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ECC > 研究與諮詢  > 內容

張為志:數字貿易與結構創新

2019-01-04 15:13:59 來源: 作者:張為志

數字貿易是依託有線或無線數字網路,通過數字交換技術,提供的一種基於數字化電子資訊為貿易標準的創新商業模式。

    數字貿易是依託有線或無線數字網路,通過數字交換技術,提供的一種基於數字化電子資訊為貿易標準的創新商業模式。

    由於數字貿易是建立在ICT(資訊與通訊技術)基礎上,專業化程度高,客觀上造成了不同人群、不同國家、不同地域發展不平衡。同時又因為數字貿易實時的跨境交易特徵,更涉及跨國安全新問題,給國際合作、多邊貿易體系帶來了新問題,智慧財産權保護也變得更為複雜,各國保護主義將更嚴重。

    因此,適時地開展我國數字貿易結構性創新,順應國際的或其他國家的數字貿易政策新環境,主動參與推動全球價值鏈簡化(貿易便利化)進程,促進我國數字貿易健康可持續地發展就顯得非常必要。

    一、數字貿易特徵呼喚結構創新

    從美國目前相關官方機構給出的定義來看,數字貿易既包含了貨物也包含了服務。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USITC)在《美國和全球經濟中的數字貿易》(第二次報告)中對“數字貿易的”的定義是:數字貿易被定義為通過資訊網路傳輸完成産品服務的商業活動。“網際網路(資訊技術)以及基於網際網路的技術在産品和服務的訂購、生産或交付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國內和國際貿易”,數字貿易包含了輔助數字貿易的手段(如網際網路平臺和應用),還包含了數據流動等。

    數字貿易不僅包括消費者産品在網際網路上的銷售以及線上服務的提供,還包括實現全球價值鏈的數據流、産品流,實現智慧製造的服務以及無數其他平臺和應用。且數字貿易呈現出技術更新快,産品迭代迅速,資訊化快速向數字化、智慧化過渡的心特徵。這就使得數字貿易中要探討的規則比傳統的貨物和服務貿易要更廣泛、更實時、更複雜、且更具不確定性。

    縱觀數字貿易發展的態勢,我國數字貿易領域日漸多元化,但整體上仍然處於制度體系不完善,內外貿逐步融合的相關規則與法律調整滯後,客觀上造成了數字貿易的監管難、服務難,跨部門、跨機構管理與服務的結構性調整,迫在眉睫,我們急需數字貿易營商環境的結構性優化。

    二、數字貿易營商環境的優化與創新考量

    1、主體優化考量:

    由於數字貿易是建立在科學技術(特別是ICT技術)基礎上,往往會造成:1)、多數是技術人員先行,恰恰是技術人員的專業特徵,這些人群的多數人缺乏商業規範思維,容易造成商業混亂與市場失敗;2)、非技術人員的從事數字貿易的成分結構廣泛,文化程度差異較大,客觀上造成了數字貿易門檻的提升。

    對策建議:大力培育與扶持數字貿易綜合服務體系,以專業的綜合服務平臺彌補單純的技術人員商業短板與彌補單純的商業人員的技術短板,實現數字貿易的便捷化與普惠制。

    2、行業管理考量:

    由於數字貿易不論貨物項下還是服務項下,均涉及跨行業跨內外的融合特徵,傳統的行業管理模式已經跟不上形勢的發展,某種程度上講,已經成為我國數字貿易的絆腳石。

    對策建議:順應歷史發展:1)、深度推動無紙化、數字化辦公,特別是面對市場的業務服務部門、主管監管部門;2)、加速建立跨部門跨機構數據實時交換機制;3)、適時的大力度機構改革與重組;4)、透明化、簡單化的精準免稅或徵稅機制,化解徵稅難監管難。5)、加大網監與網上智慧財産權保護力度。

    3、技術創新:

    由於數字貿易是建立在科學技術發展的基礎上,涉及先佔優勢與底層整體數字貿易的技術中立和非歧視問題。故持續地保持技術優勢成為了數字貿易競爭的聚焦點。

    對策建議:1)加速人工智慧技術的應用。人工智慧技術的優勢不同於資訊化或簡單數字化的無紙化傳輸及隨意調用的功能,而是在於機器的自主識別與自主解讀功能。由於數字貿易具有跨文化跨法律體系的特徵,大量涉及不同文化與不同規則、法律的理解與解讀的問題,不僅耗費大量的人力物力,也為主觀性選擇(包括惡意主觀)創造了機會。所以,人工智慧的深度介入,一方面通過大幅度降低人工成本,提升數字貿易的競爭力,還在於加強了數字貿易影響評估和對策研究的準確性。

