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緬甸與中國的外交關係

 

(一)歷史上緬甸與中國的關係

 

據各方面考證:中國與緬甸的交往非常之早。中國古代盛行以貝殼為貨幣,這種作為貨幣的貝殼,現在就出産于緬甸等處的南方沿海。最晚到清朝,中國雲南一帶還使用貝殼貨幣,這些貝殼也是來自緬甸。

 

beibi

中國商朝貝幣

 

據史書記載,早在西元之前,中、緬、印三國之間就存在一條陸路通道。這就是著名的“西南絲綢之路”。西漢時期張騫出使大夏時聽到西南“通蜀,身毒國道便近”,極力主張從我國西南開拓一條經緬、印直達中亞的官道,可是這條通道為當時滇國所阻,沒有能夠實現。

 

在地理上,緬甸正介於西邊的印度以至歐洲和北邊與東北邊的中國之間,在西元前後是東西交通的一個重要走道。據《史記》、《漢書》、《後漢書》等中國古籍記載,在西元前2世紀以後,從四川經雲南到達緬印的商道已經打通。中國與印度早期文明對於緬甸社會的發展,起到了重要的影響。

 

大約在西元前2世紀,在相當於今雲南西部德宏地區和緬甸北部的撣邦地區這一地域範圍內,建立過滇越國(又稱“滇國”)。《史記》記載,當時已有四川的商人到滇越國去做生意。

 

到西元1、2世紀,在原來“滇越”的地域範圍內,出現了一個“撣國”。據中國史籍記載,這個撣國在西元97年、西元120年和西元131年,曾三次派出使者,向當時中國東漢王朝“重譯奉貢”,其實也就是過來經商。這個撣國的國王叫雍由調,其下則有“小君長”。在西元120年派出的使團中,有來自大秦即羅馬的“幻人”。這表明當時一些前來中國的羅馬人,也取道撣國前往洛陽。這個使團受到東漢王朝的歡迎,漢安帝封雍由調為“漢大都尉”,賜與“印綬金銀彩繒”。至此,這個撣國與東漢王朝建立了政治上的隸屬關係。

 

在西曆紀元初年,居住在緬甸境內的三個語族,即緬族、撣族、孟族的經濟文化都已發展到相當高的水準,也建立起了一定的政治組織,與中國發生友好的邦交關係。此後歷朝歷代,緬甸境內各主要國家,與中國都存在官方往來。

 

明清時期,緬甸境內的東吁王朝和貢榜王朝先後強大,與中國的明朝、清朝先後爆發戰爭。在戰場上,緬甸雖然受損較大,但是由於緬甸距中國的政治中心較遠,鞭長莫及,所以戰爭的結果是,在形式上緬甸成為中國的屬國,但是緬甸在領土方面卻獲得了較大的實利。中國傳統的政治外交思想是:“天子有道,守在四夷”,只要屬國恭順,給自己的屬國讓渡一部分土地,在政治理念上認為並沒有什麼不可以的。除緬甸之外,明太祖朱元璋對於朝鮮,清嘉慶皇帝對於越南,也是採取同樣的態度。

 

直到19世紀,西方殖民者不斷在亞洲擴大自己的勢力範圍。1885年,英國發兵滅緬甸,並於1886年1月1日併入大英帝國所下屬的印度,成為英屬印度的一個省份。緬甸當時貢榜王朝是中國清朝的屬國,貢榜滅亡後,中國清朝政府命駐英公使曾紀澤向英國抗議無效,被迫與英國簽訂《中英緬甸條約》,規定中國承認英國對緬甸有支配權,但緬甸對中國仍照往例,每十年一貢。

 

緬甸被英國吞併之後,緬中關係也就成為當時的英中關係的一部分。

 

(二)1949年之後與中國的外交關係

 

中國與緬甸的關係在中國與東盟各成員國關係中佔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建國以來,中國與緬甸一直保持友好關係。

 

新中國建國後,緬甸是最早承認中國地位的國家之一。周恩來總理在20世紀50年代訪問緬甸,這是中國領導人第一次訪問緬甸,中國倡導的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得到緬甸總理吳努的接受。

 

1960年1月,緬甸看守政府總理奈溫率團訪華,在北京與中國領導人簽訂了《中緬友好和互不侵犯條約》、《中緬關於兩國邊界問題的協定》和《中緬經濟技術合作協定》,中緬之間存在的邊界爭議隨著《中緬邊界協定》的生效而得到妥善解決。

