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名 密  碼 驗證碼 看不清楚   返回首頁 | 加入收藏

醫用耗材將迎“零差價”時代

文章來源:北京商報   作者:   發佈時間:2019-08-01 08:50:19

    7月31日,國辦印發治理高值醫用耗材改革方案,方案從價格、採購、使用、監管等多個方面對醫用耗材進行了規範,同時,列出了具體的時間表和任務單。方案的印發,標誌著繼藥品零加成之後,醫用耗材也將進入零差價時代。

[22]

年底前取消所有耗材加成

方案提出,2019年底前,實現全部公立醫療機構醫用耗材“零差價”銷售,高值醫用耗材銷售價格按採購價格執行。而公立醫療機構因取消醫用耗材加成而減少的收入,通過調整醫療服務價格、財政適當補助、做好同醫保支付銜接等方式妥善解決。

國家衛健委體改司巡視員朱洪彪表示,公立醫院改革是保障和改善民生的重要舉措,也是醫改最難啃的硬骨頭。在鞏固破除以藥補醫改革成果的同時,進一步全面取消醫用耗材加成,通過集中採購、分類採購,降低虛高藥價,可以騰出空間用於調整醫療服務價格,體現醫務人員的勞務價值,逐步向合理的價格過渡。

據醫械研究院測算,2018年中國醫療器械市場規模約為5304億元。其中,高值醫用耗材市場規模約為1046億元,佔比19.72%。

數據顯示,全國能做心內科介入手術的醫生只有4000個,能做骨科精密手術的醫生只有5000個,而能做泌尿外科與腔鏡的醫生,全國不超過3000個。資源的稀缺使得他們對耗材的使用具有極強話語權,這也使得他們成為器械廠商精準行賄、回扣行銷的目標。

著名心臟病專家、國內最早引進心臟支架的倡導人胡大一曾公開指出,我國的濫用心臟支架問題已相當嚴重,“從臨床上看,12%的患者被過度治療了,38%的支架屬於可放可不放”。

對此,方案明確指出,加強高值醫用耗材規範化管理,將單價和資源消耗佔比相對較高的高值醫用耗材作為重點治理對象,並在2019年底前完成第一批重點治理清單。

此前,多省份也曾發文治理醫用耗材加成。2018年,河南省對使用金額排名前10的高值醫用耗材品規和使用金額排名前10的醫務人員進行監控。銷量兩次進入前10的高值耗材,有可能會被停用,醫生也將被上報到醫療糾風辦,在績效考核中受到影響;2019年,江蘇省發文,對醫用耗材倣照對藥品重點監管模式,根據前一年度本醫療機構高值耗材使用率、使用金額等情況,確定下一年度高值耗材重點管理品種。

層層治理下,高值耗材領域的水分將被徹底擠出。“參照藥品的帶量採購來看,再根據以往的經驗,高值耗材納入集採後預計將降價超50%。”醫庫軟體董事長涂宏鋼説。

分類集中採購破局

採購端的介入,無疑是監督耗材流通最直接的渠道。方案提出,2019年下半年將啟動完善分類集中採購辦法。對於臨床用量較大、採購金額較高、臨床使用較成熟、多家企業生産的高值醫用耗材,按類別探索集中採購,鼓勵醫療機構聯合開展帶量談判採購,積極探索跨省聯盟採購。

今年5月,青海、貴州宣佈,將耗材集中採購工作正式移至醫保局。至此,已有22個省市醫保局已經或準備公佈接管耗材的招標時間,預示著醫用耗材的集中採購也將來臨。

不過,不同的醫療器械價格差距較大,這也導致不同的醫院耗材佔比不同。醫院級別越高,進行的手術越複雜,使用的耗材也相對越高端,而較小的醫院往往承擔常見疾病的治療,更多是低值消耗。而各科室醫用耗材佔比也有明顯區別。比如一般外科能達到25%左右,耳鼻喉在百分之七八,糖尿病醫院低,骨科、血管外科、脊柱科、大血管等,比例則較高。

此前,有公立醫院為了完成降耗任務,一方面通過集中採購、直接向供應商砍價、縮減供應商渠道等方法來降低耗材採購價格;另一方面也會加強控制醫用耗材的使用管理,為此,為了年終考核時讓上級檢查組看到一個“漂亮的數字”,部分醫院甚至通過停用部分醫用耗材等“突擊控費”的形式控制耗佔比的降費指標。

去年,國家衛健委聯合五部委發佈的《關於鞏固破除以藥補醫成果持續深化公立醫院綜合改革的通知》中明確,將控費指標細化分解到每家醫院。

截至目前,已有20多個省陸續發佈了醫用耗材帶量採購的實施方案,這是繼2019年初的藥品帶量採購實施後,醫改的又一大重要舉措,也因醫用耗材特有的複雜性,該政策影響將波及更廣泛的領域。

UDI出世

截至2018年底,北京、天津、廣東等多個省市近800家公立醫院取消了“以耗養醫”的耗材加成政策,政策邏輯像“藥品零差價”一樣,預防耗材招標價格越招越高的局面。然而,政策的出臺,卻使醫院喪失了壓價的動力。

醫用耗材市場在此前諸多政策出臺後,並未萎縮,反倒更加膨脹。根據中國醫保商會統計,2015年我國醫用耗材行業銷售規模達1853億元。根據醫械研究院的數據測算,2018年中國醫用耗材市場規模約為2291億元。

為何控制耗材如此艱難?除了醫生的收入沒有有效的補償機制外,耗材産品的特點也導致監管艱難。雖然藥品種類繁多,但藥品的多個商品名外,卻有固定的通用名。雖然多個生産廠家,但成分比較固定。醫用耗材卻完全不一樣,心臟介入材料有幾百種,一樣的東西,名稱不一樣,因此難以歸類。

對此,方案提出,2020年底前,國家藥監局、國家衛健委、國家醫保局三部門聯合製定醫療器械唯一標識系統規則。

醫療器械唯一標識(以下簡稱“UDI”)是醫療器械産品的身份證,也是醫療器械的“國際語言”。作為國際通行做法,歐美等國家和地區均在積極推進UDI系統。在我國,業界對此呼籲多年。“建立醫療器械唯一標識系統有利於産品全生命週期管理,有利於醫療器械産品國際化和促進全球標準化管理。”博奧生物集團有限公司副總裁張川説。

7月3日,國家藥監局官網公佈,中國醫療器械唯一標識系統試點工作已正式啟動。首批試點重點品種為心臟、顱腦植入物、假體類等高風險植入類醫療器械。而在2018年的高值醫用耗材市場規模中,血管介入和骨科植入的市場規模最大,分別為389億元和262億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