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緬甸與中國的經貿關係

 

(一)歷史上的中緬經貿關係

 

據史書記載:早在西元之前,中、緬、印三國之間,就存在一條陸路通道。這就是著名的西南絲綢之路。西元前二世紀末葉以後,橫貫中、緬,印三境的陸路交通不僅未中斷,而且更顯其重要,不但民商往返絡繹不絕,而且不久便成為中緬兩國使節往返的“官道”。如西元一世紀末葉至二世紀中葉,位於緬甸北部的撣國等就曾五次遣使朝賀。西元四世紀初,中國僧侶有“二十許人從蜀川、觶柯道而出”,到達印度。

 

宋元時期,海上交通發展,緬甸作為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組成部分,在聯繫中國與印度洋及西方的貿易當中,發揮了更大的作用。

 

歷史上,中國輸緬甸的貨物主要有絲綢、瓷器、茶葉和金屬及其他生活用品,緬甸輸中國的貨物主要有貝殼(作為貨幣)、香料、木材和玉石等等。

 

二戰時期,中國東南對外交通被日軍封鎖,著名的滇緬公路開通,中國得以繼續保持對外經濟聯繫,這時期的中緬交通對於中國而言就具有生死存亡的意義。滇緬公路的開通,在有利於中國抗戰及經濟維持的同時,也使緬甸對外經濟得到一定發展,雙邊往來更加頻繁。

 

dianmiangonglu

滇緬公路

 

(二)新中國成立後與中國的經貿關係

 

中緬兩國十分重視兩國在經濟領域的合作,經貿合作一直是雙方高層領導人會談的重要內容,緬甸方面特別重視與中國的經貿合作,將其作為推動緬甸國內經濟的重要方式。

 

新中國成立之後,中緬雙邊貿易得到進一步發展。60年代中期,由於中國國內文化大革命和緬甸國內的緬甸式社會主義的影響,中緬雙邊關係有所緊張,但並沒有破壞雙方友好基礎,在1971年關係恢復正常。特別是1978年1月鄧小平訪緬之後雙方關係提升到一個新高度。

 

9024413444655735970

1978年1月,鄧小平訪問緬甸,參觀仰光大金塔

 

在促進雙邊貿易方面,兩國均採取多種措施,1988年以後,為發展中緬邊境貿易,中國僅滇緬邊境就設立了12個通商口岸(包括6個國家級口岸和6個省級口岸),緬甸也開設木姐、南坎、滾弄、九谷、清水河、戶板、八莫,作為與中方進行邊境貿易的口岸城市。中緬貿易由於具有地理位置的便利性以及兩國的歷史友好性等有利條件,得到了較大發展。

 

miandianmujieshi

緬甸木姐市

 

特別是2000年以來,由於中國經濟持續快速增長,對外援助和投資能力明顯增強,中緬兩國在經貿領域的合作深度和廣度都達到了前所未有的水準,簽署了上百個協議,中國成為緬甸的最大外資來源和最大貿易夥伴,也是緬甸最大援助和貸款來源。根據協定,中國向緬甸提供一定數量的無息貸款,緬方從中國購買鐵軌、機車及零部件等。中國在亞洲金融危機時向緬甸提供優惠貸款對緬甸度過金融危機起到很大作用。緬甸方面還為落實中緬雙方的投資協定成立了委員會,定期召開研討會,促進中國在緬甸投資順利地落實。

 

2011年12月19日至20日,大湄公河次區域(GMS)經濟合作第四次領導人會議在緬甸內比都召開。會議審議並確定了“未來十年GMS合作的新戰略框架,為大湄公河次區域經濟合作和發展開啟了新篇章”。而中國在GMS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借助GMS這個平臺,加強同緬甸在交通、能源、電信、環境、農業、人力資源開發、旅遊、貿易便利化與投資九大重點領域的合作,並且中國也積極為緬甸提供資金支援和技術援助,縮小區域發展差距。大湄公河次區域經濟合作將為中緬關係的進一步發展和密切做出重要貢獻。

 

【雙邊貿易】據中國商務部統計,2015年,中緬雙邊貿易額達152.8億美元,同比下降38.81%,其中中國對緬甸出口96.5億美元,同比增長3.05%;從緬甸進口56.2億美元,同比下降63.95%。中國對緬甸主要出口成套設備和機電産品、紡織品、摩托車配件和化工産品等,從緬甸主要進口原木、鋸材、農産品和礦産品等。中國為緬甸第一大貿易夥伴、第一大出口市場和第一大進口來源地。

 

【投資】據中國商務部統計,2015年當年中國對緬甸直接投資流量3.32億美元。截至2015年末,中國對緬甸直接投資存量42.59億美元。目前中資企業在緬甸投資主要註冊獨資或合資公司,投資領域主要集中在油氣資源勘探開發、油氣管道、水電資源開發、礦業資源開發及加工製造業等領域,到緬甸考察加工製造業並投資建廠的中資企業逐漸增多。投資項目主要採用BOT或産品分成合同(PSC)的方式運營。

 

