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馬來西亞歷史源流

 

(一)史前時代

 

在馬來半島、沙巴與砂拉越均有考古遺留出土。人類在這個區域棲息的最古老證據可追溯到距今四萬年前。這些舊石器時代獵人可能是塞芒人的祖先,這個矮黑人群體在馬來半島具有極深的淵源。

 

瑟諾伊人是個複合群體,有一半的母系DNA譜係來自塞芒人,另有一半來自晚近從中南半島遷來的祖先。學者主張他們是早期南島語族農耕者的後代,大約在距今四千年前,將語言與技術帶到半島南部。他們與塞芒人結合起來並混血。

 

原生馬來人具有較多樣的源頭。顯示某些與海洋東南亞的關連,有些人具有來自中南半島的祖先,約在距今二萬年前的最晚近的冰期高峰時期來到馬來,某些人類學家支援原生馬來人源自今天中國雲南的説法。接下來則是在全新世早期,人口經由馬來半島往馬來群島擴散。大約在西元前300年,原生馬來人被次生馬來人推往內陸。次生馬來人是鐵器時代或青銅時代的人群,其祖源部分來自柬埔寨與越南的佔族。這些次生馬來人是半島上第一個使用鐵器的人群,他們是現在馬來西亞馬來人的直接祖先。

 

(二)早期王國

 

印度文明對馬來群島的影響,至少可追溯至西元前3世紀。古代印度人稱馬來半島為黃金半島(梵文:Suvarnadvipa)。在托勒密的世界地圖上,也稱馬來半島為黃金半島,馬六甲海峽則稱為象牙海灣。印度商人來到馬來群島購買豐富的森林和海洋産品,並與當時來到這裡的華人商人進行貿易往來。華人與印度人在2世紀與3世紀在此區域建立許多貿易港與城鎮,依據中國史料記載,數量多達30個。在西元的最初幾個世紀,馬來半島的人們信仰佛教和印度教等宗教,並採用梵語做為書寫文字。1世紀時佛教和印度教均在馬來半島立足,並從這裡傳佈到整個群島。

 

在2世紀與3世紀間有為數眾多的馬來人王國,依據中國史書記載達30個。吉打,在古代梵語稱為Kedaram或kataha,位於印度人貿易者與國王直接入侵馬來半島的路徑上。位於現今印度泰米爾納德邦的朱羅王朝,在1025年將吉打納入版圖。

 

已知最早在現今馬來西亞地區立基的王國是古代帝國狼牙脩,位於馬來半島北方的珍尼湖附近。它與位於柬埔寨的扶南有著緊密關聯,扶南統治馬來西亞北部直到6世紀為止。依據《馬來紀年》記載,高棉帝國王子Raja Ganji Sarjuna在7世紀于現今霹靂州木威(Beruas)創立剛迦王國。5世紀的中國史書提到南方的一座大港Guantoli,位於馬六甲海峽之中。在7世紀,史書記載有一個新港口名為“室利佛逝”(Shilifoshi),據信這是當時唐朝對三佛齊的稱號。

 

(三)三佛齊帝國

 

在7世紀到13世紀之間,馬來半島的許多地區由三佛齊帝國所統治。三佛齊到底在什麼地方,至今未能考證,猜測就是今天的巨港。三佛齊的國王統治著一個由蘇門達臘的濱海地區、馬來半島和婆羅洲所組成的、鬆散的海上王國達700年。三佛齊曾將其影響力施展到吉打、北大年,遠至單馬令。其中有部分時間,三佛齊也控制爪哇島部分地區,不過爪哇島上的各個小王國始終抗拒三佛齊的霸權統治。

 

三佛齊是一個商業國家,歡迎每年一度來自中國和印度的船隊到這裡來做生意,有時甚至有從日本、阿拉伯和伊朗的船隻到達。三佛齊最大的敵人是北方的暹羅,暹羅多次試圖從北部征服三佛齊。為了與中國結盟以對抗這些敵人,三佛齊向中國皇帝進貢,但從未受中國統治。

 

朱羅王朝的入侵減損了三佛齊的威望,從10世紀之後,三佛齊的勢力開始衰弱。

 

在11世紀,一支稱為末羅瑜(Melayu)的敵對勢力開始與三佛齊對抗。末羅瑜這個港口可能位於今天的印度尼西亞蘇門達臘海岸的佔碑省。末羅瑜的影響力,呈現在它是馬來(Malay)這個字的字源這個事實上。

 

與此同時,伊斯蘭教的普及也削弱了信印度教的三佛齊國王的勢力。最早皈依伊斯蘭教的地區如亞奇脫離了三佛齊的統治。13世紀末,暹羅的素可泰王國控制了馬來半島大部分地區。14世紀,爪哇的滿者伯夷帝國控制馬來半島,成為其屬地之一。

 

(四)馬六甲和伊斯蘭馬來亞

 

位於馬來半島西岸的馬六甲港口,是由來自三佛齊皇室的一位王子拜裏米蘇拉約在1400年建立的。拜裏米蘇拉在Bertam河(馬六甲河的舊名)的河口,建立了馬六甲蘇丹王朝。歷經時間演變,這個地方發展成今天的馬六甲。依據《馬來紀年》記載,拜裏米蘇拉在一株“滿剌加樹”(Malacca tree,又名余甘子)下,看見一條獵狗將一頭鼷鹿(mouse deer)逼到絕境,小鼷鹿為了自衛,將狗踢進河裏。他將這個景象視為好兆頭,決定在此建立一個名為馬六甲(Melaka,Malacca)的王國。

