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蒙古國的歷史源流

 

蒙古國是一個歷史悠久,文明源遠流長的國家,而且在歷史上與中國的關係非常密切。

 

(一)蒙古國的文明起源

 

蒙古國的文明曙光最早可追溯到舊石器時代晚期的大窯文化與細石器文化。在那個時代,蒙古草原比現在要更加溫暖潮濕一些,非常適合人類的生存。細石器文化分佈非常廣泛,東西延伸幾乎遍及整個亞歐大陸,從東亞一直延伸到西歐,廣袤萬里;南北縱橫也有幾千公里,南到現在中國境內的山西、寧夏等省,北到現俄羅斯的貝爾加湖流域。一般認為:細石器文化的諸多特色可能與當時人類以狩獵為主的生活方式有關。

 

蒙古草原地勢平坦、遼闊,非常適合人類的遷徙,是東西方文化交流的通途大道。在上古時代,蒙古國是北方草原絲綢之路經過的必由之路,古老的文明要素通過蒙古草原東西遷徙,往來傳播,彼此交流、共振。因此,這裡也是人類文明的發源地之一和關鍵區域。

 

在人類歷史上,地球的氣候就一直處於週期性的變化當中。當地球的氣溫變得溫暖潮濕的時候,北方的自然條件更加適宜人類的生存,南方的人類就開始向北方遷徙。當地球的氣溫變得寒冷乾燥的時候,北方的自然條件不那麼適宜人類生存,北方的人類就開始向南方遷徙。無論在史前還是在史後,蒙古國與中國之間,就出現了多次這樣因氣候變遷而發生的人類遷徙。因此,蒙古國與中國的歷史淵源是非常密切的。

 

(二)蒙古國歷史政權更替

 

從歷史記載來説,蒙古國的起源最早可以追溯到匈奴民族。而匈奴民族的起源,又與中原有著密切的關係。《史記》記載:“匈奴,其先祖夏后氏之苗裔也,曰淳維。唐虞以上有山戎、獫狁、葷粥,居於北蠻,隨畜牧而轉移。”也就是説,匈奴本是中原夏朝的後裔,遷徙到草原。後來在西周時期與周朝戰爭不斷的獫狁、葷粥,據説就是匈奴人的較近祖先。《詩經》記載:“薄伐獫狁,至於大原”,“靡室靡家,獫狁之故。不遑啟居,獫狁之故。”隨著中原各國的逐漸強大,匈奴人被逐漸排擠到在北方大漠草原之間,頑強生存,在這片廣袤遼闊的土地上繁衍生息。

 

根據中國史書記載,西元前3-4世紀左右,匈奴人逐漸開始強大,先後征服了東胡及西域各部,統一了大漠南北,佔據了東到東北,西到中亞的廣大區域。一度對中原王朝構成了強大的威脅,與秦漢兩朝先後都爆發過激烈的衝突,並一度佔據上風,只是因為國力有限,加上草原地區氣候變化劇烈,多次因突然的惡劣氣候而遭受嚴重的損失,才在經過持久的對抗之後,最後敗走。

 

4d8ae0b044f5937d70ec3

戰國·匈奴青銅鍑

 

草原的生活是不穩定的,草原上政權同樣不穩定,“城頭變幻大王旗”。在北匈奴被漢王朝擊潰西走,南匈奴南下中原之後,草原地區一度出現了政治權力的真空,其他民族紛至遝來,鮮卑、柔然、突厥、回紇、黠嘎斯、阻卜、契丹、女真等等部落與政權,先後統治了蒙古草原。這樣的説法其實已經是簡化了,因為匈奴本身就部落繁多,僅入塞的匈奴就有十九種,後來還出現了白匈奴,而且白匈奴本身也一度強大,佔據了從草原直到印度的廣大地區;鮮卑也分為很多部落,如宇文、段、拓跋、慕容等,先後強大,次第進入草原,又先後進入中原;突厥也可以分為白突厥、黃突厥等部,此起彼落。回紇只是高車,或者説鐵勒(赤勒)的一個支派,在高車(鐵勒、赤勒)各部當中,回紇堅持到了最後,一度統一大漠南北。在被黠嘎斯(今吉爾吉思)逐出草原之後,進入現代的南疆地區,發展成今天的維吾爾族。契丹在建立遼國之前,就在從蒙古草原到遼河流域的廣大地區生活。在契丹建立的遼國因為受到金國的進攻而滅亡之後,又遠走西方,在蒙古草原的西部邊陲、新疆北部及中亞一帶建立了西遼,又維持了將近百年。女真人也先後建立了金和清兩個朝代,先後統治草原約四五百年。

 

