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科威特與中國的經貿關係

 

(一)1949年之前與中國的經貿關係

 

1、漢朝“鑿空”之後的經貿關係

 

自西漢時期張騫“鑿空西域”,打開中國通往西亞的古商道“絲綢之路”後,中國同阿拉伯地區與阿拉伯國家的交往已有近2000年之久的歷史。科威特所在的波斯灣,地當兩河流域出海口,因其扼守海上交通要道,自古以來便成為中國和中東交往最活躍的區域之一。

 

中國最早涉及海灣地區的古文獻是《後漢書》。《後漢書》第一一八卷:《西域傳》中説:“自安息西行三千四百里,至阿蠻(即阿曼)國。從阿蠻西行三千六百里,至斯賓國。從斯賓南行渡海,又西南至於羅國,九百六十里。安息西界極矣。自此南乘海,乃通大秦。”這是《後漢書》中關於繞道阿拉伯半島東海岸的波斯灣抵達紅海航線的詳細記載。從這段記錄來看,當時中國前往西方的使團及商隊,經常會經過今天的科威特地區。

 

西方學者,諸如撰寫《現代地理學的開端》一書的英國人查爾斯·拉西摩德·比茲利認為,從西元3世紀起,中國的船隻已從廣州駛抵波斯灣。那時候,商賈們把肉桂作為交換商品運到了海灣地區。阿拉伯歷史學家和地理學家馬蘇第的《黃金草原》一書中説,西元6世紀時,中國的商船經常訪問波斯灣,波斯灣的船隻也可以直航中國。阿拉伯商船的航程通常是從波斯灣出發,經阿拉伯海到達印度,並從印度的馬爾巴拉海岸,經孟加拉灣,馬六甲海峽,穿過南中國海,抵達廣州。由於當時的阿拉伯商船沿上述航線同中國的貿易交往多以阿拉伯盛産的各種香料為主。因此,這條海上貿易通道被稱為海上“香料之道”。海上“香料之道”和陸上的“絲綢之路”,構成了唐王朝建立之前中國與阿拉伯交往的兩大交通動脈。

 

2、唐宋時期的商貿交往

 

西元618年,唐王朝統一中國後,社會生産力空前發展,成為東方最強大的封建王朝。據德宗貞元年間著名地理學家、宰相賈耽在他撰寫的《古今郡國縣道四夷述》所記載,在唐朝的七條對外交通線中,有一條“廣州通海夷道”。這條海上航線分為兩段:前段是從廣州出發,過馬六甲海峽到斯里蘭卡後,再沿印度西海岸北上,經阿曼灣到達波斯灣頭的奧波拉和巴士拉,最後溯底格裏斯河上至阿拉伯帝國阿拔斯王朝的首都巴格達。這條交通線路也要通過今天的科威特地區。

 

宋代,中國和阿拉伯之間的政治、經濟交往得到進一步鞏固和發展。據史書記載,在宋王朝(960一1279年)存在的300餘年間,中國和阿拉伯地區的正式交往約40余次,其中包括官方使節,大食國各地獨立“首領”的代表,以及商人或“舶主”等。宋代皇帝亦曾派遣特使訪問大食。宋代中國和阿拉伯交往大都取道海路,其原因在於當時我國西北陸路交通不暢(北有遼、金、西夏等諸多政權並存),商品物資運輸和人員來往極為困難。因此,宋仁宗在位時曾頒布命令,要求大食商客“自經取海路”,“不得于西蕃人內”。其結果,它在主觀和客觀上都促進了海路交通的迅猛發展。那時候中國的航海和造船業已相當發達,船大且堅,並配有桅、帆、櫓、舵等,不僅航速高,載重量大,而且安全性能也比較好。

 

3、元明時期的經貿往來

 

元代,阿拉伯旅行家伊本·白圖泰約于1346年通過海路往返于中國和海灣地區,他在華期間,先後訪問廣州、泉州和杭州等地,《伊本·白圖泰遊記》一書就是他在回國後完成的,該書生動具體地描述了元代中國船隻的結構、陶瓷的製作、排灌機械、木炭燒制、商業活動、紙幣和養老制度等。該書至今仍為學者們所重視,成為研究印度、中亞、西亞、非洲及中國有關地理、歷史、民族、宗教、民法等方面價值很高的著作。

 

ybbttyj

《伊本·白圖泰遊記》圖片

 

元代為中國和海灣地區交往作出重要貢獻的中國人當推大航海家汪大淵。他先後於1328-1332年和1334-1339年兩次率領船隊自泉州出發遠航,航程穿越阿拉伯海、波斯灣、亞丁灣和紅海,所到之處包括海灣國家在內的許多西亞和非洲國家。他撰寫的《島夷志略》是詳細記錄14世紀中國同阿拉伯和穆斯林世界在政治、經濟、貿易、宗教和文化諸領域交往情況的最有價值的歷史文獻。

 

在明初對外開放政策的氛圍下,鄭和于1405一1433年實現了七下西洋的壯舉。鄭和自第三次(即1409年)遠航起,每次都必經波斯灣口的忽魯謨斯,然後西行至阿拉伯半島,進而抵達東非海岸。

 

(二)1949年後與中國的經貿關係

 

科威特于1961年宣佈獨立。1972年3月,中科簽署聯合公報,宣佈建交。

 

科威特與中國建交之前,兩國之間已有接觸。1965年2月和6月,科威特和中國友好代表團曾進行互訪,雙方同意採取有效措施發展兩國經濟、貿易和技術合作關係。1967年,中國在科威特舉辦了首次經濟貿易展覽會。

