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塞爾維亞歷史源流

 

(一)上古簡史

 

塞爾維亞在六千年前已有村落,也許是當時歐洲比較大型的村落。

 

塞爾維亞蒙特內哥羅人的祖先都屬古斯拉伕人部族。史學家論證,古斯拉伕人各部族原先分散居住在喀爾巴阡山脈以東、普裏皮亞特沼澤地、第聶伯河和流入黑海的各河流之間的地區,即今白俄羅斯和烏克蘭境內。部分古斯拉伕人曾被當時強悍的黑海草原部族阿瓦爾人強制組成聯盟以攻打其他部族。西元5世紀民族大遷移的洪流衝散了斯拉伕人的部族。西元6世紀末和7世紀初,南部斯拉伕人大批渡過多瑙河,涌入巴爾幹半島,並一直攻打到位於愛琴海岸的薩洛尼卡。

 

在南部斯拉伕人遷移到巴爾幹半島之前,該地區早已有人類生活。考古發現,在巴爾幹半島的東半部廣闊地區就分佈著以洞穴村落和特殊陶器為標誌的“古人類文化”,以及其後的“文查文化”。“文查文化”是以現今貝爾格萊德附近的文查發掘地而得名。它們均屬於新石器時代的遺址。

 

南部斯拉伕人遷移到巴爾幹半島以後很久,才開始與當地土著交往,並從土著居民那裏得知了許多大河流的名稱和地名。這些名稱後來就成了他們一些部族的稱謂,而當時的拜佔庭帝國卻用“斯克拉維尼亞”來稱謂斯拉伕諸部族。西元7世紀初,塞爾維亞經拜佔庭帝國赫拉克利烏斯皇帝(610~641)許可,居留在薩洛尼卡地區。該地區就被稱為“斯爾比察”(塞爾維亞)。

 

西元7世紀中期,塞爾維亞人遷移到巴爾幹半島中部地區定居,其範圍約在西自迪拉納阿爾卑斯山脈和東至莫拉瓦河之間,南至杜克利亞,北到多瑙河與薩瓦河之間,該地域範圍當時被稱為“扎果熱”。後來,這裡就成了“受洗禮的塞爾維亞”。

 

扎果熱地區處在保加爾人西擴的征途上。由於弗拉斯蒂米大公率眾抵抗(約在西元850年),保加爾人的佔領雖未能得逞,但卻千方百計干預塞爾維亞公國的事務。塞爾維亞等斯拉伕人諸公國為擺脫保加爾人的威脅而紛紛依附拜佔庭帝國。拜佔庭帝國通過宗教和文化的傳播,使塞爾維亞人皈依了東正教,而基裏爾字母的創造和廣泛使用,對發展斯拉伕文化和斯拉伕諸部族之間的聯繫起了重大作用。

 

塞爾維亞的東部地區,在保加利亞對拜佔庭帝國延續數十年的戰爭中,于西元924年被併入第一保加利亞帝國的版圖,但在西元971年,它又重新被拜佔庭帝國置於自己的統治之下。

 

(二)中古簡史

 

1、塞爾維亞和杜克力的擴張(11世紀至14世紀中期)

 

西元10世紀末期,“受洗禮的塞爾維亞”疆域因拜佔庭帝國的擴張而分裂。1018年以後,其東部以拉斯城為中心的拉什卡地區,受拜佔庭帝國直接統治;西部的特拉武尼亞、扎胡姆列等公國仍以拜佔庭帝國為宗主國。11世紀中葉,相對獨立的杜克利亞公國在斯特芬·沃伊斯拉伕大公(1035—1050)領導下,佔領了特拉武尼亞和扎胡姆列,建立了龐大的杜克利亞公國,亦稱澤塔公國(1077年改稱澤塔王國)。11世紀後期,澤塔王國吞併了波斯尼亞和拉什卡。

 

