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菲律賓與中國的關係

 

(一)歷史上的中菲關係

 

中菲兩國交往的歷史相當悠久。從中國史籍的記載來看,中國大陸與菲律賓的關係,甚至比中國大陸與台灣的交往更早。早在唐宋時期,中菲兩國就有了經濟文化往來,7世紀中國人開始移居菲律賓。菲律賓有數以百萬計的華僑華人,他們在當地的經濟社會中有很高的地位。

 

中國元代著名航海家汪大淵所著的《島夷志略》中已提到了他到過菲律賓群島。當時他把菲律賓歸在“東洋”範疇,先後到過三嶼、麻裏魯、蘇祿、毗舍耶,這些島都屬現在的菲律賓國家。據汪大淵描述,元至元二十八年元軍出征琉球(今台灣)時,軍中有三嶼人陳輝,可見宋元時呂宋已有了漢人。據《島夷志略》記載,已有泉州人旅居菲律賓(麻逸國、蘇祿國),以其出産的珍珠換取中國商品。

 

20170517094426_92345

《島夷志略》書影

 

到了中國明朝的時候,中國與菲律賓的政治關係大有進展,經濟、文化等交流空前繁榮,菲律賓群島上的呂宋、蜂牙施蘭、蘇祿等國都與中國建立了政治和貿易上的往來。

 

明洪武二十年(1387年),晉江安海赤店村華僑蘇得道從蘇祿攜帶番薯苗回鄉種植,開我國種植番薯之始。

 

明永樂三年(1405年),旅菲晉江僑領許柴佬奉明成祖朱棣聖旨,任菲古國呂宋總督,由明欽差大臣三保太監鄭和奉詔書委任。許柴佬任呂宋總督長達20年(1405-1424年)。

 

xingchashenglan

鄭和和他的船隊是否到過菲律賓,海內外一直存在著爭議。明朝費信的《星槎勝覽》對此卻有著截然相反的記載,書中用詩歌描述了一個叫“三島”的國家:“幽然三島國,花木茂常春。氣質尤宜樸,衣裳不解紉。遊歸名讚德,賀禮酒頻頻。採吟荒嶠外,得句自逡巡。”據地理專家考證,三島國也稱三嶼,即今天的菲律賓群島。《星槎勝覽》還提到了蘇祿國:“蘇祿分東海,居民幾萬家。凡烹為水布,生啖愛魚蝦。徑寸珠圓結,行舟路去賒。獻金朝玉闕,厚賜被光華。”《星槎勝覽》的作者費信曾隨鄭和四下西洋,在鄭和使團中擔任通事教諭。圖為《星槎勝覽》書影(明嘉靖刻本)

 

1417年,蘇祿群島上的三位國王東王巴都葛叭哈喇、西王麻哈喇葛麻丁、峒王巴都葛叭喇卜率領家眷一行340人組成友好使團,前往中國進行友好訪問,受到明永樂皇帝朱棣的隆重接待。歸國至山東德州,東王巴都葛叭哈喇因病醫治無效,遺命留葬中國。明成祖派禮部郎中陳士啟前往祭奠,以國王禮節將扒哈剌葬于德州,並賜謚號“恭定”。安葬扒哈剌後,西王、峒王一行辭別歸國,而東王一家除長子都馬含回國嗣位外,其餘家屬包括王妃葛本寧、叭都葛蘇性,次子安都祿、三子溫哈剌等10人留德州守墓。

 

31549748

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蘇祿國東王墓園,位於山東省德州市,是一個以王墓、祠廟、禦碑亭、牌坊、甬道和清真寺為主的陵園式古建築群

 

西元1405年至1433年鄭和下西洋期間,明朝政府也派出了一些使者訪問菲律賓。據文獻記載,西元1417年,鄭和派張謙訪問古麻剌郎國(今棉蘭老島)。菲律賓的史籍記載,西元1405年至1406年鄭和派使者訪問仁牙因;西元1408年至1410年訪問馬尼拉灣和民都洛島;西元1417年訪問蘇祿群島。

 

在西班牙于1565年侵佔菲律賓後,中菲之間傳統的和平友好政治關係中斷了,但經濟和文化聯繫並沒有斷絕,如仍然保持獨立的蘇祿國,在西元1727-1744年還派遣使節訪問過中國。

 

