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阿曼與中國的經貿關係

 

(一)1949年前與中國的經貿關係

 

1、阿曼的貿易發展環境

 

早在幾千年前,阿曼的農業和畜牧業就比較發達,農牧業的發展又為阿曼手工業和商業的發展提供了牢固基礎。因此,阿曼的手工業和商業也比較發達。又由於阿曼位於阿拉伯半島東南角,瀕臨阿拉伯海、印度洋,交通地理位置得天獨厚,這便使阿曼的造船和航海業在西亞地區曾獨佔鰲頭。自古以來,阿曼人以造船和航海聞名遐邇。

 

阿曼沿海地區的居民基本上都以造船和航海為業,以海謀生。阿曼沿海曾興建許多大型港口,設有造船所和碼頭,其中最大的幾個港口是馬斯喀特、蘇哈爾、蘇爾和達巴等。阿曼建造的木帆船適航性能極強,快速、靈便、輕巧,而且造船工藝獨具特色。

 

阿曼重要的地理位置,還使它成為東西方來往貨物的一個重要集散地和東西方往來船隻必經的交通要道。阿曼現首都馬斯喀特在西元8世紀初期已是阿曼同其他海灣國家和亞洲各國海上交通的重要港口。阿曼的蘇哈爾港,扼守波斯灣通往印度洋的咽喉。這裡港灣優良,物産豐富。從西元4世紀到10世紀,它一直是亞洲最大港口之一,而且也是伊斯蘭世界的第四大名城。海灣地區和東非沿岸國家的商賈基本上都是經由蘇哈爾將其商品運往中國進行貿易的。及至15世紀,蘇哈爾一直享有“中國的門戶”之稱。

 

蘇聯學者安·瓦·施瓦柯夫在《戰鬥的阿曼》一書中寫道:“阿拉伯南部沿海地區,特別是阿曼地區,是同衣索比亞、信德省和波斯灣各港口通商的航海家的誕生地。阿拉伯海就是因他們而得名的。”

 

2、漢唐中阿經貿關係

 

中國最早涉及阿曼的古文獻是《後漢書》。《後漢書》第一一八卷《西域傳》中説:“自安息西行三千四百里,至阿蠻(即阿曼)國。從阿蠻西行三千六百里,至斯賓國。從斯賓南行渡海,又西南至於羅國,九百六十里,安息西界極矣。自此南乘海,乃通大秦。”這是《後漢書》中關於阿曼的最早記錄和繞道阿拉伯半島東海岸的波斯灣抵達紅海航線的詳細記載。

 

阿拉伯歷史學家和地理學家馬蘇第的《黃金草原》一書中説,西元6世紀時,中國的商船經常訪問波斯灣,可以直航阿曼、西拉甫、巴林、奧波拉、巴士拉等地,而上述各港口的船隻,也可以直航中國。阿拉伯商船的航程通常是從波斯灣出發,經阿拉伯海到達印度,並從印度的馬爾巴拉海岸,經孟加拉灣,馬六甲海峽,穿過南中國海,抵達廣州。由於當時的阿拉伯商船沿上述航線同中國的貿易交往多以阿拉伯盛産的各種香料為主。因此,這條海上貿易通道被稱為海上“香料之道”。海上“香料之道”和陸上的“絲綢之路”,構成了唐王朝建立之前中國與阿拉伯交往的兩大交通動脈。

 

唐王朝建立後,西元661年高宗李治在位時,阿曼佐法爾地區的國王曾派遣使者來華,隨後,來中國開展貿易活動的阿曼商人逐年增多。唐廷要求臣民與外商公平買賣,禁止向他們“重加率稅”。另一方面,阿曼人憑藉自身發達的造船和航海業,不斷拓展對外交往活動。早在8世紀中葉,阿曼著名航海家阿卜·歐貝德·阿卜杜拉·卡塞姆曾沿香料之道遠航印度洋,抵達中國廣州,成為有文字可查的最早訪問中國的阿曼航海家。

 