 

zhouenlaimiandian

1960年1月,周恩來總理在北京與緬甸總理奈溫在中緬邊界問題協定及中緬友好和互不侵犯條約的簽字儀式上互致祝賀

 

從奈溫開始執政的1962-1967年間,中緬關係進一步發展,雙方高層領導互訪頻繁。其中,劉少奇主席、周恩來總理和陳毅副總理兼外交部長先後訪緬,緬甸聯邦革命委員會主席奈溫將軍也率團訪華。20世紀60年代緬甸多地爆發了大規模的反華事件,嚴重影響了中緬關係。1969年,奈溫表示希望恢復兩國的友好關係,中國對此也作出了積極地響應。

 

在20世紀60年代初期,由於國內經濟形勢惡化和以緬共為主的反政府武裝活動達到鼎盛,緬甸政府忙於應對國內問題,與包括中國在內的各國交往明顯減少。

 

從70年代中期開始,隨著緬甸國內形勢的逐漸穩定,中緬關係明顯加溫。1975年11月,奈溫總統第八次訪華。1977年2月,鄧穎超副委員長訪緬。

 

001ec9591e620af255ae13

1977年2月,鄧穎超率全國人大代表團訪問緬甸

 

同年4月,奈溫總統第九次訪華。1978年底以後,中國把與發展中國家友好關係作為外交基石,深化與周邊鄰國的關係。1978年,鄧小平總理訪緬。1978年6月緬甸國防部長兼二軍總參謀覺廷將率緬甸軍事代表團訪華。1979年7月,緬甸總理吳貌貌卡對中國進行正式訪問,兩國總理在北京正式簽署了中緬兩國政府經濟協定。1980年10月,奈溫總統應邀第十次訪華,中國領導人鄧小平、李先念等於其進行會談。1984年10月,緬甸總統和國務委員會主席吳友山應邀訪華。次年3月,李先念主席應吳友山總統的邀請訪問緬甸。1987年,兩國同意開展在石油勘探領域的合作,並簽訂了我地震專家團赴緬工作的協定。從緬甸獨立到1988年幾十年的時間裏,中緬兩國交往和友好訪問不斷。此外,兩國在外交、經濟、文化等領域的合作與交流也十分密切。我國一直倡導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堅持睦鄰友好的與他國交往。

 

緬甸軍政府在1988年開始執政,中國政府對其國內事務採取不干涉的態度。這一時期兩國的交往雖然存在一些問題,但兩國友好關係得到進一步發展,雙方在各個領域的合作全面展開。為借助中國的幫助擺脫美國封鎖帶來的困難以及深化兩國的關係, 1989 年 10 月,緬甸國家恢復法律和秩序委員會副主席兼陸軍總司令丹瑞中將率代表團訪華。1991年,恢委會主席蘇貌大將軍對中國進行友好訪問。1994年,緬甸恢委會第一秘書欽紐訪華。同年,時任總理的李鵬應邀對緬甸進行正式訪問。

 

(三)21世紀以來緬甸與中國的外交關係

 

進入21世紀,隨著中國經濟及外交關係的進一步發展,我國與周圍鄰國的合作交往加深,營造了良好的周邊環境。在改革、發展、穩定的大趨勢下,中緬兩國在政治、經濟、貿易、文化和禁毒等方面的合作進一步加強、交往頻繁,兩國之間的情誼進一步加深。

 

2000年是中緬建交50週年,雙方互訪不斷,並且擴大了合作領域,簽署了一系列協議。2001年,中緬睦鄰友好合作關係進一步發展,江澤民主席在訪緬期間,兩國簽署了多個雙邊合作文件。2003年1月,緬甸和發委主席丹瑞大將應江澤民主席邀請再次訪華,兩國簽署了經濟技術合作等3個協定。這次訪問加深了兩國友好關係,為兩國在新世紀的進一步發展奠定基礎。

 

img557606_2

2001年,江澤民主席訪問緬甸

 

按照緬甸新軍人集團的“七步走民主路線圖”,2011年3月,登盛任總統的緬甸文人政府通過選舉上臺。登盛政府對內加速推行政治、經濟和社會改革,實現政治和解,對外積極融入國際社會,改善與美國等西方國家的關係。在這一背景下,中緬雙邊關係經歷了一些波折,特別是在經濟合作領域出現了諸多矛盾。但對華關係仍然是緬甸外交的重點,緬甸總統登盛5年間6次訪華,體現出其對中緬關係的高度重視。雙邊合作在政治、經濟、軍事、文化等各領域依然保持著良好的發展勢頭。

