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菲律賓與中國經貿合作情況

 

中國與菲律賓有著悠久的經濟往來關係。二次大戰後,因受東西方冷戰的影響,兩國關係一度陷於僵持狀態,經濟往來近乎中斷。1975年6月,中菲兩國政府達成建立正式外交關係協議之後,兩國關係步入正常化發展的新時期,經濟合作也隨之較為快速發展。經貿合作是兩國關係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兩國關係的“壓艙石”。中菲經濟互補性強,都有發展經濟、削減貧困的共同目標,雙方在農業、能源、製造業、基礎設施建設、旅遊等領域有很大的合作空間。

 

(一)雙邊貿易情況

 

1、中菲歷史上的經貿往來

 

早在宋代,中國史籍中已經出現了記錄中菲兩國貿易往來的明文記載。《宋史·闍婆傳》中記載,太平興國七年(西元982年),麻逸國(今菲律賓民都洛島)運載當地土特産來到廣州海岸,出售貨物並換取物品,與中國進行貿易,這是中菲貿易在中國史籍上有明確記載的最早記錄。宋代趙汝適的《諸番志》當中,詳細記載了中國商船前往菲律賓與當地人民進行貿易的情況。中國商船定期前往麻逸、三均等地進行貿易。中國商人常以瓷器、絹傘、藤籠等物換取當地的珍珠、網墜、白錫針等。前來貿易的中國商人受到了當地居民的熱情款待和保護。中國商人則向當地首領贈送禮物以示敬意和友好。元代中國與菲律賓之間的貿易關係繼續發展。中國商船經常出入菲律賓各地進行貿易,菲律賓的商人也經常搭乘中國商船到中國泉州等地與中國進行貿易活動。這一時期中國與麻逸、三均己經保持了一個相對緊密的貿易關係。

 

至明代,中國與菲律賓的關係又有了一個新的發展。隨著兩國使節的互訪來往的頻繁,中菲之間的貿易不斷發展起來。來自中國淳州、泉州的商人,大批來到菲律賓從事貿易活動。據《閩書》所記載,于成化8年(西元1472年)前後,“人民往往入番商呂宋國矣,其稅則在漳之海澄,海防同知掌之,民初販呂宋得利數倍,其後四方賈客雲集,不得厚利,然往者不絕也。”

 

16世紀至19世紀中葉,來自中國閩粵地區的商人和漁民經常來往于菲律賓群島之間,並逐步到當地定居。隨後中國人移民菲律賓的數量逐漸增多,定居菲律賓的華僑與菲律賓當地人民一起,墾荒耕作,從事零售商業、手工業,對菲律賓當地經濟的發展,起到了巨大的促進作用,華僑經濟在菲律賓有了初步的發展。

 

16世紀70年代,西班牙對菲律賓進行殖民統治以後,華商經營被限制在了種種控制之下。但由於對商業上和日常生活用品的需求,西班牙佔據菲律賓之後開闢馬尼拉作為對華貿易的商埠。來自中國的貨品不僅銷售到了美洲各地,還銷售到了西班牙國內。

 

西班牙佔領菲律賓以後,從明朝運去的棉布很快就成為當地土著居民的生活必需品。1591年西班牙的菲律賓總督發現,當地土著居民因為使用中國衣料,不再種棉織布,所以下令禁止土著居民使用中國衣料(絲綢、棉布)。1592年,這個總督報告西班牙國王説,大明國商人收購菲律賓棉花,轉眼就從中國運來棉布。棉布已成為中國在菲律賓銷路最大的商品。

 

1565年6月,西班牙派“聖·巴布洛”號大帆船滿載亞洲的香料運往墨西哥南海岸的阿卡普爾科港,開闢了連接亞洲和美洲的太平洋航線。此後兩地間被稱為“馬尼拉大帆船”(The Manila Galleon)的貿易日益頻繁。

 

