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巴基斯坦與“一帶一路”的關係

 

隨著“一帶一路”戰略的全面推進,中國與沿線國家未來的合作空間和潛力增大。巴基斯坦作為中國走向印度洋、阿拉伯海和波斯灣的重要門戶,戰略地位十分重要,是“一帶一路”建設在南亞的重要支點。巴基斯坦是中國傳統友好鄰邦,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戰略倡議符合巴基斯坦的整體利益,得到了巴基斯坦方面的積極響應。

 

(一)巴基斯坦對“一帶一路”具有重要作用

 

1、巴基斯坦的戰略位置非常重要

 

從地理區位上看,巴基斯坦是“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沿線的重要國家。

 

巴基斯坦位於阿拉伯海北部,緊鄰波斯灣出口,處於絲綢之路經濟帶第一條線路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經濟帶第一條線路之間,是絲綢經濟帶與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交匯點,可以成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連接國家。

 

尤其是位於巴基斯坦西南部俾路支省的瓜達爾港,扼守從非洲、歐洲經紅海、波斯灣通往東亞、太平洋地區多條重要國際航線的要衝,距離全球石油主要供應通道霍爾木茲海峽也只有約400公里,全球40%的石油運輸以及約60%的中國石油進口都要通過這條航道運輸,戰略位置十分重要。

 

對中國而言,瓜達爾港是歐洲到中國的一條石油運輸捷徑,避免了繞至馬六甲海峽。如果修建連接巴基斯坦南部瓜達爾港、卡拉奇港貫穿巴基斯坦南北全境、經過中國南疆並到達北疆的戰略通道,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將會有效連接並可以發揮更大的發展帶動作用。

 

2001年,中國開始援建瓜達爾港,同意出資五分之一建設瓜達爾港的一期工程,並派出450名工程技術人員參與建設。2013年2月,中國海外港口控股有限公司開始接管瓜達爾港的運營,中方對瓜達爾港的投資總額擬定在 16.2 億美元。2015年2月,珠海市與瓜達爾市簽署備忘錄並締結為友好城市,在參與C-Pec和“一帶一路”建設中佔得先機。

 

瓜達爾港不僅是中國在印度洋上的補給站和轉机基地,中國也可以以瓜達爾港為依託,前出波斯灣、紅海、地中海和大西洋沿岸。該港可以成為“一帶一路”戰略的重要支撐點,為“一帶一路”戰略發揮重要的支撐保障作用。同時,瓜達爾港和卡拉奇港作為巴基斯坦在阿拉伯海上的兩個重要港口城市,也可以作為巴基斯坦對外貿易的口岸,帶動巴基斯坦廣大內地的發展和繁榮。

 

2、巴基斯坦的政治角色非常重要

 

巴基斯坦具有如下重要政治特徵:

 

第一、巴基斯坦是一個伊斯蘭國家。“一帶一路”沿線各國當中,作為伊斯蘭國家和伊斯蘭影響較大的國家佔多數。搞好與巴基斯坦的關係,可以成為與其他伊斯蘭國家發展友好關係的重要示範。

 

第二、巴基斯坦是一個重要的發展中國家。巴基斯坦在南亞是除印度之外的第二大國家,經濟發展潛力巨大。巴基斯坦的GDP總量不僅位居南亞第二,而且與絲綢之路經濟帶其他國家相比,也處於中上水準,僅次於中國、印度、土耳其、沙特等大國。

 

第三、巴基斯坦是一個重要的政治橋梁性國家。巴基斯坦在政治上處於各大國之間,與美國、中國及俄羅斯等大國都保持較為友好的關係,可以在政治上發揮不同大國之間的橋梁紐帶作用。

 

第四、巴基斯坦是南亞的門戶。巴基斯坦位於中亞、西亞與南亞的聯接點上,與不同地緣政治板塊均存在密切的政治、經濟、文化關係。

 

