代友好的戰略合作夥伴關係已成為兩國各自外交政策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內容”。兩國元首的互訪,尤其是習近平主席對斯里蘭卡的訪問,推動了中斯戰略合作夥伴關係向高層次階段發展,同時也表明兩國對彼此的戰略定位進一步提升,彼此之間的認可度不斷增強,兩國關係進入新的發展階段。在中斯戰略合作夥伴關係建設中,兩國的目標是“增強政治互信,深化務實合作,增進人民友好,促進共同發展”。

 

(三)中斯合作受到地緣政治的衝擊

 

但亞太地區局勢日趨複雜,域外力量插手較多,加之斯里蘭卡國內政治局勢的變化,中斯關係受到內外部因素影響,出現了一些曲折和困難,給中斯戰略合作夥伴關係的建設帶來了不容忽視的挑戰。2015年1月,斯里蘭卡自由黨領袖、反對黨共同候選人邁特裏帕拉·西裏塞納在大選中獲勝,成為斯里蘭卡新任總統。西裏塞納執政後,斯里蘭卡外交政策發生重大轉向,提出“平衡和制約”的外交政策,其核心就是降低對中國的依賴,改變拉賈帕克薩政府對中國企業的優惠政策,轉而加強與日印兩國的關係。雖然中國被視為“唯一有資源、也有意向幫助斯里蘭卡發展的國家”,但西裏塞納總統態度的“微妙”變化使中斯戰略合作夥伴關係建設的既定“路線圖”面臨嚴峻的挑戰。

 

斯里蘭卡的轉向受地緣政治的影響很大。從地緣因素考慮,作為南亞地區的重要國家,印度對斯里蘭卡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近年來,隨著印度國力的提升和海洋戰略的強化,其在南亞地區乃至亞太地區的影響力也越來越受到重視,印度在南亞地區與斯里蘭卡的關係更是呈現出微妙的態勢。斯里蘭卡內戰結束後,印度對斯里蘭卡外交政策迅速從“對外干涉”目標國調整為印度洋事務的合作國。印度力求以斯里蘭卡的泰米爾人為紐帶,發展兩國的文化交流;在保持兩國傳統友好的基礎上,恢復並保持對斯里蘭卡的傳統政治影響,避免斯里蘭卡成為中國的盟友。隨著印度“東向政策”的推行,其向斯里蘭卡投入了越來越多的精力,冀圖確保在斯里蘭卡的安全和戰略利益,進而成為南亞霸權國。而中國則成為其假想敵。特別是近年來中斯兩國開展了港口建設合作,印度對此保持高度警惕。

 

除中印之外,其他大國也在斯里蘭卡施加影響。雖然在斯里蘭卡內戰結束後“中、印很快填補了西方撤出後的權力真空”,但因其優越的地緣戰略位置,斯里蘭卡一直是其他域外國家的重點關注目標和戰略爭取對象。對在印度洋擁有絕對優勢的海上力量的美國而言,雖然曾經“相對忽視了斯里蘭卡這個遠離中東的印度地理軌道中的小島”,但現在已經認識到“應該使這個小島在美國媒體的報道中不再那樣默默無聞”。[李卓成:《大選後斯里蘭卡外交政策的調整及影響》,第22頁。]時至今日,美國依然是斯里蘭卡主要援助國和最大的出口市場。“為了削弱中國在這一地區的影響力,鞏固自身的勢力範圍,美國長期運用各種手段插手斯里蘭卡國內事務,以期借機離間中國與斯里蘭卡的友好合作關係”,2015年5月,美國國務卿克裏到訪斯里蘭卡,成為43年來首位訪問斯里蘭卡的美國國務卿。訪問期間,克裏肯定了斯里蘭卡民主的進步和國內的政治改革及提供援助的方式,隨後不久,美國國家開發署便向斯里蘭卡提供了環保工業設備。

 

同時,斯里蘭卡也是日本積極拉攏的對象。2015年6月,斯里蘭卡外長薩馬拉維拉訪日,獲得日本向斯里蘭卡提供2億多美元官方發展援助貸款的“見面禮”。在此情況下,中斯關係的發展空間會受到其他國家的“擠壓”,中斯戰略合作夥伴關係建設必然受到一定的挑戰。

 

(四)中斯之間基於“一帶一路”的合作前景廣闊

 

雖然中斯合作受到諸多挑戰,但是前景廣闊。雖然2015年1月西裏塞納當選斯里蘭卡總統前後,中斯關係一度迅速冷卻,中斯關係出現了暫時的波折和困難,但中斯戰略合作夥伴關係的堅實基礎並未隨著斯里蘭卡政權更疊而發生重大變動。

 