第一艘滿載白銀用以交換中國生絲和瓷器的馬尼拉大帆船于 1573 年到達馬尼拉。以後的每年春天,都有兩艘馬尼拉大帆船從墨西哥載著白銀橫渡太平洋來到馬尼拉。差不多相同的季節會有 30-40 艘中國帆船滿載絲、棉、瓷器、火藥、硫磺、鋼、鐵、水銀、銅、麵粉、栗子、核桃、餅乾、海藻、紡織品、書桌和其他珍奇物品,從中國駛向馬尼拉,與西班牙商人交易。大帆船的貨物主要來源於中國,以當時風靡全球的中國絲綢為最。大量的絲織品通過馬尼拉帆船運往南美以及歐洲市場。與此同時,産自西屬拉丁美洲的白銀則流入中國。因此,這條經由馬尼拉連接中國和美洲的海上運輸線也被稱為“銀絲貿易路”。馬尼拉作為當時的國際貿易中心,成了中國與美洲之間海上貿易的轉机站。由於馬尼拉大帆船的貨物主要來源於中國,因此墨西哥人又把馬尼拉大帆船叫做“中國船”。 18世紀下半葉,西班牙經濟凋敝,被迫開放馬尼拉港,大帆船貿易日趨衰落,1813年10月,西班牙王室下令廢止大帆船貿易。歷時達兩百五十年的大帆船貿易促進了太平洋兩岸的經濟文化交流,通過貿易,美洲的玉蜀黍、煙草、花生、番茄等作物傳入中國和亞洲。東方文化特別是中國的工藝美術對美洲文化産生了一定的影響。

 

85960465

馬尼拉大帆船皆在馬尼拉建造

 

18世紀末至19世紀初的這一段時間內,菲律賓華僑的大部分經濟活動與中菲兩國之間的貿易是密切相連的。在這一時期,中菲兩地的貿易均是由中國人經營。在中國是來自廈門、香港和澳門等地的中國商人,在菲律賓則是在馬尼拉的華僑商人。菲律賓華商的經營為推動當地經濟的發展和促進中菲兩國之間的貿易做出了很大的貢獻。

 

20世紀初,美國取代西班牙,開始對菲律賓進行殖民統治。美國出臺限制華工入境法,對中國人入境做出了嚴格的限制。在反對西班牙、美國的殖民統治的過程中,菲律賓人民和菲律賓當地的華僑華人相互支援,結下了深厚的友誼。菲律賓華人在菲律賓當地經營工商業,為菲律賓對外貿易的發展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華僑在當地建立進出口貿易公司和作為菲律賓商業貿易網的頭客系統並從中取得成功,産生了早期的華僑資本。華僑普遍從事零售業,經營遍佈菲律賓各地,甚至深入窮鄉僻壤,開設“菜籽店”,向當地人出售日常用品。這些遍及全菲的“菜籽店”經過發展逐漸形成了巨大的商業網路。菲律賓在1946年二戰勝利之後宣佈成立獨立的共和國。然而,獨立之後的菲律賓掌權者卻認為是華僑控制了國內的經濟,於是釆取立法措施以限制和打擊華僑經濟,嚴重影響了中菲兩國正常的經貿交流。

 

2、新中國成立後中菲貿易情況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後,中菲關係經歷了五六十年代的冷落,七十年代以來得到恢復和發展。其中的經貿關係也隨之在七十年代初期重現生機,繼續開拓前進的道路。

 

(1)中菲貿易陷入低谷直至中斷(1950-1970)

 

1950年,中菲之間貿易額約為70萬美元,其中絕大部分是菲律賓對中國的出口。建國初期,美國等一些國家對中國實行“封鎖禁運”,菲律賓政府迫隨美國,奉行敵視中國的方針。1951年,兩國貿易額驟降至5萬美元,隨後繼續下降,1953年只剩下兩千美元。1953年以後,由於朝鮮停戰和印度支那恢復和平,國際形勢出現了暫時的緩和;1955年亞非會議上,中國代表團團長周恩來總理同菲律賓代表團團長、外交部長羅慕洛會晤,導致了兩國關係的初步改善。1954年,中菲貿易開始回升;1956年雙方貿易額上升到73萬美元,達到整個五六十年代雙方貿易的最高額度。但是好景不長,隨著中美關係50年代後期的進一步惡化,中菲關係又趨冷卻,1957年雙方貿易額又降到5萬美元,隨後繼續低落,不絕如縷,1963年只剩下微不足道的400美元,這是五六十年代雙方貿易的最低點。如此低水準的貿易最後也維持不了,1965年起兩國貿易中斷。

