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尼泊爾與中國的經貿合作

 

(一)雙邊貿易關係

 

1、雙邊經貿往來歷史悠久

 

橫亙綿延的喜馬拉雅山脈將尼泊爾和中國西藏阻隔,卻未能阻斷兩地區的貿易往來,中尼之間的商貿交往自古以來就十分密切。中尼經貿關係自西元7世紀開始,在19世紀初尼泊爾馬拉王朝時期最為繁榮,達到雙邊經貿關係的頂峰,當時尼泊爾已發展成西藏和北印度平原之間極為重要的貿易樞紐。

 

橫跨喜馬拉雅的中尼貿易早期主要是中國西藏和尼泊爾牧民的邊貿活動。以畜牧業為主的西藏將生産的鹽巴、羊毛及羊毛製品等物品出口到尼泊爾,以此換取尼泊爾生産的糧食等生活必需品。隨著雙邊經貿關係的深入開展,中尼貿易形式由最初建立在滿足實際生活需要基礎上的物物交換方式,逐步發展到以貨幣為交易媒介的貿易形式。貿易主體也由邊民民間行為逐步發展為以官方牽頭的正式貿易往來,兩國政權為促進雙邊貿易發展曾簽訂一系列的商貿協議。

 

1645年加德滿都馬拉王朝時期,尼泊爾使節拉瓦爾·馬拉與西藏簽署正式官方商貿協議,這是第一份以促進跨喜馬拉雅山地區貿易發展為目的的商貿協議。1645-1650年,尼泊爾獲得了西藏與印度的貿易必須經由加德滿都河川的特權,加德滿都由此成為跨喜馬拉雅貿易的中心和轉机點。尼泊爾掌控跨喜馬拉雅地區貿易的壟斷地位長達兩百年之久,毗鄰尼泊爾的聶拉木和吉隆成為跨喜馬拉雅貿易的主要交易通道和場所。作為西藏與南亞的主要貿易通道,尼泊爾不僅控制著西藏日用百貨的進口貿易、羊毛出口貿易,也長期控制著克什米爾、印度與西藏的貿易通道。1775年,尼泊爾和中國西藏簽署第二份商貿協議,重新明確雙方發展貿易合作關係的決心,促進橫跨喜馬拉雅山的尼藏貿易發展。儘管這一時期尼泊爾與中國西藏曾爆發過三次戰爭,但自1856年兩國簽署邊界條約開始,疆域面積相差懸殊的兩國一直保持良好的和平共處關係,中尼貿易也一直不斷發展。1904年英國陸軍軍官榮赫鵬率兵通過乃堆拉山口入侵西藏,致使中尼貿易中斷,直至中國和尼泊爾于1955年8月1日正式建立外交關係,中尼正式建交後得以恢復。

 

2、中尼建交後雙邊簽訂的重要經貿協定

 

1956年9月20日,中尼簽訂《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尼泊爾王國保持友好以及關於中國西藏地方和尼泊爾之間的通商和交通的協定》。該協議為尼泊爾同新中國政府簽訂的第一個貿易促進協議。

 

1964年5月,尼泊爾與中國西藏自治區簽署貿易與往來協定。

 

1964年11月22日,中尼兩國政府簽署了貿易協定,後經多次修訂。

 

1966年5月2日,中尼簽訂《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尼泊爾國王陛下政府關於中國西藏自治區和尼泊爾之間的通商、交通和其他有關問題的協定》,同時廢除1956年協定。1986年8月1日,中尼兩國政府對該協定進行了修訂。

 

1981年簽署的第四個貿易協定,即《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尼泊爾國王陛下政府貿易和支付協定》,對中尼兩國人員往來、貿易支付等複雜問題做出明確規定,為經貿往來提供方便。

 

2001年5月14日,中尼兩國政府在加德滿都簽訂了《避免雙重徵稅協定》並於2010年12月31日正式生效。

 

2013年7月1日,中國對尼泊爾正式實施95%零關稅優惠政策,涵蓋7831個稅目商品。2014年12月5日,兩國簽署中國對尼泊爾97%稅目産品輸華零關稅待遇的換文,涵蓋8030個稅目商品。

 

2014年12月17日,中尼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和尼泊爾政府財政部關於在中尼經貿聯委會框架下共同推進“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的諒解備忘錄》。

 

2016年3月21日,尼泊爾總理訪華期間,中尼兩國政府簽署了《中尼過境貨物運輸協定》和《關於啟動中尼自貿協定談判可行性研究的備忘錄》。

 

3、雙邊經貿關係的發展情況

 

