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哈薩克與“一帶一路”的關係

 

(一)哈薩克地緣位置重要

 

在古老的絲綢之路上,哈薩克因其地處歐亞中心的地理位置上而成為極其重要的貿易通道。

 

哈薩克地處歐亞大陸中間地帶,面積272.49萬平方公里,國土面積在世界居第9位,是世界上最大的內陸國家,與中國有1783公里的共同邊界,人口約1800萬。

 

歷史上,哈薩克南部的阿拉木圖、希姆肯特、塔拉茲等曾是古代絲綢之路的必經之地,張騫出使西域就曾到過這裡,是連接歐洲和亞州經濟貿易往來的重要紐帶。習近平主席也正是在2013年9月訪問哈薩克時,正式提出了歐亞共同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區域經濟合作的宏大設想。

 

2014年6月22日,中國、哈薩克和吉爾吉斯斯坦聯合申報的絲綢之路項目正式列入《世界遺産名錄》。因此,無論歷史上還是如今,哈薩克都是絲綢之路經濟帶上不可忽視的國家之一。

 

蘇聯解體後,哈薩克在納扎爾巴耶夫總統的領導下,實現了穩定發展,民眾生活水準提高較快,每人平均收入已經達到中等以上水準。

 

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使哈薩克成為連接歐亞各國的貿易樞紐;豐富的資源,是其吸引外資、對外開展經濟合作的重要條件;政局和社會的穩定,是其順利開展對外合作的重要基礎。在“絲綢之路經濟帶”倡議提出以前,中哈合作進展也很順利,特別是在油氣合作方面,哈薩克是中國與中亞國家合作的重要支點國家。

 

為了縮短從中國到歐洲運送貨物的時間和減少費用,中國可以通過使用哈薩克境內路線,將所需的時間從45天縮短至10-14天。這是一個明確的雙方共贏的局面,因為它提供了一個多式聯運的橫貫歐亞大陸的走廊。

 

哈薩克是中國西部通向歐洲的必經之路,兩國在道路連通建設方面卓有成效。納扎爾巴耶夫重視發揮哈薩克的地理優勢,“我們可以利用我們國家位於歐洲和亞洲接合處的地理優勢。我們的過境運輸潛力具有巨大發展前景”。中哈在實現新亞歐大陸橋、中國—中亞—西亞經濟走廊建設同哈薩克打造國際物流大通道戰略對接,中國陸海聯運優勢同哈薩克東向海運需求實現對接方面取得了很大進展。2016年,中國過境哈薩克的中歐貨運班列超過1200列,中哈鐵路運輸量達820多萬噸,集裝箱運量增長2倍多。每週有50多個航班往來于兩國之間。

 

中亞是通向歐洲的橋梁,但中亞5國的情況差異較大。與其他中亞國家相比,哈薩克除了與中國原來就有鐵路相通這一優勢外,更重要的是該國領導人納扎爾巴耶夫具有戰略眼光,領導力強。在內政上,納扎爾巴耶夫根據哈薩克國情實行國家政治經濟轉軌政策,保持了社會的穩定和經濟的惠民,很好地處理了族群之間、政教之間的關係。在外交上,納扎爾巴耶夫也提出了許多富有遠見的倡議,如召開亞信會議、建立歐亞經濟聯盟等。在處理大國關係上,納扎爾巴耶夫在保持與俄羅斯傳統友好關係的同時,也很注意發展與其他大國的關係,特別是重視發展與中國的關係。

 

(二)哈薩克需要“一帶一路”發展倡議

 

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無論是其範圍還是任務都無疑是前所未有的。許多直接位於該項目沿線的國家非常歡迎,將其視為連接各個國家之間互相交流的新創意時代的開始。哈薩克在這個方面也不例外。

 

1、“一帶一路”發展倡議符合哈薩克的利益

 

“一帶一路”發展倡議需要哈薩克,哈薩克的發展也需要“一帶一路”。

 