面對斯里蘭卡政權更疊給中斯戰略合作夥伴關係帶來的挑戰,習近平提出,要讓合作共贏理念體現在政治、經濟、安全、文化等對外合作的各個方面。經過短暫的波折後,2015年後半年,迫於內外各種因素考量,斯里蘭卡新政府開始重新審視兩國關係現狀,主動緩和對華關係,並通過實際舉措修復兩國關係,使其回到正確的道路上,中斯關係逐漸回暖。中斯兩國間的首腦會晤呈現出高頻次、多場合和全方位的特點,為兩國關係從階段性的波折與困難中走出並迅速回暖注入了強勁的動力。

 

2015年3月,當選僅兩個月的西裏塞納總統應習近平主席邀請開啟了其上任後首次對華國事訪問並參加博鰲亞洲論壇年會。3月26日,習近平在會見西裏塞納時表示:“中斯友好是兩國歷代領導人及各界人士精心培育的結果,是兩國人民共同擁有的寶貴財富,應該長期繼承好、維護好、發展好”,“中國對斯合作是建立在互利共贏基礎之上的,不附加任何政治條件”,“中方始終將斯里蘭卡置於周邊外交的重要位置”。西裏塞納表示:“斯方希望在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框架內加強同中方合作”,“希望同中方加強經貿、教育、科研、防務領域合作”。兩國元首的這次會晤及達成的系列共識,標誌著中斯兩國關係在經歷了短暫波折後,重新走向了快速發展的良性局面,兩國關係邁上了新的臺階。同年4月,斯里蘭卡以創始會員國的身份正式確認加入亞投行。

 

2016年4月,習近平會見斯里蘭卡總理維克勒馬辛哈。習近平指出,“中方願同斯方一道,鞏固傳統友誼,深化互利合作,推動兩國真誠互助、世代友好的戰略合作夥伴關係不斷邁上新臺階”,“中斯可以將雙方發展戰略更加緊密地對接起來,在發展中不斷提升兩國關係。雙方要保持高層交往勢頭,加強戰略溝通,從長遠和戰略高度把握中斯關係發展方向,做好兩國關係及各領域合作的頂層設計”。維克勒馬辛哈總理感謝中國長期以來給予斯里蘭卡的幫助和支援,並明確表示“願積極參與中方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進一步加強在港口、機場等基礎設施建設、貿易投資、交通、科技等領域合作,促進文化交流與人員往來,造福兩國人民”。

 

huijianweikelemaxinha

2016年4月8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會見斯里蘭卡總理維克勒馬辛哈

 

借助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中斯兩國各領域互利合作不斷拓展。截至2016年底,中國在斯里蘭卡簽訂工程承包合同額約180多億美元,包括公路、鐵路、機場和港口等重點項目。中斯兩國大項目合作也在不斷推進。

 

2017年2月7日,習近平同西裏塞納互致賀電慶祝中斯建交60週年。習近平在賀電中指出,“中斯建交60年來,兩國關係經受住了國際風雲變幻的考驗,保持健康發展勢頭。我高度重視中斯關係發展,讚賞斯里蘭卡積極參與“一帶一路”倡議,願同你攜手努力,鞏固政治互信,擴大互利合作,深化民間友好,推動中斯真誠互助、世代友好的戰略合作夥伴關係煥發新的生機活力”。西裏塞納在賀電中表示,“斯方堅定致力於加強同中國的關係,相信‘一帶一路’倡議將在古代海上絲綢之路的基礎上開闢斯中合作的新時代。祝斯中關係不斷向前發展”。

 

兩國元首的首腦會晤機制不僅限于兩國首腦互訪,在多邊外交的舞臺上,兩國元首也多次舉行雙邊會晤和會談,並取得了一系列成果。2017年5月,斯里蘭卡參加在中國廈門舉辦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在這次論壇上,習近平主席在會見維克勒馬辛哈總理時表示:“中國對斯里蘭卡的友好政策是長期戰略性選擇”,“雙方要以高層交往為引領,加強對中斯關係發展的頂層設計和政策溝通”。維克勒馬辛哈也表示:“斯方願同中方共同努力,順利推進漢班托特港項目和科倫坡港口城項目。”

 

2017年5月16日,在中斯兩國總理見證下,兩國政府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斯里蘭卡民主社會主義共和國政府關於促進投資與經濟合作框架協議》,兩國政府希望加強雙方政府、企業和其他機構間的交流,推動中斯投資合作健康穩定發展,促進“一帶一路”建設,保障在斯中國企業權益。中斯關係的回暖證明了中斯雙方完全可以通過對話解決問題,以協商化解分歧,走一條對話而不對抗的國與國交往的新路;中國對周邊國家核心利益的關切,可以有效地加強雙方關係的抗風險能力,夯實中斯關係的交往基礎,使中斯關係沒有因為斯里蘭卡的政權更疊發生結構性變化。
 

zhongsiqianshuwenjian

2017年5月16日,在中斯兩國總理見證下,兩國政府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斯里蘭卡民主社會主義共和國政府關於促進投資與經濟合作框架協議》

 

點擊進入:七、中斯未來合作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