 

(2)中菲貿易迅速恢復(1971-1981)

 

70年代初期,美國開始調整對華政策,深受美國影響的菲律賓政府跟著行動,較快地鬆動了同中國的關係。1970年,菲律賓外交部長羅慕洛表示對中國要採取“新政策”。1971年5月,菲律賓商會貿易代表團和菲律賓工商界參觀團同時訪華。當時菲律賓總統馬科斯説:“菲律賓商會貿易代表團訪華是健康的發展”,菲律賓對華關係正予以“重新估計”。9月,中菲簽訂了一項貿易合同,菲律賓向中國洽購一萬噸大米,中國向菲律賓購買三千英噸(3048噸)椰子油。中菲貿易在中斷6年之後終於得以恢復,1971年雙方貿易額265萬美元,1972年又增到529萬美元,比1971年增加一倍。1973年雙方貿易額增至5298萬美元,比1972年增長了9倍多,這是自恢復貿易以來雙方貿易額年增長率最高的一年。

 

1974年 7月,菲律賓國家石油公司主席貝拉斯科率領石油代表團訪華,向中國洽購石油。10月,第一批中國石油運抵馬尼拉。1974年雙方貿易額為4393萬美元,比上一年略有減少。

 

1975年6月9日,中國同菲律賓正式建交,建交當日,雙方簽署了中菲貿易協定。如此迅速的舉動,充分表明兩國政府對發展雙邊貿易的積極態度。11月,雙方在馬尼拉簽訂石油貿易協議。1975年雙方貿易額上升到6530萬美元,比最高的1973年增長23%。

 

1976年,根據雙方貿易協定成立的中菲聯合貿易委員會舉行第一次會議,就兩國貿易問題進行商談,並就1977年兩國進出口商品貨單進行了換文。從此以後,這個聯合機構每年舉行一次例會,商談下年度雙方貿易額和進出口貨單。10月,中國經濟貿易展覽會在馬尼拉舉行,參觀者60多萬人,有力地促進了兩國的相互了解和貿易往來。1976年雙方貿易額8062萬美元,比上年增長23%;1977年又比1976年提高16%,達到9367萬美元。

 

1978年3-4月,中國經濟貿易展覽會在菲律賓第二大城市宿務舉行,20多萬人前來參觀。這一年,雙方貿易額首次突破億美元大關,達到14345萬美元,比1977年增長53%。

 

1979年,中菲在北京簽訂長期貿易協定、文化協定、民用航空運輸協定和關於合作建造旅館飯店的諒解備忘錄。空中橋梁的架設進一步密切了兩國的經貿聯繫和文化交流。1979年,兩國貿易額18188萬美元,比1978年增加27%。

 

1980年,菲律賓從中國進口了100萬噸原油。這一年雙方貿易總額連越2億和3億美元兩大關,增加到32819萬美元,比1979年增長80%。1981年雙方貿易額32895萬美元,基本上與1980年持平,略有增長。

 

(3)中菲貿易進入萎縮停滯階段(1982-1992)

 

1982年以後,菲律賓國內各種矛盾激化,經濟瀕臨崩潰邊緣,從1982年開始,中菲貿易隨之下降。1982年,中非貿易額從1981年的32895萬美元下降到27633萬美元,下降了16%;1983年再下降到15156萬美元,比1982年下降45%,成為1979年以後雙方貿易額最少的年份。

 

