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蒙古在“一帶一路”發展中的作用

 

從經貿關係本身來説,蒙古國經濟體量小,中蒙經貿規模也比較小,與中國的經貿發展不穩定。但是,蒙古作為中國的近鄰,而且在“一帶一路”的推進中具有重要地理位置,因此蒙古的積極加入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

 

(一)蒙古對於“一帶一路”的發展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

 

蒙古作為中國的近鄰,而且在“一帶一路”的推進中具有重要地理位置。蒙古國與中國陸地邊界綿延相連4700余公里,是與中國接壤邊境線最長的國家。蒙古國“草原之路”倡議與中國“一帶一路”倡議高度契合。蒙古國地處中俄兩個大國、大市場中間,地緣位置十分重要,過境運輸地位凸顯。

 

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旨在本著共商、共建、共用原則,推動“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及相關地區實現共同發展、共同繁榮。中國落實“一帶一路”倡議的一個重要路徑,就是推動各國發展戰略實現對接,從中拓展新的合作領域,開闢新的合作前景,實現互利共贏。

 

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是“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2014年9月,習近平首次提出了打造中蒙俄經濟走廊設想。他説,中俄蒙三國發展戰略高度契合。中方提出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倡議,獲得俄方和蒙方積極響應。未來可以將絲綢之路經濟帶同俄羅斯跨歐亞大鐵路、蒙古國“草原之路”倡議進行對接,打造中蒙俄經濟走廊。2015年7月和2016年6月,中蒙俄三國分別批准和簽署了《中俄蒙發展三方合作中期路線圖》、《建設中蒙俄經濟走廊規劃綱要》。

 

在“一帶一路”推進的各條線路中,中蒙俄是最容易達成一致意見,最容易推動落實的地方。在經濟地理及地緣政治方面,蒙古夾在中俄之間,戰略與經濟上與中俄關係密切,中俄在“一帶一路”戰略上達成了一致意見,那麼中蒙俄三者之間就很容易達成一致。如此,從中蒙俄經濟走廊啟動可以最快最容易啟動實施規劃綱要,這將會不但對進一步推進多邊規劃綱要起到了示範和引導作用,還能更快地見到實際效果。

 

蒙古是陸上“絲綢之路”的重要節點。從中國起始,經蒙古、俄羅斯和中亞國家、中東歐國家到西歐的陸上線路最直接、最穩妥,也是“一帶一路”戰略最重要的主線路。從中國、蒙古、俄羅斯,再穿過中亞、中東歐就到了西歐,這是“絲綢之路經濟帶”戰略中最重要、最直接的一條線路。這條線路上的國家整體較為安定,能更高效地推進“一帶一路”戰略的落地。“一帶一路”戰略更快地付諸於實施,可以加快推進陸權的回歸,平衡美國海上霸權對世界的影響力。

 

這條線路比較安全,容易推動投融資和貿易。相對而言,這條線路上的國家整體社會穩定,大多在積極謀發展,而且外部的干擾破壞比較少,在這條線路上積極推動規劃綱要,更快落實相關規劃,可以加快推進相關國家的投融資和貿易,可以更快更好地推動世界經濟增長。

 

(二)對接“草原之路”,“一帶一路”的推進對於蒙古的發展非常重要

 

蒙古國自身也希望融入“一帶一路”發展當中。

 

蒙古國多位官員曾表示, “一帶一路”和“草原之路”對接,對蒙古國本身的發展至關重要。

 

根據此前規劃,蒙古國準備實施“草原之路”計劃,通過運輸貿易振興本國經濟。“草原之路”計劃由5個項目組成,總投資約500億美元,項目包括:連接中俄的997公里高速公路、1100公里電氣化鐵路、擴展跨蒙古國鐵路以及天然氣和石油管道等。這些規劃中的項目,以蒙古自己的經濟實力及技術能力,都是難以完成的,必須要依賴外部的資源。中國提出“一帶一路”發展倡議,也有利於蒙古“草原之路”規劃的實現。