19世紀末期二十世紀初,亞洲各國先後進入資産階級民主革命時期,中菲之間的歷史關係也進入新的階段。孫中山領導的革命運動和菲律賓資産階級革命運動之間,建立了密切的戰鬥友誼。以阿奎那多為首的菲律賓革命政府曾經贈給孫中山十萬日元作為活動經費,還準備以後派人進入中國內地參加反清武裝鬥爭。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中國人和菲律賓人共同進行了反對日本的鬥爭。在中國的抗日戰爭爆發後,在宋慶齡等人的努力下,建立了中美菲戰時救濟聯合組織。

 

1947年4月18日,當時的國民政府與獨立後的菲律賓簽署了《中華民國菲律賓共和國友好條約》,建立公使級外交關係。

 

(二)新中國成立至中菲建交之前的中菲關係:二十年敵對

 

菲律賓共和國自誕生之日開始,並沒有自己獨立的外交政策,積極推行追隨美國的反共外交政策。在1949-1965年間,菲政府外交政策的特點是保持、加深,甚至擴大與美國的關係。對於新中國的成立,菲律賓政府拒絕承認,繼續與台灣的國民黨政權保持于1947年締結的外交關係達二十多年之久。在歷屆聯合國舉行的討論中國席位問題的會議上,菲代表極力支援國民黨台灣在聯合國的會員資格。菲律賓追隨美國,譴責中共在朝鮮戰爭中是侵略者;嚴格限制大陸移民進入菲律賓的限額,把每年入境的限額從500名削減到50名。1955年在印尼萬隆召開的亞非會議期間,中國代表團團長周恩來會晤菲代表團團長、外交部長羅慕洛,表示願意與菲律賓締結國籍協定,並邀請菲律賓人到大陸沿海地區訪問,但遭到拒絕。同年,美國支援台灣蔣介石集團反攻大陸,菲政府堅決支援美國的行動。五十年代後期,隨著中美關係的進一步惡化,菲政府親美立場更為堅定。

 

從六十年代中期開始,菲政府開始考慮發展與美國之外國家的關係。為了減少因美國外資和外貿萎縮而可能帶來的經濟收縮或震動,菲政府必須適時地尋找美國以外的菲商品出口市場與外資來源,使之多元化。1969年7月25日,美國總統尼克松發表了“關島主義”,提出對共産黨國家以談判代替對抗的外交口號,反映了美國對共産黨國家外交政策的逆轉,這對菲堅決反共外交政策的轉變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1969年初,菲政府表示放棄與中國敵對的一貫立場,允許菲國駐外人員,與共産黨國家外交人員作社交性接觸,以了解取代敵視,並將對中共的稱呼,由“赤色中國”或“中國大陸”,改稱為“中華人民共和國”。

 

從1968年菲政府開始考慮與中國建立外交關係,到1975年6月9日中菲正式建交,中菲解凍過程整整延續了八個春秋。為了消除來自菲律賓各階層人民的疑慮,促使中菲早日建交,兩國政府盡了很大的努力。我國政府在接見菲各界人士的各種場合中,努力宣傳由周恩來總理制定的國際交往五項基本原則。同時,我國政府也派遣各類代表團訪菲,溝通和加深與菲人民的感情。1974年,兩國往來空前頻繁,雙方關係已經走近建交的門檻。同年5月,菲律賓總統馬科斯接見中國男子籃球代表團時説:“我們的希望是不久以後我們就建立外交關係。”

 

(三)建交後的中菲關係:迅速恢復發展

 

1975年6月9日,菲律賓總統馬科斯訪華,中國同菲律賓正式建交。6月9日,中國菲律賓建交聯合公報在北京簽署。公報特別寫明:“兩國政府同意採取積極措施,發展之間的貿易和經濟關係。兩國政府商定將在各自需要和平等互利原則的基礎上商談並締結貿易協定。”同一天,中菲貿易協定在北京簽字。如此迅速的舉動,充分表明兩國政府對發展雙邊貿易的積極態度。相比中泰貿易協定簽訂晚于建交3年,而中馬貿易協定則晚于建交14年,在已同中國建交的東盟國家中,這是獨一無二的例子。

 

24157960_2

圖為1975年6月9日,中國國家總理周恩來與菲律賓總統馬科斯簽署中菲建交公報

 

1979年,中菲在北京簽訂長期貿易協定、文化協定、民用航空運輸協定和關於合作建造旅館飯店的諒解備忘錄。長期貿易協定為期7年,規定從1979年到1985年,兩國貿易總額達到20億美元。民用航空運輸協定規定北京-馬尼拉直接通航。8月1日,菲律賓航空公司在這條航線上首次飛行,路線為從馬尼拉經廣州到北京;9月1日,中國民航也開啟了從北京經廣州到馬尼拉的首航。兩國民航每週各飛兩個航班。空中橋梁的架設進一步密切了兩國的經貿聯繫和文化交流。