總而言之,在蒙古草原上,幾千年的歷史長河當中,草原的統治者換了一撥又一撥,潮起潮落,慷慨悲歌,徵逐殺伐,鐵馬金戈。不同時期草原主體民族之間,既有差別,也有延續。統治者們殺伐不休,但是人民的傳承不斷。

 

直到蒙古崛起,草原上的主體民族才相對比較穩定。從1206年成吉思汗統一蒙古,一直到現在,雖然屢有變革,但是草原上的主體民族都是蒙古族。到今天,差不多已經有900年了,這在之前是不可想像的。

 

geminzutongzhimegngucaoyuanshijian

 

(三)蒙古民族的起源

 

關於蒙古的起源,傳説很多,各各不一。

 

《蒙古秘史》和《舊唐書》記載:蒼狼和白鹿是成吉思汗的祖先,他們奉上天之命降生到人間。然後共同渡過騰汲思,在斡難河源頭、不兒罕山前開始繁衍生息,生下了巴塔赤罕就是成吉思汗的始祖。

 

十四世紀用波斯文寫成的《史集》一書,記載了這樣一個蒙古族的古老傳説:蒙古人被其他部落戰敗,遭到殘酷的屠殺,只活下來兩個男人和兩個女人。他們逃到了一個地方,周圍都是山林,中間有良好的草原。這個地方叫做“額爾古涅昆”——“險峻的山坡”。他們在這裡生息繁衍,世代相傳。這個傳説裏的“額爾古納”,就是流經呼倫貝爾草原的額爾古納河,它就是蒙古民族的發祥地。《史集》是在蒙古政權的指導下進行寫作的,因此這種記載應該如實反映了蒙古族自己的傳説。

 

據翦伯讚的研究,呼倫貝爾草原是古代蒙古草原地區諸民族的搖籃。除了蒙古族之外,早先的東胡、鮮卑、契丹等部,可能也是發源在這一帶。

 

 

hulunbeiercaoyuan

呼倫貝爾草原景色

 

在蒙古民族的真正族源問題上,現代、當代多數學者認為蒙古族出自東胡。東胡是包括同一族源、操有不同方言、各有名號的大小部落的總稱。據《史記》記載:“在匈奴東,故曰東胡。”西元前5至前3世紀,東胡各部還處於原始氏族社會發展階段,各部落過著“俗隨水草,居無常處”的生活。後來逐漸發展,趁匈奴被漢朝擊走的草原真空時期,進入了蒙古草原繁衍發展。

 

西元8世紀左右,蒙古部落自身人口的不斷增長,不得不向外遷徙,這時已分出了70個分支了,這70個分支被稱為“迭兒勒勤蒙古”。由於草原上原先的統治政權如回紇、黠嘎斯等先後敗亡,草原上缺乏強大的統治者,出現了政治上的真空。蒙古部落很順利地進據了今天蒙古草原的東北一帶,這個地區土地肥美,處於森林草原的交界之處,資源豐富,又比較安全,所以蒙古部落得到了很大的發展,日益強大,逐漸進入了蒙古草原的政治中心。
蒙古起源的傳説,與其他草原民族起源的傳説非常接近,如突厥也自稱是狼的後裔。

 

(四)蒙古民族的發展變遷

 

成吉思汗統一蒙古之前,蒙古草原上大大小小的部落有幾十個,其中的克烈部、乃蠻部,甚至於塔塔爾部、蔑爾乞等部落都比成吉思汗自身所在的蒙古部落規模更大,人口更多。但是在成吉思汗統一蒙古之後,這些不同的大大小小部落都統一到一起,成為蒙古的一部分。

 

chengjisihan

成吉思汗畫像

 

成吉思汗統一蒙古時期,整個蒙古高原處於戰亂紛爭之中,只有各部相互聯合才能生存和維護自己的利益。當時蒙古北方的西伯利亞森林地帶也有一些人民,被稱之為“林木中百姓”,他們的生活方式與草原地區有著較大的區別,以漁獵為生,並不放牧。為了抵禦草原遊牧部落的侵略,他們推選出共同的領袖,結成了一個軍事聯合體。這一軍事聯合體先後與成吉思汗發生過多次衝突,也多次被成吉思汗擊敗。1207年,也就是在成吉思汗統一蒙古並稱汗後的第二年,這些部族才投降成吉思汗,成為蒙古帝國的一員,稱之為衛拉特,但是仍保留原領地和屬民,在蒙古帝國中擁有相對獨立的地位。

 

成吉思汗及其子孫所在的時代,蒙古帝國武功鼎盛,東征西討,縱橫四方。隨著蒙古帝國的不斷擴張,蒙古民族也不斷散居在亞歐大陸的各地,本土的衛拉特各部反而佔據了越來越重要的地位。等到元朝被明朝擊敗,逃回草原之後,衛拉特人逐漸控制了蒙古大汗,在草原上獲得了挾天子以令諸侯的地位,並多次暗殺蒙古大汗,最後奪取了大汗的位置。