塞爾維亞王國的形成 12世紀匈牙利同拜佔庭帝國之間的幾次戰爭,為塞爾維亞擺脫拜佔庭帝國統治和領土擴張提供了機會。1168年,斯特芬·奈馬尼亞成為拉什卡的首領,他聯合其他地區的首領很快佔領了科索沃平原和赫沃斯諾(今之梅托希亞),1189年起又相繼佔領了馬其頓東部和澤塔王國及莫拉瓦和拉伕諾城(今之丘普裏亞),從而建立起一個龐大卻又鬆散的塞爾維亞王國和延續了200年的奈馬尼亞王朝。

 

奈馬尼亞王朝的興衰 13世紀前半期是塞爾維亞王國獨立發展的初期。1196年斯特芬·奈馬尼亞之子繼位,並於1217年加冕為王,在其胞弟薩瓦幫助下,塞爾維亞王國從羅馬教廷獲得建立獨立教會大主教轄區的權利,並脫離奧赫裏德大主教轄區教會的管理,從而使塞爾維亞成為政教合一的國家。1219年聖薩瓦完成了塞爾維亞第一部“法規”。這一切對牢固地團結國內各地區,對保證國家的獨立和發展,對維護塞爾維亞民族,都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14世紀的前半期是塞爾維亞王國的鼎盛時期。13世紀末,塞爾維亞王國把統治的疆域擴張到多瑙河和薩瓦河,征服了北馬其頓後,從拉斯遷都斯科普裏。1331年斯特芬·杜尚登基,1346年4月加冕稱帝。他通過對拜佔庭帝國的征伐,奪取了馬其頓的其餘部分及阿爾巴尼亞與希臘的幾乎全部土地,把疆土擴張到亞得裏亞海、愛奧尼亞海和愛琴海,佔巴爾幹半島面積的2/3。杜尚進一步擴大業績的企圖未能實現,而塞爾維亞大貴族與皇親國戚之間卻因權利之爭而矛盾叢生。1349年杜尚制定了《杜尚法典》,並在1345年做了補充,其宗旨是統一法制,維護塞爾維亞教會和貴族的地位和權益,以鞏固封建等級制。補充部分則為加強對達官顯貴的約束,以加強帝位和權利。1355年杜尚去世,塞爾維亞地區紛紛脫離帝國而獨立。1371年杜尚之子烏羅什皇帝去世,輝煌了200年的奈馬尼亞王朝終結。

 

2、奧斯曼土耳其的入侵

 

西元1354年奧斯曼土耳其開始入侵塞爾維亞。塞爾維亞王國由於上層內訌而削弱了抵禦入侵者的能力。1389年塞軍同土耳其軍隊在科索沃地區進行了激戰,塞軍慘敗。版圖大為縮小的塞爾維亞雖然仍能作為公國存在,但其統治者在此後的70年內被迫向奧斯曼土耳其納貢,而百姓還需在土軍中服役。1459年塞爾維亞最後一個城堡斯梅德雷沃被奧斯曼土耳其軍隊佔領。從此奧斯曼帝國開始了對塞爾維亞實行延續了近500年的全面統治,在此期間,只有很少的塞爾維亞人能夠在城鎮生存。在奧斯曼帝國侵佔巴爾幹期間,基督教歐洲的一些國家也對土耳其軍隊交戰,但不論何方獲勝,被佔領的塞爾維亞總是犧牲品,《波扎雷瓦茨和約》(1718)和《貝爾格萊德和約》(1739)都對塞爾維亞的疆土做出了較大變動。

 

奧斯曼帝國的擴張或收縮導致了巴爾幹地區的人口大遷移。居住在塞爾維亞北部的瓦拉幾亞牧民在遷移過程中與塞爾維亞人融合在一起了。塞爾維亞人一部分遷移到匈牙利的南部和現今的伏依伏丁那,另一部分遷移到波黑地區。同時,土耳其人有計劃地將世代散居在阿爾巴尼亞山區的阿爾巴尼亞穆斯林大量移民至現今的科索沃和梅托希亞地區。民族大遷移使該地區出現了新的民族和錯綜複雜的民族關係,對基督教歐洲和穆斯林世界的關係,以及對科索沃和梅托希亞地區的命運,都産生了深遠的影響。

 

(三)近代簡史

 

1、抗擊奧斯曼土耳其入侵者的鬥爭

 