【貿易規模】自中尼建交以來,兩國貿易發展迅速,1955年,中尼貿易總額僅為400萬盧比,到1976年增至8800萬盧比,增加了20多倍。20世紀80年代,中尼雙邊貿易發展又上新臺階,1981年中尼貿易總額達2443萬美元,其中中方出口和進口分別為1728萬美元和715萬美元。同年簽署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尼泊爾國王陛下政府貿易和支付協定》促進了雙邊貿易的快速發展,中尼貿易總額出現快速增長態勢,由1981年2443萬美元增加到1982年的4648萬美元,其中中方出口額由1728萬美元猛增至4015萬美元,增加了1.32倍。

 

此後,中尼貿易總體上呈波動性增長態勢,2003年中尼貿易總額達17338萬美元,是1981年中尼貿易總額的7.09倍,其中中方出口額達15095萬美元,是1981年的8.73倍,中方進口額達2143萬美元,是1981年中尼貿易總額的2.99倍。

 

niboerjinchukouqingkuagn19902017

1990-2017年尼泊爾進出口情況

 

近年來中尼貿易發展迅速,尼泊爾由於其特殊的地理位址和南盟成員國身份,具有較好的轉口貿易條件,使其成為中國商品走向印度甚至南亞市場的重要樞紐。尼泊爾已成為中國通往南亞市場的重要通道。中國是排在印度之後尼泊爾的第二大貿易夥伴。

 

【貿易結構】根據中國商務部的統計,2016年,中尼雙邊貿易額8.9億美元,同比增長2.7%。其中中方出口8.7億美元,同比增長4%;中方進口0.2億美元,同比下降30.6%。

 

2016年,中國向尼泊爾出口的主要商品有電話和電機電氣設備及零附件、非針織服裝、針織服裝、鞋類、機械設備及零件、蘋果、羊毛及羊毛紗線、其他紡織品、光學及醫療器具、皮革製品、車輛及零附件、化學短纖維、傢具等。

 

中國自尼泊爾進口的主要商品有賤金屬雕塑像及其他裝飾、地毯、醫療器具及零附件、生皮及皮革、披肩和圍巾、倣首飾、其他紡織製品、有機化學品、銅器、木裝飾品、羊毛機織物等。

 

4、中國西藏與尼泊爾的邊境貿易

 

中國西藏與尼泊爾關係源遠流長,中尼兩國有著悠久的邊境貿易歷史。早在吐蕃時期,中國與尼泊爾間的貿易便呈現出繁榮的勢頭。中尼邊境的邊民有著相似的生活習俗,中國西藏與尼泊爾在經濟上也存在著天然的經濟互補性,尼泊爾是典型的農業國,農産品資源豐富,西藏的牧業發達,為了滿足雙方生活與生産的基本要求,從事商品互換的邊民互市貿易逐漸興起。尼泊爾人民用糧食、布匹向當地藏族人民換取羊毛、牲畜、湖鹽等。這種農牧産品之間的交換不僅使的雙方人民可以互通有無,而且促成了西藏與尼泊爾的邊貿市場逐漸發展。

 

中尼兩國于1956年簽訂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尼泊爾王國保持友好關係以及關於中國西藏地方和尼泊爾之間的通商和交通的協定》以後,西藏地方同尼泊爾的邊境貿易不斷發展擴大。貿易方式以易貨貿易為主。1962年,西藏與印度貿易中斷後,西藏與尼泊爾貿易開始擴大。60年代西藏與尼泊爾邊境貿易進出口總額近3000萬元人民幣,70年代增加幅度較大。1962年至1979年,西藏對尼邊境地方貿易進出口總額為7545萬元。70年代以前,中尼邊民互市貿易以鹽糧交換為主,西藏每年出口食鹽3000噸左右,進口糧食1500噸左右。70年代以後鹽糧交換數量減少。日喀則地區先後於1984年、1985年和1986年3次在樟木口岸舉辦對外貿易展銷會,成交總額1300萬元。出口商品主要是綿羊毛、活羊和輕紡産品;進口商品在1978年以前以糧、糖、麻製品為主,其後以糧、柞蠶絲綢、呢料、染料、銅鐵製品、民族特需用品為主。1991年中尼邊境貿易進出口總額達3625萬元。1992年西藏地方邊境貿易進出口貿易總額為1075萬美元,邊民互市貿易額超過1億元人民幣。1994年邊境貿易進出口總額實現320萬美元。

 

xizangzizhiquzhuyaonianfenbianjignjinchukou

 

中尼邊境貿易在西藏對外貿易中佔有重要地位。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市是面向尼泊爾貿易的重要窗口。當前,西藏自治區的國家口岸和邊貿市場有28個,其中中尼邊境有18個。五個邊境口岸中有四個是面向尼泊爾開放的,分別是樟木、吉隆、普蘭和日屋,其中樟木、吉隆、普蘭是國家一類口岸。為落實中央第五次西藏工作座談會上明確提出的“支援南亞貿易陸路大通道建設”目標任務,西藏自治區確定了“建設吉隆口岸,穩步提升樟木口岸,積極恢復亞東口岸,加快發展普蘭和日屋口岸”的建設思路,將“一幹線、兩基地、三齣口”作為建設南亞陸路貿易大通道的依託,大力發展西藏與周邊國家的經貿合作,逐步將西藏打造成為中國陸路通往南亞國家的貿易和物流。