【承包勞務】中國對緬甸純勞務合作的市場較小,中國在緬甸勞務人員多為承包工程和境外投資所帶動的勞務輸出以及中資企業長期派駐緬甸合作企業的管理和技術人員,純勞務市場近年來逐步萎縮。造成這種情況的主要原因:一是緬甸引進勞工的政策比較嚴格,僱主只有在優先招聘本國公民而沒有合適人選後,才能向緬甸投資委員會申請批准,引進國外勞工;二是緬甸普通工人的工資水準很低,月薪平均100美元左右,此工資水準對中國勞務人員吸引力較小。據中國商務部統計,2015年中國企業在緬甸新簽承包工程合同353份,新簽合同額19.8億美元,完成營業額18.9億美元;當年派出各類勞務人員4616人,年末在緬甸勞務人員5335人。新簽大型工程承包項目包括中信重工機械股份有限公司承毛淡棉水泥廠項目;中國建築工程總公司承建緬甸馬球俱樂部酒店/住宅項目;中國電建集團華東勘測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承建緬甸通信基礎設施建設工程項目1期2-1等。

 

b3b7d0a20cf431adb352980a4736acaf2edd9805

中緬油氣管道瀾滄江跨越橋面

 

【主要企業】在緬甸進行投資合作的國內企業主要有:中石油東南亞管道公司(中緬油氣管道項目)、中石化(緬甸油氣區塊勘探項目)、中國電力投資公司(伊江上游水電開發項目)、大唐(雲南)水電聯合開發有限公司(太平江一期、育瓦迪水電開發項目)、雲南聯合電力(瑞麗江一級水電開發項目)、漢能集團(滾弄電站項目)、長江三峽集團(孟東水電項目)、中國水電建設集團(哈吉水電站項目、動瓦水電站承包工程項目)、中色鎳業(達貢山鎳礦項目)、北方工業(蒙育瓦銅礦項目)、中國機械進出口總公司(緬甸車頭車廂廠承包工程項目)、中工國際(孟邦輪胎廠改造項目、浮法玻璃項目、橋梁項目、承包工程項目)、葛洲壩集團(其培電站、板其公路承包工程項目)等。

 

【貨幣互換】目前中國尚未與緬甸簽署貨幣互換協議。

 

【中緬經貿聯委會】自2005年6月在仰光舉行第一次會議以來,中緬經貿聯委會中緬經濟、貿易和科技合作聯委會已經成為中緬雙邊經貿合作的一個重要機制。

 

【中緬農業合作委員會】根據2014年11月李克強總理訪問緬甸期間簽署的《中緬關於深化兩國全面戰略合作的聯合聲明》,雙方決定成立中緬農業合作委員會,作為中緬農業合作的重要機制。中方支援緬甸農村和農業發展,決定繼續向緬方提供小額農業優惠貸款,為緬農村地區民生改善提供幫助。中方鼓勵中資企業參與緬甸農業開發,將繼續幫助緬方培訓農業技術管理人員。雙方同意加快中緬農業示範中心建設。2016年6月,農業部副部長余欣榮在緬甸首都內比都與緬甸農業、畜牧與灌溉部副部長吞溫共同主持召開了中緬農業合作委員會第一次會議,並簽署了會議紀要。

 

【中緬電力合作】根據2014年11月李克強總理訪問緬甸期間簽署的《中緬關於深化兩國全面戰略合作的聯合聲明》,雙方同意建立兩國政府間電力合作機制,支援兩國企業本著公平、透明、安全、環保的原則開展電力項目合作。之後中緬電力合作委員會成立,並於2015年1月召開首次會議。2015年5月22日,中緬電力合作委員會第二次會議在北京召開,會議總結了委員會首次會議以來兩國電力合作取得的成果,與會雙方就下一階段兩國電力合作重點工作等事宜坦誠、深入地交換了意見。2016年2月1日至2日,中緬電力合作委員會第三次會議在緬甸首都內比都召開,中國國家能源局副局長劉琦率中國代表團出席了此次會議,中方向緬甸電力部提交了《中緬電力合作規劃報告(中方建議稿)》,緬方對中方提出的規劃建議稿給予了積極評價和認可。根據會議安排,會後雙方將對規劃成果

 

(三)與中國簽訂的經貿協訂

 

1971年,中緬簽署貿易協定,雙方給予最惠國待遇;
  1994年,《關於邊境貿易的諒解備忘錄》;
  1995年6月29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緬甸聯邦政府關於農業合作的協定》;
  1997年5月28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緬甸聯邦政府關於成立經濟貿易和技術合作聯合工作委員會的協定》;
  2000年2月3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緬甸聯邦政府農業合作諒解備忘錄》;
  2001年12月12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緬甸聯邦政府漁業合作協定》;
  2001年12月12日,《投資促進和保護協定》;
  2001年7月,《中緬兩國關於開展地質礦産合作的諒解備忘錄》;
  2004年3月24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緬甸聯邦政府關於促進貿易、投資和經濟合作的諒解備忘錄》;
  2004年7月12日,《關於資訊通訊領域合作的諒解備忘錄》;
  2006年2月,《中緬航空運輸協議》等。
  中國與緬甸未簽署避免雙重徵稅協定。
 

點擊進入:七、緬甸與“一帶一路”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