奧斯曼土耳其軍隊入侵後,塞爾維亞各地居民自發組織起許多“哈伊杜克”(綠林好漢)隊伍襲擊佔領者,其中以1787年的科查戰役規模最大,戰果輝煌。“哈伊杜克”的隊伍後來就成了人民起義的骨幹力量。1804年2月,喬治·佩特洛維奇(卡拉喬爾傑)領導數以千計的民眾在舒馬地亞舉行起義,並擴大成為爭取擁有內部自治權的解放運動。起義最終於1813年失敗。1815-1817年米洛什·奧佈雷諾維奇領導了第二次塞爾維亞起義並解放了塞爾維亞大部分地區。1830年塞爾維亞獲得了內部自治和建立獨立的國家行政機構的權利,並在兩年之後脫離了君士坦丁堡大總主教轄區的管轄。1833年塞爾維亞收回土耳其統治下的最後6個“納希”。

 

2、探索建立新國家

 

第二次塞爾維亞起義使塞爾維亞成為相對獨立國家。米洛什·奧佈雷諾維奇採用非武力方式,逐漸排斥了土耳其蘇丹在塞爾維亞的權利。與此同時,卻採用專制暴戾的方式.攫取了本應屬其他官員和人民的權利,因而激起了普遍的不滿和反抗,內部矛盾加劇,暴動時有發生。在反抗浪潮壓力下,國民議會幹1835年制定了一部根據立法、司法、行政三權分立原則為基礎的現代憲法。歐洲國家統治階層由於對這部過分開明的憲法具有“傳染力”而懷上恐懼症。在外來的巨大壓力下,這部憲法被廢除了,因而使自由民主的觀念成為國家基礎的希望被泯滅。

 

1838年,塞爾維亞在外力強制下接受了《土耳其憲法》,國民議會被取消,權利範圍與管理方式幾乎回到了過去。直到1842年的“武契奇暴動”後,護憲派推舉亞歷山大·卡拉焦爾傑維奇為塞爾維亞大公。新政府不斷加強塞爾維亞行政機構管理,並制定了第一部民法法典和一系列其他法律,使農民擺脫地主莊園的桎梏而成了作為新社會基礎的自由農、塞爾維亞成了當時歐洲唯一受國家保護的小農社會,農業生産中出現了相對集約化因素,自由農民同時也成了現代塞爾維亞民族的基礎。

 

3、民族復興與國家獨立

 

19世紀40年代起,塞爾維亞掀起了民族復興的熱潮,開創了塞爾維亞歷史的新時代。形形色色的社會團體乃至政黨在社會各個領域紛紛成立,文學作品和各種刊物相繼問世,各種文化機構,包括各類學校和出版單位迅速組建。其宗旨都是為培育民族意識、激發民族感情、增強民族凝聚力、激勵民族獨立與奮進的精神。他們把語言視為民族基礎和鬥爭的基本手段。這一切的最終目的就是追求現代塞爾維亞民族的形成和新型國家的建立。

 

在民族復興運動中,武克·卡拉季奇力主把“民族”概念同宗教相脫離,而只能以語言為基礎,把塞爾維亞人只看作是南部斯拉伕人諸共同體中單獨存在的一個民族,從而否認了所有南部斯拉伕人為一個民族的觀點。武克根據“怎樣説就怎樣寫,怎樣寫就怎樣讀”的語言學原則,創造了新的塞爾維亞文字,並用這種新文字出版了他編寫的民間文學作品、辭書和翻譯作品。武克的事業對推動現代塞爾維亞民族的形成,煥發民族意識和培養民族凝聚力,以及對未來獨立國家的建立,都起到了重要作用。

 

在南部斯拉伕的民族復興運動中曾出現一種思潮,持這種思想的人熱衷於創建統一的南部斯拉伕語和以塞爾維亞或以克羅埃西亞為中心的統一的南部斯拉伕民族國家。由於內外的種種原因,他們的活動(即1848—1849年革命)的目標未能實現,革命失敗後,專制制度重佔上風,人們通過合法鬥爭爭取民主和民族獨立已不可能。此後,許多政黨性質的社團轉入地下,從事宣傳和發動起義的準備工作。與此同時,巴爾幹諸公國,包括塞爾維亞蒙特內哥羅,不論是生活在奧斯曼帝國還是在奧匈帝國奴役的陰影下,它們的大公和主教也在秘密聯絡,簽訂協議,為建立巴爾幹聯邦或邦聯而忙碌。但這一切努力最終並沒有獲得期望的結果。