 

1971年3月22日,中國和科威特兩國建交。80年代,中國和科威特經濟領域的合作取得突破。自1981年起,中國的工程技術人員和勞工開始進入科威特工程承包與勞務市場。1981-1991年中國在科威特的工程承包與勞務收入分別為3.8027億美元和1.7784億美元。其項目包括住房、公路、橋梁、水壩和廠房等。與此同時,科威特資金也開始進入中國。1982年,科威特阿拉伯經濟發展基金會與中國政府簽訂了三項貸款協議,向中國提供總價值3030萬第納爾(約合1.07億美元)的長期低息貸款,分別用於安徽寧國水泥廠、長沙人造板廠和廈門機場的建設。而後,科威特政府又向中國提供了數筆價值數千萬美元的貸款,主要用於工農業、水利、交通等基礎設施建設。及至1989年,科威特一直是唯一向我國提供政府貸款的海灣國家。此外,兩國還簽訂了民航協定、貿易協定、文化協定、投資保護協定等。1985年7月,中國和科威特航線開通。

 

1991年海灣戰爭結束後,中國應邀向科威特派出滅火隊,並在3個月內順利完成所承擔的撲滅10口油井大火的任務。

 

kwtfgzgmhjp

為感謝中國滅火隊在撲滅科威特油井大火中所做出的貢獻,科威特政府向中國滅火隊頒發了此獎牌

 

90年代中科經貿交往不斷擴大。1990年雙邊貿易總額為1.4387億美元;1994年為2.2478億美元;1998年為2.3億美元,其中中國出口1.1億美元,進口1.2億美元。

 

(三)21世紀以來與中國的經貿關係

 

進入新世紀以來,中國和科威特經貿取得長足發展,新世紀頭三年的平均貿易額達到6億美元。據科方提供的統計數字,中國對科威特的出口額已躍居第6位,中國對科威特的出口以輕工、紡織品為主,上述兩大類商品佔總貿易量的60%。

 

此外,在海灣戰爭結束後的科威特重建中,中國公司10多年來還參與了科威特近13億美元的各類工程項目建設。

 

【雙邊貿易】據中國海關統計,2017年中國同科威特進出口貿易總額120.4億美元,同比增長28.5%。其中,我自科進口89.3億美元,同比增長40.1%;向科出口31.1億美元,同比增長3.7%。當年,中國自科威特進口原油1824萬噸,總價值70.5億美元,同比分別增長11.6%和46.2%,原油進口額佔進口總額的78.9%。科威特是中國第8大原油進口來源國。

 

11zhongkeshuangbianmaoyiqingkuang

 

【雙向投資】截至2015年,科威特在中國人民幣市場QFII投資額度達25億美元。截至2015年底,科威特阿拉伯基金向中國的37個項目提供優惠貸款9.7億美元。據中國商務部統計,2016年當年中國對科威特直接投資流量5055萬美元。截至2016年末,中國對科威特直接投資存量5.78億美元。

 

【承包勞務】科威特是一個比較高端的市場,中國企業于20世紀70年代末進入科威特承包工程市場,當時基本採用勞務分包形式。2003年,葛洲壩水利水電工程集團承接了科威特蘇比亞配水項目,是中國企業首次以總包形式進入科威特市場。此後,中國企業陸續獲得了一些大型承包項目,包括中建承建了科威特中央銀行新總部大樓,大樓圖案後來還被印在科威特新版紙幣上。

 

截至2017年,中資企業在科威特的在建項目有80個,合同總額148.58億美元,其中當年新簽合同總額31.5億美元,同比增長40%。競爭方面,在石化領域,中國企業的競爭對手主要是歐美企業,在建築領域,中國企業實力比較強,但也面臨土耳其企業的低價競爭。

 

kwtdxcxm

中國十七冶集團承建的科威特大學城科學學院工程施工現場

 

【在科威特的主要中資企業】中建股份有限公司、華為技術投資公司、中石化國際工程公司、中石化煉化工程(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中國港灣公司、中冶科工集團公司、中水電建設集團公司、中國北方公司、中鐵建十八局、中油吉林化建工程有限公司、中國電線電纜公司、葛洲壩股份公司、山東電力建設第三工程公司、瀋陽遠大鋁業工程公司、武漢淩雲建築裝飾工程公司、北京江河玻璃幕墻公司、中興通訊公司和江蘇省建設集團等。

 

【貨幣互換】中國與科威特尚未簽署貨幣互換協議。

 

【産能合作協議】中國與科威特尚未簽署産能合作協議。

 

【FTA協定】中國與包括科威特在內的海灣合作委員會(GCC)正在進行FTA談判。

 

(四)與中國簽訂的經貿協訂

 

中科兩國1985年11月簽署了《中科鼓勵和保護投資協定》。

 

中科兩同1989年12月簽署了《中科避免雙重徵稅協定》。

 

中科兩國1980年10月簽署了《中科兩國政府貿易協定》、1986年12月簽署了《中科兩國政府關於成立經濟、貿易、技術合作混委會協定》。

 

1989年11月25日中科兩國政府簽訂了《經濟技術合作協定》。

 

2004年7月中科簽署了《經濟技術合作協定》和《石油合作框架協議》。

 

海灣合作委員會還同中國簽署了《經濟、貿易和技術合作框架協議》。

 

點擊進入:六、科威特與“一帶一路”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