總之,巴基斯坦處於國家大國關係及地緣政治的敏感位置之上,更重要的是:巴基斯坦堅定地與中國結好。因此,發展與巴基斯坦的友好關係,有利於為發展與其他國家的關係提供示範榜樣的作用。如果巴基斯坦在中國“一帶一路”構想下發展繁榮起來,並因為經濟發展而緩和與周邊國家的關係並使地區緊張局勢趨於穩定緩和,中國的“一帶一路”戰略將更加具有説服力和感召力,也會吸引更多國家積極參與“一帶一路”戰略的推進與落實。

 

(二)巴基斯坦需要“一帶一路”

 

“一帶一路”的推進需要巴基斯坦,巴基斯坦更需要“一帶一路”。

 

巴基斯坦近年來國內問題叢生:巴基斯坦塔利班頻頻發動恐怖主義襲擊並造成重大傷亡;巴國內部族勢力強大,中央政府對部族地區控制力較弱;反對黨不斷發動針對執政黨的抗議、遊行示威,國內政治局勢不穩;國內缺乏能充分帶動就業和發展的相關産業,經濟發展凋敝等。

 

在周邊國際關係方面,巴與印度的關係長期得不到切實改善,印巴在克什米爾地區經常發生衝突;與阿富汗的關係也因為巴阿兩國多次發生恐怖襲擊處於不穩定狀態,“許多阿富汗人和印度人為發生在他們國內的恐怖襲擊和不穩定而指責巴基斯坦”;與伊朗的關係也因為兩國邊境上多次發生衝突而經常處於緊張狀態,“巴基斯坦和伊朗的關係顯現出一條不穩定的軌跡”。

 

因此,巴基斯坦可謂內外交困,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發展計劃全面符合巴基斯坦各方面的需求。巴方希望抓住“一帶一路”和中巴經濟走廊建設的戰略機遇期,搭上中國經濟發展的快車和便車,加速經濟發展。

 

通過“中巴經濟走廊”的建設,巴有望建成為“一帶一路”上的中國商品物流中心和商品集散地,一方面可以帶動南亞、西亞和中東等地將商品和勞務通過巴銷往中國乃至輸送到亞太地區;另一方面,巴基斯坦借助中西商品“貿易通道”的地緣優勢,使中國、南亞、西亞、中東等國家的商品在巴落地,進一步促進當地經濟發展。

 

“中巴經濟走廊”建設既有利於深化中巴貿易潛力,又有利於通過産業轉移從外部改善巴基斯坦産業現狀。中國作為全球最大的製造業生産與加工基地,目前正面臨新一輪産業轉移和結構升級,同時巴基斯坦基礎設施的升級改造、輕工業商品市場需求的增加、對中國投資的進一步開放、充裕的勞動力資源、與中國産業的梯度差等為巴承接中國産業轉移提供基礎和條件。

 

以上種種,都有利於極大提升巴基斯坦國內的經濟條件及社會安全狀況,同時促進與周邊國家關係的改善。

 

從中巴關係上看,巴基斯坦是中國傳統友好國家,與中國發展友好合作關係是巴基斯坦朝野的共識。按照巴基斯坦方面的説法是,“與中國的友好關係是巴基斯坦外交政策的基石”。2015 年 4 月習近平主席訪巴期間在和巴基斯坦總理謝裏夫會談時,謝裏夫指出“巴方支援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將積極參與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建設”。“一帶一路”戰略將為巴基斯坦的發展帶來重大機遇,中國的“絲路基金”也將會增加在巴基斯坦的投資從而帶動巴國內經濟的發展,因此巴基斯坦方面十分支援“一帶一路”戰略。

 

(三)中巴基於“一帶一路”的合作路徑

 

1、修建連接巴基斯坦與中國新疆的交通網路

 