 

民族復興運動的影響是深遠的,它不僅喚醒了民族意識和培育了民族凝聚力,推動、發展和組織了為建立獨立的民族國家而戰的社會政治力量,而且傳播了民主和自由的思想。通過憲制的不斷改善,1870年以後,在塞爾維亞擁有選舉、結社和出版的權利,擁有直接,無記名選舉和地區自治等權利的人群範圍越來越大。1888年的憲法還宣佈所有的塞爾維亞人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至1904年,塞爾維亞享有選舉權的人數比例之高佔歐洲的第三位。

 

19世紀下半期,奧斯曼土耳其控制下的巴爾幹地區的經濟發展遠遠落後於歐洲其他地區。這些地區的民眾紛紛舉行起義,要求改革當時的土地所有制和實現國家獨立。1876午1月,塞爾維亞蒙特內哥羅結成戰時同盟向土耳其宣戰。1877年4月俄國也對土耳其宣戰。俄國獲勝後與之簽訂了《聖斯特凡諾條約》,攫取了馬其頓和塞爾維亞的部分領土,以建立俄國扶持下的大保加利亞。此舉遭到歐洲列強的反對。1878年柏林國際會議分別承認塞爾維亞蒙特內哥羅為獨立國,同時允許塞爾維亞獲得尼什、皮羅特、托普利察和弗拉涅等地區;黑山也擴大了面積,並獲得了出海口。但是,柏林會議卻使塞爾維亞落人了奧地利的勢力範圍。直到1882年塞爾維亞才宣告為王國和設立獨立教會。

 

柏林會議摧毀了建立統一的南斯拉伕國家和巴爾幹各國的人民加強合作與組建聯邦的一切努力,而勢力範圍的劃分肢解了巴爾幹的整體性並使民族國家的界線固定下來。這就為日後巴爾幹各國的紛爭埋下了隱患。

 

巴爾幹諸國除加緊軍隊建設外,就是為相互間的頻繁外交活動與簽訂密約而忙碌。它們除簽訂對土耳其聯合作戰的協議外,也簽訂了彼此如何分配“勝利果實”的密約。1912年10月8日,黑山軍隊首先向奧斯曼帝國軍隊開火,從而爆發了第一次巴爾幹戰爭。奧斯曼帝國敗北。戰爭中獲勝的巴爾幹國家之間,主要是保加利亞和塞爾維亞之間,因分佔新地盤而對立。保軍在奧地利的策動下,于1913年6月29日向塞爾維亞和希臘發動突然襲擊,羅馬尼亞與黑山支援塞爾維亞,也起來反對保加利亞,從而爆發了第二次巴爾幹戰爭。塞爾維亞蒙特內哥羅在上述兩次戰爭中領土的擴大遭到奧匈帝國等的不滿。通過1913年8月10日簽訂的《布加勒斯特條約》,重新劃定了巴爾幹半島諸國的界線。根據該條約,塞爾維亞擴大了約4萬平方公里的版圖,同希臘、保加利亞一起瓜分了馬其頓,收復了科索沃,卻被迫從阿爾巴尼亞撤軍,從而使從該地區獲得出海口的計劃破滅。黑山軍隊被迫撤出斯卡達爾。1913年科索沃的阿爾巴尼亞族人爆發了反對塞爾維亞統治的起義。塞爾維亞的社會主義者開展了反對資産階級民族沙文主義的鬥爭。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夕,歐洲列強之間的矛盾加劇。塞爾維亞蒙特內哥羅在巴爾幹戰爭中的勝利鼓舞了仍在奧匈帝國統治下的南部斯拉伕人。這些國家中的秘密革命組織,尤其是青年革命團體如雨後春筍般形成併發展起來,它們的共同目標是摧毀奧匈帝國和本國的統治階級,同時,主張各民族的革命組織聯合起來,為民族間的相互寬容和建立各民族大家庭而奮鬥。