哈薩克作為內陸國家,發展中亟需出海口;在“一帶一路”倡議提出後,中國成為哈薩克通向亞太地區的轉机站。2014年5月22日,習近平主席和納扎爾巴耶夫總統共同宣佈中哈(連雲港)物流合作基地啟用。該基地一期工程位於連雲港區中部,佔地22萬平方米。中哈這一物流基地的啟用,為哈薩克打開了更廣闊的市場,哈方可以通過中國港口走向亞太市場。哈薩克每年出口到日韓、東南亞的貨物有450萬噸,進口200多萬噸,其中集裝箱30萬標箱以上,並且逐年增加。2017年2月,哈薩克小麥首次實現通過中國連雲港向東南亞出口。

 

zhonghaguojiwoliujidi

連雲港中哈國際物流基地

 

哈薩克礦産資源和農産品豐富,需要找了市場;哈薩克是礦産資源豐富的國家,其鋅、鎢、重晶石儲量世界第一,鈾、銀、鉛、鉻鐵礦儲量世界第二,銅和螢石儲量世界第三,鉬儲量世界第四,黃金儲量世界第六。哈薩克的油氣資源豐富,已探明的石油儲量居世界第9位。哈薩克還是世界十大糧食出口國之一,主要出口麵粉。

 

哈薩克工業體系不完整,需要獲得充足的物資供應。

 

哈薩克也需要加強基礎設施建議,“一帶一路”互聯互通規劃,對於哈薩克的發展具有非常大的幫助。

 

2、“一帶一路”發展倡議與“光明之路”對接

 

近年來,由於全球石油價格暴跌、俄羅斯的經濟低迷以及盧布的後續崩潰嚴重影響了哈國國民經濟,為振興國民經濟,2014年11月哈薩克總統納扎爾巴耶夫在其年度國情咨文中提出了“光明之路———通往未來之路”的新經濟計劃,旨在強力推動經濟增長,使收入來源多樣化,並降低哈薩克對能源出口收入的依賴程度。“光明之路”的核心強調了對運輸和物流基礎設施項目的大規模投資,目的在於發展哈薩克的國內運輸網路,並使其成為連接中國、歐洲與中東各大市場的一個主要運輸和交通樞紐。鋻於“一帶一路”與“光明之路”兩者目標的高度契合,中哈兩國已經同意協調合作這兩個項目。

 

哈薩克強調了“絲綢之路經濟帶”與哈薩克“光明之路”項目的共同點。儘管“光明之路”項目旨在在2015—2019年發展國內的基礎設施建設。這是一個政府級的規劃,目的在於通過在中南、中東和中西三個方向建設高速鐵路來連接哈薩克首都與重要經濟地區的聯繫。由於油價急劇下跌所造成的當前的經濟危機以及西方制裁俄羅斯的經濟政策對哈薩克經濟所造成的負面影響,政府還要開始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哈薩克總統納扎爾巴耶夫在2015年9月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事訪問中對兩個項目的共同特性進行了陳述。正如他所聲明的:“光明之路”與“絲綢之路經濟帶”兩個項目的協同作用將會為加強中哈兩國的戰略合作夥伴關係創造新的機遇。此陳述表明,哈薩克已經成為橫貫亞歐大陸的物流轉机的主要舞臺。2015年12月哈薩克總理卡裏姆·馬西莫夫在訪問中國期間發表聲明稱:“哈方致力於將‘光明之路’戰略與‘絲綢之路經濟帶’連接起來,以謀求兩國在貿易生産以及基礎設施建設等領域的共同繁榮。”

 

哈薩克邊境合作協會的代表什布托夫(MaratShibutov)認為,中哈雙方的國家利益都能在恰當的時間協調一致。他認為,哈薩克的“光明之路”計劃必須要與中國的“絲綢之路經濟帶”計劃相伴發展。此外,風險評估小組領導薩德帕耶夫(Dosym Satpayev)指出:哈薩克可以通過與中國合作的方式來吸引中國的投資,還可以積極利用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資金。哈薩克有可能成為中國“一帶一路”項目上,特別是陸地部分———“絲綢之路經濟帶”做出最主要貢獻的夥伴之一。

 

(三)哈薩克積極響應“一帶一路”倡議

 