 

2016年,蒙古國經濟遭遇嚴重困難。由於民族主義情緒、投資政策不穩定以及債臺高築等原因,近幾年蒙古國吸引外資數額一路下滑。2012—2015年蒙古國吸引外資數額分別為45億美元、20億美元、5億美元和2.2億美元。為恢復外商對蒙投資的信心,蒙古國政府作出了一定努力,如上述提及的“著力提高投資政策的穩定性和延續性”以及強化與國際金融組織的聯繫。在吸引外資方向方面,尤其重視來自中國的投資。許多蒙古國政商界人士認為,積極參與“一帶一路”建設,抓住中國經濟發展帶來的機遇,有利於蒙古國擺脫經濟困境。

 

2017年3月,中蒙俄三國牽頭部門在北京召開《建設中蒙俄經濟走廊規劃綱要》推進落實工作組會議,標誌著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進入了實施階段,也標誌著蒙古國實質加入了“一帶一路”建設。

 

中蒙俄經濟走廊將橫跨亞歐大陸,把中方倡議的“一帶一路”同蒙方的“草原之路”倡議、俄方正在推進的跨歐亞大通道建設有機地結合起來。

 

《建設中蒙俄經濟走廊規劃綱要》中所涉及項目大多數與蒙古國相關,蒙古國政府對此高度重視,努力落實。中俄蒙經濟走廊倡議將有力推動三國跨境運輸便利化,通過修建電力及能源渠道,未來蒙古國對中國的出口將會更為便利。打造中俄蒙經濟走廊需要三方共同合作、統籌考慮。而這一經濟走廊建設,對於世界經濟發展來説,也是非常重要的部分。

 

20170523032702522

2017年5月16日,中俄蒙三國共同舉辦的一帶一路歐亞經濟聯盟草原之路高峰論壇于在北京再次成功舉辦

 

2017年2月20日中國外長王毅與訪華的蒙古國外長蒙赫奧爾吉勒共見記者時表示,中蒙雙方已達成共識,將儘早簽署“一帶一路”倡議與蒙方“草原之路”發展戰略對接的政府間文件,這預示著蒙古將成為共建“一帶一路”進程中的重要合作夥伴,也預示著中蒙合作將開闢新的前景,將有助於蒙古經濟社會發展。

 

蒙古國希望搭上“一帶一路”快車,從宏觀角度來看,更是對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對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高度認可和深度參與。

 

2017年5月14—15日蒙古國領導人來華出席“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表明蒙古國將進一步融入“一帶一路”建設大潮。
 

(彭波 編撰)

 

參考資料:
  1、、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商務部投資促進事務局、中國駐蒙古國大使館經濟商務參贊處:《對外投資合作國別(地區)指南:蒙古國》(2016)。
  2、吳楚克:《從民族關係到國家關係:中蒙關係的歷史特殊性》,《思想戰線》,2015年第4期。
  3、楊文蘭:《對當前中蒙經貿關係發展的幾點思考》,《對外經貿實務》,2015年第4期。
  4、方華:《中蒙經貿關係的現狀及前景》,《現代國際關係》2010年第6期。
  5、紀彥彬,紅花:《中蒙礦産貿易發展形勢及對策分析》,《內蒙古社會科學(漢文版)》,2016年第2期。
  6、王玉紅:《十八大以來中國外交新特點及對中蒙關係的影響》,《赤峰學院學報(漢文(哲學社會科學版)》,2015年第9期。
  7、(瑞典)多桑著:《多桑蒙古史》,馮承鈞譯,中華書局,1962年。
  8、周梅芳,陳小雪,鄧海艷,胡瑞法:《蒙古國經濟發展及中蒙經貿關係的可持續性》,2013年第1期。
  9、達力扎布:《蒙古史綱要》,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2011年。
 

點擊進入:七、雙邊關係與重要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