據德宗貞元年間著名地理學家、宰相賈耽在他撰寫的《古今郡國縣道四夷述>所記載,在唐朝的七條對外交通線中,有一條“廣州通海夷道”。這條海上航線分為兩段:前段是從廣州出發,過馬六甲海峽到斯里蘭卡後,再沿印度西海岸北上,經阿曼灣到達波斯灣頭的奧波拉和巴士拉,最後溯底格裏斯河上至阿拉伯帝國阿拔斯王朝的首都巴格達;後段則由奧波拉和巴士拉南下經巴林、阿曼、南葉門,抵達非洲東海岸。關於後一段航線,賈耽在書中寫道:“其西岸之西,皆大食國。其西最南,謂之三蘭國。自三蘭國正北行二十日,經小國十余,至設國。又十日行,經小國六七,至薩伊瞿和竭國,當海西岸。又西六七日行,經小國六七,至沒巽國。又西北十日行,經小國十余,至撥離訝磨難國。又一日行,至烏刺國,與東岸路合。”據學者考證,設國在今南葉門的席赫爾;薩伊瞿和竭即阿曼的哈德角,地處阿拉伯海的西岸突出口,也是阿曼的進口;沒巽即阿曼的蘇哈爾,扼波斯灣通往印度洋的門戶;撥離謂磨難在今巴林島的麥納麥港。

 

唐代曾來華訪問的阿拉伯航海家蘇萊曼在851年所著的《蘇萊曼東遊記》一書中詳細記載了從阿曼航海東來廣州的路程,以及海外商人在廣州的商貿活動情況。他在書中描述,當時在廣州的阿拉伯商人和其他從事貿易活動的外國人,一度曾多達十余萬人。阿拉伯商賈來華從事商貿經營的主要産品包括:象牙、犀角、乳香、龍涎、寶石、珊瑚、明珠、玻璃、丁香、沒藥、蘇合香等。他們從中國採購的商品則以蠶絲、紡織品、瓷器、茶葉、銅鐵器皿等為大宗。

 

slmdyj

《蘇萊曼東遊記》(一譯《中國印度見聞錄》)是中世紀阿拉伯人所著最早關於中國和印度的旅遊記。20世紀初,中國學者張星烺在其《中西交通史料彙編》中曾多次提及此書,並摘譯過其中若干章節。30年代劉半農、劉小蕙父女曾合譯此書,題名為《蘇萊曼東遊記》,譯自法、日兩種譯本的《中國印度見聞錄》,內容更加完整、充實,為中華書局中外關係史名著譯叢之一

 

另一方面,中國也組織商船遠航到波斯灣及紅海一帶,同那裏的阿拉伯人開展各種貿易活動。蘇萊曼的《蘇萊曼東遊記》一書中對此均有記載。他在書中寫道:“由於中國船隻吃水較深,各地的阿拉伯貨物都要先從阿曼港口運到波斯灣的西拉甫港,然後裝上中國船,再遠航印度和中國”。

 

3、宋代中阿經貿關係

 

中國進入宋代後,阿曼在中國和阿拉伯交往中的影響迅速擴大。西元1011年和1072年,阿曼蘇哈爾地區的首領先後兩次派遣使者赴華,促進和推動中阿關係的發展。

 

宋代,中國和阿拉伯之間的政治、經濟交往得到進一步鞏固和發展。據史書記載,在宋王朝(960-1279年)存在的300餘年間,中國和阿拉伯地區的正式交往約40余次,其中包括官方使節,大食國各地獨立“首領”的代表,以及商人或“舶主”等。宋代皇帝亦曾派遣特使訪問大食。但是,宋代中國和阿拉伯交往大都取道海路,其原因在於,當時我國西北存在諸多民族政權,陸路交通不暢,商品物質運輸和人員來往極為困難。因此,宋仁宗在位時曾頒布命令,要求大食商客“自經取海路”,“不得于西蕃入內”。其結果,它在主觀和客觀上都促進了海路交通的迅猛發展。那時候中國的航海和造船業已相當發達,船大且堅,並配有桅、帆、櫓、舵等,不僅航速高,載重量大,而且安全性能也比較好。與此同時,中國的遠洋商船在長期的通商活動中,逐漸探尋和開闢了一條新航線,這條航線從廣州(或泉州)出發,橫越印度洋,繞過印度,從蘇門答臘直達阿曼佐法爾地區。新航線不僅路程近,而且還可借助印度洋上的季風,航行時間足足縮短了三分之一。這就為中國和阿拉伯的往來創造了更為便利的條件。