 

1981年8月,趙紫陽總理訪問菲律賓時,專門談到東南亞國家所普遍擔心的中國同東南業國家共産黨的關係問題。他説,各國共産黨純屬各國的內部問題,中國不加干涉。中國對這些國家的共産黨的內部事務,也不干預,為了解決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中國做了極大的努力,以便使它不成為發展中國同東盟國家關係的障礙。

 

江澤民主席1996年對菲進行國事訪問期間,兩國領導人同意建立中菲面向21世紀的睦鄰互信合作關係,並就在南海問題上“擱置爭議,共同開發”達成重要共識和諒解。2000年,雙方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菲律賓共和國政府關於二十一世紀雙邊合作框架的聯合聲明》,確定在睦鄰合作、互信互利的基礎上建立長期穩定的關係。胡錦濤主席2005年對菲進行國事訪問期間,兩國領導人確認建立致力於和平與發展的戰略性合作關係。2007年1月,溫家寶總理對菲進行正式訪問,雙方發表了聯合聲明,願共同全面深化中菲致力於和平與發展的戰略性合作關係。

 

2009年4月,菲副總統德卡斯特羅到安徽出席第四屆中國中部投資貿易博覽會。7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北京市委書記劉淇訪菲。9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天津市委書記張高麗訪菲。10月,外交部長楊潔篪對菲進行正式訪問,雙方共同簽署《中菲戰略性合作共同行動計劃》和《中菲領事條約》。

 

菲律賓在2012年黃岩島之爭、2013年提出南海仲裁案之後,對華關係急轉直下,到2016年7月仲裁案判決,中菲關係跌至冰點。恰在此時,對此負有重大責任的菲律賓總統阿基諾三世下臺了,行事作風別具一格的杜特爾特接任菲律賓總統,中菲關係經過四年磨擦之後走向和解並恢復友好。

 

2016年10 月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上任伊始就將中國作為除東盟國家的首個出訪對象,這意味著菲律賓不再將兩國關係擠壓在南海爭端上,而是進行全面修復,甚至將中國提升為菲律賓未來經濟發展最重要的合作夥伴之一,這為中菲關係未來發展掀開了新的發展篇章,也為中菲加強投資領域合作打開了互利合作的大門。此次訪問也是自2011年以來,菲律賓總統的首次訪華。此訪成果豐碩,兩國簽署13項雙邊合作文件,包括經貿、投資、産能、農業、新聞、質檢、旅遊、禁毒、金融、海事和基礎設施等領域。並簽署總額為135 億美元的協議,包括用於支援菲律賓基礎設施建設的90億美元的貸款(中國政府提供60億美元,中國銀行提供 30 美元的信用貸款)。中國還將援助價值 1億元人民幣用於菲律賓建造戒毒中心,取消中方此前發出的菲律賓旅遊警告,恢復 27 家菲律賓企業對華出口熱帶水果的業務,提供基礎設施項目支援等。

 

huanyingyishi

2016年10月20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東門外廣場舉行歡迎儀式,歡迎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訪華

 

2016年11月19日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在APEC領導人峰會上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提及10月份到中國訪問相當成功,並強調“願意永遠像兄弟般地與中國做朋友”。

 

(四)重要雙邊文件

 

1975年6月,周恩來總理和菲律賓總統馬科斯在北京簽署《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菲律賓共和國政府建交聯合公報》。

 

2000年5月,菲律賓總統埃斯特拉達對華進行國事訪問,與江澤民主席在北京共同簽署《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菲律賓共和國政府關於21世紀雙邊合作框架的聯合聲明》。

 

2004年9月,菲律賓總統阿羅約對華進行國事訪問,雙方發表《中華人民共和國與菲律賓共和國聯合新聞公報》。

 

2005年4月,胡錦濤主席對菲律賓進行國事訪問,雙方發表《中華人民共和國與菲律賓共和國聯合聲明》。

 

2007年1月,溫家寶總理對菲律賓進行正式訪問,雙方發表《中華人民共和國與菲律賓共和國聯合聲明》。

 

2009年10月,楊潔篪外長對菲律賓進行正式訪問,雙方共同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菲律賓共和國政府關於戰略性合作共同行動計劃》。

 

2011年9月,菲律賓總統阿基諾對華進行國事訪問,雙方發表《中華人民共和國與菲律賓共和國聯合聲明》。

 

2016年10月,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對華進行國事訪問,雙方發表《中華人民共和國與菲律賓共和國聯合聲明》。
 

點擊進入:五、菲律賓與中國經貿合作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