2013年9月7日,習近平主席首次訪問哈薩克,正是在納扎爾巴耶夫大學發表演講時,他提出了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倡議,“一帶一路”由此開始。4年來,“一帶一路”從倡議轉變為行動,從理念轉化為實踐,在一些國家還在等待觀望之時,哈薩克積極響應。

 

哈薩克官方自覺地支援“一帶一路”倡議,尤其支援在基礎設施建設(鐵路、高速公路)和旨在全方位提升大陸內部聯繫方面具有很大潛力的“絲綢之路經濟帶”。不僅哈薩克官方支援中國的主張,來自哈薩克智庫的分析師們也將“一帶一路”的主張視為一項積極的發展戰略並對其持樂觀態度。他們認為,哈薩克和中國已經建立起了將“絲綢之路經濟帶”的貫徹作為“中國西部與西歐”連接的高速公路的穩固基礎。並且認為哈薩克經過土庫曼到達波斯灣的鐵路能夠成為新絲綢之路的有機組成部分。

 

2014年11月,納扎爾巴耶夫總統提出“光明之路”新經濟政策,並將其與中國的“一帶一路”戰略對接。中哈加強“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增進了兩國在各領域的合作。在此基礎上,2016年9月,中哈正式簽署了《關於“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與“光明之路”新經濟政策對接合作規劃》,確定兩國合作的願景為“提高兩國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水準,推動投資貿易發展,加強交通運輸、工業、農業、能源、新興産業、金融、智慧財産權等領域深度合作,充分發揮雙方優勢和潛力,不斷拓展互利共贏的發展空間,促進共同繁榮,提升在國際市場上的聯合競爭力。”

 

文件具體規劃了兩國在“一帶一路”框架下在交通基礎設施、貿易、製造業、金融、農業、人文等領域的合作。為了加強經濟合作,中哈兩國簽署了《關於加強産能與投資合作的框架協議》《毗鄰地區合作規劃綱要(2015-2020年)》等文件,還簽署10多項政府部門間合作協議,涉及經貿、金融、基礎設施建設、水利、質檢、媒體等諸多領域。幾年來,中哈在各領域的互利合作如火如荼地展開,實現了優勢互補,成為“一帶一路”框架下互利共贏的合作典範。中哈加強了政策溝通,共同探索更加靈活有效的投資和融資模式,擴大雙邊本幣結算,為中哈合作項目提供支援。

 

在全球經濟發展動力不足,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仍然存在,貿易保護主義和民粹主義盛行的背景下,國際社會需要推動國際合作的新動力,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正是中國向國際社會提供的公共産品,“一帶一路”倡議框架下的中哈合作為國際社會提供了新的合作模式。這一新模式的最大特點是加強頂層設計,兩國元首及時為兩國關係的發展指明方向,“絲綢之路經濟帶”倡議和“光明之路”新經濟政策契合度高。兩國政府在經濟發展戰略上注重協調,在有共同利益之處加強合作。在具體合作項目中,秉承共商共建、相互尊重的原則,抓重點合作領域,基礎設施建設就是中哈合作的重點領域。

 

中哈兩國在人文交流和促進民心相通方面也取得了很大成績。哈薩克已開設5所孔子學院和7家孔子課堂,4所哈薩克中心也落戶中國高校。2016年,兩國人員往來近50萬人次,哈薩克在華留學生有1.4萬人。2017年1月,哈薩克歌手迪瑪希作為首發陣容參加湖南衛視歌手競賽真人秀節目《歌手》,最終獲得總決賽亞軍,隨後他的首支個人中文單曲《拿不走的記憶》取得了很大成功,在中國成為知名度很高的歌手。同時,許多哈薩克民眾因為關注迪瑪希,也開始關注中國文化。

 

U250P4T8D2833539F116DT20110210154902

中國駐阿拉木圖總領事館和哈薩克國立民族大學孔子學院共同舉辦了2011年春節聯歡活動,慶祝中國農曆新年

 

2017年是哈薩克的中國旅遊年,中哈雙方可借此機會擴大兩國人文交流與合作,進一步促進中哈兩國人民民心相通。“一帶一路”倡議與哈薩克發展戰略的全面深入對接,促進了中哈兩國全面而深入的合作,正在使中哈形成命運共同體和利益共同體,帶動沿線各國各地區參與“一帶一路”建設。