 

宋朝時期,中國的航海和造船業發展很快,中外海上交通盛極一時。中國沿海的一些城市,諸如廣州、泉州、明州(寧波)、溫州、秀州(嘉興)、江陰、密州(山東諸城)等地都設置了專門管理海外貿易的機構——市舶司,鼓勵海外商等地都設置了專門管理海外貿易的機構——市舶司,鼓勵海外商人來華開展貿易活動。阿曼充分利用宋廷鼓勵拓展海外貿易的大好時機,不斷強化同中國的交往。阿曼商人從海外運來象牙、犀角、珍珠、寶石和各種香料、藥材,換取中國的絲綢、瓷器、茶葉、金銀和錢幣。

 

宋代阿曼商人來華進行交易的重要商品中香料佔有突出地位。當時,中國的上層階級盛行熏香之風,每年從海外進口的香料數量驚人,獲利甚豐。《宋史》第一八五卷《食貨志》記載:“宋之經費,茶、鹽、礬之外,惟香之為利博,故以官為市。”另據宋神宗熙寧十年(西元一O七七年)的外貿統計,廣州、明州、杭州三州市舶司所收購的乳香即達十五萬四千四百四十九斤。阿曼的佐法爾沿海地區是有名的香料産地,素有“香岸”之稱。大量香料就是從佐法爾一帶運往中國廣州和泉州等地的。故此,阿曼又成為推動和拓展中國和阿拉伯香料貿易的主角。

 

伴隨阿曼商賈大量涌入中國沿海城市,廣州逐漸發展為蘇哈爾商人的大本營,其勢力和影響遍及全廣州。據宋代相關文獻記爾商人的大本營,其勢力和影響遍及全廣州。

 

阿曼在發展中國和阿拉伯關係上的另一大貢獻還體現在阿曼的蘇哈爾港一直充當著東非海岸國家取道海路抵達中國的重要轉机站。如前文所述,早在唐代,中國的對外交通線中就已存在“廣州通海夷道”。海灣地區是中國廣州通往阿拔斯王朝首府巴格達和海灣地區通往東非海岸西段海上航線的聯接點。阿曼的蘇哈爾作為這個聯接點上的重要港口,它在中國同東非沿海地區的貿易交往中發揮著異乎尋常的作用。當時東非沿海地區的貿易實際上主要掌握在阿曼商人手中。由於阿曼商人熟悉非洲黑人的生活習俗和商貿交易行規,並同他們保持著各種聯繫,中國商船往往需要借助阿曼商人輾轉來購所需的象牙、香料等商品。馬蘇第在他的《黃金草原》一書中説:“神祗”人(即東非黑人)售出的象牙通常都運往阿曼,由阿曼再運往中國和印度。阿拉伯地理學家伊德里西在他的《地理志》一書中也指出,神祗人自己沒有船隻,而是利用阿曼船舶運載其貨物,到爪哇和中國進行貿易。他還進一步強調,蘇哈爾是世界各地商賈雲集的城市,葉門等地的物産都輸往蘇哈爾,東非和波斯灣的貨物,也都集中到那裏,再運往印度和中國;遠航到中國的帆船,也從這裡啟碇。凡此種種,都表明歷史上阿曼無論是在中國和阿拉伯交往還是在中國和非洲交往過程中都做出了突出貢獻。

 

元代是中西交通史上的鼎盛時期。蒙古人成吉思汗憑藉武力南征北戰,建立了強大的元帝國,結束了中西交通時斷時續的狀況,海陸交通暢通無阻。由於蒙古人的勢力橫跨歐亞兩大洲,元帝國的大都(今北京)成為世界聞名的都城。沿海城市泉州此時的影響超過廣州。

 

在明初對外開放政策的氛圍下,鄭和于1405-1433年實現了七下西洋的壯舉。鄭和自第三次(即1409年)遠航起,每次都必經波斯灣口的忽魯謨斯,然後西行至阿拉伯半島,進而抵達東非海岸。這一帶在歷史上曾經大都屬於阿曼領土,與阿曼關係非常密切。由於波斯灣口的霍爾木茲是當時海灣地區的貨物集散地,鄭和的船隊在西亞的活動大都以波斯灣的霍爾木茲為依託,並以中國的金、銀、青白花瓷器、五色緞絹、麝香、藥材等來換取西亞各國的香料、寶石、珍珠、琥珀、玉制器皿、玻璃器皿、各類羊毛織品以及一些奇禽異獸。這些商貿活動有助於滿足雙方的物質需求,同時也加強了彼此間的聯繫。

