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緬甸與“一帶一路”的關係

 

緬甸是連接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與絲綢之路經濟帶的關鍵節點之一。作為中國的傳統友好鄰邦和全面戰略合作夥伴,緬甸在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和作為絲綢之路經濟帶一部分的孟中印緬經濟走廊中都將發揮獨特的建設性作用。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會見緬甸領導人時多次表示,中方歡迎緬方參與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建設,與中方開展經濟開發區、基礎設施互聯互通等合作,同時推進孟中印緬經濟走廊建設。

 

緬甸對於參與“一帶一路”建設亦十分積極,是首批加入中國發起成立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21個國家之一。緬甸急需與中國加強經貿合作以發展經濟,期待從“一帶一路”建設中受益。但緬甸正在經歷政治民主化轉型和經濟改革,國內形勢的變化為雙邊合作帶來了諸多不確定因素。

 

(一)緬甸自古以來就是絲綢之路上的重要節點

 

從西元前二世紀末年以後,中、印之間開闢了經過西南和南海的兩條路線,這兩條路都要經過緬甸。如慧皎《高僧傳卷七慧叡傳》、義凈《大唐西域求法高僧慧輪傳》所載西元五世紀時期高僧的行程,玄奘《大唐西域記》卷七之《摩呾吒國》、義凈《南海寄歸內法傳序注》所載西元七世紀時期天竺、蜀川通道,都是通過緬甸的交通線。《新唐書地理志》引賈耽從邊州入四夷的安南通天竺道,明確記載這條路的里程。至宋熙寧年間(西元十一世紀)楊佐入大理國,作《買馬記》説:“雲南驛前有裏堠,題:西至身毒國,著其道裏之詳”。周去非《嶺外代答》卷三也記著大理至蒲甘,去西天竺不遠。這條道路也就是著名的“西南絲綢之路”。

 

nanhaijiguineifachuanxu

義凈《南海寄歸內法傳序注》(國家圖書館藏)書影

 

除陸路之處,中國與緬甸交通,另有一條由廣東出發,經海洋到達緬甸通往印度及更遙遠的西方的路線,也就是海上絲綢之路。一直以來,這條海上交通路線就非常發達。

 

由上述的這些記載表明,自古以來,中國與緬甸之間的交通,始終通行無阻。經過緬甸通往印度及西方的路線,也一直存在。長期以來,這條路線對中、緬之間的經濟文化交流,對於亞歐大陸東西方及南北之間的溝通,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也證明了在歷史長河中的中緬關係是很密切的。

 

(二)緬甸對於“一帶一路”的建設非常重要

 

1、緬甸的地理位置重要

 

緬甸位於東亞、東南亞和南亞3個地區的交接處,北部與中國毗鄰,西面與印度、孟加拉國相接,東部與寮國、泰國交界,西南面瀕臨孟加拉灣和安達曼海,是中國進出孟加拉灣和印度洋的重要陸上通道。連接中國西南與印度的緬甸是最早與中國交往的地區,也是雙邊陸上交往關係最為頻繁、持續時間最長的國家。

 

2015 年中國發佈的《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中,清楚地描述了由緬甸、孟加拉國南下,與海上絲綢之路相匯于孟加拉灣的貿易通道,突出了緬甸在“一帶一路”南線的樞紐作用。

 

緬甸也是實現中國與東南亞、南亞地區互聯互通的重要樞紐。緬甸的海岸線很長,擁有許多天然深海港,仰光、皎漂等優良的港口為中國海外貿易西出印度洋直接進入波斯灣、紅海提供了可能。而緬甸的最大河流——伊洛瓦底江經過適當疏通後,可自緬甸北部的八莫形成3000噸級貨船的水陸聯運大通道直達印度洋。中緬公路和鐵路也將成為連接東南亞、南亞地區的國際大動脈。

 

2、緬甸地緣政治因素敏感

 

出於地緣政治戰略的考量,美國、日本等大國都在加大對緬甸的拉攏力度,希望把緬甸作為圍堵中國的一枚棋子。拉緬制華,構築所謂“C形”包圍圈制衡中國,一直是美國對緬政策的主要目標之一。因此,保持良好可持續的中緬關係,對於中國的周邊戰略和國內和平發展大局都十分重要。

 

中緬邊境線長達2185千米,邊界上有很多跨境雜居的少數民族。緬北一旦出現不安定事件,將會極大地威脅中國西南邊疆的安全與穩定。中國西南腹地的繁榮需要穩定的周邊環境,一個貧窮落後、混亂分裂的緬甸對中國西南地區的經濟發展不利。

 

3、緬甸的經濟發展潛力較大

 