 

中哈兩國的合作很好地踐行了“絲路精神”。習近平主席闡述的以“和平合作”“開放包容”“互學互鑒”“互利共贏”為核心元素的“絲路精神”,在中哈合作中得到了很好地遵循。哈薩克和中國先後組織召開了亞信會議,踐行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的新安全觀,推進亞洲地區的安全。兩國高度重視上海合作組織框架下的安全合作,合作打擊“三股勢力”、毒品及跨國有組織犯罪,積極推進有關熱點問題解決,有效維護了地區穩定。兩國正在共建“一帶一路”雙邊安保機制,來保障兩國油氣管線及大型合作項目的安全,保護兩國公民和企業的合法權益以及人身財産安全。兩國相互尊重對方國家的社會制度和發展道路,在涉及對方的主權、獨立、領土、安全等重大核心問題上相互支援。在經濟合作和人文交流中,始終堅持彼此尊重、平等互利的原則,互學互鑒,取長補短,互利共贏,共同發展。

 

(四)哈薩克對接“一帶一路”的挑戰

 

哈薩克對接“一帶一路”面臨俄羅斯的挑戰和壓力。

 

儘管俄羅斯加入了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並在長時間的猶豫後同意主動配合“一帶一路”的實施,但它始終將所謂的“近鄰”即前蘇聯的地區視為自己的後院。因此,在這一地區任何國外力量的介入都被視為是針對俄羅斯自身區域項目——歐亞經濟聯盟的對抗。

 

74DC753A77AA17DFE24E2F85A7002EF8

2015年3月28日,俄羅斯第一副總理舒瓦洛夫在博鰲亞洲論壇2015年年會開幕式上發表演講。當日,俄羅斯第一副總理舒瓦洛夫在海南舉行的博鰲亞洲論壇2015年年會開幕式上宣佈,俄羅斯將申請加入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

 

2015年11月,中國、哈薩克、喬治亞、亞塞拜然和土耳其的各大物流公司簽署了聯合各企業的協議,一致同意將中國商品繞開俄羅斯送往歐洲。哈薩克希望中國商品能橫穿整個國家運至歐洲。如果中國支援這個項目,中國的貨運列車就會繞過俄羅斯,對西伯利亞大鐵路造成不利影響。北京經哈薩克發貨是最有利的,而且本身也減少了對俄羅斯的依賴。綜上所述,“一帶一路”與“光明之路”的對接可能對歐亞地區産生巨大的經濟及地緣政治影響。西伯利亞大鐵路在歐亞鐵路業已主導了一個世紀之久,但俄羅斯可能失去其壟斷地位。而俄羅斯是否會對哈薩克參與鋼鐵絲綢之路施壓,仍值得研究。

 

“一帶一路”與“光明之路”的基礎設施建設框架為許多中國企業提供了潛在利益。然而,隨著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參與進來,他們將不得不在激烈競爭中運作,處理法律規範與監管以及文化差異等諸多方面的問題,以求得企業的生存與發展。

 

哈薩克官方仍然繼續表達出他們對“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支援。哈薩克在已是俄羅斯主導的歐亞經濟聯盟項目成員的情況下依然不妨礙其同時成為中國主導的“一帶一路”項目的夥伴,併為項目的發展作出貢獻。哈薩克政府已經多次表明,哈薩克正在努力尋求與俄中兩個項目的互補點,其目的在於利用兩國所可能提供的經濟利益。哈薩克方面相信,在發展過程中,兩個區域項目——“歐亞經濟組織”和“一帶一路”甚至可能相互補充。歐亞經濟聯盟與“絲綢之路經濟帶”在提高商品的流通、服務、人員和資本的自由流動上有著共同的目標。這樣,這兩個重疊的區域項目可以由軟體(歐亞經濟聯盟的細則與條例)和硬體(“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公路、鐵路與橋梁)構成,在歐亞大陸上並行不悖地發展下去。
 

點擊進入:七、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