 

樟木口岸是西藏境內最大的邊境貿易口岸,中尼貿易的80%以上都是通過樟木口岸實現的,是中尼貿易的主要通道和重要口岸。樟木口岸所在的樟木鎮設有口岸管理委員會、口岸醫院、學校、銀行、賓館、電站、外貿等40余個單位和其他商業實體;口岸聯檢現場設有邊防檢查、聶拉木海關、檢驗檢疫等口岸聯檢系統。經過幾十年的建設,樟木口岸的邊防、海關、國檢、銀行、工商、公安等管理機構相對健全,已形成相對完善的口岸管理體系。據聶拉木海關統計,2014年樟木口岸對尼貿易總值超過100億元人民幣,佔西藏外貿總值的90%以上。同年,口岸邊民互市貿易總值近8000萬元人民幣。2015年4·25地震前的樟木盤山公路上,擠滿了排成長隊的尼泊爾貨運車輛和扛著貨物的夏爾巴背夫,印證著中尼邊貿的繁榮。樟木鎮以商貿新興的迪斯崗村,隨處可見當地居民開的尼泊爾進口商品商店。但是2015年4.25大地震,不僅使尼泊爾國內建設遭受重創,位於中國和尼泊爾邊境處的樟木口岸也同樣毀於一旦,兩國在樟木邊境的交通要道因地震毀壞而被切斷,樟木口岸因此被迫關閉。

 

zhangmukouan

樟木口岸

 

吉隆口岸有著悠久的對外貿易歷史,自古就有官道、商道、棧道之稱。西元789年,吉隆就是中國西藏與尼泊爾交往和通商的要道,1961年吉隆口岸批准開放,1972年被國務院批准為國家二類陸路口岸,1987年成為國家一類陸路口岸。如今,吉隆的界河上修建起新的中尼熱索友誼石板橋,滿足了貨車通過的需求,吉隆口岸經濟交流日益活躍,成為西藏與南亞國家貿易往來的“黃金通道”。2014年12月1日,吉隆雙邊性口岸正式恢復通關。2017年6月29日,經國務院驗收後,吉隆口岸正式成為國際性口岸。吉隆口岸作為中國和尼泊爾邊境貿易的唯一國際性口岸,承擔著兩國公路貿易的主要往來,吉隆口岸也因此在兩國經濟合作,商貿互通和旅遊業發展中扮演著極為重要的角色。未來,青藏線將從西藏日喀則修建延伸到邊境吉隆,屆時到2020年,中國通過鐵路輸送往吉隆邊境的貨物將會成倍的增長。

 

jilongkouan

吉隆口岸

 

(二)雙邊投資合作

 

據尼政府統計,2015和2016財年中國在尼投資額及項目數量均位列第一,成為尼第一大外資來源國。據中國商務部統計,截至2017年12月,中國累計對尼泊爾非金融類直接投資存量2.95億美元。尼泊爾企業對華累計直接投資250萬美元。截至2017年,在尼泊爾投資的中資企業超過100家,主要集中在水電站、航空、餐飲、賓館、礦産、中醫診所、食品加工等行業。

 

2012年年底,中國水電建設集團海外投資有限公司投資的開工相迪A水電站(總投資額1.6億美元)和中國水利電力對外公司投資的開工蒂水電站(總投資額5830萬美元)項目在歷經多年準備後先後開工。其中,開工相迪A水電站為中資企業在尼泊爾投資的第一個發電項目,于2016年9月26日實現首臺機組並網發電,2017年1月1日正式全面進入商業運作。截至2017年4月,該水電站已累計發電突破1億千瓦時,有限緩解了尼泊爾電力緊缺的現狀。

 

尼泊爾上塔馬克西水電站由中國電建六局和十一局承建,該水電站地處喜馬拉雅山脈南麓海拔2000余米的尼泊爾中部開發區賈納克普爾專區多拉卡縣塔馬克西河之上,總裝機456兆瓦,是尼泊爾最大的水電站工程,被譽為尼泊爾的“三峽工程”,受到了尼泊爾國家上下的高度關注。

 

shangtamaxike

建設中的上塔馬克西水電站

 

2012年2月29日,中國長江三峽集團與尼泊爾能源部簽署了關於West-Seti水電站項目的投資開發諒解備忘錄,West-Seti水電站項目位於尼泊爾西部的Seti河上,設計裝機容量750MW,年平均發電量33.3億千瓦時,它的建成將極大緩解尼泊爾冬季電力短缺的問題。