 

阿曼人時常以其祖先開拓海灣抵達中國海上航線的業績為榮,並視之為中國和阿拉伯友好交往的象徵。1980年11月,阿曼素丹卡布斯命名的“蘇哈爾”號倣古木帆船曾從馬斯喀特港啟程,沿著古代通往中國的海上“香料之道”,遠渡重洋,辟波斬浪,歷時大半年之久,于翌年7月抵達廣州,對我國進行友好訪問。

 

sheh

當年在海上航行的蘇哈爾號

 

(二)1949年後與中國的經貿關係

 

1978年5月25日,中國和阿曼正式建立大使級外交關係。

 

建交之前,中國和阿曼之間自50年代起已存在民間貿易往來。1970年,中國對阿曼貿易總額在其進口國家中曾排名第五位。中國和阿曼建交之時,正值中國開始實施對外開放政策,這便為中國和阿曼關係的發展提供了有利的外部環境。

 

1979年,中國駐阿曼使館設立商務代表處。1980年10月,阿曼工商大臣祖貝爾訪華,中阿簽訂兩國政府貿易協定。80年代初,中國對阿曼的直接出口達到1276萬美元。此後,由於中國的多數商品需通過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轉口阿曼,中國對阿曼出口出現逐年下降趨勢。

 

1989年中國國家主席楊尚昆訪問阿曼期間,中國和阿曼簽署兩國政府貿易協定修改議定書,並成立兩國經貿聯合委員會,由此推動了兩國經貿往來的大發展。1992年10月經貿聯合委員會召開第一屆會議。1990年兩國貿易總額達到1.2034億美元;1994年為4.3095億美元;1997年兩國貿易總額突破10億美元大關,達到13.6246億美元,並在中國同中東國家的國別貿易中位居第三。但隨後幾年,兩國貿易總額再度下滑。1999年為6.6億美元。

 

(三)21世紀以來與中國的經貿關係

 

進入21世紀後,在兩國高層不斷互訪的推動下,中國和阿曼經貿合作各領域呈積極發展態勢。

 

2002年3月國務委員吳儀訪問阿曼,隨訪的大批中國企業家與當地政府和工商界人士廣泛深入接觸,擴大了中國在阿曼的影響。吳儀訪阿期間,中國和阿曼簽署了《避免雙重徵稅協定》。同年10月,阿曼工商大臣訪華期間,中國和阿曼雙方召開第五屆經貿聯合委員會,兩國經貿交往獲得新的動力。

 

【雙邊貿易】據中國海關統計,2017年,中阿雙邊貿易額達155.4億美元,其中中方出口23.2億美元,進口132.2億美元,分別同比增長9.5%、7.9%、9.8%。其中,我方出口主要為機電産品、鋼鐵及其製品、高新技術産品、紡織品等;進口主要為原油。

 

阿2017年原油和凝析油出口總量較2016年的3.219億桶減到2.942億桶,同比下降8.6%。其中2.048億桶出口至中國,佔出口總量約70%,同比下降18.4%。到2017年,中國已連續10年位居阿曼最大原油出口目的國,10年內出口量增加一倍以上。

 

b5zgyamsbmytj
 

【雙向投資】據中國商務部《2017年中國對外直接投資統計公報》,2017年當年中國對阿曼直接投資流量1,273萬美元,截至2017年末中國對阿曼直接投資存量9,904萬美元。2017年重點投資項目主要有:中阿(杜庫姆)産業園一期,預計于2021年建設完成,分批投入共10億美元資金;我國私人投資經營的貿易商城金龍商城二期,于2017年2月23日開始正式運營,一、二期共投資2040萬美元。2018年5月11日,中國民企投資的阿曼金龍商城四期——蘇哈中國市場正式開業。

 

amjlsceq

阿曼金龍商城二期傢具建材城開業慶典

 

