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俄羅斯與“一帶一路”的關係

 

“從疑慮到認可——俄羅斯對‘一帶一路’的認識經歷了一個矛盾的過程,從最初的不解、疑慮、擔憂,到逐漸理解、認可、接受,進而支援、配合、共建。”

 

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3年訪問中亞國家提出“絲綢之路經濟帶”構想後,引起國際輿論的熱議,俄羅斯也不例外。最初,俄官方謹慎觀望,鮮有公開表態,媒體和專家、學者則不乏疑慮,擔憂中國的“一帶一路”構想把俄羅斯排除在外,甚至擔心中國因對上海合作組織(簡稱“上合組織”)框架內的合作進程和效果不滿而欲另起爐灶。俄羅斯也有一種觀點,認為中國提出“一帶一路”是應對美國的“亞太再平衡”戰略。基於這兩種觀點,俄羅斯面對“一帶一路”這一機遇一度顯得不知所措。然而,俄羅斯歷來就是一個具有很強戰略思維和判斷能力的國家,經過短暫的觀察和思考,迅速決定以創始國資格加入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並積極與中國就共建“一帶一路”展開接觸與討論。

 

2014年5月,普京總統成功訪華並同習近平主席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俄羅斯聯邦關於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新階段的聯合聲明》,明確宣佈俄羅斯支援“一帶一路”的建設,提出雙方將尋求絲綢之路經濟帶與歐亞經濟聯盟對接合作,並且把亞歐絲綢之路建設、亞洲基礎設施銀行的設立看作是遠東地區發展的機遇。絲綢之路經濟帶構想與俄羅斯要實施跨歐亞大通道建設是中俄利益的契合。兩國把俄羅斯遠東開發在對接雙方發展戰略的框架下向前推進。

 

2015年3月28日,在博鰲亞洲論壇2015年年會開幕式上,俄羅斯第一副總理伊戈爾·舒瓦洛夫表示,俄羅斯總統普京決定俄羅斯將加入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俄羅斯不再認為亞投行與歐亞經濟聯盟是競爭關係。舒瓦洛夫明確表示,俄羅斯歡迎中國關於絲綢之路經濟帶的倡議,並且相信,發展歐亞夥伴關係和絲綢之路經濟帶,將為由俄羅斯、白俄羅斯、哈薩克和亞美尼亞組成的歐亞經濟聯盟以及中國的發展創造更多機遇。

 

2015年5月8日兩國簽署《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俄羅斯聯邦關於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和歐亞經濟聯盟建設對接合作的聯合聲明》。5月,俄外長拉伕羅夫在白俄羅斯國立大學演講時稱,歐亞經濟聯盟不能也不應與強大的中國經濟相隔離,強調要“互惠互利”。2015年7月,在上海合作組織烏法峰會期間,雙方簽署文件將上合組織作為“一帶一盟”對接合作的主要平臺,並指定由歐亞經濟聯盟經濟委員會與中國商務部就經貿夥伴關係協定展開談判。2015年9月,在俄首屆東方經濟論壇上,普京還專門談到了“一帶一盟”對接合作的戰略意義。2015年12月,習主席會見前來參加上合組織政府首腦(總理)理事會的俄羅斯總理梅德韋傑夫,雙方再次確認將為“一帶一路”和“歐亞經濟聯盟”的對接加強合作。這是中俄兩個大國政治互信的又一重要成果。

 

隨著世界經濟、政治重心向亞太轉移,對華友好成為俄民意主流,俄對“一帶一路”的報道和討論也越來越多。2016年一年中,215家俄羅斯媒體發佈關於“一帶一路”的相關報道,總量為787篇。從全年報道的數量來看,俄對“一帶一路”的報道,以及正面的報道呈現出“雙升”的趨勢。

 

pujing

“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期間習近平主席會見俄羅斯總統普京

 

2017年5月14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在一帶一路高峰論壇發表講話指出:支援歐亞融合與合作;呼籲在先進技術、基礎設施建設方面展開闔作。近年來,在“一帶一路”合作倡議下,中俄在能源合作、互聯互通、經貿便利化、電商、金融合作、人文交流、過境中歐班列等領域取得重要進展。
 

(馬林靜 編撰)

 

參考文獻:
  [1]楊闖. 從分歧到契合——“一帶一路”下俄羅斯的戰略調整與選擇[J]. 人民論壇·學術前沿,2015,(12):51-63.
  [2]陳元. 深化中俄經貿合作築牢兩國關係基石[J]. 管理世界,2015,(01):2-6.
  [3]劉瑩,關海庭. 新時期俄羅斯外交轉型中的軟實力政策調整[J]. 東北亞論壇,2015,24(01):72-85+128.
  [4]劉曉彤. 中俄貿易歷史、現狀及對策研究[D].東北財經大學,2015.
  [5]陳雪. 中俄對外直接投資比較研究[D].山東師範大學,2014.
  [6]黃登學. 普京新任期俄羅斯外交戰略析論[J]. 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2014,(02):43-52+96.
  [7]張仁楓. 新形勢下中俄貿易合作:歷史機遇與挑戰[J]. 金融理論與教學,2012,(04):44-47.
  [8]張海霞. 冷戰後中俄關係研究[D].吉林大學,2012.
  [9]張英. 中俄投資領域合作與發展的新趨勢[J]. 對外經貿實務,2012,(04):80-83.
  [10]М.Л.季塔連科. 中俄戰略協作夥伴關係的歷史[J]. 當代中國史研究,2006,(06):69-74+126-127.
  [11]孔田平. 從中央計劃經濟到市場經濟:波蘭案例[J]. 俄羅斯中亞東歐研究,2005,(01):8-14.
  [12]薛銜天,欒景河. 中俄關係的歷史與現實——從三次結盟到《睦鄰友好合作條約》[J]. 西伯利亞研究,2002,(03):31-36.
 

點擊進入:七、雙邊關係與重要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