1984年1月,雙方在北京簽署關於經濟貿易方面的諒解備忘錄。面對著貿易額下降的局面,雙方同意努力爭取使每年的雙邊貿易額達到5億美元的目標。這一年雙邊貿易額有所回升,但也只有21625萬美元。1985年,雙邊貿易額為26855萬美元。1986年,雙邊貿易額下降至23023萬美元。

 

直至1992年,由於各種複雜因素所致,中菲兩國貿易額一直徘徊在2億至3.84億美元之間,沒有得到長足發展,呈現徘徊狀態。

 

(4)中菲貿易的加速發展(1993年至今)

 

1993-1998 年,拉莫斯政府實施了一系列實質性合作政策,雙邊貿易連續 6 年保持了兩位數以上的高速增長。1993年中菲雙邊貿易額從4.9億美元增至1994年的7.48億美元,又增至1995年的13.06億美元。自進入新世紀以來,中菲貿易合作步入發展快車道。2001年,中國成功“入世”,為雙邊貿易發展注入了新活力。

 

2001-2008年,雙邊貿易再次連續 7 年保持兩位數以上高速增長,2008年,雙邊貿易額首次突破百億美元大關,為100.3億美元。2009 年,雙邊貿易因世界經濟危機而再次出現大幅下降。

 

2010 年 1 月 1 日,隨著中國-東盟自貿區的簽訂及區域經貿合作不斷深化,中菲雙邊貿易大幅飆升,增長率達 52.88%,尤其中國自菲律賓進口貿易增長率高達 90.96%。2013 年,中菲雙邊貿易發展再創歷史新高,達到 154.20 億美元,增長率為 14.32%,是兩國建交時(1975 年)雙邊貿易額的 413 倍,遠高於同期菲全國外貿增長幅度,其中,中國對菲律賓出口 88.37 億美元,增長率為 7.64%,自菲律賓進口 65.83 億美元,增長率為 6.88%,中國順差 22.54 億美元,為歷年最高水準,同比猛增92.65%。

 

shuangbianmaoyie

2007-2016年中國與菲律賓雙邊貿易進出口規模 (單位:美元) 圖片來源:根據聯合國數據繪製

 

據聯合國統計數據顯示,2015年,中菲雙邊貿易總額為456.50 億美元,同比增長2.68%,其中中方出口266.73億美元,同比增長13.63%,進口 189.76億美元,同比減少9.56%。2016年,中菲雙邊貿易總額為472.3億美元,同比增長3.4%。其中出口298億美元,增長11.9%;進口174億美元,下降8.3%。

 

2014年至2016年間,菲律賓與中國雙邊貿易額合計1418億美元,中國連續三年在菲律賓主要貿易夥伴排名中位居榜首。菲律賓前五大貿易夥伴依次是中國、印度、美國、沙特和德國。

 

3、現階段中菲貿易結構

 

中菲兩國建交初期,雙邊貿易活動較為零星,貿易總量十分有限,貿易商品主要表現為農産品、石油等初級産品。1975-1992 年,菲律賓從中國進口商品主要為原油,約佔其全部進口商品的54%,對中國出口主要商品為鋼鐵、銅、農藥、尿素、木製品等。隨著兩國國內經濟不斷增長和産業結構升級,雙邊貿易商品結構與層次均有所提升。

 

1512034882_101

2017年11月30日,北京新發地市場舉行菲利賓香蕉品牌推介會

 

據中國海關統計,近年來,中國從菲律賓進口商品主要類別包括①電機、電氣、音像設備及其零部件;②機械器具及零件;③礦砂、礦揸及礦灰;④銅及其製品;⑤食用水果及堅果,柑橘類水果或甜瓜果皮;⑥塑膠及其製品;⑦光學、照相、醫療或手術器械等;⑧礦物燃料、礦物油,瀝青,礦蠟;⑨動物或植物油脂、油料;⑩玻璃及玻璃製品。

 