緬甸國土面積達67萬平方千米,為東南亞面積第二大國家、中南半島面積最大的國家。緬甸自然稟賦條件優異,資源豐富。此前,在西方的制裁和內部不安定等因素的共同影響下,緬甸經濟多年未得到發展。因此,2011年緬甸開啟改革以後,將經濟改革與政治改革放在同等重要的地位,實施了多項務實的改革措施,為外國投資提供了有利環境。亞洲開發銀行2012年發佈了題為《轉型中的緬甸:機遇與挑戰》的報告中,預計緬甸未來20年年均經濟增長率將達到7%-8%,每人平均國內生産總值將在2030年增加到目前的3倍(達到2000-3000美元)。近幾年,緬甸經濟基本都實現了高速增長,保持在7%-8%之間。世界銀行的報告預測,基於緬甸服務業和投資需求增加、基礎設施領域投資增長、農産品價格標準化等因素,2016-2017財年緬甸經濟將增長7.8%。緬甸經濟的恢復與發展,有利於“一帶一路”的推進。

 

(三)緬甸對“一帶一路”倡議態度積極

 

1、緬甸歡迎“一帶一路”倡議

 

出於維護國內和平、周邊關係穩定的政治原因和發展國內經濟、融入地區合作的經濟原因,自中國領導人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後,緬甸方面就表達出加入的強烈意願,對於與之配套的絲路基金和孟中印緬經濟走廊計劃也都積極響應。緬甸還作為創始成員國加入了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2014年11月,緬甸總統登盛來華出席加強互聯互通夥伴關係對話會時表示,緬甸能夠從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設立中受益,同時也支援“一帶一路”建設。昂山素季在訪華時表示歡迎中方“一帶一路”和孟中印緬經濟走廊合作倡議,中緬雙方同意加強發展戰略對接,更好地規劃重點領域合作。對於中方對在緬重大項目的關切,昂山素季也回應表示緬甸已經組成審核委員會,將尋求對雙方有利的密松大壩項目的解決辦法。緬甸國內政治精英對新時期的中緬關係普遍達成共識,認為中國是緬甸無可選擇的最大鄰國,緬甸無法忽視中國的存在,必須與中國保持順暢的關係,並繼續借重中國的資金、技術優勢來促進緬甸的現代化進程,也願意與中國在“一帶一路”框架下開展深度合作。著名的緬甸《聯邦日報》主編溫丁就説,中方提議建設的“一帶一路”具有重大現實意義,它可以促進區域經濟發展和地區和平穩定。中國設立絲路基金是實實在在的行動保障,緬方完全支援中國主張,也完全相信中國有能力團結周邊國家共建絲路,共創多贏。

 

2、“一帶一路”倡議對緬甸發展有益

 

緬甸長期遭受西方經濟制裁時期,中國與緬甸的經濟合作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緩解緬甸的經濟困難,中國提供的援助也成為緬甸賴以生存的補給。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的建立和大湄公河次區域建設的深化進一步促進了中緬雙邊貿易。當前,中緬經貿關係發展勢頭加快,且潛力巨大。

 

中緬經濟發展階段相異、資源稟賦不同,經濟合作互補性強、前景廣闊。在貿易領域,中國主要向緬甸出口成套設備和機電、紡織、化工、金屬、車輛配件等領域的産品,緬甸主要向中國出口礦産、農産、木材、水産、珠寶等領域的産品,兩國的貿易互補性極高。

 

緬甸對外來投資需求迫切,是中國企業“走出去”的重要目標國。緬甸投資與公司管理理事會(DICA)官方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1月31日,中國對緬甸累計投資額達227.813億美元,共有126個項目,佔緬甸批准外國投資總額的38.31%,在對緬投資國家中排名第一,是美國、日本等西方國家總和的3.5倍。中國企業在緬甸投資合作涵蓋了科技産業、基礎工業、基礎設施、通訊、衛生、交通、農業、物流、文化等多個領域。中國在緬甸有幾個大型戰略投資項目,包括密松水電站、中緬油氣管道、萊比塘銅礦、皎漂工業園等。在密松水電站等項目遭遇建設危機後,中國對緬甸投資一度下滑,尤其是大型項目幾乎停滯。但近兩年,在“一帶一路”倡議提出後,中國對緬甸投資有所回升。2016年2月,緬甸電力部證實,緬甸將再建設18個由中國企業獲開發權的水力發電站項目。

 

中資企業也將協助緬甸開發風力發電,已經有5個項目在籌劃之中。這些項目將確保緬甸政府“2030/31財年讓全國人民都能用上電”的目標得以實現。2016年3月底,緬甸投資委員會(MIC)批准了廣東振戎能源有限公司在土瓦經濟特區附近建設煉油廠,投資額約為30億美元,力爭2019年之後投産。據報道,該煉油廠的煉油能力為日産量10萬桶,還計劃建設停泊油輪的港灣和液化石油氣(LPG)相關設備。這是緬甸民盟新政府批准的第一個大型合作項目。

 

(四)緬甸局勢對於“一帶一路”的挑戰

 