 

2014年8月19日,由西藏航空(49%)和尼泊爾雪人環球投資公司(51%)共同投資設立喜馬拉雅航空公司(簡稱喜航),註冊資本2500萬美元。藏航與尼合資喜馬拉雅航空公司成立,拉開了國內大型企業在尼泊爾投資的序幕。尼泊爾航空基礎薄弱,在喜航成立之前,尼泊爾只有一家國際航空公司,喜航是中國航空企業在尼泊爾投資的第一個航空運輸企業,也是尼泊爾民航領域最大的海外投資項目。航空基地設在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的特裏布萬國際機場,主要執飛南亞、中國、中東等國際航線,喜航的目標是建成一家以尼泊爾為基地,輻射中國、南亞、東南亞、中東、歐洲等航線的國際航空公司。據估算,喜航公司每年將為尼泊爾提供300個就業崗位,每架飛機將為尼泊爾每年提供超過300萬美元的稅收。喜航為尼泊爾民眾提供出現便利和優質的服務,併為中尼及周邊地區架起更多的空中橋梁。西航的線路開闢,是兩國旅遊+航空資源互補的一次重要嘗試,雙方各取所長、互惠共贏,印證了“一帶一路”是一條中國與世界共同發展、共同繁榮之路。

 

近年來,私營企業投資尼泊爾水電行業也有所突破,四川華尼能源投資有限公司投資的布特科西水電站(總投資額1上億美元)已完成擴容審批。2017年9月,香港紅獅水泥第三有限公司與尼方合作夥伴成立合資公司,投資紅獅希望水泥有限公司日産6000噸新型幹法熟料水泥生産線及配套12MW純低溫餘熱發電項目,項目總投資額約3.6億美元,是尼泊爾製造業領域最大的外商投資項目。今後,隨著尼泊爾政局趨穩和經濟的快速發展,中資企業在尼泊爾的投資規模將逐步擴大。

 

zainizhuyaozhongziqiye

 

2017年8月,中尼兩國政府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尼泊爾政府關於促進投資與經濟合作框架協議》。協議確定了雙邊投資合作的原則、領域、方式、便利化和保障措施、執行機構和工作機制等,規定了如何確定和支援優先項目。該協議的簽署有助於進一步加強兩國政府、企業和其他機構間的交流,推動中尼投資合作健康穩定發展,促進“一帶一路”建設,保障在尼中國企業權益。

 

(三)雙邊勞務合作

 

中國公司在尼泊爾投資和工程承包項目不斷增長,滋生出大量的用工需求。據中國商務部統計,2016年中國企業在尼泊爾新簽承包工程合同39份,新簽合同額2.98億美元,完成營業額2.23億美元;當年派出各類勞務人員1129人,年末在尼泊爾勞務人員1394人。據尼泊爾勞動局統計,中國獲得在當地工作許可人數居各國首位,遠高於排名第二的英國(52人)。中國員工與當地員工的密切交流,有效促進了尼泊爾當地工人技術水準和工作經驗的提升。

 

2016年新簽大型工程承包項目包括中鼎國際工程有限責任公司承建達朗·哈踏拉·海拓達雙向四車道公路134.9公里公路項目;華為技術有限公司承建尼泊爾電信;中國海外工程有限責任公司承建高馳-特爾蘇裏-馬陵公路等。國內大型企業在尼泊爾投資主要採取並購當地企業獲取項目所有權的方式進行,並通過當地代理公司協助開發項目。

 

(四)其他領域合作

 

2014年12月23日,為進一步加強中尼兩國金融合作,雙方簽署了《中國人民銀行和尼泊爾國家銀行雙邊結算與合作協議補充協議》。根據補充協議,中尼兩國人民幣結算將從邊境貿易擴大到一般貿易,並擴大地域範圍,這將進一步促進雙邊貿易和投資增長。此外,根據該協議尼泊爾央行允許尼泊爾當地各銀行及金融結構在中國境內開立人民幣賬戶並使用人民幣作為業務清算貨幣。

 

中尼在體育、文學、藝術、廣播、科學、宗教、攝影、出版、教育等方面均有交流。2000年,在尼蘭毗尼建成中華寺。同年,尼成為南亞第一個中國公民組團出境旅遊目的地國。截至2016年,中方已在尼成功舉辦七屆“中國節”活動和八屆“中國教育展”活動。2007年,孔子學院落戶加德滿都大學。2009年兩國建立青年交流機制。近年來中國穩居尼泊爾第二大遊客來源國,兩國間已開通拉薩、成都、昆明、廣州、香港至加德滿都往返航線,每週共57個航班。

 

點擊進入:六、尼泊爾與“一帶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