    2)重視與積極推廣國際間的電子證據鏈。借助於加密演算法、接力式責任傳導、電子單證統一標簽、分佈式數據存儲、共識機制等電腦技術,將數字貿易鏈透明化可追溯化,使得數字貿易參與單位之間實現全程全量的高自由度、低摩擦率連結,實現跨境數字貿易的全程全量可視化監管。

    4、數字貿易倫理建設與國內規範創新:

    由於數字貿易領域的日益延伸,人們的價值趨向與生活習性也隨之發生改變,宅男宅女與非現場工作形態日居主導,營商環境發展方向不再是關心主體資格取得為主,而是日趨轉向了大眾直接參與的便捷與低成本平衡需求。

    對策建議:1)積極利用媒體與社交媒體開展數字貿易倫理討論,從數字貿易內在機理的本質認知出發,營造良好的數字貿易文化創新氛圍。既開展數字貿易本身的倫理問題,也包含數字貿易的從業者及參與者的倫理問題,極大地提升改觀與重樹中國數字貿易(特別是電子商務從業者倫理素質)整體的國際形象。2)同步降低各行業的準入門檻、完善服務體系、事先限制與事後處理相分離、加速制訂與健全新數字貿易規範與法律體系。

    5、國際營商環境考量:

    由於數字貿易領域的國際化程度高,加之《貿易便利化協定》已經生效,數字貿易的營商環境受國際環境影響大,國內國際融合的營商環境是必然趨勢。

    對策建議:1)深化單一窗口服務項下的革新與走向國際。將單一窗口應用引向深度服務與引向國際應用,特別是向一帶一路沿岸各國延伸。

    2)國際數字貿易規則的爭取:積極利用WTO、WCO等國際機構、區域經濟合作組織和多邊貿易框架體系,爭取國際數字貿易規則制訂參與權及FTA數字貿易談判的主動權,以減少貿易壁壘帶來的數字貿易發展阻礙。

    3)國際綜合服務權的爭取:重視培育與大力扶持民間的國際化市場綜合服務體系。由於數字貿易的國際市場化特徵,原本單純的政府主導不能解決國際市場主體帶來的問題,很多問題需要市場化運作主體去完成和爭取國際市場運作的主導地位。俗話説:國際外交單靠外交部的卓越工作不夠,有時有些方面還得靠國內外的僑聯僑社去完成。

    4)政府主導與民間共同參與國際數字貿易規則的制訂:由於數字貿易與普通貿易不同,很大程度上數字貿易是建立在平臺的基礎上,往往實際的數字貿易規則轉化或嵌入在平臺的規則之中。因此,在政府積極參與國際遊戲規則制訂的同時,我們不能忽略民間市場主體實際控制數字貿易規則的作用。如亞馬遜、GOOGLE等,實際上是通過平臺服務規則而掌握著該領域的數字貿易規則。建議政府重視培育與大力扶持民間國際化市場綜合服務平臺,幫助平臺實現數字貿易規則的自主政策主張,將認識提升到相當於扶持僑聯僑社作用一樣的高度。

    三、數字貿易營商環境的共識機制推動

    數字貿易營商環境的優化是21世紀的國際貿易便利化的核心內容。伴隨著智慧技術在全球範圍內的深度應用和數字經濟的蓬勃發展,數字貿易的發展將深刻影響貿易利益格局。

    主動參與國際範圍的數字貿易營商環境共識機制的形成,率先在我國主要口岸城市實踐國際口岸試驗區試點,推動全球價值鏈(如通過口岸聯動、沿海國際市場化供應商協調機制)重組與簡化。

    這是一個國際數字貿易自由化的必然趨勢。自貿區(港)是大工業革命的産物,隨著國際貿易無紙化進程,各國單一窗口(或電子口岸)建設的發展,智慧環境下的世界貿易格局不再是地理物理的制約,而是口岸(關務)成為了限制因子。同時由於數字傳輸技術加上人工智慧技術、跨境電子證據鏈技術的應用,已經可以實現各國口岸的電子化前移,也就意味著國際口岸通過線上集中的不再是可能性,而是可以成為客觀實際了。

    積極、主動、全方位地開展數字貿易結構性創新,參與雙邊、多邊、區域數字貿易營商環境打造,形成一個“一帶一路”共識機制的口岸社群,進一步對沿線國家數字貿易市場進行服務、規劃、佈局,並逐步主動加入其他國家與區域數字化經濟體,從而帶動實現一個全球數字貿易雙邊、區域和多邊貿易規則原則、貿易結構和營商環境優化等共識機制。

    通過“自內而外”的數字貿易結構性創新,最終推動建立起公平合理的國際數字貿易新秩序,實現與保障我國數字貿易國際權益的最大化。

(作者係浙江大學科學技術與産業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