截至2016年年末,阿曼在華投資1323萬美元,項目數量10個。阿曼石油公司與南韓GS集團簽訂協議,購買了青島麗東化工有限公司30%的股份。

 

【承包勞務】據中國商務部統計,2016年中國企業在阿曼新簽承包工程合同19份,新簽合同額8.19億美元,完成營業額8.06億美元;當年派出各類勞務人員156人,年末在阿曼勞務人員605人。新簽大型工程承包項目包括山東電力建設第三工程公司承建阿曼益貝利獨立電站項目;華為技術有限公司承建阿曼電信;中國石油集團長城鑽探工程有限公司承建阿曼鑽井服務等。

 

【能源合作】能源合作是中國與阿曼經貿合作的重要組成部分,涵蓋石油上、下游全産業鏈,原油貿易亦是合作的主體。2017年中國石油(原油)進口量為4.2億噸,超過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原油進口國。其中,從阿曼進口原油3100萬噸,是中國第五大石油進口來源國。

 

阿曼是中國較早進入石油上游領域的國家,中石油于2002年購得阿曼5區塊50%的作業權益,與阿曼MB集團成立聯合作業企業DALEEL,進行開發作業,經營情況良好,2007年收回全部投資並開始實現盈利。中石油對上游市場的進入,為一批中國專業從事石油機械、服務的公、私所有制企業提供了進入阿曼市場的機遇,東方地球物理勘探公司、長城鑽井、山東科瑞、海默集團等,都在阿曼獲得了可觀的市場份額。

 

【産業園】2016年5月,中國-阿曼(杜庫姆)産業園在杜庫姆經濟特區揭牌。該産業園佔地11.72平方公里,有望通過5年的建設初具規模,並在50年內完成區塊內外基礎設施建設,開發石油煉化、輕重工業、物流倉儲等多種用途。中阿産業園由寧夏回族自治區政府推動,調動區內資源,成立中阿萬方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對園區進行規劃、建設和運營。2017年4月,中國·阿曼(杜庫姆)産業園在阿曼杜庫姆經濟特區舉行奠基典禮和入園簽約儀式,簽訂的首批10個入園項目,涉及海水淡化、石化、電力、光伏組件、石油裝備等領域。

 

dkmjjtq

中國-阿曼(杜庫姆)産業園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合作】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之後,阿曼予以積極響應,並於2014年10月作為首批意向創始成員國之一,簽署了建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諒解備忘錄。2016年6月,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協定簽字儀式在北京舉行。阿曼國家儲備基金執行總裁阿布杜-薩拉姆-穆爾施迪代表阿曼簽署該協定。

 

【雙邊經貿磋商機制】2011年10月第七屆中阿經貿聯委會在北京召開。2016年3月22日,中國-阿曼經貿聯委會第八屆會議在馬斯喀特舉行。阿方表示,阿曼推出的“2016-2020年發展規劃”與中國共建“一帶一路”合作倡議有許多契合點,阿方願與中方共同努力,加強傳統能源和新能源合作,共同實施工業、交通物流、旅遊、礦業、漁業等領域投融資、建設和運營項目。

 

隨著兩國貿易額不斷創出新高,阿曼已成為中國在阿拉伯地區第四大貿易夥伴,兩國在投資、基礎設施、人力資源等領域的合作規模也在逐年擴大。

 

(四)中國與阿曼簽訂的經貿協定

 

1980年10月14日,中國與阿曼簽訂《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阿曼蘇丹國政府貿易協定》,協定有效期1年,如任何締約一方未以書面形式提出修改或廢止該協定,協定有效期將自動順延。

 

1995年3月18日,中國與阿曼簽訂《中華人民共和國與阿曼蘇丹國鼓勵與保護投資協定》,協定有效期10年,如果任何一方不提出中止要求,協定自動延期10年。

 

2002年3月25日,中國與阿曼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與阿曼蘇丹國避免雙重徵稅及防止偷漏稅協定》,同年7月20日正式生效。

 

2010年11月7日,中國與阿曼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投資促進事務局與阿曼投資促進與出口發展中心雙向投資促進合作諒解備忘錄》,確立了雙方投資促進活動和定期優先發展的領域。

 

點擊進入:六、阿曼與“一帶一路”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