中國海關統計,近年來,中國對菲律賓出口商品主要類別包括①電機、電氣、音像設備及其零部件;②機械器具及零件;③鋼鐵;④礦物燃料、礦物油,瀝青,礦蠟;⑤服裝;⑥塑膠及其製品;⑦鋼鐵製品;⑧玩具、遊戲和運動器材及其零部件;⑨車輛及其零部件,鐵道車輛或電車除外;⑩鞋靴、護腿和類似品及其零件。

 

4、雙邊重要經貿協定

 

1992 年7 月 20 日,雙方簽署《鼓勵和相互保護投資協議》。

 

1993 年 4 月,菲政府宣佈取消對華“一對一”的貿易限制,雙方簽署《經濟技術合作協議》。

 

1999 年 11 月 8 日,雙方簽署《避免雙重徵稅協議》。

 

2000 年 5 月 16 日,雙方簽署《關於 21 世紀雙邊合作框架的聯合聲明》。

 

2005 年 4 月 27 日,雙方簽署《關於促進貿易和投資合作的諒解備忘錄》。

 

2006 年 6 月 5 日,雙方簽署《關於建立中菲經濟合作夥伴關係的諒解備忘錄》。

 

2007 年1月15日,雙方簽署《關於擴大和深化雙邊經濟貿易合作的框架協議》,同意將“中菲貿易聯合委員會”更名為“中菲經濟貿易合作聯合委員會”。

 

2009 年10月29日,雙方簽署《戰略性合作共同行動計劃》。

 

2011年 8 月 31 日,阿基諾三世訪華,兩國領導人同意將2012-2013 年確定為“中菲友好交流年”,雙方簽署《中菲經貿合作五年發展規劃(2012-2016)》。

 

2017年3月17日,雙方簽署《中菲經貿合作六年發展規劃》。

 

(二)雙邊投資合作

 

中國是菲律賓第三大投資夥伴,僅次於日本和東盟。2016年,中國企業對菲投資增長47%,菲律賓企業對華投資增長更快,雙向投資存量接近50億美元。截至去年底,中國企業在菲累計承包工程營業額超過130億美元。據商務部統計,2017年1-7月,中國對菲律賓的非金融類直接投資3.21億美元,同比增長9.76%,佔同期中國對阿拉伯國家非金融類直接投資額的43.59%,菲律賓是中國在阿拉伯國家中最大的投資目的地。中國企業與菲律賓企業在油氣、清潔能源、工業、金融、基礎設施等多個領域開展了投資合作,將帶動兩國間技術交流和人力資源合作。

 

W020150828697088736600

2015年8月20日上午, 第11屆中國機械電子(菲律賓)品牌展覽會(11th China Machinery and Electronic Brand Show)在馬尼拉SMX會展中心開幕

 

國有企業對菲律賓投資數額巨大,構成中國對菲律賓投資主體。例如,中國國家電網公司在獲得菲律賓國家輸電網路 25年特許經營權項目上的預期投資就達39.5億美元。相對於國有企業而言,中國民營企業雖然投資較小,但是表現十分活躍,不僅在菲律賓設立企業的數量上超過了國有企業,而且投資領域也更加廣泛。目前,中國民營企業對菲律賓投資主要分佈在礦産資源勘探、開發、進出口貿易、農業、漁業、紡織等領域,尤其是礦業資源開發已經成為中國民營企業對菲律賓投資的亮點。民營企業在菲律賓設立的機構中,大約有三分之一從事礦業資源開發業務。例如,天津最大的民營企業——榮程聯合鋼鐵有限公司與菲律賓出口公司簽署合作協議,投資2億美元,在菲律賓建設現代化鐵鎳廠。2008年,四川金廣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與菲律賓工業巨頭HPT共同投資3億美元開發HTP旗下的三大鎳礦。

 

0ddf0a75226c4f3ca51999e50372c9d5

2017年3月18日汪洋副總理在“中菲經貿合作論壇暨中小企業投資與貿易洽談會”開幕式上發表主旨演講

 