儘管中緬在“一帶一路”建設中有諸多合作機遇,但是挑戰也很多。

 

1、緬甸國內因素

 

緬甸目前國內局勢尚未完全安定,可能給中國企業在緬投資的安全性及“一帶一路”的發展造成衝擊。

 

第一,政治轉型前景不明朗。2016年4月,民主派昂山素季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上臺執政,緬甸軍人直接執政或者其扶持的政黨連續執政54年的歷史暫告結束,緬甸政治翻開了新的一頁。然而,未來走向仍不清晰。此外,緬甸國內困難重重,民族衝突、宗教矛盾、經濟社會發展落後等難題也都擺在新政府面前。從菲律賓、泰國民主化進程的歷史經驗來看,緬甸的民主化不可能一帆風順。

 

第二,經濟基礎薄弱,投資環境仍然較差。經歷多年的制裁和孤立,緬甸經濟沒有顯著發展,各方面投資條件都十分落後。世界銀行發佈的《DoingBusiness2014》(全球營商環境報告)從10個方面對各國營商環境進行了評估,緬甸在189個參評經濟體中僅排名第182。軟硬體基礎設施建設滯後,政府治理、法律與制度建設、專業人才等軟體方面也較為欠缺。緬甸政府缺少管理經濟的經驗,稅收和法律制度不健全,社會不安定、財政赤字和高通脹率長期困擾緬甸經濟。

 

第三,民族矛盾。緬甸擁有135個民族,自1948年擺脫英國殖民統治獲得獨立後,幾十個少數民族各自組織武裝,反抗中央政府,內戰至今未息。民族和解事關緬甸改革和穩定的大局,少數民族地方武裝的存在以及族群衝突有可能阻礙甚至逆轉緬甸的政治轉型。但由於問題的複雜性,緬甸少數民族地方武裝與中央政府的衝突短期內似乎無法得到根本解決。

 

第四,宗教衝突。自2012年起,緬甸佛教徒與穆斯林間爆發多次衝突,已造成200余人死亡,逾百萬難民流亡在外。這一暴力衝突已經引起國際社會的強烈關注和批評,嚴重影響了緬甸國際形象,未來也仍將會是影響緬甸社會穩定、國家發展的一大因素。

 

luoxingyarentaowang

羅興亞人逃亡

 

2、來自西方的競爭

 

緬甸進行民主改革後,美國、歐盟、日本、印度等國紛紛向緬甸“伸出橄欖枝”,從政治、經濟、安全、文化等領域,在官方、民間各層面對緬甸施加影響,以推動緬甸的轉型。在經濟上,美歐等西方國家部分解除對緬甸制裁,日本、南韓等東亞國家也不斷加強對緬甸的經濟援助和投資。面對緬甸巨大的市場空間,美國、歐盟、日本、南韓等大型經濟體都把緬甸視為最後一塊投資處女地,希望儘快參與到緬甸的現代化進程中,在其市場中佔有一席之地。

 

隨著西方國家投資逐漸進入緬甸市場,緬甸在投資合作夥伴上有了更多選擇,中國將遇到更多市場競爭對手。為吸引更多西方投資和援助、減輕對中國的依賴,緬甸政府對中緬之間的合作也變得更加謹慎,把西方的態度和反應作為重要考量因素,甚至在必要時刻會選擇犧牲中國的利益,中國原有的優勢正日漸減弱。

 

西方對緬援助中包括對公民社會、教育、醫療等領域的投入,以此與反對派和當地非政府組織建立聯繫,企圖將緬甸打造成為其在東南亞的戰略新支點和遏制中國發展的前沿陣地。

 

3、中緬關係的困境

 

2011年,緬甸政府以民意為由單方面停掉了中國在緬甸投資的密松水電站。隨後,2012年,萬寶礦産公司投資10億美元的萊比塘銅礦項目自奠基初期起便遭遇當地居民以及環保團體抗爭,一度停工。2014年7月,緬甸鐵路運輸部發佈消息稱,中緬“昆明—皎漂鐵路”項目遭到擱置。中國在緬甸的一系列合作項目的受挫反映出中緬傳統友好關係因為緬甸政治轉型正在遭遇挑戰,中緬關係在一定程度上陷入了困境。

 

中緬經貿合作上遇到的障礙體現出一個深層次的問題——緬甸社會中存在的反華情緒開始發酵。緬甸民眾的排華記憶、民族主義盛行、對中國過去支援軍政府的誤解、中國企業在緬甸投資的産業結構高度集中于資源開發、在緬中資企業未能更好融入當地、對投資地各階層利益的忽視、非政府組織對民眾的錯誤誘導以及媒體過分關注中資企業等,都成為緬甸民眾反華思潮的重要原因。隨著言論的開放,緬甸執政者為了得到民眾支援,不得不對中緬關係有所犧牲。
 

點擊進入:八、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