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菲律賓與“一帶一路”倡議的關係

 

※“一帶一路”為菲律賓基建迎來黃金時代

 

菲律賓是東南亞地區重要的航空、航運、旅遊、金融和轉口貿易中心,對周邊形成明顯輻射效應。自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後,菲律賓對參與“一帶一路”建設態度積極,表示將全力支援亞投行建設和“一帶一路”,深入研究中方出臺的《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文件,推進兩國發展戰略對接。

 

2017年5月15日,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應邀參加“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期間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一帶一路’倡議是真心實意的遠大抱負!中國是亞洲最大的國家,在歷史上就曾與鄰國長期開展合作並幫助鄰國。‘一帶一路’實際上也正是在幫助中國的鄰居們。”

 

huijianduteerte

2017年5月15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會見來華出席“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的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

 

2015年年底,菲律賓政府代表在北京簽署《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協定》,以創始成員國身份加入亞投行。菲律賓國會2016年12月通過決議,批准該協定,承諾菲律賓將在5年內分期出資約1.96億美元。 2017年上半年亞投行為菲政府提供了2.076億美元的融資,用於支援首都馬尼拉的防洪項目建設。

 

中國同菲律賓傳統産業方面已有多年合作,近年來在通信、可再生能源、環保等高新技術領域也開展了一系列務實合作,雙方還有很多潛力可以挖掘。共同的意願、良好的合作基礎和現有的合作規模,為雙方進一步開展務實合作提供了巨大的空間和廣闊的前景。未來,雙方應結合各自優勢,充分調動各種資源,找準重點合作領域,推動“一帶一路”建設在菲律賓早日取得新成果。
 

(馬林靜 編撰)

 

參考文獻:

 

[1]賈都強. 杜特爾特訪華:菲律賓對華政策出現重大調整[J]. 當代世界,2016,(11):26-29.
  [2]趙江林. 中菲投資合作前景可期[J]. 中國投資,2016,(11):34-36.
  [3]蘇旭輝. 菲律賓成中國企業投資新領地[N]. 中國貿易報,2016-10-25(003).
  [4]周程程. “一帶一路”的投資商機:中企“遠水”也能解菲律賓“近渴”[N]. 每日經濟新聞,2016-10-21(002).
  [5]馬麗君,江戀,孫根年. 菲律賓入境中國旅遊與貿易對重大事件的響應及相關關係[J]. 華中師範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2015,49(04):623-629.
  [6]吳春明. 菲律賓史前文化與華南的關係[J]. 考古,2008,(09):36-50+2.
  [7]金是用. 安全與發展:二戰以來中國—菲律賓關係之研究[D].暨南大學,2009.
  [8]蔣細定. 菲律賓經濟發展態勢:回顧與展望[J]. 南洋問題研究,2003,(04):28-33+92-93.
  [9]衛和世,王會平. 菲律賓的外交政策及其與中國和東盟的關係[J]. 當代亞太,2002,(05):3-5.
  [10]沈紅芳. 菲律賓與中國的關係——戰後歷史回顧、現狀及展望[J]. 南洋問題研究,1989,(03):65-74.
 

點擊進入:七、雙邊關係與重要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