“一帶一路”戰略的一個主要目標就是通過有效的連接地區交通網路來擴大地區的交通運輸容量”。為了將“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有效連接起來,同時為我國新疆的南疆地區打開一個面向印度洋的出海口,我國需要協助巴基斯坦修建連接“一帶一路”、貫穿巴南北全境和中國南疆的戰略通道。

 

修建連接巴基斯坦和中國新疆的戰略通道,一方面可以將“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連接起來,同時為巴基斯坦修建了一條貫穿國土南北的交通大動脈,也等於為我國的南疆重鎮喀什、和田等地打開了面向印度洋的出海口,可謂一舉多得。

 

2、大力建設中巴經濟走廊“中巴經濟走廊”

 

“中巴經濟走廊”概念是李克強總理在2013年5月份訪問巴基斯坦時提出來的,“它旨在擴大中巴兩國在交通、能源、海洋經濟等領域的雙邊交往和合作,以加強中巴兩國的相互聯繫和促進共同發展”。

 

據報道,“到2014年9月,中巴兩國已經簽署了關於中巴經濟走廊的各項工程項目協議,中巴經濟走廊將包含30個大型項目,總投資約320億美元”。

 

2015年4月,習近平主席訪問巴基斯坦斯坦,中巴兩國領導人一致同意將中巴關係提升為全天候戰略合作夥伴關係。習主席與巴總理謝裏夫共同宣佈5項重大電力工程動工,並與巴方簽署了51項合作協議和諒解備忘錄,投資規模達到460億美元,相當於巴基斯坦過去8年獲得的外國投資總額的三倍。

 

2015年4月27日,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在亞歐互聯互通産業對話會開幕式的主旨演講中首次明確宣佈中國正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一起規劃建設包括中巴經濟走廊在內的六大經濟走廊,六大經濟走廊將成為絲綢之路經濟帶的物質載體。而中巴經濟走廊 被視為“一帶一路”的旗艦項目和樣板工程。

 

中巴經濟走廊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這一經濟走廊不僅可以帶動巴基斯坦國內的經濟發展,為巴基斯坦國內創造大量的就業機會。同時,這一經濟走廊也將為中國南疆打開面向印度洋、波斯灣的出海口,大大便利原來閉塞的新疆南疆與外部的經濟、貿易往來,從而有效帶動中國南疆交通不便地區的經濟發展。同時,中巴經濟走廊也可以向伊朗、波斯灣沿岸國家延伸並惠及更多的地區和人民。待建成後,這一走廊將不僅成為連接中巴的重要通道,同時也會惠及居住在中國、南亞、伊朗和波斯灣地區大約30億人。

 

3、發揮巴基斯坦在上合組織中的積極作用

 

上海合作組織的成員國、觀察員國和對話夥伴國都位於“一帶一路”上,如俄羅斯、哈薩克、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烏茲別克、阿富汗、白俄羅斯、印度、土耳其位於“絲綢之路經濟帶”上,印度、斯里蘭卡、巴基斯坦、伊朗又位於“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上。因此上海合作組織是“一帶一路”戰略天然可以依託的地區性合作機構,“一帶一路”戰略的實施完全可以借力上海合作組織更好地推行、落實。中國可以與“一路一帶”沿線國家在現有的上合組織的框架下加強合作,進一步提高中國和“一帶一路”沿線的上合組織成員國、觀察員國和對話夥伴國之間的互信。

 

總之,巴基斯坦及南亞地區是“一帶一路”的必經之地,南亞地區的和平穩定、發展繁榮會為“一帶一路”戰略的推進、落實提供一個良好的地緣政治環境,同時南亞地區也會在“一帶一路”戰略的帶動下進一步發展繁榮。南亞地區的和平穩定關鍵在印度和巴基斯坦,中國應與巴基斯坦深化合作,鼓勵巴基斯坦利用加入上海合作組織為契機,妥善處理與周邊之間的爭端,開展各方面深入合作,為實現南亞地區共同繁榮發展的目標而努力。
 

點擊進入:七、中巴關係未來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