 

中國也在調整對緬甸的外交,同緬甸各派政治勢力和社會各界保持接觸。2015年6月,中國高規格邀請緬甸最大在野黨、全國民主聯盟主席昂山素季訪問中國,體現出中緬關係朝著成熟理性的方向轉變。

 

2015年11月,緬甸舉行全國大選,民盟大獲全勝,並於2016年4月1日組閣上臺。2016年4月5日,中國外交部部長王毅訪問緬甸,成為首位訪問民盟政府的外交部部長。8月17-21日,昂山素季應邀對中國進行了為期5天的正式訪問,期間分別會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此次歷史性訪問意義重大,展現了中緬發展友好關係的決心,增進了戰略互信,並促進了務實合作,開啟了中緬關係的新時期。

 

昂山素季領導的民盟新政府上任以來,在外交上強調奉行獨立、平衡的外交政策,對華態度十分友好、務實。昂山素季把中國作為東盟以外出訪的第一個國家,充分體現了民盟政府在發展中緬關係上的務實態度。有理由相信,緬甸新政府將繼續同中方加強政治關係,密切經貿聯繫,與中國在“一帶一路”框架下開展各領域的深度合作。

 

(四)中緬外交形勢

 

中緬之間,既是相互合作,同時也存一定的利益衝突,關係比較複雜。

 

1、中緬相互需要

 

對於中國而言,緬甸因其地處印度洋,地理位置十分優越,可以成為中國走向印度洋、破解“馬六甲困局”的重要通道。與此同時,中國與緬甸山水相連,緬甸也可以成為中國開發西南落後地區以及實現西南地區安全穩定的重要合作夥伴。

 

對於緬甸來説,自1988年以來受美國等西方國家的經濟上的封鎖、制裁和外交上的孤立以及國內民族矛盾的影響,緬甸國內政治、經濟和社會發展相對緩慢。一直以來中國奉行的不干涉內政的原則,反對動輒對別國進行制裁的做法,在涉及緬甸國家利益的問題上中國憑藉在聯合國的否決權和在其他組織的影響力,給予了緬甸力所能及的幫助,為其國內營造相對穩定的政治環境。除此之外,緬北少數民族武裝問題的解決和緬甸國內經濟的發展也離不開中國的支援。

 

2、中緬關係存在的問題

 

緬甸對中國的發展心存戒心。就綜合實力比較來講,中國和緬甸兩個國家相差懸殊,與中國這樣的發展中的大國並肩為鄰,緬甸自然會感到不安。中國與緬甸的關係是不對稱的、不均衡的。對中國來説,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的大國,對世界具有很大的影響力,中國與周邊的鄰國關係的發展固然重要,但是只是對外戰略中的小部分。相反,對於緬甸來説,中國發展雙邊關係是其國家外交中的最重要。緬甸對中國的需求是全方位的,包括經濟、貿易、政治、軍事、文化等各個領域,這一來自中國的幫助對緬甸的政權的鞏固和政局的穩定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而中國對緬甸在經濟上僅集中在經濟和貿易領域,在政治領域中國對緬甸的依賴僅在於區域戰略和地區安全等層次,緬甸對中國的依賴程度較中國對緬甸要大的多,這無疑使緬甸疑慮。

 

對於中國的迅速發展,緬甸也心存顧慮,認為中緬關係過於親密會威脅緬甸主權、領土的獨立和完整。緬甸不滿足在國際社會充當配角、依附於其他國家,而是試圖憑藉自身獨特的對外政策——均衡,來謀求在國際社會發揮更大的作用。為了提高本國在國際社會上的地位、使國際上認可緬甸政府,緬甸積極同印度發展友好關係。希望借助擁有世界上最多人口、經濟發展迅速的發展中國家——印度來平衡與中國的關係。東盟作為一個區域性組織,在東南亞、南亞地區內有重要影響力之外,它在整個亞洲、太平洋地區也是一支不可忽視的地區力量。為擺脫西方國家封鎖和孤立的束縛、開展與世界各國的多邊外交的舞臺和走向國際社會、得到世界各國認可,緬甸積極融入東盟,同時也為自己找到一個戰略上的能抗衡中國新力量。
 

點擊進入:六、緬甸與中國的經貿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