2017年3月18日,中國銀行與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菲律賓貿易和工業部、菲律賓工商總會、國際商會菲律賓分會聯合舉辦的“中菲經貿合作論壇暨中小企業投資與貿易洽談會”在菲律賓首都馬尼拉開幕。這是落實2016年10月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訪華期間與習近平主席會談成果的一個具體舉措,中菲300多家企業近千人參加了此次洽談會。

 

(三)雙邊勞務合作

 

據中國商務部統計,2016年中國企業在菲律賓新簽承包工程合同280份,新簽合同額29.83億美元,完成營業額16.62億美元;當年派出各類勞務人員1517人,年末在菲律賓勞務人員1789人。近兩年新簽大型工程承包項目包括上海電力建設有限責任公司承建菲律賓馬利萬斯2X660MW燃煤電站項目;中國的能源建設集團東北電力第一工程有限公司承建菲律賓MISAMIS 3X135MW迴圈流化床燃煤電站;華為技術有限公司承建菲律賓電信;中國二十冶集團有限公司承建菲律賓克拉克度假城項目;中國路橋工程有限責任公司承建呂宋島cllex連線高速項目2標等。

 

在中國駐菲律賓大使館經商參處登記的中國企業有90多家,其中大多是大中型企業的分支機構。主要有中國路橋、中國港灣、中電建、中能建、中建、中技、中機、中國地質工程等經營工程承包的大型企業,也有中興、華為等電信系統供應商,國航、南航、廈航、中國遠洋、中海等經營海空運輸、船舶代理的企業,及中國國家電網公司等。中國企業在菲律賓的機構大多是設立分公司或代表處,以獨立法人形式存在的不多。非獨立法人的機構在開展業務方面局限性比較大,承接項目、簽訂合同均要依託母公司進行。

 

(四)其他領域合作

 

中菲在教育、科技、文化、旅遊、國防、執法等領域的交流與合作不斷深化。兩國簽有:

 

《科技合作協定》(1978年)
  《文化合作協定》(1979年)
  《民用航空運輸協定》(1979年)
  《中菲刑事司法協助條約》(2000年)
  《體育合作備忘錄》(2001年)
  《資訊産業合作備忘錄》(2001年)
  《打擊跨國犯罪合作備忘錄》(2001年)
  《引渡條約》(2001年)
  《打擊販毒合作協議》(2001年)
  《旅遊合作備忘錄》(2002年)
  《海事合作諒解備忘錄》(2005年)
  《青年事務合作協議》(2005年)
  《衛生和植物衛生合作諒解備忘錄》(2007年)
  《教育合作諒解備忘錄》(2007年)
  《文化遺産保護協議》(2007年)
  《衛生合作協議》(2008年)
  《體育合作備忘錄》(2011年)
  《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和菲總統府新聞部關於新聞、資訊交流、培訓和其他事宜的備忘錄》(2016年)
  《旅遊合作諒解備忘錄執行計劃》(2016年)
  《中國公安部禁毒局和菲律賓肅毒局合作議定書》(2016年)
  《中國海警局和菲律賓海岸警衛隊關於建立海警海上合作聯合委員會的諒解備忘錄》(2016年)

 

中菲結有29對友好省市,分別為杭州市和碧瑤市、廣州市和馬尼拉市、上海市和大馬尼拉市、廈門市和宿務市、瀋陽市和奎松市、撫順市和利巴市、海南省和宿務省、三亞市和拉普拉市、石獅市和那牙市、山東省和北伊洛戈省、淄博市和萬那威市、安徽省和新怡詩夏省、湖北省和萊特省、柳州市和穆汀魯帕市、賀州市和聖費爾南多市、哈爾濱市和卡加延-德奧羅市、來賓市和拉瓦格市、北京市和馬尼拉市、江西省和保和省、南寧市和達沃市、蘭州市和阿爾貝省、北海市和普林塞薩港市、福建省和內湖省、無錫市和普林塞薩港市、廣西壯族自治區和宿務省、河南省和達拉省、黃岡市和依木斯市、寧夏回族自治區和巴拉望省、貴港市和三寶顏市。
 

點擊進入:六、菲律賓與“一帶一路”倡議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