 

衛拉特蒙古強大後,內部分裂,彼此相鬥。到明朝後期,成吉思汗的子孫又重新奪回大汗的位置,將衛拉特人擠壓到今天的蒙古西部、新疆與中亞一帶,將大漠南北分為左右十二部,內五部在南,稱作漠南蒙古,也就是今天的內蒙古地區的蒙古族;外七部在北,稱之為漠北蒙古,也稱之為喀爾喀蒙古,即今天的蒙古國。衛拉特人在西,稱漠西蒙古。

 

西遷後的漠西蒙古後又分為四大部:準噶爾、和碩特、杜爾伯特、土爾扈特,另有輝特等小部。清朝時期準噶爾部一度十分強大,向西征服中亞,向北抵禦俄羅斯,向南征服西藏,向東征服漠北蒙古,並一度進逼當時的清政府的首都——北京。準噶爾的首領噶爾丹對康熙皇帝説:“聖上君南方,我主北方。”不把清政府放在眼裏。後被康熙帝在今天內蒙古的烏蘭布通草原擊敗。此後準噶爾與滿清激戰多年,直到乾隆時期被清朝完全消滅。聽到準噶爾人被消滅的消息之後,已經遷徙了伏爾加河下游一帶的土爾扈特部落回遷,在清政府的允許下,佔據了部分當初準噶爾人的牧場。

 

 

(五)蒙古與滿清的關係

 

滿清跟蒙古的關係很密切。

 

明朝末年,蒙古各部以漠南蒙古的察哈爾部為核心,察哈爾部的林丹汗為蒙古諸部名義上的大汗。努爾哈赤及其繼承者,為了擴大自己的勢力,對蒙古採取了政治聯合和武力征服的策略。皇太極時期,三徵察合爾部,多次打敗林丹汗,由此征服並拉攏了漠南蒙古各部。後又利用噶爾丹的入侵,征服並拉攏了漠北蒙古和漠西蒙古各部。

 

滿清在征服蒙古各部的過程中,並不單純依靠武力,而是軍事征服與經濟拉攏、宗教感召及通婚多管齊下,到後來,蒙古的漠北漠南各部基本上完全被整合進滿清的八旗之內,所以蒙古各部落對滿清非常忠心。晚清時期,雖然蒙古各部在新的軍事時期戰鬥力不強,但是十分忠心耿耿。在平定太平天國和捻軍及抵禦外來侵略的過程中,蒙古各部雖然功勞不大,但是汗馬苦勞不少。蒙古的僧格林沁親王先後出現在抵抗英法聯軍和平定太平天國的戰場上,屢敗屢戰,並最終在平定捻軍的戰爭中英勇戰死。直到辛亥革命,滿清被推翻,蒙古各部仍然一直保持對滿清皇室的忠誠。甚至在中華民國建立之後,蒙古各部依然在努力擁戴滿清復辟,並以滿清復辟為回歸中華民國的條件。

 

(六)蒙古國的獨立

 

1911年,武昌爆發武裝起義,引發了多米諾骨牌效應。中國各省紛紛響應,宣佈獨立,擺脫清政府的統治。從混亂和廢墟上通過暴力革命建立起來的中華民國,不久就進入了混亂的軍閥割據時代。

 

外蒙古同滿清國其他各省一樣,在王公貴族的帶領下宣佈獨立,宣佈成立博克多汗國,第八世哲布尊丹巴活佛在庫倫登極稱“額真汗”,正式國號為“大蒙古國”,一直存續到1915年。但是在此期間,沒有國家承認外蒙古為獨立國家,國際上仍視外蒙古為中國領土。

 

1913年9月18日,俄國當局迫使中國北洋達成《中俄聲明文件》,中國政府承諾不在外蒙駐兵、殖民、設官,承認外蒙自治,承認《俄蒙協約》及其專條,俄國承認外蒙古為中國領土一部分,但中國對蒙古的權利僅限于宗主權。

 

1915年,中俄蒙三方簽署《中俄蒙協約》,外蒙古乃于1915年取消獨立及年號,改為外蒙古自治,但實際上為沙俄控制。1919年,沙皇俄國崩潰後,外蒙古取消自治。

 

1921年3月13日,蒙古臨時人民政府在俄國境內的特洛伊茨科薩夫斯克成立,同年蒙古人民黨革命成功,7月11日成立了君主立憲政府。1924年11月26日廢除君主立憲,成立蒙古人民共和國。

 