 

馬六甲很快就佔據了過去三佛齊所統治地區,與中國建立了朝貢關係,並控制中國通向印度的海上貿易道路。由於蒙古擴張,從中國通向西方陸路被阻,這條海上貿易通道就變得越來越重要。馬六甲建國後數年內,正式採行伊斯蘭教,其國王稱號由拉者(Raja)改為蘇丹(Sultan)。

 

雖然馬六甲蘇丹王朝只維持一個多世紀,但它被看作是馬來人自主統治的一個黃金時代,馬六甲蘇丹成為所有後繼的馬來統治者的榜樣。馬六甲成為馬來文化的中心,它奠定了今天馬來文化的基礎:馬來土著文化與外來的印度、華人和伊斯蘭元素的融合。

 

(五)柔佛蘇丹王朝

 

1511年葡萄牙人阿方索·迪·阿不奎(Afonso de Albuquerque)帶領遠征艦隊來到馬來亞,經過一個月圍攻,于同年7月1日佔領了馬六甲。馬六甲成為葡萄牙在東方活動的核心據點。

 

馬六甲蘇丹王朝最後一位蘇丹的兒子來到馬來半島南端的民丹島,並在那裏建立了一個新的國家——柔佛蘇丹王朝。馬六甲的統治消失後,馬來群島分裂為眾多互相爭戰不停的小國家,其中最重要的有亞齊、汶萊、柔佛和霹靂。其他國家有萬丹、日惹、吉打、雪蘭莪、蘇祿和登嘉樓等。

 

1641年,在數次嘗試後,荷蘭與柔佛的聯軍終於攻佔馬六甲,終結了葡萄牙統治,葡萄牙僅剩下葡屬帝汶。在荷蘭支援下,柔佛在馬來亞各個蘇丹國之間,獲得一個鬆散的霸權地位,只有霹靂例外,它能夠週旋于柔佛和暹羅之間,並保持其獨立。

 

這段期間,馬來亞各蘇丹國的虛弱,為其他地區人民移入這些馬來故土創造了條件。

 

從17世紀開始,英國商人就現身於馬來亞水域,但直到18世紀中期,以英屬印度為基地的英國東印度公司才開始對馬來亞事務真正感興趣。由於與中國貿易增加,它需要在馬來亞地區設立基地。雖然曾使用不同島嶼為基地,但直到1786年8月,向吉打蘇丹租借了檳城,英國才擁有第一個長久基地。此後英國又在檳城對岸的大陸上租借了一大片土地(稱為威省)。1795年在拿破侖戰爭期間,英國人唯恐荷屬馬六甲為法國艦隊所利用,乃加以接管,到1815年才交還荷蘭。1819年2月,英國從柔佛蘇丹手中獲得了新加坡。後來因為馬來亞畏懼暹羅擴張,英國影響與日俱增。19世紀,馬來蘇丹成為大英帝國忠實盟友。

 

(六)英、日屬時期的馬來西亞

 

1824年,英國與荷蘭簽署1824年英荷條約,最終確立了英國對馬來西亞的霸權,同時也決定了當代馬來西亞的雛形。荷蘭撤出馬六甲並放棄所有在馬來西亞的利益,而英國則承認荷蘭對東印度剩餘地區的利益。19世紀後半部,英國還獲得了對荷蘭從未立足的婆羅洲北岸的控制。1888年汶萊成為英國保護國,1891年英國再與荷蘭簽訂條約,確定兩國在婆羅洲的邊界。

 

1941年12月太平洋戰爭爆發。由於歐洲戰場的需要,英國在遠東實際上沒有空軍戰力。因此日本可從法屬印度支那的基地發動攻擊,而不會受到抵抗。雖然英國、澳大利亞和印度軍隊的頑強抵抗,但日本在兩個月內就佔據了馬來西亞。1942年2月15日,沒有空軍支援、沒有淡水供給的新加坡投降。英屬北婆羅洲、砂拉越和汶萊也被日本所佔領。

 

(七)走向馬來西亞

 

雖然日本佔領的時期相當短,但是它激起了馬來亞和其他地區的反殖民民族主義。馬來人民族主義又激起了華人的反對。華人懼怕馬來人和伊斯蘭教的支配地位,許多華人因此參加馬來亞共産黨。但在英國軍方的強烈鎮壓,以及馬來人和華人政治領袖的協商退讓下,動亂結束,1957年多民族的馬來亞聯合邦宣告獨立。

 

上世紀50至60年代,英國在東南亞的四個殖民地先後取得獨立或被授予自治地位,當中包括英屬馬來亞(1957年8月31日起獨立並改稱“馬來亞聯合邦”)、新加坡(1959年6月3日起自治建邦)、英屬砂拉越(1963年7月22日起自治)與北婆羅洲(1963年8月31日起自治並改稱“沙巴”)。1963年9月16日,這四個國家和地區參組馬來西亞,成為新的聯邦制國家。1965年8月,新加坡退出馬來西亞聯邦。
 

點擊進入:三、馬來西亞經濟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