 

1914年6月28日,塞爾維亞民族主義者加夫裏若·普林西普在薩拉熱窩街頭用自動手槍連開七槍,刺殺了正在對薩拉熱窩進行訪問的奧匈帝國王儲弗朗茨·斐迪南和他的妻子索菲。7月28日,奧匈帝國因此事向塞爾維亞宣戰,導致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爆發。塞爾維亞於1914年末成功地抵抗了奧匈帝國三次進攻,1915年,同盟國(包括奧匈帝國、德國、保加利亞)共同向塞爾維亞發動攻勢,佔領了全境。

 

4、獨裁統治下的南斯拉伕王國

 

1918年,同盟國戰敗,塞爾維亞得以複國,該年12月,塞爾維亞、鄰國黑山以及由原奧匈帝國所管轄的斯洛維尼亞、克羅埃西亞、波斯尼亞、伏伊伏丁那共同組建了塞爾維亞人、克羅埃西亞人和斯洛維尼亞人王國,即南斯拉伕王國的前身。

 

塞爾維亞國王亞歷山大依靠手中掌握的軍權,致力於消滅自由君主制,推行君主獨裁和南斯拉伕只有一個民族的立場,實際上是實行大塞爾維亞主義,在經濟政策方面,在委派政府與軍隊的主要官員方面,都嚴重偏袒塞爾維亞。例如,大力扶持塞爾維亞資産階級而排擠克羅埃西亞和斯洛維尼亞的資産階級;在1919年開始實行的土地改革中,獲得土地的大多數人是塞爾維亞人;在軍政機關中的主要領導人,90%以上是塞爾維亞人;在宗教政策上,也是特別照顧東正教而歧視天主教。在亞歷山大國王的“努力”下,1921年6月28日議會通過的聖多夫節憲法確定實行中央集權制。

 

亞歷山大國王在聖多夫節憲法的掩護下,運用種種手段破壞各政黨的聲譽,推翻一屆又一屆政府,以至利用1928年6月的國民議會開會時的槍擊事件,于1929年1月6日發動政變。國王宣佈取消1921年憲法,禁止一切“旨在改變現行制度或具有宗教與民族性質”的政黨的活動;實行新聞管制;解散國民議會;任命只對其本人負責的新政府;改國名為南斯拉伕王國;把行政區由33個州分為9個行省巴昂轄區和貝爾格萊德特區。國王在“維護和熱愛南斯拉伕”的“愛國主義”旗號下,強制實施“統一”,而置人們的民族感情于不顧,並於1931年9月頒布了新憲法。它公開宣稱,南斯拉伕只存在一個民族。這樣,就為推行單一民族主義提供了法律依據。雖然有人認為亞歷山大是為了維護國家統一,是出於愛國,但在客觀上代表塞爾維亞大資産階級利益的亞歷山大國王,卻完成了獨攬大權的過程。

 

(四)現代簡史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南斯拉伕三面受敵,除希臘外所有鄰國都是軸心國成員。1941年4月,軸心國侵入南斯拉伕,並將其瓜分,如伏伊伏丁那大體被匈牙利兼併,科索沃併入阿爾巴尼亞,塞爾維亞其餘部分則由德軍佔領。

 

在德國法西斯佔領南斯拉伕後,以鐵托為首的南斯拉伕共産黨領導武裝起義,開始了4年艱苦卓絕的反法西斯遊擊戰爭。在二戰中,南斯拉伕的遊擊戰爭是最大的敵後戰場,它牽制和消滅了德國法西斯的大量有生力量,南共領導的遊擊隊也發展到了80萬人。

 

1943年11月29日,在波黑亞伊策市召開了南斯拉伕人民解放委員會會議,決定成立以鐵托為首的臨時政府———南斯拉伕全國解放委員會,在戰後建立各民族平等的聯邦共和國,剝奪流亡政府的權利,禁止彼得國王重返南斯拉伕,授予鐵托元帥軍銜。

 

nslfzttt

前南斯拉伕總統約瑟普·布羅茲·鐵托

 

