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巴基斯坦與中國的外交關係

 

(一)歷史上的中巴關係

 

中國和巴基斯坦同為文明古國,是山水相依的友好鄰邦,兩國人民有著悠久的傳統友誼,有著兩千多年甚至更長時間的友好交往歷史。

 

從西漢開始,兩國人民在宗教、政治、經濟、哲學、科技和文藝諸多方面都有著廣泛而且直接的交流與合作。中國古代的“絲綢之路”通過中亞地區通達南亞次大陸,成為當時中國經西北地區與巴基斯坦進行經濟交往的一條主要通道。隨著科技和航海術的發展,中國東南沿海地區經海路通達巴基斯坦東海岸的文化經貿往來也發展起來,被稱之為“海上絲綢之路”。在長達2000多年的中巴文化交流史中,兩國的經貿往來成為這種文化交流的重要內容,對促進兩國社會經濟發展也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除上述兩條絲綢之路外,西南絲綢之路對於溝通中國與巴基斯坦的聯繫也非常重要。

 

這一時期中國與巴基斯坦遠隔萬水千山,沒有實際利益方面的衝突,總體上關係是友好的,在感情上也是比較親密的。

 

thediplomat_2015-03-12_13-31-49-386x257

中巴邊境

 

(二)新中國建立後巴基斯坦與中國的外交關係

 

1951年中巴建交以來,兩國關係走過了一個曲折的過程,由對立到徘徊,再到友好合作與深度交往。

 

巴基斯坦作為當代與中國關係較為親密穩固的國家之一,同時亦有著“宗教國家”與“美國舊盟友”的雙重身份。從兩極格局時的緊張對立到新世紀的緊密合作,中巴關係在國家利益與友誼的牽引下不斷摸索著、發展著、鞏固著。巴基斯坦作為與中國建交較早的南亞國家之一,兩國關係的發展在經歷了一段摩擦和探索期後日漸親密。回顧中國與巴基斯坦外交歷史可以發現,兩國關係發展可大致分為以下三個階段。

 

1、1947年—50年代初期:中巴各自的同盟關係使彼此關係冷淡

 

巴基斯坦獨立後,與印度相比,無論從國土面積、軍事實力等諸多方面比,都處於明顯劣勢,故更加需要借外力來加強自身安全保障。於是,巴基斯坦將眼光放到了西方強國—美國的身上。同時,處於兩極格局中的美國也正需要尋求略夥伴來牽制蘇聯和中國。因此,巴基斯坦在保持了短暫外交中立後,加入了美國主導的東南亞條約組織與中央條約組織兩個軍事同盟。

 

巴美結盟,受到美國影響,巴基斯坦對中國的態度也一度變得強硬起來,並對兩國人民的交往加以限制。

 

雖然如此,巴基斯坦卻在1947年10月印巴第一次爭奪克什米爾失敗的戰爭中意識到:“改善與中國的關係無疑會使巴基斯坦集中精力與最主要的對手印度博弈”,因此巴開始主動尋求與中國關係的緩和。

 

2、50年代初—60年代初期:中巴關係的徘徊與矛盾

 

這一階段,巴基斯坦對中國由主動緩和到猶豫不決,主要是由巴對本國領土利益維護的渴望和外交上受美國限制的雙重因素造成的。

 

一方面,中巴建交後首先在經濟上發展迅速:1951年中國成為巴基斯坦棉花的第二大買主,1952年躍居第一位。1953年3月中巴簽訂了關於棉花和煤炭的貿易協定,是中巴兩國建立信任、改善關係的重要舉措。經濟上的聯絡漸漸為外交做出了鋪墊,1956年中巴領導人的互訪推動了雙邊關係的前進。

 

4352844471707466692

1955 年4 月萬隆會議期間,中國國務院總理周恩來會見巴基斯坦總理穆罕默德阿裏

 

另一方面,巴並沒有放棄追隨美國。從1953年至1960年,巴反對中國加入聯合國長達八年、在我國台灣與西藏問題上也附和美國。況且早期建立的美巴同盟對於中國自身安全還是存在一定威脅,因此,儘管巴基斯坦想要在克什米爾問題上尋求鄰國大國的幫助,但考慮到美國的影響,中巴關係並沒有取得太多進展。1959年西藏的叛亂,巴基斯坦甚至主張“印巴聯防”來抗衡中國,自然就有了雙邊關係跌落谷底的局面。

 

3、60年代初至今,中巴關係經歷考驗後建立起堅固的友誼

 