1945年2月,英、美、蘇三國首腦雅爾塔會議規定,“外蒙古(蒙古人民共和國)的現狀須予維持”,並以此作為蘇聯參加對日作戰的條件之一。1945年,蒙古國軍隊與蘇聯軍隊一起,進入中國東北地區打擊日軍關東軍,取得迫使日軍投降的偉大勝利。

 

1945年8月,宋子文、王世傑等在國民政府主席蔣介石的授權下與蘇聯政府簽訂《中蘇友好同盟條約》,同意“蘇聯出兵擊敗日本後,在蘇聯尊重東北的主權、領土完整;不干涉新疆的內部事務;不援助中共”等條件下,允許將依公正之公民投票的結果決定是否承認蒙古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政府同意:“于日本戰敗後,如外蒙古之公民投票證實此項願望,中國政府當承認外蒙古之獨立,即以其現在之邊界為邊界。”宋子文拒絕簽字,並辭掉外交部長一職,最後該條約由王世傑簽字。

 

songziwenwangshijie

1945年8月14日,《中蘇友好同盟條約》簽署

 

1946年1月5日,中華民國正式承認蒙古人民共和國獨立。國民政府公告説:“國民政府發表公告承認外蒙獨立。”

 

 

baozhibaodao

報紙報道外蒙獨立消息

 

對此,杜魯門給蔣介石打電報説:“我請閣下執行雅爾塔協定,但我未曾請閣下做超過該協定之讓步。”指蔣介石自己拋棄了中國對外蒙的主權。

 

1947年7月28日,聯合國討論蒙古入會。8月18日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拒絕蒙古加入聯合國。

 

1945年後,中國政府擁有聯合國常任理事國的席位,對重大事務擁有一票否決權。1961年,為阻止中華人民共和國加入聯合國,當時佔據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台灣當局與美國達成交易,允許蒙古國加入聯合國,開始取得國際社會的認可。

 

東歐劇變後,1992年蘇聯解體,蘇聯軍隊從蒙古國撤走。蒙古爆發民主革命,並於1992年頒布了一個實行多黨制的新憲法。這標誌著蒙古國的歷史又進入了一個新的時代。

 

(七)蒙古國的宗教信仰

 

蒙古草原地區最早的宗教信仰是薩滿教。薩滿教是遠古各民族普遍信奉的一種原始多神教,認為天、地、日、月、水、火萬物皆有靈,所以崇拜自然,祈求各種神靈的保祐。薩滿教還認為人死靈魂不滅,會在另外一個世界繼續生存。“薩滿”就是巫師。其實一直到今天,薩滿教在蒙古草原地區的影響還是很大。這種觀念不僅在草原地區流行,在西伯利亞叢林及東北森林草原交界地區,在整個東亞地區都普遍存在也很流行。因此,東亞各草原民族、森林漁獵民族和農耕民族之間,在文化宗教及血統上是存在天然密切的聯繫的。

 

在成吉思汗統一蒙古草原各部之前,不同部落的主體信仰是比較多元化的。克烈、乃蠻、汪古等突厥或突厥化部落比較傾向於信仰基督教的聶思脫裏派,或稱景教,其餘各部落則以信奉薩滿教為多。

 

在成吉思汗及其子孫四處征伐的過程當中,蒙古貴族們接觸到各種宗教,他們對這些宗教總體上採取的是相容並蓄的態度,允許其自由傳播,鼓勵其為自己的征服與統治服務,但又不允許其威脅到自己的統治。不同地區的蒙古貴族,為了便於統治,往往與其統治下的人民保持差不多的信仰。

 

至於蒙古本部,即現在蒙古國地區,在漫漫歷史長河中,多種外來宗教,如祆教(拜火教)、景教(基督教聶斯脫利派)、道教、伊斯蘭教和佛教等等,都在某個特定的時期在某個局部區域佔據過主流地位,但是佛教密宗藏傳佛教的黃教(格魯派)取得了最後的勝利,成為蒙古草原地區蒙古人民從統治者到普通民眾共同信奉的主要宗教。在清朝時期,滿清統治者同樣信奉黃教,並利用蒙古人民對黃教的信仰統治蒙古人民,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當然,與此同時,薩滿教作為蒙古人民古老的信仰,也一直沒有斷絕。一些薩滿世代傳承,繼續跳大神作法,直到當代依然保持。而除佛教和薩滿之外的其他宗教也繼續在蒙古草原上的傳播,雖然不佔主流,但基本上也是比較自由的。

 

samanjiao

中國北方少數民族薩滿教

 

前蘇聯時期,無神論是社會的主流思想,佛教信仰也受到了強大的壓制。在前蘇聯瓦解之後,蒙古進了一個新的歷史發展時期,宗教信仰重新抬頭,佛教的黃教再度成為蒙古的重要精神資源。
 

點擊進入:三、蒙古經濟狀況與投資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