1945年5月,在蘇聯紅軍的支援下,南斯拉伕全境獲得解放。鐵托在蘇軍幫助下成為國家最高領袖,1945年11月29日,南斯拉伕聯邦人民共和國正式成立,但在1948年南聯邦與蘇聯決裂。

 

在反法西斯戰爭中,南斯拉伕人民承受了巨大的民族犧牲,4年總共犧牲了170萬人,佔當時南斯拉伕人口的11%。

 

1961年鐵托和埃及總統納賽爾、印度總理尼赫魯共同創立了不結盟運動。1963年的新憲法又改國名為南斯拉伕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鐵托成為終身總統。

 

新南斯拉伕按照民族平等的原則由塞爾維亞、克羅埃西亞、斯洛維尼亞、波士尼亞赫塞哥維納、馬其頓和黑山6個自治共和國以及屬於塞爾維亞共和國的科索沃、伏伊伏丁那兩個自治省組成。

 

南斯拉伕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在鐵托的領導下,推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著重各民族團結以及國家的統一。20世紀70和80年代的南斯拉伕在經濟上曾獲得很大成就,其國民生活水準在東歐一度居於領先水準,由於鐵托本人在二戰中建立起的崇高威望和南斯拉伕既不跟從蘇聯集團、也不依附西方集團的不結盟政策,使得南斯拉伕在國際舞臺上也擁有較高的地位。

 

鐵托于1980年逝世後,民族矛盾開始激化,最終導致了南斯拉伕在1990年代初期解體。

 

1992年南聯邦議會聯邦院通過了由塞爾維亞與黑山兩個共和國組成南聯盟的憲法,標誌著南斯拉伕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的徹底解體。南斯拉伕的六個加盟共和國中的四個先後宣佈獨立。

 

1992年之後,剩下塞爾維亞蒙特內哥羅兩國,重組成立南斯拉伕聯盟共和國(南聯盟)。南聯盟國土面積10.2萬平方公里,為前南斯拉伕面積的39.94%。

 

1999年,塞爾維亞共和國在科索沃戰爭中遭到北約的轟炸,戰爭以國際社會接管科索沃告終。

 

(五)當代簡史

 

2002年3月14日,南聯盟領導人以及南聯盟塞爾維亞蒙特內哥羅兩個共和國領導人在首都貝爾格萊德簽署了兩個共和國未來關係協議。根據協議,未來共同國家的名稱將由目前的南斯拉伕聯盟共和國改為“塞爾維亞蒙特內哥羅”,共同國家的總統和政府總理將由一人擔任,國家機構將由政府、議會和法院組成。協議還規定,三年後,共同國家的組成成員有權退出。4月9日,塞爾維亞蒙特內哥羅的議會分別以多數票通過了兩個共和國未來關係協議。5月31日,南聯盟議會公民院和共和國院分別以多數票通過了塞爾維亞蒙特內哥羅兩個共和國未來關係協議。

 

2006年5月21日,黑山通過公民投票決定正式獨立,6月3日黑山議會正式宣佈獨立,6月5日塞爾維亞國會亦宣佈獨立並且成為塞黑聯邦的法定繼承國,塞黑聯邦因而解散。10月28日,塞爾維亞就是否接受新憲法草案舉行全民公決。結果顯示草案獲得通過。

 

2007年1月21日,塞爾維亞共和國舉行獨立後的首次議會選舉。塞爾維亞激進黨在議會250個席位中獲得81席,民主黨64席,塞爾維亞民主黨-新塞爾維亞黨聯盟47席,塞爾維亞名人黨19席,塞爾維亞社會黨16席,塞爾維亞自由民主黨為首的競選聯盟15席,另外8個議席由5個少數民族政黨和競選聯盟分享。

 

另外,塞爾維亞共和國南部的科索沃地區自1999年科索沃戰爭結束以來,就脫離了塞爾維亞共和國的實際管轄,並且成為了聯合國的保護地,由聯合國科索沃臨時行政當局特派團臨時管治。各方于2006年2月20日起就科索沃問題展開談判。科索沃于2008年2月17日,自行宣佈獨立。

 

點擊進入:三、塞爾維亞經濟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