在巴基斯坦與美結盟後的幾十年裏,第二次印巴戰爭使印度成為美國在南亞戰略地位中的新棋子,此後美國對巴的重視程度漸漸不如印度。這種“重印輕巴”政策在美國對印巴的經濟及軍事援助上的區別尤為明顯。美巴在援助金額上分歧嚴重,巴對美印關係疑慮重重,這些都充分反映了巴對美國的嚴重不信任心理。而且美國對印度的援助使巴基斯坦對印度擁有強大裝備的軍隊的恐懼更加明顯。在這種境況下,巴基斯坦不得不考慮謀得其他大國的支援,尤其是一直與巴不冷不熱的中國。加之,1962年10月的中印邊界戰爭使中巴關係再次獲得了改善的機遇。1963年巴基斯坦與中國簽署了《中巴邊界協定》,巴成為了一個同中國建立直達航線而非共産主義的國家。

 

與此同時,巴基斯坦認為在相當時期內美重點援印方針不會變……巴美矛盾不可能解決,甚至還會發展尖銳。美印關係的攀升使美的“重印輕巴”政策也愈來愈明顯,這讓巴基斯坦認為跟隨美國並不是長久明智的選擇,從而更加渴望改善中巴關係。在美巴關係不斷疏離時,中巴關係迎來了建交以來關係發展的高潮階段,(1965年印巴戰爭爆發後)中國給予印度(不對巴撤兵中國就會出兵的)警告。因此贏得了巴基斯坦的信任。

 

此後中巴關係朝著穩定的方向不斷發展,雖然其中受到蘇聯入侵阿富汗和美國製造輿論企圖分化中國的影響,但巴面對壓力,卻以堅定的立場支援中國,這些考驗使中巴關係更加親密與堅定。隨著改革開放與時代發展,兩極格局演變成多極化發展,中巴交往所牽涉的問題也愈來愈複雜繁多。兩國雖已建立起深厚友誼,但仍有許多由於意識形態、國際關係等立場不同所引起的問題尚未解決,特別是民族分裂與恐怖主義對於兩國來説是當今不得不令人擔憂的國家安全隱患。雖無法在短時間內徹底根除,但隨著中巴交往的深入,兩國友誼會愈來愈深

 

8751aa0egb27208240545&690

1965年3月4日,毛澤東會見巴基斯坦伊斯蘭共和國總統穆罕默德·阿尤布·汗

 

(三)21世紀以來與中國的外交關係

 

21世紀以來,中巴關係日益強化。在國際事務中,雙方互相支援,積極配合,成為維護亞洲地區和平與穩定的重要因素。兩國有著全天候的傳統友誼和全方位的合作關係,在各個領域的互利合作關係不斷發展,胡錦濤主席評價兩國為“好鄰居、好朋友、好夥伴、好兄弟”。2004年,巴基斯坦首都伊斯蘭堡修建“周恩來大道”。

 

e84df548dd214cd

周恩來大街

 

2010年12月,在兩國正式建交60週年前夕,溫家寶總理對巴基斯坦進行了正式訪問,與巴基斯坦總理共同宣佈2011年為“中巴友好年”,兩國舉行了一系列紀念和慶祝活動,進一步鞏固和深化了兩國傳統友誼和務實合作。2012年6月,扎爾達裏總統來華出席上合組織領導人會議。2013年5月,李克強總理對巴基斯坦進行國事訪問,兩國發表關於深化兩國全面戰略合作的聯合聲明。2013年7月和2014年2月巴基斯坦新任總理謝裏夫和巴基斯坦新任總統馬姆努恩·侯賽因分別訪華。2014年4月謝裏夫總理來華出席博鰲亞洲論壇2014年年會,2014年5月候賽因總統來華出席亞信峰會。

 

2015年4月習近平主席訪問巴基斯坦,將中巴關係提升為全天候戰略合作夥伴關係。“全天候”(all weather)一詞意味著中巴關係不會受到國內政權交替與周邊環境變化的影響,這在中國的雙邊關係中是獨一無二的。

 

MAIN201504221433000059330288380

2015年4月,習近平主席訪問巴基斯坦,巴基斯坦總統侯賽因和總理謝裏夫為習近平主席舉行隆重歡迎儀式

 

22081429618495323

2015年4月21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巴基斯坦議會發表題為《構建中巴命運共同體 開闢合作共贏新征程》的重要演講

 

2015年12月,巴總統侯賽因來華出席第二屆世界網際網路大會,謝裏夫總理來華出席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政府首腦理事會第十四次會議。

 

在南亞國家中,巴基斯坦是第一個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第一個同中國建立自由貿易區的國家。
 

點擊進入:五、巴基斯坦與中國的經貿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